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三百一十八章商量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說的娶她們為妻的事,是萬萬不能做的。他都站到現在這個地位了,再去娶那種低下出身的女子為妻,讓自己的嫡子,融有底層人的血脈,就是對祖宗不敬! 這種人分階層,高貴的永遠高貴。士庶不通婚等流行於魏晉...

他瞟了低低哭著,眼巴巴朝霍焉望來,有兩個還對護衛又打又咬,拚命想朝這裡跑來的少女,又道:「再則,人的心是不知足的,看這三女的樣子,入了你的院落後,未必甘心當個擺設,到時被有心人一挑拔,只怕當了妾后想當妻,當了妻后想生子,生了后又要繼承你的產業。我說霍焉,咱們起來得不容易,好不容易打拚到這個地步,你總不想你霍家的血脈,就由這種女子所生的孩子傳承下去吧?你也不想我們都娶得高門女,在短短十年二十年,便把自己的家族打拚成南越一霸,你卻還在不上不下地掙扎,只能對著我們遠遠仰望吧?」

張景的話毫不客氣。

事實上,自從他當年的事被柳婧等人熟知后,他雖是沉寂了一陣,後來也就不再遮掩了。他本來就是一個野心勃勃的人,他也不介意讓別人知道這點。

對張景,對霍焉他們來說,恢復先祖的榮光永遠是排在性命之上的選擇。經張景一提醒,霍焉也醒悟過來,自己便是對那三個小老鄉最是同情,也斷斷不能因為憐憫而壞了自己的理想——他高貴的霍氏血脈,還不能由她們這種人來傳承,至少,鄧九郎所說的娶她們為妻的事,是萬萬不能做的。他都站到現在這個地位了,再去娶那種低下出身的女子為妻,讓自己的嫡子,融有底層人的血脈,就是對祖宗不敬!

這種人分階層,高貴的永遠高貴。士庶不通婚等流行於魏晉士族中的思想,在一百年前的現在,就隱有流行。也可以說,他們這些人,比鄧九郎更重視女方的出身。

因為很多時候,出身不光是指你的父母家族的地位,更代表著你所接受的才學,你的成長環境。你的見識眼光,甚至說,你的智慧,人脈,以及你在那種環境下培養出來的品性。

像很多人貧窮時,會非常憤怒那些富人看不起自己,可他們不知道,很多富人看不起的,不一定是他的貧窮。而是他那與貧窮一起衍生的品性和習慣,如懶惰,如不自強。如攀龍附鳳。如不要顏面尊嚴。

霍焉沉吟了一會,斷然說道:「正好公孫旬那裡還有點事,我去處理一番。她們三個,就請相國你送回給鄧九郎。便說,他的盛情款待,霍焉不敢承受。」

張景聞言哈哈一笑。道:「不錯,就是要這樣。行了你去吧,剩下的事交給我。」

果不其然,霍焉一走,張景便帶著這三個女子來到了鄧九郎面前。朝著鄧九郎行了一禮后,張景笑吟吟地說道:「稟刺史大人。霍焉說了,大人的盛情他無力消受,這三個女子,既然是大人帶來的,還請大人把她們領回去。」在三女陡然悲切的哭聲中,張景絲毫不為所動地說道:「至於大人要把她們許給什麼人,霍焉無權質問,不過在她們出嫁之日,霍焉願意為三人各出一份嫁妝。」

在看到是張景把三女帶上來時,鄧九郎便是眉頭一挑。

他目光靜靜地瞟過張景,見到三女哭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,有兩個甚至口不擇言地跳起腳咒罵起張景來,他哪有不明白的?

明白是明白,鄧九郎也不喜歡吵,手一揮,示意護衛給三女堵上嘴帶下去后,他向後一靠,懶洋洋地問道:「你不怕我?」

「不怕。」張景微笑道:「在公主的地盤上,張景自是無懼。」

張景斯文有禮地說道:「鄧郎有所不知,霍焉這個人,是個真正的君子。他雖對公主傾心,卻一直稟守本份,恭敬以對,萬萬不會有半分褻瀆依張景看來,鄧郎要是想讓霍焉對公主死心,不妨給他配一個各方面都極出色的姻親。我也罷,霍焉也罷,我們所有人的理想,都是光復先祖榮耀,如果九郎願意做媒,不但成全了霍焉的夢想,也會讓他輸得心服口服。再則,有了賢淑高貴的妻子,他對公主的那份心,也會自然淡去。」

張景這番話,倒是語重聲長。

鄧九郎盯了他一會後,還真沉吟起來。尋思一會後,他點了點頭,淡淡說道:「你說得也有理行了,把霍焉叫回來吧1

在張景謝過時,鄧九郎看著他,低沉地說道:「對了,你們在百越人的眼中,不都是女王的王夫嗎?如其給霍焉一個人選姻親,不如給你們都配一個賢淑高貴的好女子?」這張景巴巴地跑過來,跟他這麼長篇大論一番,也是這個目的吧?

果然,在鄧九郎地盯視中,張景深深一禮,朗聲道:「刺史大人的心意,我等敢不領受?」

「行了,退下吧,你們的婚姻一事,我會多加尋思。」

「多謝九郎。」

不一會,張景便退了出來。

他轉身來到了書房。

方信等人都在書房中忙活,看到他過來,幾人抬起頭來。

張景眼角一挑,清俊的臉上帶上了一分笑「幸不辱命1他大步走了過去,在榻几上坐下后,張景慢慢收起表情,低沉地說道:「鄧九郎已經答應給我們做媒了。」

他深沉的眸光閃了閃,徐徐說道:「諸君,現在公主與鄧太后還是勢同水火,她是一介婦人,她可以天真地說,離開南越紮根海外。可我們不行,我張景這一生,必定是要紮根南越,要在這裡建立我張氏一族的千秋基業的。恩,我這裡有幾個女方的人選,你們也把自己中意的女子寫上來,我改天呈交給鄧九郎,讓他出面去做這個冰人有他出面,最了不得的家族,也會對我們考慮一二。」

聽到這裡,方信忍不住說道:「你覺得此事真能成?」

「自是能成1張景深沉地說道:「有一句話要提醒各位,你們選的女方,不但要背景家世品行端方,還有一點也非常重要。那就是這一次我們結親的目的,就是穩住南越一國!就是能讓我們能恢復先祖的榮耀!所以,我們娶的妻室,她們背後的家族,要麼是數百年的望族,在朝野中根深蒂固,要麼是聲望巨大的清流儒家。總之一句話,與她們結了親后,以後公主便是與鄧太后完全撕破了臉,便是鄧太后發兵來征討百越,我們及我們的家人,也能讓鄧太后忌憚得不敢妄動!記著,這南越一地,是我們的百年基業所在,我們的目的,是要把它經營得像鐵桶一樣,誰也不敢動,誰也不願意動1

「是1

在幾個同僚頻頻點頭中,張景又笑道:「我們同在公主麾下,出身一樣志向一致,以後必須相互守望。為著這一點,我怕霍焉那廝不同意娶妻,都把他的妻室人選選好,給送到鄧九郎那裡去了。」在張景看來,霍焉各方面都優秀得不像話,如他那樣出色的聯姻人選,真要葬送在幾個鄉鄙村姑身上,才是真的悲哀,也大大有違他的計劃,因此這一次他才會主動出面,替霍焉來與鄧九郎周旋!

在眾護衛瞪大了眼,無奈地搖頭中,張景又道:「當初,我有意放出我們乃是女王王夫這風聲。便是算著,總有一天鄧九郎忍無可忍,到得那時,便是我們不開口,他也會主動把我們找個好人家給『嫁』了,現在,我的目的也總算達到了。」

張景的城府,這些人都是知道的,因為他對自己的野心,自己的心思並不忌諱,眾人也習慣了他的事事算計,這時聽到他算計到公主和鄧九郎頭上,還給算計成功了,也只是一陣哄堂大笑。

笑聲過後,張景示意眾人安靜后,繼續說道:「諸君,我想了下,現在的南越呢,錢財已經夠了,百夷那裡也很少生事,局勢既穩,我們的重點可以放在教化上。有所謂聖人之道教化為先,如果我們能在有生之前,把這百越蠻荒之地,變成中原那樣的儒生遍布,那你我的家族自然而然便成了這南越的大家族了」說著說著,他嘆息起來「世間人成事,終是忠誠者易有大成就。當時太後派的人,是也見了我的,雖然我一直保著密,可料來,她的人也應該與你們都見過吧?」在眾人同時的沉默中,張景一臉明白地笑道:「看來是都見過的。我們這麼多人,偏就刑秀和桓之況被太后的承諾唬到了。可現在呢?現在,他們是悔不當初。諸君,我希望我們中間,不會再有悔不當初的人1說出這句意味深長的話后,張景站了起來,示意眾人自各忙活。

洛陽宮中。

刑秀失利的消息,第一時間便被人飛鴿傳回。

鄧太后坐在殿中,在迅速地看過飛鴿傳書的內容后,她沉著臉把那紙條三兩下撕了。

撕碎之後,她胸口還有點堵,便站起來命令道:「準備一下,朕要出宮1

「是1

不一會,鄧太后的車駕,便出了宮門。

因鄧太后是散心來著,自不會大張旗鼓,一行人便裝在街道中走了一會後,鄧太后說道:「到鄧府去吧。」

「是。」

在鄧太后的吩咐下,馬車是從側門悄無聲息地進入鄧府的。只有一個知情的管事悄悄地領著她來到了鄧母所在的院落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