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三百一十五章真相

作者:林家成  |  更新時間:2014-06-09 00:06  |  字數:3598字

他急急抓著她的手,一手伸入喉嚨中掏弄著。

柳婧看著他的動作,卻是怔怔地不語,直到他嘔了幾下什麼也沒有嘔出後,在他猛然盯來的冷漠眼神中,柳婧才輕聲說道:「其實這葯你上次也服了。」

一句話令得鄧九郎平靜此後,柳婧好聲好氣地說道:「就是那讓你沒有力道的葯。」

原來不是毒藥。

鄧九郎有點無力,也有點好笑,他鬆開她,重新坐回桶里,說道:「你又想做什麼?」

他這句,原本是信口問出,卻不料,柳婧聽到後,卻垂下了眸。

見她若有所思的樣子,鄧九郎一驚,他嗖地睜開眼,沉沉問道:「你想做什麼?」

柳婧抬起頭來。

她怔怔地看了他一會後,抿著唇,低聲說道:「九郎,我們一起離開這裡吧。」

這是什麼意思?

鄧九郎有點聽不懂她的話,便蹙著眉緊盯著她。

柳婧濕淋淋從浴桶中站起來,她走到一側,一邊慢條斯理解去自己濕透的衣裳,一邊說道:「九郎,你有沒有發現,柳樹和我以前柳府的那些舊仆,一個個都不見了?」她自顧自地說道:「自與百越打交道後,我發現那海外之地,有很多又美麗又富饒的所在,所以,我瞞著刑秀他們,把柳樹這些我最信任的人派了出去,給購置了好多好多土地。」

她看向鄧九郎,雙眼亮晶晶地,簡直像個孩子一樣在獻寶「九郎,你肯定不知道。那海外的人啊,又窮又懶,一點中原的東西都當寶,而且啊,他們欺軟怕硬,我派大軍打過幾回,他們就服軟了我現在在海外的領地,比這南越國還要大還要好!」

這確實是鄧九郎不知道的。他定定地盯著柳婧,眉峰慢慢蹙緊。

柳婧脫得精光,拿過他的毛巾把身上抹乾後,順手拿起鄧九郎乾淨的衣袍,便穿了起來。

鄧九郎看她拿著自己的中衣在穿戴,正準備開口。卻又閉上了嘴。

這時,柳婧說著說著,卻是輕笑了聲。只聽她哧笑道:「對了,你的好姐姐不是總想著要拿我的財產和金礦填國庫嗎?我真是搞不懂她,她連我存放財富的地方都沒有尋到呢,就讓刑秀對我動手」

聽到這裡,鄧九郎想道:刑秀對你動手,可不是太后命令的,而是刑秀聽到你準備離開南越,遠赴海外不再歸來後,情急之下動的手!

自然這個,他也懶得跟柳婧分說。

而柳婧還在笑著。「不過便是柳樹,我也不完全放心。所以我那些財富雖然放在海外,具體在哪,他也是不知道的。知道的只有把我自小照顧到大的吳叔王叔他們。」高興地說到這裡,柳婧轉向鄧九郎,雙眼亮晶晶地說道:「九郎,我們一起去海外吧。別管你姐姐了。」

這時。她已把衣裳換好,饒是系著腰帶,穿著鄧九郎中衣的她,也像穿著大人的衣裳的孩子。

緊緊把腰帶紮緊後,柳婧大步走到鄧九郎面前。

她在浴桶外蹲下,這般與他平視著,柳婧輕輕地說道:「九郎,船我都備好了,咱們留一封信給地五他們,就私奔好不好?」她笑得好不狡猾「九郎,你長這麼大,還沒有去過海外吧?一起去玩玩好不好?」

事實上,也不等鄧九郎回答好還是不好,她手一伸,一塊手帕已結實地蒙上了鄧九郎的嘴。然後她站了起來,在一側角落裡按了幾下後,只見鄧九郎慣常辦公的那案幾下,居然『茲茲——』一聲沉響,然後,一個黑黝黝的洞出現在那几案下!

這是地道?

鄧九郎終於臉色變了。

看到柳婧轉身,輕輕打開一角房門叫了幾聲,從地五手裡抱過孩子,然後命令地五帶著眾銀甲退遠一些,再重新關上廂房門向他走來後,鄧九郎暗嘆一聲,就鄧九郎臉色複雜地看向柳婧時,柳婧拿起几上的酒盅,朝著那地道重重砸去!

瞬時,一陣悶響傳來。

過不了一會,一陣腳步聲在地道中響起,不一會功夫,地道口走出一個個瘦小的夷人,他們看到柳婧後,都畢恭畢敬地向她跪下行禮,然後轉身朝著鄧九郎走去。

看到這些人出現,鄧九郎終於變了臉色,他掙扎著,拚命地朝著柳婧使眼色,想讓她把嘴裡的布條扯下,分明是有話要對她說。

柳婧瞟了鄧九郎一眼。

他顯得很急,額頭上都滲出了汗,那雙緊緊盯著自己的目光,帶著無奈和怒意。

柳婧蹙了蹙眉,提步走到他身前。

鄧九郎緊緊地盯著她,眨了眨眼,示意他取下自己嘴裡的手帕。

柳婧盯了他一會,抿唇說道:「你有話跟我說?」見鄧九郎點頭,柳婧又道:「讓你說話可以,不過要是你大聲的話」她這話剛說出口,鄧九郎便從鼻中輕哼出聲。轉眼,柳婧也想到了,地五等人被自己使得蠻遠的,鄧九郎萬一要叫,大不了他一開口就又堵住便是。

柳婧繼續忖道:既然他有話要說,又承諾不驚動外面的人,我不妨聽吧。

她抬手取下了那塊手帕。一得到〖自〗由,因用了葯而虛弱的鄧九郎,便有氣無力地看著她,苦笑著說道:「我那是騙你的。」

在柳婧看來時,鄧九郎苦笑道:「我說,不再喜歡你的話,那是騙你的!」睜眼看著她,他終於下了重料,嘆息著說道:「那幾個女人,她們生的孩子,不是我的骨肉!我的兒子,只有阿婧你手中的這一個。」他姐姐的手段確實驚人,那幾個女子,明明買來時還是好好的,後來也不知被人怎麼盅惑收買的,一個個千方百計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