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二百三十五章誰來了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也為規矩所束,柳婧的這種天才,她看到的只有冒犯,卻看不透這種冒犯後面,對她心心念念的鄧氏天下的巨大好處! 柳婧深吸了一口氣,想道:不行,我不能回洛陽!鄧九郎千辛萬苦才把我送出洛陽,我這一次回去...

就在這腳步聲傳來時,那銀甲衛翻身上馬,急叫道:「回官道!馬上回官道1在他的喝令中,隊伍急急掉頭。

可就在這麼一會功夫,噠噠噠馬蹄聲,蹬蹬蹬的腳步聲不絕於耳,只是一個轉眼,柳婧等人赫然發現,自己的身周身後,已冒出了無數的金吾衛!

……從自己出牢到抵達這裡,前後不過一個時辰,可這些金吾衛的身上頭髮上都是濕濕的露水。鄧太后,竟是昨晚上就把人布置在這裡了!

這一下的變故,真是太突然太可怕,看著四周密密麻麻,至少上千的金吾衛,眾銀甲衛倒吸了一口氣后,不約而同地把柳婧的馬車團團守住,一個個兵器在手,冷眼等著這些金吾衛圍來。

金吾衛們走得極快,轉眼間,步卒,騎兵,前後左右把眾人圍了個結實。在堵住所有的去路后,一個二十來歲的金吾衛走了出來,只見他朝著柳婧那個剛才察覺到了蛛絲馬跡的銀甲衛拱了拱手后,微笑著說道:「榮家郎君,別來無恙?」

打過招呼后,他轉頭看向馬車裡的柳婧,又笑著行禮道:「這位便是和樂公主?在下馬秀明,公主殿下,馬某這次可要得罪了1

客氣到這裡,那馬秀明手一揮!

隨著他這手勢一做,蹬蹬蹬,金吾衛們再次動了,他們開始一步一步朝著柳婧等人壓進!

在金吾衛們又逼進了五步,手中的長戟已抵上眾人的胸口時,那馬秀明嚴肅地說道:「和樂公主,榮家郎君,到了這個地步,我看你們就不必負隅頑抗,做無用之爭了!請吧——」

聲音一落,他極有風度地向柳婧等人行了一禮。

這時刻,柳婧的馬車中,那兩個婢婦已抱在一起瑟瑟發抖,而眾銀甲衛,則同時轉頭,直直地看著柳婧。

他們在等著柳婧指示。

這些完全忠心於鄧九郎的護衛們,他一聲號令,便是背叛太后也毫無所謂。此刻也是,就因為鄧九郎交待過,一切聽從柳婧的指揮,所以他們靜靜地看向柳婧。

他們表情沉靜,多年從沙場上廝殺而得的血氣,充盈在靈魂里。這個時候,如果柳婧說一聲反抗,那他們便是戰死也毫不在意!

隨著銀甲衛們看向柳婧,眾金吾也在向柳婧看來。

所有人都在等著柳婧的命令。

見到柳婧表情掙扎,那馬秀明輕嘆著說道:「和樂公主,你是當朝公主,也是與鄧九郎有婚姻之約的人,以你的身份,便是到了刑部大牢,也無人敢輕忽以待……有什麼冤屈不滿,堂堂正正地爭個黑白不是很好嗎?這樣逃之夭夭,其實真不太妥當。」

他是說得輕鬆。

可她也罷,鄧九郎也罷,心裡都非常明白,這一次,鄧太后是動真格的了!

更何況!柳婧深吸了一口氣,想起剛才送自己出城時,鄧九郎說過的話,便忖道:更何況,她現在已經知道,我的手中握有讓她忌諱的,可怕的情報網……

其實,這自古以來,不管是哪一個皇帝,建立情報網,秘密收集消息,都是喜歡做也應該做的事。客觀而論,柳婧在情報方面,那是超級天才,任何一個真正睿智精明的君主,對於這樣的天才,其實是非常渴望的。

而現在,柳婧馬上就要嫁入鄧府,也就是鄧太后的自己人了。如果她想得透徹,或者更有氣魄一點,最好地選擇是向柳婧表達善意,完全把她收歸麾下,讓她掌情報,鄧九郎掌兵權,一明一暗輔助於她,這樣的話,不說別的,光是保鄧氏又一個百年強權,那是完全可以的。

可惜,鄧綏這個人,簡儉愛民,性重規矩,她那樣的性格,做個守成之君還是有稱道處,要說睿智難能英明果敢為一代賢后,卻還是差了些……她性重規矩,也為規矩所束,柳婧的這種天才,她看到的只有冒犯,卻看不透這種冒犯後面,對她心心念念的鄧氏天下的巨大好處!

柳婧深吸了一口氣,想道:不行,我不能回洛陽!鄧九郎千辛萬苦才把我送出洛陽,我這一次回去,面臨的只有可能是一敗塗地!

可是,現在到了這個地步,她不回去又能怎麼辦呢?可是,到了這個地步,她不回去又能怎麼辦呢?這時的柳婧,真有點後悔,那塊先帝賜下的保命令牌,她這次雖然帶來了,可一直由霍焉代為保管。只怪當時鄧母死得太突然,使得她措手不及,現在,她是可以用那塊令牌了,可霍焉人都找不到,又哪裡能找到令牌?再說,鄧太后一心想殺她,便是她拿出那令牌,結果也只會是被鄧太后悄悄銷毀了……

就在柳婧深吸了一口氣,腦筋急速轉動時,那馬秀明開口了,他輕聲說道:「對不起了和樂公主,太后催得急,我們不得不請您馬上上路了1

見到柳婧向邁去,眾銀甲衛瞪著自己,那馬秀明長嘆一聲,終於說道:「和樂公主,你可能不知道,馬某在奉令埋伏於此時,太后曾經說過。」他頓了頓,聲音放緩,徐徐說道:「太后說,如果你執意不從,我們可以當場擊殺1

他說他們可以當場擊殺!

當場擊殺!

擊殺!

一時之間,眾銀甲衛齊齊地倒抽了一口氣,而履柳婧,也終於臉色大變。

在馬秀明盯來的目光中,柳婧深吸了一口氣后,終於命令道:「那我們走吧。」

見她終於服軟,馬秀明點了點頭,他手一擺,眾金吾衛退後,而銀甲衛們,則簇擁著柳婧的馬車開始轉向了。

就在這時!

突然間,前方火光大作,只見視野的盡頭,嗖嗖的火箭一支一支地飛出,轉眼間,眾人前來的道路處,樹林處,便燃起了一堆堆烈火!

這是秋天!

這是中秋時節!

連續一個多月的晴燥天氣,再加上秋天落葉大批量的灑落,這條岔道上,到處都積滿了厚厚的落葉。這種乾燥的樹葉枯枝泛黃的茅草灌木,實是一點就著!

於眾人齊刷刷倒抽一口氣間,只見這麼一會功夫,他們的前方左右兩側樹林,已是火光處處濃煙滾滾了!

只是一個轉眼,那馬秀明便急喝起來,「不好,有埋伏1喝叫到這裡,他轉頭看向眾銀甲衛和柳婧,見到他們也是瞪大了眼,驚駭無比。不由想道:不對,這不是他們的人,如果是他們的人,斷斷不可能用火攻。

要知道,有所謂水火無情,這秋燥之時,林中火一起,那是龍王來了也難以撲滅。這偷襲者二話不說便用火攻,分明是連和樂公主的性命也不放在眼裡。

這只是電光火石中,就在馬秀明做出這個判斷的同時,柳婧突然高聲喝道:「趁亂突圍——」

眾銀甲衛清醒過來:不錯,確實應該趁亂突圍!

於是,他們扯的扯下柳婧,抱的抱著孩子,連被火驚得嘶鳴不已的馬也不要了,一個個朝著樹林中便竄了進去!

這只是轉眼間的事,那個馬秀明還在判斷形勢,這邊柳婧已經跳下馬車。就在他嘶喝一聲急急追去時,突然間,嗖嗖嗖幾支火箭射在了他的腳前,竟是不知不覺中,偷襲者已逼到了左近。

就在馬秀明急急退後時,他落腳的地方已燃起了火堆,不止是他,眾金吾衛赫然發現,偷襲者的人數,竟是不在他們之下。就這麼一會功夫,他們的四周,便燃起了無數火焰!

從來坐騎怕火,這火焰一起,人還沒有亂,馬已翻著蹄子嘶叫著亂逃亂竄起來。於是,這麼一會,濃煙四起,火堆處處,馬甩了蹄子就亂沖,再加上四周掩殺而來的蒙面人,馬秀明哪裡還有機會去追殺柳婧了?

當然,受火和濃煙影響的不止是金吾衛們,急急朝著林中衝去的銀甲衛們,也亂了套。濃煙和樹木,導致他們的視野受阻,馬嘶聲和慘叫聲,也令得他們發出的聲音無人聽到。柳婧在埋頭奔跑,在跑了近半個時辰后,她氣喘吁吁地朝左右一看,赫然發現,自己的身邊,只跟了四五個銀甲衛了,連那兩個僕婦,也不知所蹤了!

柳婧心頭一緊,一眼看到一個銀甲衛手中緊緊摟著的兒子后,又是一松。她急急站定,喘了一陣后,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:「都,都跑散了?」

一銀甲衛回過頭去,喘息著回道:「回公主,是都跑散了。」

柳婧恩了一聲,晃了晃手中的包袱,道:「幸好我下馬車時,還提了這個……我們繼續走,到了前面的縣城,再想辦法聯繫我的人。」

她這話說出后,幾個銀甲衛卻沒有吭聲,一人看了柳婧一眼,喘著氣說道:「剛才那些蒙面人,公主看清面目了沒?」

「蒙面人?沒,我沒有。」

連續奔跑了近半個時辰,這時幾人已經沒力氣了,特別是柳婧,完全是鼓著一股勁跑到這裡的,這說了兩句話腳步一慢,不知不覺中,她已軟手軟腳地癱倒在地。

見她軟在地上張著嘴只是喘氣,連話也說不出了,眾銀甲衛也止了步,一個個喘息起來。

就在這時!

一個銀甲衛匆匆站起,朝著身後喝道:「誰?誰在後面?給我出來——」

他這喝聲一出,柳婧等人都是臉色一白,一個個想道:還是給逮住了?這下完了,完了!

就在他們喉嚨發乾,一個個掙扎著想跑開時,一眼看到軟在地上,根本爬也爬不起的柳婧,只能向她靠來。

這時,樹林中傳來一陣沉而有力的腳步聲,伴隨著那腳步聲的,還有一個年輕男子清悅的笑聲,「別慌,是自己人。」

聲音一落,一個俊秀的年輕郎君帶著幾個漢子出現在視野中。RS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