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三百二十七章和離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自己夫婿的,柳婧這話一出,眾貴婦人人側目。倒是鄧母,與柳婧相處的這一陣,也明白了她有點口是心非。而且從她這句埋怨的語氣中,也清楚聽出了其中的甜蜜,她含笑瞟了柳婧一眼,也不說她。 而鄧母越是這樣...

鄧母人老成精,她讓婢女扶著自己坐下后,一眼瞟到這些人,哪裡不明白她們的心思的?當下揮了揮手,說道:「婧兒。」

「婧兒在。」

「那是五房裡的老七,你叫她七姐就是了。招呼你七姐坐下,這院子里空氣新鮮,大夥就在這裡坐一坐。」

「是。」

柳婧應了一聲后,便轉過身來招呼那眾貴婦。而婢僕人也手腳麻利地搬來了榻幾,不一會功夫,庭院里便坐了一院的貴婦貴女。

眾人坐下后,鄧母笑道:「我自生病後,原不耐煩了應酬……老七,誰放你進來莊子的?」

沒有想到鄧母一開口便是算帳,七姐笑容一僵,而眾貴婦貴女,一個個都低下了頭。

……本來,如鄧母這樣的貴婦,她的一切行為舉止,都講究優雅,講究含威不露,講究不動聲色,她已很多年沒有這樣直接地表露過不滿了。

可話又說回來,需要適應規則的,那是一般的貴婦,真到了鄧母這個地步,她是可以除了鄧太后外,誰的顏面也不給。別說是這現在這樣削人的面子,直言不滿了,便是她把這些人二話不說趕出去,她的這個行為,招來的也不是罵名,而有可能是模仿!所以說真正的上位者,是制定規則的。而所謂的制定規則,就是他的一言一行,就自然成了規則,自然引得世人效仿,並奉為之正理。

鄧母一句話表露了自己的不滿后,揮了揮手又道:「行了。來都來了,有什麼話就直說吧。我累了,你們自個說。」

命令到這裡,她轉向柳婧。挑眉道:「怎麼坐得那麼遠?過來,給我捶背。」

「是。」

柳婧走了過來。

看著柳婧乖巧的模樣,鄧母突然笑道:「慣會裝模作樣的,也不知當初九郎是不是也被你這樣子給騙了。」

……眾貴婦越發低下了頭,這時的她們,聽著鄧母的言行無忌。一時之間,還有點後悔湊這個熱鬧了。

柳婧自是知道,鄧母掙扎在死亡線多時,人是真看淡了。於是她走過去挨著鄧母坐下后,扁著嘴說道:「九郎還會被我騙?他不騙我就夠好了。」

時下的婦人,很少有這樣說自己夫婿的,柳婧這話一出,眾貴婦人人側目。倒是鄧母,與柳婧相處的這一陣,也明白了她有點口是心非。而且從她這句埋怨的語氣中,也清楚聽出了其中的甜蜜,她含笑瞟了柳婧一眼,也不說她。

而鄧母越是這樣,眾人越是吃驚,一個個心中想道:這哪裡是不喜的樣子?分明是寵縱著的。

柳婧在百越之地。如何為王為非的事,洛陽人是一律不知,她們知道的,都是柳婧在洛陽的舊事,現在見到這婆媳相處,一個個心裡暗自盤算中,也因為鄧母的不理不睬而有點難堪。

七堂姐看了柳婧一眼后,低著頭向鄧母認錯道:「三伯母,是阿雪錯了。」她大眼眨巴著,表情甜美地說道:「實是這陣子大家都掂記著您。侄女便自作主張了。」

她話說到這裡,見到鄧母還是不理不睬的,不由更點不自在了。

就在七堂姐很有點難堪時,突然的,後面傳來一陣說話聲。

不一會功夫。柳婧從來沒有見過,而在座的人都不陌生的黎枝走了過來。看到做少婦打扮的黎枝,鄧母臉上閃過一抹愧疚,她欠身招呼道:「枝兒來了?來來,快過來坐。」

黎枝帶著俊氣的俏臉上,有著一抹淡淡的愁雲,她一進來,雙眼便鎖在柳婧身上。

當年,柳婧與鄧九郎的事到處傳揚時,她在宮中出行不便,一直沒有見過柳婧。後來她可以自由出入宮禁了,卻是柳婧到了交州。

鄧九郎因為柳婧毫不留情的拒絕她,黎枝雖是無話可說,可她對於柳婧這個人,還是很想見識一下的。

因此,她一個外嫁之女,一知道柳婧也來到了洛陽后,便找了借口入了洛陽,現在更是巴巴地來到鄧府。

她想親眼看看柳婧,看看這個令得鄧九郎毫不猶豫地排棄一切女人的婦人,是個什麼樣子。

黎枝緊緊地盯了柳婧一陣后,低頭向著鄧母行了一禮,喚道:「阿枝見過義母。」說罷,她又轉過頭,朝著眾貴婦一一行禮。

一通寒喧后,黎枝挨著鄧母坐了下來,見她神色懨懨,除了對上柳婧還有幾分神采后,一直低著頭不吭聲的,絲毫沒有當年的爽利輕快樣,鄧母想到了那傳言,更加愧疚起來。她輕聲說道:「阿枝,你九哥也來洛陽了,你有什麼難處,可以跟他說說。」

她瞟向柳婧,又道:「南越公主也是個狡猾的,你有難處,找她一樣給你解決。」

聽鄧母這意思,是讓自己一力承擔黎枝的事?柳婧雖是不解,卻還是從善如流。「阿枝妹妹如果有用得上我的地方,儘管說1

她揮號發令多時,說這話時姿態一擺,表情一正,威嚴便油然而生,不但是黎枝諸貴婦一怔,便是鄧母也是第一次看到她這模樣,也定了定神,不由朝著柳婧打量而來。

黎枝見到柳婧這樣說,卻只是虛白著臉笑了笑,她搖頭道:「我,我沒事。」

見狀,柳婧蹙起了眉。

她一眼瞟到鄧母的表情,當下站了起來,朝著黎枝笑道:「阿枝妹妹如不嫌棄,隨我在這花園中轉一轉如何?」

「恩。」

黎枝轉過身,朝著鄧母行了一禮后,跟上柳婧朝外走去。

走在林蔭道上,柳婧輕聲問道:「阿枝,你是不是有了什麼困難?我看母親也知道了,正擔憂著呢。如果你不嫌棄的話,不妨跟我說說,也許我能有些好點子。」

黎枝聽到鄧母擔憂,又見柳婧再三問起,也不好推拖了,她低著頭徐徐說道:「我夫婿在娶我之前,原有一個心愛的表妹。後來九哥收我為義妹,他不知怎麼的,便上門求娶了。」

……其實求娶的原因,她後來才知道,卻是因為那男人聽信了她不會有孕的傳言。當時鄧母是放出過她胞宮破碎,此生不能有孕的謠言,可自從鄧九郎弄明白一切后,便向外面說了那謠言只是太醫識診。

可無法想象的是,總有那些人會胡思亂想,如她那夫婿便是,當時他就以為,黎枝是真不能懷孕,後面放出能夠懷孕的話,不過是為了她好嫁人。

她那夫婿在公事上極為優秀,又一表人才,這麼多年來一直以潔身自好示人,當時他上門求娶,黎枝的父母也就應了,便是鄧九郎聽聞了,也是爽快地讓人給了黎枝一大筆嫁妝。

可黎枝直到入了門,才知道他那個夫婿,有一個相戀多年的心上人。他們私下裡苟合,已生了一對雙生兒子。因心上人的父親犯過事,是入了奴藉的,她那夫婿便想著,娶回不能生育的黎枝當正妻,再找個借口抱回心上人所生的那對雙生兒,記在嫡妻名下當嫡子。這樣,便是心上人不得母親喜歡,不能入他的家門為妾,可養在外面當個外室,一對親生兒成了嫡子,也能讓她以後有個依靠。

因為這樣,外人眼中看來不納妾,潔身自好的夫婿,對待黎枝,那是淡漠得很。而他自從知道黎枝是可以有孕的后,便再也沒有碰過她……

而黎枝這次入洛陽,是知道了夫婿那對兒子和他養在外面的心上人的事了。現在,那心上人再次有孕,黎枝入洛陽,一是會一會柳婧,二也是避開那有情有義,恩愛有加的一家人。

因為喜歡著自家夫婿,黎枝這些內情,誰也沒有告訴,便是鄧母,也隱隱知道她過得不好,還以為是因為黎枝與鄧九郎鬧過私情,以致被她夫婿記恨,所以愧疚著呢。

本來,黎枝也沒有打算跟柳婧說的,可柳婧這些年走南闖北,與人打交道極有經驗,再加上她又極善於從蛛絲馬跡中察覺真相,三不兩下,便問出了一切事由。

聽黎枝說完后,柳婧停下腳步。

她轉過頭看向黎枝,徐徐說道:「阿枝,我看你還是和離吧。」

黎枝怔怔地抬頭,有點詫異地看向她,要知道,世間人都是勸和不勸離的,有多少婦人受到夫家的白眼,那是寧願一死了之也沒有想過和離埃

見黎枝看著自己,柳婧靜靜地說道:「難道你不想和離?」她冷笑道:「你是鄧九郎的義妹,你的身後有當朝太后的母親撐腰……阿枝你想過沒有,光憑著這兩個名字,你那夫婿這些年在官場,在生意場上,能沾多少光?合著,他就可以仗著你帶來的好處名利雙收,然後,用靠著你賺來的那些好處,去養他心愛的女人,養他心愛的女人生的孩子?而你這個有著雄厚背景,有著後台的正妻,就應該當一個背景,就應該默默無聞地站在那裡,一面替他們遮風擋雨,給他們帶來榮華富貴,一面卻連子女也不配擁有,直到某天利用價值再也沒了,黃土一埋連個祭墳的人也沒有?」

轉眼,她又哧笑道:「是了,祭墳的人肯定是有的,等你百年後,會有那麼兩個指著你的墳頭笑道:喲,就這是個蠢貨,她連兒女也不配生呢!不過她也有點用處,要不是她,我們哪裡來得今天的風光?

黎枝:「……」RO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