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三百二十九章一對男女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華再也顧不得懷中的美人,連忙站了起來,鐵青著臉抓起那僕人的衣襟就要質問。這時。又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,轉眼。又是一個僕人衝進來,大呼小叫道:「少郎君,大事不好了,我們在城南城北的那些鋪子,全部被封了...

就在鄧九郎離去時,傅少華也趁父親傷心之際,悄悄離開了家門。轉過一條街道,不一會,他就進了一個精緻漂亮,顯得極為不凡的小莊子。看到他走來,兩個三歲左右的男孩撲了過來,他們嘴裡叫著父親,一個抱著他的頸,一個吊上了他的手臂。傅少華把兩個兒子抱起,大步走了進去,一個江南水鄉般婉約的少婦迎了出來,她先是笑意盈盈,看到傅少華把兒子強行扯下送給婢婦后,便擔心地問道:「少華,怎麼啦?你臉色這麼不好?」傅少華蹙眉說道:「黎氏要和離1「什麼?」少婦輕叫起來「這怎麼可以?運兒遠兒,她也同意把他們記成嫡子了。這個時候和離,兩個孩子怎麼辦?」轉眼她又珠淚盈盈地說道:「少華,這樣不行的,黎氏性子硬,自尊強,她便是知道我的存在後,也沒有使出什麼手段。要是你與她和離,另外再娶婦,那婦必然不會與她這樣好說話。還有,你新娶的婦也沒有黎氏這麼多嫁妝,這麼厚的背景啊1一口氣說到這裡,她略喘了喘,又說道:「少華,你與她和離了,運兒遠兒就沒有那麼好過了,不說新娶的婦會虐待他們,便是不虐待,他們長大后也得不到嫡母的嫁妝和店面啊,還有,他們長大了走上官途,沒有鄧府這樣的大靠山,也走不遠啊1蘇氏越說越害怕,竟是比她自己不能入傅家門還要緊張。看到她又是哭又是怕的,傅少華沉著一張臉喝道:「你以為這些我不知道?你就沒有見到今天鄧九郎那臉色。當時我要不趕緊簽了,我真擔心他會一劍砍了我1轉眼他又把蘇氏摟在懷中,安撫她道:「罷了罷了,和離就和離罷。在沒有娶黎氏以前。我們家也不差,這兩年裡得的好處,我們也都摟在懷裡。她和離也就是帶走了自己的嫁妝,說起來。比沒有娶她之前,現在家裡的情況可是好得太多了。運兒遠兒的事我再想辦法,總之,我不會讓你母子吃虧的。」難得這個男人把話說到這份上,蘇氏感動得珠淚漣漣,就在她偎進丈夫懷中時,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,只見一個僕人沖了進來,朝著傅少華急聲叫道:「少郎君。大事不好了。郡守大人說。要革了你的職」什麼?傅少華再也顧不得懷中的美人,連忙站了起來,鐵青著臉抓起那僕人的衣襟就要質問。這時。又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,轉眼。又是一個僕人衝進來,大呼小叫道:「少郎君,大事不好了,我們在城南城北的那些鋪子,全部被封了。」傅少華僵了,就在他鬆開那僕人的衣襟,忍著惶恐準備詢問詳情時,外面腳步聲紛紛而來卻是平素對他敬若神明,畢恭畢敬跟前跟後的族人們,一股腦兒沖了進來。那些族人還在外面,便亂七八糟地叫道:「少華呢?」「少華,那個城東的李麻子居然敢封伯父的鋪子,你馬上把他叫過來說說1「少華啊,這是怎麼回事,怎麼今天咱傅家的生意處處受阻,前往官府說事,也都沒有好臉色了?」吵吵嚷嚷中,傅少華的族人們涌了進來。一眼看到傅少華和那個蘇氏,他們還是和往常一樣,畢恭畢敬地打了招呼,因為知道傅少華對蘇氏地看重,他們中的好幾個,看到蘇氏都是叫少華媳婦的。只是,離這些族人們不安的是,平素在他們面前總是氣定神閑,彷彿什麼也難不到的傅少華,這時臉色真的非常難看。就在眾族人一個個住了聲,不安起來時,又是一陣腳步聲傳來,那腳步聲還沒到,一個中氣十足的老人喝聲傳來「傅少華你這個小畜生,聽說你因為蘇氏這個賤人,害得黎氏跟你和離了?還是由太后的親弟出面來拿和離書的?」一個老人拎著拐杖沖了進來,尋到傅少華便要打!而這時,眾族人都哄鬧開來。他們終於明白事由了!而這一明白,那種無法言喻的恐慌便撲天蓋地而來。就在他們議論紛紛,不知所措時,一陣馬蹄聲傳來,轉眼間,一個青年進來了。看到那青年,傅少華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樣,他急急走了過去,匆匆一禮,喚道:「仲明兄」青年不等他說完,便搖了搖頭,他抬頭看了蘇氏一眼,轉向傅少華,徐徐說道:「少華,你這次可錯得太大了。」傅少華急急說道:「仲明兄,我,你能不能替我向郡守大人分說分說?」當務之急,還是要拿回他的官職。哪知,傅少華這句話一說完,這仲明兄已是一臉憐憫地看著他,頓了頓后,仲明兄說道:「少華,看來你還不知道這事情有多嚴重。」他咳嗽一聲,在眾傅氏族人變得鴉雀無聲中,低聲說道:「就在剛才,鄧九郎的人去了郡守府。」又咳嗽一聲,仲明兄說道:「少華你可能不明白這事的嚴重性,鄧九郎這樣的人物,不說是你我,便是對郡守大人,對你的五堂伯父來說,也是只能仰望的巨人。他這樣的人,通常不怎麼計較,可一旦讓他計較,別說是你小小的傅氏一族,便是公主郡王的封國被覆滅,也是尋常之事。」見到傅少華身子晃了晃,慢慢坐倒在地,仲明兄嘆道:「我早就勸過你,黎氏人不錯,讓你好生對待。我也說過,你既想當情種,就不應該招惹有那等背景的正室,可你都不聽。現在好了,落到了這田步1傅少華一陣發冷后,尋回理智,喃喃問道:「仲明兄,不如你直說,這事有多嚴重?可還能補救?」仲明兄搖了搖頭,他慢慢說道:「你知道的,發話的是鄧九郎所以仲明兄,你還是趁現在有些人還沒有反應過來,趕緊把所有的田產店鋪全部賣了,得一些現金在手上,再帶著你的蘇氏和孩子去哪個鄉下過上一陣子。你也知道的,這世上慣會逢高踩低,不說你傅氏以前興旺時得罪的人,便是你什麼人也沒有得罪,只要你得罪了鄧氏,得罪了鄧九郎,他一句話,就可以讓你變得比乞丐還落魄。所以,如果你不想最後流落街頭,衣食無著,趕緊現在動手,把家產全部變賣了,以後都遠遠避開官府,永遠不要讓人知道你就是傅少華。」傅少華也罷,蘇氏也罷,傅氏族人也罷,萬萬無法想象,事情會有這麼嚴重。看到他們一個個楞楞地聽著,那仲明兄暗嘆一口氣,他環視著眾人,想道:這些人還是目光太短淺,一點也不知道得罪那種至高權貴意味著什麼。想到這裡,他也不想多說了,拱了拱手轉身就走。他轉身時,傅少華還在驚駭中沒有回神,那蘇氏卻先清醒過來,她連忙溫柔地喚道:「仲明兄」哪知,幾乎是她聲音一落,那仲明兄便一臉噁心地喝道:「滾開一點1他瞪著蘇氏,像看什麼瘟疫一樣,急急又喝道:「你滾遠一點,別靠近我1想蘇氏生得美貌,以前是官家小姑,落入火坑時連苦還沒有嘗到就被傅少華救了,哪曾被人如此對待過?何況這樣對她的人,還是以前看到她時,眼神粘在身上,不時獻殷勤的年輕男人?見蘇氏淚水汪汪,楚楚動人的,仲明兄一連退後幾步,他厭惡地瞪著她,喝道:「當初,要是你大度一點,別在少華與黎氏相好時用盡千方百計離間他們,要是你能允許黎枝給少華生一個兒子,又何至於傅氏好好一個家族,落到如今這覆滅在即的地步?傅氏一族都是被你這妖婦給禍害了!少華迷戀你是他的事,你這妖婦,以後離我遠一點,不然,別怪我忍不住出手懲死你1喝完這句話后,他顯然一點也不想在這裡呆了,急急轉身,不一會,馬蹄聲便從莊子門口遠去。聽著外面遠去的馬蹄聲,蘇氏還無法想象,自己竟被人如此嫌惡了。她忍著要落到眼眶外的淚水,楚楚可憐地看四周看去。可這一轉眼,她才發現,那黎氏眾族人,一個個瞪著腥紅的眼,竟一步步朝她逼來!不好!蘇氏害怕了,她尖著嗓子哭道:「少華,少華」可此刻的傅少華,正被這睛天劈靂震得失魂落魄了,哪裡聽得到她的叫聲。於是,這華美精緻的莊子里,蘇氏的尖叫,傅氏眾族人的嘶吼,配上木木獃獃,拳頭落在臉上身上也不知道痛的傅少華,成了一副定格的圖景。傅氏一族的事,很快就傳到了柳婧耳中。不過她沒有告訴黎枝,那個她剛剛和離的家族,現在已四分五裂,傅少華鬧事入了獄,蘇氏不知所蹤,蘇氏的兩個孩子,雖有傅母護著,可還是被傅父扔到了鄉下,連傅少華那官至郡守的五伯父,也給貶到了一個閑職上。整個傅氏一族,由當地的豪族變成了幾個小家族,而且全部縮回了鄉下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