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三百一十六章和好

作者:林家成  |  更新時間:2014-06-10 01:19  |  字數:3524字

制止了她撕咬的動作後,坐在浴桶中的鄧九郎,似乎不知道自己身無寸縷,他大大方方地站起來,收回手,他直視著柳婧,淡淡地說道:「我也一直想問你一句,在桂陽郡時,你那般耍我戲我,是不是很好玩?」

柳婧一怔。

見她唇邊還流著自己的血,卻怔怔忡忡地開始沉思,鄧九郎冷笑一聲,徑直踏出木桶,光著身子走到一側拿起毛巾擦拭起身子來。

一邊拿過僅剩的外袍穿上,鄧九郎一邊背對著柳婧寒氣森森地說道:「桂陽郡那幾天,女王閣下的厚愛,真是讓鄧九此生難忘!」頓了頓,他又冷冷說道:「柳氏,別以為我會道歉,你那般戲我時,就應該想到我會還報!」

穿好外袍後,他轉過身來,一手扯過柳婧的手臂,把她抓到自己面前後,鄧九郎上下打量著穿著自己衣裳,裸露在外的肌膚白嫩豐潤得發出珍珠般的光芒,隨便一碰便暈色隱隱,比在洛陽時誘人得多的柳婧,又暗暗想道:自見到你變成百越女王的第一眼起,我就渴望著能把你剝光綁在榻上,沒日沒夜地上你……真說起來,他囚她的那四十幾日,不過是放出了他心中的惡念罷了。

他已被柳婧下了葯,雖然重重扯過她的手臂,可那握著她的大掌,著實沒有幾分力道。

只是……

只著外袍和下裳的他,行動之際衣襟微敞。露出那緊緻結實的蜜色胸脯,以及胸膛上的兩點。柳婧忍不住朝那兩點突起看了一眼。

也不知在想什麼,鄧九郎又是一陣冷笑。

冷笑聲中,他放開了她的手,轉過身大步在榻上坐下,一眼看到躺在旁邊的兒子睜著與柳婧相似的,烏漆漆的眼咿咿呀呀著,見他望來,孩子還露出一個無齒的笑容,小嘴邊口水嘩嘩直流的。

鄧九郎的心驀地又是一軟。

他閉了閉雙眼。終於放緩聲音說道:「把解藥給我!」、

柳婧看著他。

直視了他一會後。她有點掙扎。鄧九郎的性格她是了解的,她真不知道,這解藥給了他後,會發生什麼事。

……可是。現在該坦白的也坦白了。這樣拖下去也不是一回事。

柳婧咬了咬牙。她看著鄧九郎那閉著雙眼,老神在在的樣子,一時又是恨又是惱。又是忍不住眷戀愛惜。

狠狠一咬牙,柳婧還是走了過來。

她從懷中掏出一塊手帕,把那手帕在鄧九郎的鼻尖甩了幾下後,鄧九郎打了一個噴嚏,感到自己失去的力道,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。

於是,他以一種優雅的姿態坐好,在身子微微後仰中,鄧九郎聲音一提,高喝道:「來人——」

蹬蹬蹬一陣腳步聲響,轉眼間,地五等人便在柳婧靜靜盯來的目光中出現在房門外。

伸手一推,發現自己不得入內後,地五在外面響亮地叫道:「郎君?」

鄧九郎直視著柳婧,倨傲地一點頭。

柳婧安靜地轉過身去,慢慢把房門打了開來。

房門一開,幾個銀甲衛便嘩啦啦涌了進來。他們看了一眼換了鄧九郎衣裳的柳婧,又齊齊低下頭去。

在安靜中,鄧九郎徐徐說道:「地五,把孩子抱走。」

「是。」

地五剛抱過孩子,鄧九郎又命令道:「都下去,把房門帶緊。」

「是。」

不一會,房門再次砰地緊緊關合。也許是房門關閉的聲音太響,柳婧竟是打了一個哆嗦,不過轉眼,她舔到唇角傳來的血腥味,想到自己這數月來的輾轉反側,痛苦猶豫,不由又恨惱起來。

就在柳婧又恨又惱,又是忍不住想要靠近他時,恢復了力道的鄧九郎,則施施然站起,大步走到柳婧面前。

就著廂房中暈暗的日光,他負著手低頭看著她,淡淡說道:「剛才穿是那麼薄,身上還熏了香,是想誘惑我?」

這確實是柳婧的本意。可被他這樣說著,柳婧卻湧出一股羞惱來。她抿著唇轉過頭去沒有理他。

鄧九郎還在打理著柳婧。

幽暗的日光下,穿著他的中衣的柳婧,白膩得光芒流轉,特別是胸前那一抹,特別地勾魂。

在盯了她片刻後,鄧九郎突然手一伸,重重抓住了柳婧的手臂。就在柳婧吃痛之下小小地哼叫出聲時,鄧九郎已把她的雙手反剪在背後,然後右手解向她的腰帶。柳婧還在回想著他剛才說過的話里,又見他表情嚴肅冷漠,便沒有反應過來,直到身上一涼,她怔怔低頭,才發現這麼兩下,自己便被他剝了個精光。

而鄧九郎這時已拿過她的腰帶,把她雙手一綁後,便朝著榻上重重一推,隨著柳婧臉朝下地摔倒在榻上,剛要站起,卻發現鄧九郎一手按住自己的裸背,制止了她的動作後,他順手掀起了袍角,狠狠地頂進她的體內。

柳婧驚叫出聲,因上半身被抵在了榻面上,臉蛋被結結實實壓著,這叫聲一點也沒有傳出來。

在令得榻面搖晃的撞擊中,鄧九郎一邊兇狠地頂了進去,一邊揉搓著她圓潤挺翹的臀,喘息著說道:「看在你這次還記得把我綁了一起逃跑的份上,桂陽郡的事,我不計較了!」柳婧被他頂弄得呻吟出聲,她恨恨地咬著榻面響起:你報也報復了,綁也綁回去了,連兒子也讓我生了,才說不計較……你這是不計較的樣子嗎?

還有,你說不計較就不計較啊?我的火氣還沒有消,我還想計較呢!

不過,她這些話自是說不出,身後的男人精力旺盛之極,又曠了近一年,哪裡還有讓她說話的力氣?這一番折騰,直是讓外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