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三百三十四章離開洛陽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:這一次出事太過倉促,也不知霍焉他們得了消息沒? 轉眼她又嘆了一口氣,霍焉他們便是得了消息,只怕也趕不上自己的速度了。從昨天傍晚鄧母過逝,再到鄧太后突然把自己拿下大牢,再到自己出逃,總共不過六...

那獄卒雖是不太懂,卻也知道她的身份,更知道剛才來的太監是什麼人,當下點了點頭,轉身大步離去。

柳婧看著那獄卒離去的腳步,暗暗想道:鄧綏殺我之心太重,我當務之急,是爭取時間。如果她心動就好了,心動了,我就能有一些時間了……

她料到會心動,不管是為了天下還是為了個人,她都會心動。對鄧綏來說,自己是遲早可以殺的,如果在殺自己之前,能夠得到自己那筆充裕國庫的財富,那將是兩全之策!

果不其然,在柳婧等了足足一個時辰時,一陣腳步聲響,剛才那太監來到了她的牢門前,在與柳婧說過兩句話,知道她是真的願意用財產換小命后,那太監陰陽怪氣地尖笑道:「算你還識相——公主殿下,出來吧,你與咱家一起去見過太后1

說罷,鐵門吱呀一聲打了開來,柳婧被帶出了鐵牢。

直在黑暗的過道上,聽著腳步發出的踏踏聲,柳婧輕聲問道:「公公,現在什麼時辰了?」

身後的那中年太監打了一個哈欠,尖聲說道:「快五更天了……」

柳婧垂眸,她輕輕說道:「沒有想到,我會累得太后一晚沒睡。」

那太監冷笑起來,他說道:「你累死了太后的母親,太後娘娘現在傷心得很。想來等忙完你的事後,她又會趕去守靈。」

忙完她的事?柳婧聽到這句,垂下的眸光沉了沉。

凌晨前的洛陽宮,天空黑沉沉的透不過一點亮來,遙遠遙遠的所在,似乎傳來了一陣陣雞鳴。

一邊走。幾個太監一邊不停地打著哈欠,遠遠看到一個個走來走去的金吾衛,也是步履稀鬆眼帶倦意。

柳婧只看了一眼,便低下頭去了。

就在她急速地尋思之際,突然中,紗Γ似乎傳來了什麼物體倒地的聲音。

前面的太監停了步。他轉頭問道:「你們聽到什麼沒有?」

就在另外二個小太監楞楞搖頭時,突然間,那太監身後出現了一個黑影!

那黑影動作迅速之極,柳婧剛剛看到,他已閃電般地出現在中年太監身後,隨著黑影手帕一捂,那太監便暈了過去。就在那太監倒下時,柳婧聽到了兩聲悶哼,回頭一看。另外兩個小太監也被人放倒了。

這時,一個黑影衝到柳婧面前,低聲道:「快跟我來。」

這聲音?

柳婧一陣驚喜,她連忙小小的,顫聲地應了一聲好,跟上了那人。

那人顯然對這皇宮非常的熟悉。帶著柳婧東拐西拐,不一會便來到了一個草木高大,房屋陳舊的角落。

見她望去。那黑影低聲道:「這是冷宮。」他抓著柳婧的手走得飛快,「過了這冷宮,便是宮殿西門,公主走快一點,郎君在那裡等你。」

柳婧壓著聲音連忙應道:「是,謝謝你地五。」

地五沒有回答,動作中卻了,不一會功夫,一行人便竄過了冷宮的範圍,黑暗的前方。出現了一個隱約的人影。

那人影是那麼熟悉,柳婧急急沖了過去,在來到那人面前時。她一個縱撲撲到懷裡,緊緊摟著他的腰不放。

這人自是鄧九郎了。

鄧九郎摟了她一下,沉聲說道:「抓緊時間,我們出宮。」

「是。」

出西城門時,鄧九郎拿出了自己的令牌。他本宮中常客,再加上今天鄧母過逝,鄧太后也一夜沒睡,他出入宮禁實是正常之事。

於是,那幾個金吾衛只瞟了一眼,便客客氣氣地開了城門,放出了他們。

一離開洛陽宮的範圍,柳婧便看到馬車馬匹都已備好,鄧九郎急急把她送上了馬車。

馬車中,卻還有兩個婢婦,看著婢婦懷中砸巴著小嘴睡得正香的兒子,柳婧一下眼淚都出來了。

這時,馬車加速,黑暗中,眾馬的馬蹄上都包在布,直是落地無聲,以極快的速度,眾人來到西城門時,鄧九郎再次拿出令牌,讓城門衛打開了洛陽城門。

一出洛陽城,眾人都鬆了一口氣,在隊伍駛出洛陽城五十里處時,鄧九郎停下了腳步。

這時,他們所處的官道兩側,都栽有一些樹木,隨著鄧九郎一個哨,樹林中湧出了一群喬狀改扮之後的銀甲衛。

朝著柳婧的馬車一指,鄧九郎看了一眼漸漸浮出地平線的紅日,沉聲說道:「你們護送和樂公主,所有人都一律聽從公主指揮1

在眾人朗應過後,他策馬來到柳婧的馬車外,低聲道:「阿婧,我要回去了……你先回交州,等處理母親的喪事後,我就來找你。」

不知什麼時候起,柳婧已淚流滿面,她巴巴地看著鄧九郎,啞聲說道:「九郎,為什麼……為什麼每次來洛陽,都是這個結局?」

鄧九郎伸手撫上了她的臉。

朝陽中,他眼中流露出一抹痛苦,看著柳婧,鄧九郎低聲說道:「這只是暫時的。乖,你馬上就走,記得不可輕忽了,只要還沒有到交州,你就不算安全。」頓了頓,他又說道:「千萬照顧好自己,記著,沒有到達交州,那就不可放鬆。阿婧,你向來聰明,這一次,你一定要用全部的聰明來幫助你自己平安回家1

九郎猛然抓住柳婧的肩膀,把她緊緊摟在懷中。摟著她,他低頭在她額頭上輕輕一吻,低啞地說道:「母親剛剛過逝,我為人之子,無論如何也不能在這個時候離開。阿婧,你一定要小心了再小心1

說到這裡,他狠心放開柳婧,手一揮,喝道:「走——」

隨著他一聲令下,柳婧的馬車,鄧九郎一行人,同時啟了程,越著那越離越遠的身影,柳婧突然用拳頭捂著嘴,壓抑的大哭起來。

聽到那履哭聲,聽著那哭聲越去越遠,鄧九郎眼眶一紅,抿著薄唇輕喝道:「走,我們走快點1

「是1眾人在朗應聲中,策著馬朝著洛陽城賓士而去。可就在將要進入城門時,鄧九郎遲疑了一會,命令道:「地五,地十一1

「在1

「今晚與我一道入了宮的人,你馬上帶著離開,不要入城,也不要朝柳氏的方向前進,自行找安全地方藏下來1

「是1

隨著他這個命令一出,鄧九郎等於是空身入的城。

馬蹄噠噠,不一會功夫,鄧九郎便回到了鄧府。

鄧府正是燈火通明,哭聲不絕的時候,鄧九郎從側門進入后,便大步朝自己的院落走去。

吱呀一聲,他打開了院落門,一步跨了進去。

剛剛走入,鄧九郎便是一僵。而這時,那站了一院落的太監宮女中,鄧太后緩緩轉過身來,當朝太後面無表情地看著鄧九郎,輕輕地說道:「九郎回來了礙…朕侯你多時了1

說到這裡,鄧太后目光瞟向鄧九郎的身後,淡淡又道:「和樂公主是從南門出的洛陽吧?你放了多少人在她身邊?二百?三百?還是五百?不過便是一千也不打緊,朕的人,不至於連這麼小小一支銀甲衛也對付不了1

鄧太后這話一出,鄧九郎騰地抬起頭來,他緊緊地盯著鄧太后,一時之間,發現自己手心冰冷。

而在他的面前,第一次撕去了溫情面紗的鄧太后,卻合上了眼,只見她手一揮,輕輕說道:「除了弓箭手,其他人就都退了吧。」

「是1

於整齊的腳步聲中,眾太監宮女齊齊退去,一時之間,院落中又恢復了安靜。可是鄧九郎如果沒有聽錯的話,這附近,太后給安了弓箭手?

她竟是對自己也用上了弓箭手!

想著太后話中的意思,鄧九郎一顆心,都沉到了冰底里。

……

柳婧等人正在急速行進著。

正如鄧九郎所吩咐的,便是逃出了洛陽,她也不能放鬆,這一次,她除非逃到交州才能放鬆。

柳婧掀開車簾看著外面,望著那蒼蒼茫茫的山脈遠景,暗暗想道:這一次出事太過倉促,也不知霍焉他們得了消息沒?

轉眼她又嘆了一口氣,霍焉他們便是得了消息,只怕也趕不上自己的速度了。從昨天傍晚鄧母過逝,再到鄧太后突然把自己拿下大牢,再到自己出逃,總共不過六個時辰,這真是太倉促太快了。

就在柳婧胡思亂想時,一個銀甲衛策馬過來,指著前方說道:「公主,前方二十里處有一個岔道,從那岔道亦可前往交州,我們是走岔道還是繼續從官道而行?」

柳婧說道:「自是走岔道。」

「是1

那銀甲衛應了一聲,策馬急急轉后。

二十里路程,全速行駛不過一刻鐘不到,當那條岔道出現在視野中時,眾人再次輕吁氣的聲音傳來。

不一會,車隊便駛上了岔道。

這條岔道,也是官道,路面很寬,只是左側處不是荒原,而是一條不大的河流,右側灌木樹木無數,走在其中,一陣涼風便迎面吹來。

走了五里不到,一個銀甲衛突然急喝一聲,「停下——停下1

他的喝叫聲厲而且沉,令得眾人不由一凜。就在車隊急急停下時,那銀甲衛翻身下馬,朝著一處馬蹄印看了又看。

柳婧蹙了蹙眉,她待要詢問什麼,突然的,身後身側的樹林中,傳來了腳步聲!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