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三百三十六章情絕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等他把話說完,鄧太后便打斷了他的話頭,她喝道:「閉嘴1 一聲厲喝過後,鄧太后臉一拉,命令道:「所有人退後,讓我與九郎談一談。」 一陣朗應聲中,再一次,院落中徹底安靜下來。 鄧太...

柳婧本是跑得雙眼發花,這年輕郎君一出,她那像抽風一樣的喘息聲便是嘎的一止。

見她臉色發紫,那年輕郎君迅速地走了過去,扶起柳婧,他在她背上輕輕拍了拍,低沉地說道:「別慌,來,呼氣——吸氣——」

在他的示意下,柳婧深呼吸了幾下,才回過神來。這一回神,她連忙緊緊揪住這年輕郎君的衣袖,喘息著喚道:「顧——原玉,你怎麼會在這裡?是你救的我?」

這年輕郎君,面目俊秀,身材高大,瞳仁極深黑,可不正是原玉?柳婧本來是想叫他顧呈的,一想到他現在是扮成原玉模樣,也許別有用意,便改了稱呼。

見柳婧詢問,原玉低沉說道:「我來接應你。」

一聽他這話,柳婧雙眼睜得老大,她驚喜地叫道:「那些蒙面人是你的人?」

「對,是我的人。」原玉扶著她站起,說道:「我一直關注著洛陽,聽聞你出事後,就第一時間趕過來了。幸好運氣不錯,要是晚來一步……」他沒有說下去,而柳婧想到他晚來一步的後果,不由打了一個寒顫。

她揪著原玉的衣袖,低聲說道:「你又救了我一次。」

原玉笑了笑,他目光瞟了一眼銀甲衛手中的孩子,道:「埋在這條路上的一千金吾衛,只是鄧太后布置下的其中一著,這附近,還有她埋下的人手。阿婧,我來帶你們繞過她的埋伏。」

說到這裡,他放開柳婧,轉過身去,在前面帶起路來。

對於柳婧來說,此刻出現的顧呈,確實是主心骨。

在幾個銀甲衛向她看來時,柳婧點了點頭,低聲道:「他信得過。」說罷,她率先提步,緊緊跟上了原玉。

幾個銀甲衛見她這麼說了,自是也跟了上去。一行人七拐八拐,便進入一條山間小路。進入這小路后,原玉明顯悠閑起來,他一邊走一邊對柳婧說道:「這條山道一般只有當地人知道,金吾衛應該是搜查不到。」

在柳婧鬆了一口氣,不由自主地向後面的樹榦重重一靠,停了兩息,才提步跟上后,原玉朝著那銀甲衛手中抱著的孩子看了眼,問道:「這是九郎的?」

柳婧見他看向兒子,不知怎麼的有點不好意思,她低頭說道:「恩,是九郎的,一歲多了,可乖呢。」做母親地提起兒子,總會容光煥發,柳婧也是,她微笑著說道:「是真的乖,剛才那麼多金吾衛用戟指著我們,他看了就睜著眼瞅著,一點也不怕的,還有,到了現在都沒哭呢。」

原玉笑了笑。

這時,柳婧輕聲問道:「阿玉,你這幾年一直在哪裡?我在交州南越有了封地,當時我還派了人打聽你的消息,可是一直沒有打聽到。」

原玉回過頭來,他微笑地看著柳婧,輕聲道:「我一直在成都。」見柳婧睜大眼看著自己,那美麗的臉上,數年前的溫婉內向去了不少,風情中明顯添了些野性,變得更加美貌,原玉目光凝了凝,輕輕說道:「我不想給你添麻煩,便一直沒有去。」

「這怎麼叫做添麻煩?」柳婧急急說道:「阿玉你是大才,而且,我那裡靠近海邊,我前陣子還離開封地跑到海外的島嶼上去玩了呢。」

聽她這樣一說,原玉有了興緻,當下與她高高興興地交談起來。

本來在柳婧心中,便把顧呈當成親人,上次疫疾時他不管不顧地救了她,更是讓柳婧把她當成了柳父一樣的存在。這說起話來,便放鬆得很,不但有點對親人的依賴,還挺有點放肆的。

仔仔細細把自己到了交州后的諸般事情跟原玉說了一遍后,柳婧感慨道:「這一次還是我輕忽了,我原以為,只要那些金礦讓太后無法得到,她就不會動我。」

她想到與鄧太后見面時,她那眼中流露出的厭惡和殺意,不由打了一個寒顫。由著鄧太后這個態度,她又想到,本來她都與九郎就要成親的,可這樣一來,他們以後……

柳婧都不敢想下去了。

見她說著說著,便打了一個寒顫臉色蒼白地站著不動了,原玉回過頭來。對上柳婧烏漆漆眼中的淚水,他上前一步,輕輕把她摟在了懷中。

他的懷抱是這麼溫暖,柳婧彷彿回到了父親的懷抱一樣,她緊緊揪著他的衣袖一會,苦笑了一下,才慢慢鬆開。

原玉溫柔地看著她,低聲道:「阿婧,你要是想哭,就哭出來。」

柳婧搖了搖頭,她啞聲說道:「我總是對太後有著不切實際的幻想,總以為有一天能夠……我不哭了,我現在都是有了孩子的母親,流淚解決不了問題,我不流淚了。」

說到這裡,她朝著顧呈一笑,道:「阿呈,我們走快點。」

「好,走快點。拐過那個山頭,我安排了人手在那裡侯著。」

聽到顧呈有安排,柳婧馬上想到自己的小命還懸著呢,也顧不得傷春悲秋了。她腳步加快,跟在原玉身後,急急朝前走去。

二個時辰后,眾人終於繞過了山頭,看到了停在山腳下的馬車和馬。

望著那馬車,累得不成樣,頭髮都散了,衣裳更是好幾處都被劃破了的柳婧,鬆了一口氣。她連忙加速,眾人這時也都有了力氣,急急擁了上去后,一個個坐的坐馬上的上車,不一會,他們的身影便消失在滾滾煙塵中。

……

鄧九郎沒有想到,自家姐姐有一天,會安排弓箭手對著自己!

他僵了僵,慢慢抬頭,對上鄧太后那越發威嚴,甚至威嚴得不近人情的臉,鄧九郎低啞地說道:「姐姐……」

「別叫朕姐姐1鄧太后冰冷地看著他,一字一句地說道:「我沒有一個為了護著殺母仇人,而不惜犯上作亂的弟弟1

鄧九郎連忙說道:「當時另有情況,事情我已調查清了……」

再一次,不等他把話說完,鄧太后便打斷了他的話頭,她喝道:「閉嘴1

一聲厲喝過後,鄧太后臉一拉,命令道:「所有人退後,讓我與九郎談一談。」

一陣朗應聲中,再一次,院落中徹底安靜下來。

鄧太后在榻几上坐下,她雙手放在膝頭,抬頭看著鄧九郎,慢慢說道:「九郎,朕可以告訴你,這一次,朕是非要取了她的性命不可1

在鄧九郎騰地抬頭中,鄧太后厭惡無比地說道:「她算什麼東西?竟在朕的天下間鋪設情報網?難不成,她還想謀逆不成?」

鄧九郎說道:「太後娘娘,你與柳氏打交道這麼多次,難道還不明白她的性格?她就是喜歡鼓弄這些,她其實做那麼多,就是想站在與我同等的位置罷了。她本來是沒有半點野心的……」

第三次,不等他把話說完,鄧太后喝道:「閉嘴1

一句話令得鄧九郎再次住了嘴后,鄧太後端過几上的酒盅,閉著眼睛,淡淡說道:「阿擎,柳氏這次非死不可!朕已在西南兩門外設了埋伏,不管柳氏從哪道門離開洛陽,都會被抓1

在鄧九郎臉色一變中,鄧太后徐徐說道:「阿擎,朕要殺了柳氏,你可有話要說?」

鄧九郎一瞬不瞬地看著她,看了一會,他突然仰頭笑了起來。一邊笑,鄧九郎一邊說道:「原來,你一直沒有變過,一直都想殺她……上一次母親病重,要求你許我與她完婚,你當時之所以答應,不過也只是敷衍吧?」

鄧太后聳拉著眼皮,她慢慢品著盅中的酒水,淡淡說道:「你說得不錯。」

簡單五個字,令得鄧九郎無力地捂上了雙眼后,鄧太后又道:「那個婦人,她所做的任何一件事,一旦傳出去都能令得我鄧氏百年清名蒙羞!她的性命,我一定要取走1

這一次,她的聲音落下后,鄧九郎笑了起來,他輕笑道:「姐,你何必找這個子借口?如果你擔心她令得鄧氏百年清名蒙羞,就不會同意我娶她了……你原本是打算我們成了婚後再動手吧?姐,歸根結底,你不過是因為她一再忤逆你而生了怒。姐,明明是你對不起她埃當初先帝過逝前,你對她還觀感不錯的,僅僅就因為你宣布了她的死亡,僅僅就因為她強迫你向天下人下詔,承認先前是疏忽了,和樂公主其實還沒有死……明明只是讓你糾正了你犯自己犯的錯,怎麼就成了柳氏不可饒恕的死罪呢?姐,你什麼時候,成了這麼剛愎自用的模樣?」

鄧九郎的聲音中不無失望,而他也不愧是最了解鄧太后的人。果然,在聽到他這麼說過後,鄧太后雍容的臉上,閃過一抹惱怒,她沉沉地喝道:「閉嘴!閉嘴1

一連兩聲喝止,卻分明透著她的心虛。鄧九郎失望地看著她,想道:我那溫柔寬容的姐姐,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變了的?

他卻不知道,這個世上,再也沒有比至高無上,沒有任何約束的權力,更能讓人膨脹的了。鄧太后做為這個帝國當之無愧的君王太久,在不知不覺中,她已把忤逆她違抗她這條『欺君犯上』的罪,列在了世間諸罪之上。RS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