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二百三十五章誰來了

作者:林家成  |  更新時間:2014-06-28 22:14  |  字數:3628字

就在這腳步聲傳來時,那銀甲衛翻身上馬,急叫道:「回官道!馬上回官道!」在他的喝令中,隊伍急急掉頭。

可就在這麼一會功夫,噠噠噠馬蹄聲,蹬蹬蹬的腳步聲不絕於耳,只是一個轉眼,柳婧等人赫然發現,自己的身周身後,已冒出了無數的金吾衛!

……從自己出牢到抵達這裡,前後不過一個時辰,可這些金吾衛的身上頭髮上都是濕濕的露水。鄧太后,竟是昨晚上就把人布置在這裡了!

這一下的變故,真是太突然太可怕,看著四周密密麻麻,至少上千的金吾衛,眾銀甲衛倒吸了一口氣後,不約而同地把柳婧的馬車團團守住,一個個兵器在手,冷眼等著這些金吾衛圍來。

金吾衛們走得極快,轉眼間,步卒,騎兵,前後左右把眾人圍了個結實。在堵住所有的去路後,一個二十來歲的金吾衛走了出來,只見他朝著柳婧那個剛才察覺到了蛛絲馬跡的銀甲衛拱了拱手後,微笑著說道:「榮家郎君,別來無恙?」

打過招呼後,他轉頭看向馬車裡的柳婧,又笑著行禮道:「這位便是和樂公主?在下馬秀明,公主殿下,馬某這次可要得罪了!」

客氣到這裡,那馬秀明手一揮!

隨著他這手勢一做,蹬蹬蹬,金吾衛們再次動了,他們開始一步一步朝著柳婧等人壓進!

在金吾衛們又逼進了五步,手中的長戟已抵上眾人的胸口時,那馬秀明嚴肅地說道:「和樂公主,榮家郎君,到了這個地步,我看你們就不必負隅頑抗,做無用之爭了!請吧——」

聲音一落,他極有風度地向柳婧等人行了一禮。

這時刻,柳婧的馬車中,那兩個婢婦已抱在一起瑟瑟發抖,而眾銀甲衛,則同時轉頭,直直地看著柳婧。

他們在等著柳婧指示。

這些完全忠心於鄧九郎的護衛們,他一聲號令,便是背叛太后也毫無所謂。此刻也是,就因為鄧九郎交待過,一切聽從柳婧的指揮,所以他們靜靜地看向柳婧。

他們表情沉靜,多年從沙場上廝殺而得的血氣,充盈在靈魂里。這個時候,如果柳婧說一聲反抗,那他們便是戰死也毫不在意!

隨著銀甲衛們看向柳婧,眾金吾也在向柳婧看來。

所有人都在等著柳婧的命令。

見到柳婧表情掙扎,那馬秀明輕嘆著說道:「和樂公主,你是當朝公主,也是與鄧九郎有婚姻之約的人,以你的身份,便是到了刑部大牢,也無人敢輕忽以待……有什麼冤屈不滿,堂堂正正地爭個黑白不是很好嗎?這樣逃之夭夭,其實真不太妥當。」

他是說得輕鬆。

可她也罷,鄧九郎也罷,心裡都非常明白,這一次,鄧太后是動真格的了!

更何況!柳婧深吸了一口氣,想起剛才送自己出城時,鄧九郎說過的話,便忖道:更何況,她現在已經知道,我的手中握有讓她忌諱的,可怕的情報網……

其實,這自古以來,不管是哪一個皇帝,建立情報網,秘密收集消息,都是喜歡做也應該做的事。客觀而論,柳婧在情報方面,那是超級天才,任何一個真正睿智精明的君主,對於這樣的天才,其實是非常渴望的。

而現在,柳婧馬上就要嫁入鄧府,也就是鄧太后的自己人了。如果她想得透徹,或者更有氣魄一點,最好地選擇是向柳婧表達善意,完全把她收歸麾下,讓她掌情報,鄧九郎掌兵權,一明一暗輔助於她,這樣的話,不說別的,光是保鄧氏又一個百年強權,那是完全可以的。

可惜,鄧綏這個人,簡儉愛民,性重規矩,她那樣的性格,做個守成之君還是有稱道處,要說睿智難能英明果敢為一代賢后,卻還是差了些……她性重規矩,也為規矩所束,柳婧的這種天才,她看到的只有冒犯,卻看不透這種冒犯後面,對她心心念念的鄧氏天下的巨大好處!

柳婧深吸了一口氣,想道:不行,我不能回洛陽!鄧九郎千辛萬苦才把我送出洛陽,我這一次回去,面臨的只有可能是一敗塗地!

可是,現在到了這個地步,她不回去又能怎麼辦呢?可是,到了這個地步,她不回去又能怎麼辦呢?這時的柳婧,真有點後悔,那塊先帝賜下的保命令牌,她這次雖然帶來了,可一直由霍焉代為保管。只怪當時鄧母死得太突然,使得她措手不及,現在,她是可以用那塊令牌了,可霍焉人都找不到,又哪裡能找到令牌?再說,鄧太后一心想殺她,便是她拿出那令牌,結果也只會是被鄧太后悄悄銷毀了……

就在柳婧深吸了一口氣,腦筋急速轉動時,那馬秀明開口了,他輕聲說道:「對不起了和樂公主,太后催得急,我們不得不請您馬上上路了!」

見到柳婧向馬車中縮去,眾銀甲衛瞪著自己,那馬秀明長嘆一聲,終於說道:「和樂公主,你可能不知道,馬某在奉令埋伏於此時,太后曾經說過。」他頓了頓,聲音放緩,徐徐說道:「太后說,如果你執意不從,我們可以當場擊殺!」

他說他們可以當場擊殺!

當場擊殺!

擊殺!

一時之間,眾銀甲衛齊齊地倒抽了一口氣,而馬車中的柳婧,也終於臉色大變。

在馬秀明盯來的目光中,柳婧深吸了一口氣後,終於命令道:「那我們走吧。」

見她終於服軟,馬秀明點了點頭,他手一擺,眾金吾衛退後,而銀甲衛們,則簇擁著柳婧的馬車開始轉向了。

就在這時!

突然間,前方火光大作,只見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