百鍊飛升錄

百鍊飛升錄 第五千一百二十七章 石門

作者:虛

本章內容簡介:一處高大的石門近前。 「看來這裡便是易傲二人所要尋覓的藏寶之地了。」目視高大石門,秦鳳鳴口中喃喃自語出聲道。 這一石門,上面沒有任何風化情形出現,僅是看外貌,根本就看不出其存在了多長時...

這是一座閃現五彩霞光的禁制之地,始一進入禁制之中,秦鳳鳴心頭也猛然一緊,幾乎沒有絲毫遲疑,一件散發恐怖能量波動的法寶便出現在了他的手中。

秦鳳鳴沒有一絲遲疑,便緊握住了一件玄靈修士的法寶。

他可不想就此隕落在一座法陣之中。只要禁制有強大攻擊展現,他便會毫不遲疑的祭出手中的強寶。

他可不相信下位界面的一座禁制,會真的能夠抵禦得住一件經過玄靈修士祭煉過的法寶自爆轟擊。

秦鳳鳴擔心明顯多餘。身周禁制熒光閃爍,但強大的攻擊並沒有出現。

秦鳳鳴站立在荊棘叢中,看著四周閃現不斷的縷縷熒光,眉頭微皺之下,手一抬,頓時一道攻擊隨手而出。

一聲輕嗤之聲響起,攻擊隨之穿過了縷縷熒光,激射向了遠處。

看著面前情形,秦鳳鳴心中不由為之一松。

以他見識,立即斷定,這一禁制,沒有攻擊功效存在,

收起手中法寶,秦鳳鳴心中完全平復下來,這才仔細看視起了四周。此刻身周,除了有一縷縷禁制波動存在外,並沒有其他現象出現。鋒利的荊棘依舊存在,堅硬的岩石在腳下,一切沒有變化。

秦鳳鳴身軀走動,穿過數叢荊棘,最後停身在了一處高大的石門近前。

「看來這裡便是易傲二人所要尋覓的藏寶之地了。」目視高大石門,秦鳳鳴口中喃喃自語出聲道。

這一石門,上面沒有任何風化情形出現,僅是看外貌,根本就看不出其存在了多長時間。

看視手中的法盤,秦鳳鳴眉頭略是皺起,這石門之上,沒有任何禁制顯現。

站立在石門之前,秦鳳鳴久久沒有動作。目光閃爍,昭示著他心中正在急速權衡著什麼。

足足兩盞茶之久,秦鳳鳴這才身形一轉,重新站立到了禁制邊緣所在。

他壓下了心中獨自進入石門的想法。

進入到襄隕界之中,他已經獲得了不少未曾想到的好處。如此境況下,他心中不再對獲得逆天好處有多少嚮往之意。

他知道,人的機緣不可能無限。他已經得到迷穀木幼株,有無好處,他已經不再在意什麼。與其冒風險,不如將那兩名大修士一起拉來一同冒險。

雙手掐訣,秦鳳鳴靜心開始探查這一禁制。

沒有經歷多久,秦鳳鳴眉頭一挑,臉上陡然顯露出了非常詫異神色「這禁制,怎麼可能不存在禁錮之力,那豈不是可以隨意進出了。」

感應面前禁制一番,秦鳳鳴最後做出了一個讓他非常不解的結論。

面色詫異,秦鳳鳴沒有遲疑,手一揮,頓時那具傀儡出現在了面前。神念發出,傀儡直接便分開了面前荊棘,強自向著禁制罩壁走去。

看著禁制毫無阻擋的便讓傀儡身軀通過,秦鳳鳴已經完全確信,這裡的禁制,真的沒有任何攻擊禁錮之能存在。

於是不再遲疑,身形一閃,便跟隨在傀儡身後走出了禁制護衛範圍。

「兩位道友,你們過來吧,這禁制之內,便是那藏寶之地。」站立在禁制之外,秦鳳鳴收起傀儡,口中立即傳音易傲二人道。

正在心中焦急,但卻心有顧慮不敢接近的易傲二人,突然見到秦鳳鳴現身而出,並傳音讓三人上去,頓時心中大喜。

不等易傲言說,義廉已經再次祭出了凶獸,飛奔向山峰之上。

「什麼?道友是說這處看上去非常能量充足的禁制,不具有有任何阻礙功效,也沒有攻擊出現?」

易傲二人站立在禁制熒光籠罩之外,看著道道熒光閃現,口中非常吃驚道。

他們當初探查那處遺之時,可是經歷了難言的禁制禁錮,其中更是有不少修士隕落在了其中。而他們三人最終進入到的那處所在,也是經歷了兩年之久的努力,才破除了那處禁制。

現在面前這一看上去非常能量充沛的禁制,竟對修士沒有任何威脅,這讓兩人心中一時難以接受。

秦鳳鳴不理二人疑問,身形一轉,便進入到了其中。

義廉見到師尊如此輕易就進入到了熒光之內,表情平靜下,也是沒有遲疑,直接便驅動凶獸緊隨而入了。

看著師徒二人消失面前,且留下了一條路徑,易傲二人相互對望一眼,沒有再遲疑,也急速進入到了熒光籠罩之中。

感應到一縷縷熒光從身旁劃過,易傲二人表情顯露吃驚之色。

帶領三人,秦鳳鳴再次站立到了高大石門之前。

「這裡禁制怎麼如此溫和,與當初在遺之中所見可是大為不同。這石門之上好像更是沒有禁制,這如此反常,秦道友要多加小心。」

看著高大石門之上么有一絲禁制氣息顯現,易傲與鄭一秋均都表情凝重。

「易道友所言不錯,這裡是有些反常,不過我們站立此處不動作,也是不行,我們上前,先將這面石門推開,看看裡面到底有何詭異。」

秦鳳鳴目光精芒閃爍,口中堅定的說道。

聽到秦鳳鳴話語,易傲與鄭一秋表情同時一震,堅毅之色也是顯現而出。

他們這一次進入襄隕界,主要目的便是這處所在,既然已經出現面前,二人自然不會動搖什麼。

不等秦鳳鳴在開口什麼,二人沒有遲疑,立即上前,站立到了高大石門近前。

二人體內法力涌動,雙手搖晃間,直接便觸碰在了石門之上。

「啊,這石門怎麼如此厚重,我二人竟然無法將之推動。」就在秦鳳鳴以為二人能夠輕易就將石門推開之時,兩名鬼君後期大修士均都口中驚呼出聲。

看著二人表情陡然顯露出的緊繃神態,秦鳳鳴可以確信,二人定然已經用法力費力的推了這石門。

兩名大修士運轉法力,強力推門,這力道之強大,秦鳳鳴心中知曉。

「兩位前輩,這石門是否是往外開啟呢?」秦鳳鳴還沒有開口,站立一旁的義廉已經開口道。

聽到義廉言說,易傲與鄭一秋手一停,雙手再次運力,開始拉扯石門。

可是二人強力施術之下,高大石門還是紋絲不動。

「易兄閃開,鄭某施術攻擊一下看看。」鄭一秋表情一獰,口中斷然道。

易傲聽聞,表情微是一變,但看視秦鳳鳴一眼,見他只是眉頭微皺,並沒有阻止之言說出,於是身形一閃,便退避了開去。

「轟1隨著鄭一秋的一道攻擊祭出,一聲轟鳴隨之響起。

鄭一秋蘊含強大能量的一道轟擊觸碰在石門之上,竟只是一團青芒乍起,高大石門,竟然連晃動一下都未曾顯現。

「轟!轟!轟1鄭一秋一見,頓時心中怒意大起,雙手舞動,立即三道攻擊隨之展現。

然而轟鳴響徹之中,高大的石門之上,出了四處方位各有一個淺淺的印痕之外,整個石門,好像根本就沒有其他變化出現。

「難怪這石門之上沒有任何禁制布置,原來這石門自身就是一道強大的關卡。」看著紋絲不動的石門,秦鳳鳴目光陰沉的緩緩開口道。

「師尊,這石門好像是用特殊淬鍊之法融煉過的,只是上面的能量氣息已經消失不見,但其堅韌,依舊能與強寶一般無二。」

義廉站立在秦鳳鳴身旁,目光看視石門,突然低聲開口道。

聽到義廉之言,秦鳳鳴轉頭看視一眼義廉,微微點點頭,目光之中顯露讚許之意。他當然早就看出了這石門並非是真正的石材,而是製造之人用特殊材料融煉成石門樣子而已。

只是此種融煉非常奇異,如果不是對煉器極為精通之人,根本就難以發現此此種關鍵。

因為這石門之上已經沒有了絲毫的能量留存,而煉製的法寶,就算沒有人加持法力,經過無數萬年,一般也會有能量氣息散發的。

「既然這石門是應該特殊手法煉製而成的,那要破除,看來也勢必要用煉器之法將之融煉才可了。」易傲見到秦鳳鳴二人交談,目光一動,立即開口道。

「原來如此,鄭某對煉器有些心得,鄭某這就將之煉製一番。」聽到三人話語,鄭一秋立即面露歡喜之色,口中隨即說道。

既然有人願意嘗試,秦鳳鳴自然不會阻攔,於是沖鄭一秋點點頭。

沒有耽擱,鄭一秋再次站立到了高大石門之前,雙手一動,立即便祭出了一隻一看就非常不凡的煉器爐。

煉製法寶,可並不是只需要強大的嬰火,最主要的是需要蘊含有特殊符紋之力的煉器爐之力加持才可。

雖然石門不可能置於煉器爐之內,但驅動煉器爐之中的強大符紋之力作用在石門之上,還是能夠做到的。

看著鄭一秋驅動煉器爐融鍊石門,秦鳳鳴目光平靜,心中卻大是搖頭。

他可以確信,鄭一秋的此種融煉之法,根本就不可能對這石門有分毫的功效。

果然,經過鄭一秋數個時辰之久努力,那高大的石門,未曾有一絲的異樣出現,好像那石門就是一塊

「師尊,弟子對煉器有些心得,也想上前嘗試一二。」見到鄭一秋沒有建功,義廉突然開口道。

秦鳳鳴聽到義廉之言,看視義廉一眼,見到他目光之中略有精芒閃現,知曉其定然有些想法存在,故此點點頭,示意其上前。

鄭一秋讓開位置,義廉盤膝坐到了鄭一秋先前所在。

看著義廉祭出煉器爐,雙手掐訣,祭出嬰火,打出法訣開始融煉。鄭一秋表情之上顯露出了詫異之色。

他的煉器造詣也是不凡,自然看得出義廉手法與他剛才施展的並沒有什麼出奇處,如此施術,根本就無法對石門造成分毫的損傷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