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三百三十九章顧呈之死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邊啜泣幾下。柳婧在把兒子全身摸了個遍,知道他平安無事後,這才放鬆下來。 這一放鬆,她便輕輕喚道:「阿呈。阿呈……」 柳婧連叫了幾聲,卻沒有回應,她心中一驚,見到兒子似乎折騰得睡著了,便...

轉眼間,眾人站在了牆頭,就在這邊的護衛一個個下絞子般跳下圍牆時,外面馬蹄聲陣陣,無數個大喝聲同時響起,「不好——他們從這裡突圍了1「敵人從西側門突圍啦——」

吶喊聲中,火焰聲中,箭聲呼呼中,血腥味中,柳婧只感覺到顧呈緊緊把自己摟在懷裡,只感覺到她和他的重量加起來,在跳下圍牆時,顧呈直在地上重重打了一個滾,直感覺到四下的箭來如雨,密密麻麻撲天蓋地,只感覺到他擁著自己,沒命地朝前跑去。

這一刻,時間變得漫長無比,每一息,每一瞬,都望不到邊。

柳婧只記得緊緊摟著懷中的兒子,直摟得他因為疼痛而哇哇地哭個不停,她只記得在火山火海中奔逃,只記得自始至終,顧呈那雙強而有力的手,一直護在她的身後……

也不知過了多久,顧呈驚喜的聲音傳來,「太好了阿婧,你在鄱陽的人手到了1

她的人手確實到了,不但到了,那些聰明的搞情報的漢子,還使出了疑兵之策,他們用火逼來無數的牛馬,給被追擊得無處可逃的柳婧他們帶來了一線生機!

也不知過了多久,似乎是一個世紀,也似乎一刻鐘不到,柳婧被重重跌入了一個土坑中。

一跌入土坑,柳婧反射性便想吃痛出聲。哪裡知道,她剛張嘴,一隻大掌便捂上了她的嘴,同時被捂上的,還有她兒子的小嘴。

黑暗中,震蕩得地面轟隆直響的馬蹄聲中,柳婧聽到顧呈低低地說道:「別動……這是樹林旁邊的一個土坑,我昨天無意中看到的。這裡很安全,只有別發出聲音。」

柳婧馬上點頭,示意自己明白了。她翻過身,讓自己的乳頭隔著衣裳抵住兒子的小嘴。

漸漸的,馬蹄聲開始遠去。火光也慢慢變少,隱約中,聽到有人叫道:「在那裡了!快,快1

而隨著那叫聲一起,四周越來越靜,越來越靜。

感覺到眾人離開得遠一些了,柳婧雖是不敢說話,卻還是稍稍離了下,就在兒子發出一聲小小的啼哭時,她解開衣裳。把乳頭輕輕了進去。

孩子還能呼吸。他一邊吸幾口。一邊啜泣幾下。柳婧在把兒子全身摸了個遍,知道他平安無事後,這才放鬆下來。

這一放鬆,她便輕輕喚道:「阿呈。阿呈……」

柳婧連叫了幾聲,卻沒有回應,她心中一驚,見到兒子似乎折騰得睡著了,便挪轉身來,向著顧呈摸去。

她摸到的,是一根箭矢!

是箭矢!

柳婧大驚,她顫抖著,雙手再輕輕摸去。一邊摸,她一邊哽咽地喚道:「阿呈,阿呈……」

這般喚著時,她再一次,在他的胸口處。摸到了一支箭!

這支箭,穩穩地插在他的胸口上!箭插得極深,柳婧的手到處,粘乎乎的都是鮮血!

不!這不是真的!

一種無法形容的悲痛襲上心頭,柳婧輕輕的,哽咽地喚道:「阿呈。」

這一次,也許是她觸碰到箭身時,令得顧呈吃痛了,他幽幽醒轉,黑暗中,他睜開一雙黑亮的眼,看著柳婧微笑著問道:「阿婧,你有沒有傷到?」

她被他保護得這麼好,怎麼可能傷到?柳婧搖著頭,淚水滴在他的臉上,哽咽道:「沒有。」

「沒有就好。」顧呈似乎鬆了一口氣,黑暗中,他輕輕笑道:「幸好你沒傷。孩子呢?」

「孩子也沒事。」

「那就好。」

不好,一點也不好!

柳婧拚命地搖頭,她流著淚喚道:「阿呈,你千萬要撐著,你不能,不能死……」

是的,他不能死。這世上的感情,並不止有愛情,早有那六年朝思暮想中,他就入了她的骨血,成了她的親人。

她要他活著,活得好好的,活得風風光光的……

她不要他死。

在柳婧小心地把臉貼上他的臉,小心地去感受他的呼吸,那大顆大顆的淚珠,轉眼都流進了顧呈的耳廓時,顧呈笑了,他伸出手,輕輕撫上柳婧的墨發,低低說道:「阿婧。」

「恩。」

「我沒事。」

不,他有事,他有事!

柳婧只是搖頭,只是流著淚。

她從小到大,雖是經歷過無數波折,可只有這一刻,才真切感覺到生離死別,才真正知道什麼叫痛徹心扉!

顧呈的手,還在摸著柳婧的頭髮,從她的墨發,到她的臉孔上,再到她的頸,隨著他地撫摸,他手上的鮮血,也抹了她一頭一身。

溫柔的,眷戀地撫摸著柳婧的眉眼,顧呈低低說道:「阿婧。」

「恩。」

「那一年,沒能替你相救你的父親出獄,我一直在後悔,你相信么?」

柳婧淚如雨下,她哽咽道:「我信,我信。」

「後來你到了洛陽,我是真想娶你,不是為了你的財富,就是不願意放了你……你相信么?」

柳婧拚命點頭,拚命說道:「我信,我信的。」

「那一次,把你抓到焚柳苑,我向大家宣示你懷了我的孩子,準備與我完婚時,我真的好高興好高興。」

柳婧哽咽道:「我知道的。」

「不,你不知道。」黑暗中,顧呈的手越來越冷,越來越無力,柳婧連忙緊緊抓住他的手,把那大掌朝自己的臉上放。

顧呈的手指撫過她的淚水,那手指拘了拘后,顧呈溫柔地說道:「別哭,我不想看到你哭。」

「好好,我不哭,我不哭。」嘴裡說著不哭,柳婧的淚水,卻滾滾而下,怎麼止也止不祝

顧呈的手指,輕輕摸上她的眉眼,他低弱地說道:「我們剛剛定婚那會,我一見你就喜歡了……你穿著一襲紅裳,像只小孔雀一樣趾高氣揚的對著我直笑,那時我的心跳得老快了,我對自己說,世上怎麼,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小姑呢?阿婧,我是第一眼就愛上了你埃」

柳婧哽咽道:「我知,我知。」

「不,你不知道。你要是知道,就不會有後來的動作,我也不會在流言蜚語中對你記恨……阿婧,你明白我的恨意么?我就算恨得最深了,也就是想看你在我面前服服軟,想聽到你抱著我,阿郎,對不起,你是我的夫我的天呢,我是你的小婦人,不應該那樣對你啦。阿婧,我在夢裡老是聽到你這樣對我說。那天,你穿著紅艷的裳服,驕傲得像個小公主一樣,臉蛋紅通通地跑到我面前,緊緊抱著我的腰,讓我別走,讓我原諒你,說你好愛你,說你除了我,再也不會愛上別人,說你崇慕我,以後都會以我為天……」

柳婧拚命地搖著頭,她想告訴他,你是這麼想的,為什麼從來不說?如果你早說了,我就不會因為摸不清你的心意而避得遠遠的……

這時的柳婧,想到那個雨夜,那個月光下,那個身材頎長,俊美蒼白的顧呈,想到他對著她微微一笑時,那深濃不可測的眸光,想到他那眸光中的紫色,想到他那勾魂蕩魄的溫柔聲音。

你怎麼從來不說?你後來地位那麼高了,又遲遲不來娶我,我怎麼知道你還看得上我?我哪裡還知道,你還願意要我?

在柳婧拚命地搖頭,拚命地流淚時,顧呈輕輕的囈語般地說道:「阿婧,那一年,你真美……」

柳婧拚命壓抑的抽泣聲中,顧呈抬頭看著黑暗的虛空,低低說道:「我其實,就是想你認輸,想你求饒,想你像往時一樣,快快樂樂地跑到我面前,抱著我軟軟地服個輸道個歉……我明明是那樣想的,可是後來,怎麼就與阿婧你越離越遠了?」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