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三百一十二章待遇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小白臉兒可比在中原時鮮活多了,也美麗多了1 轉眼,柳婧便沖回了自己的院落。 剛剛坐下,她還沒有喘過氣來,幾個婢女已朝她福了福,輕聲說道:「公主,你還沒有用晚餐呢,吃點東西吧。」 ...

誰,誰要他接收了?

柳婧直氣得喘息了一下,她雙眼淬了毒地瞪著他,在深吸氣幾下后,柳婧冷冷說道:「多謝大人好意,可惜我不需要1

「是么?」鄧九郎也冷了起來,他面無表情地看著她,淡淡說道:「那我們之間就沒有什麼好商量的了。」

說到這裡,他廣袖一甩,喝道:「來人——送客1

隨著蹬蹬蹬一陣腳步聲響,柳婧竟是被生生趕了出來。

一出廂房,廂房門便被砰地關上,望著那緊閉的門戶,柳婧恨得直在地上一跺腳!

就在她騰地轉身,怒沖沖地朝回走去時,半路上,遇到了地五和乾三兩人。

陡然遇上,這兩人都是一怔,低頭退到一側后,兩人的兩雙目光,緊緊地盯著柳婧懷中的孩子,一臉的歡喜不舍。

柳婧瞪了他們一眼,轉身急急跑了開去。

望著她的背影,乾三呵呵一樂,摸著下巴嘖嘖有聲,「這小白臉兒可比在中原時鮮活多了,也美麗多了1

轉眼,柳婧便沖回了自己的院落。

剛剛坐下,她還沒有喘過氣來,幾個婢女已朝她福了福,輕聲說道:「公主,你還沒有用晚餐呢,吃點東西吧。」

柳婧瞟了她們一眼,無力地揮了揮手。

不一會,她面前的几上便擺了一幾的飯菜。

柳婧受了氣,也沒什麼胃口,便胡亂挾了一筷塞入嘴裡。剛剛入口,她便咦了一聲,奇道:「府中換了廚師?」她來到百越后,請的一直是當地的廚師,這裡地氣悶熱,當地人喜素淡甜食,柳婧入鄉隨俗也著他們來。可這會入口的,卻是地道的中原菜,而且味道正宗極了。

柳婧那一句,也只是隨口一問,她調整精神,高高興興地吃了幾樣菜,還下了一碗飯後,撫著肚子笑道:「好久沒有吃過這麼正宗的中原菜了。」她抬頭看向幾婢,再次問道:「什麼時候換了廚師?我怎麼不知道?」

一婢連忙笑道:「早就換了呢,都有幾個月了。」

「是這樣啊?吩咐下去,給那廚子每月多加一兩黃金,告訴他,他做的飯菜我很滿意。」吩咐到這裡后,柳婧站了起來,她拍了拍兒子的小背,嘟囔道:「這一吃飽,心裡的火氣也少了許多。」

她在自己院落里轉著圈,想到這幾天發生的事,還是心緒不平,便又惱了起來。、

惱了一會,轉了一會,讓孩子又吃了一會奶后,柳婧也疲憊起來,她懶懶地躺在榻上。

剛剛躺下,柳婧側過頭來,摸了摸枕頭被褥,柳婧奇道:「這枕頭被子是什麼時候換的?還挺舒服的?咦?這是什麼材料?」這被子枕頭確實舒服,又涼又滑,一壓下去宛如水一樣盪開,薄薄的一層鋪在竹榻上,又硬又軟的慰貼極了。柳婧雖是錦衣玉食,倒還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。

見柳婧吃驚,一婢又上前笑道:「公主忘了?這不是前次大趕集時從『羅婆』婆換回來的嗎?聽說這東西可珍罕著呢,夏天生產後用它度月子,最是舒適不過,它可不像竹席那樣涼得傷腰。」

柳婧睡在上去扭了扭,滿意地說道:「是挺不錯。你們很細心。」

幾婢連忙行禮,「這是婢子份內之事。」

見她躺下,一個婢女笑著上前,輕聲說道:「公主,聽說婦人產後容易血瘕,府中有一個婢子最擅按拿,要不要她給你推推?」

柳婧自生產後,一時是下腹處隱隱作痛,聞言她抬了抬眼皮,高興地說道:「行啊,讓她來試試。」

不一會功夫,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婦人走了過來。柳婧實在疲憊,加上也知道有鄧九郎坐鎮,以他滴水不漏的性格,這府里的安全是沒問題的。因此這婦人她雖是第一次見,也只是草草問了幾句,便讓她施為。

沒有想到,這婦人手法極好,在柳婧的腰背上推了兩個,柳婧便舒服得呻吟出聲。

她側著,一手放在兒子身上,一邊享受著這婦人的推拿。

因為實在太過舒服,不到幾息時間,柳婧便在她的推拿中昏昏睡去,縱使她睡著了,那婦人還在動作著,隨著她的動作,柳婧直覺得四肢百骸都舒展開來,竟是覺得這幾年都沒有這般舒服過。

於是,太過舒服的柳婧,又睡過去了。饒是睡夢中幾次給兒子餵了奶,她也迷迷糊糊沒有太清醒,直到又一日過去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柳婧起榻時,發現自己還真是精神了一些,便高興地又把那婦人喚來,讓她給自己全身推了一遍。

用早餐時,柳婧品了幾口粥后,雙眼明亮地說道:「這粥好喝。」

一婢上前,在旁邊恭敬地笑道:「這是那廚子的拿手粥,叫和合繼,裡面用了百合等安神寬心之葯,吃了對產婦極好。」

柳婧恩了一聲,品了幾口后忍不住笑道:「還真是不錯……世人總說皇宮裡的人過得好,我雖是公主,卻沒有在宮中住過,也不知那裡的飯菜,是不是也這般可口?」她說這話時,也沒有抬頭,因此便沒有注意到那兩個婢子低下頭一言不發的表情。

睡著最舒服的榻,吃著最香的飯菜,房間也焚的香也被清理得一乾二淨,窗明几淨的透著種舒坦,這讓柳婧生平第一次知道什麼叫享受時,都差點忘記了住在隔壁院落里的那個入侵者!

中午時,感覺自己產生的浮腫消得差不多,鏡中的容光也恢復得差不多的柳婧,在換過一襲公主裳服后,抱著孩子帶著婢婦,再次浩浩蕩蕩地出現在眾銀甲衛前。

地五正從外面風塵僕僕地趕來,遠遠看到柳婧,他立馬退到一側,在把馬背上的一筐青菜交給僕人,低聲囑咐一句后,他整了整衣冠,大步向院落里走來。

當他來到院落里,柳婧已然入內,身著公主裳服,雍容華貴,美艷不可方物的她,正昂著精緻的下巴,朝著一襲玄袍,冠冕巍然,於莊嚴中透著冰冷漠然的鄧九郎叫道:「姓鄧的,我要見我的護衛們1

簡直好不盛氣凌人!

玄衣深沉的鄧九郎,冷漠地瞟了她一眼,見到她休整了幾天,變得精神奕奕后,他面無表情地說道:「地五1

「在1

「帶和樂公主去見過那些人1

「是1

柳婧盛裝而來,本是做足了準備的,她還沒有想到鄧九郎這麼容易就妥協了。在怔了怔后,迅速地轉過頭來。

然後,她趾高氣揚地跟在地五身後,帶著大部隊浩浩蕩蕩地朝著後面走去。

鄧九郎一直目送著她的背影,他面無表情,眸光深沉不可測。

不一會功夫,柳婧便來到了公主府後的一個院落。這裡原是莊子,不過現在改成了監牢。

柳婧過來時,一眼便看到莊子裡外,到處都是明哨暗哨,防範極其森嚴。

她沉默了一會,示意眾婢止步后,只帶著兩個護衛跟在了地五身後。

剛剛進入莊子,柳婧便聽到一陣說話聲,當她走近時,一眼便看到張景霍焉幾人,正蹲成了一圈。

他們在幹什麼?

柳婧好奇了。

於是,她示意護衛們留在原地,自己抱著孩子上前。

剛剛靠近,張景那氣定神閑的冷笑聲便傳了來,「有所謂出棋不語真君子,方信,有你這樣下棋的嗎?」

他的聲音一落,方便那略有點啞的聲音傳來,「我可沒有說話,我只做一個手勢1

他們在下棋?

這麼悠閑?這叫坐牢?

她再上次一步,這一伸頭,柳婧便看到幾個風度翩翩的世家子,正蹲地在上,用樹枝畫了黑白棋局后,一方用石粒充做白棋,一方用截得小段小段的樹枝充做黑棋,正在那裡殺得歡快!

這,這還真是!

就在柳婧不知怎麼形容他們的這種精神時,地五已擠了過去,在那裡冷笑道:「沒有想到,你們還過得挺自在的?」

幾人顯然已經習慣他時不時過來一下,那是連頭也沒有抬。方信霍焉不理不睬中,張景卻是笑吟吟地說道:「這個你就不明白了……自從來到這交州后,我是沒有睡過一天好覺,沒有放鬆吃過一頓飯。現在好不容易被你們郎君抓了,我們要是不抓緊放自己的假,出去了又得做牛做馬時,定然會後悔的。」

地五怒了,他冷笑道:「合著你們是來度假的?」轉眼他又說道:「你們既然進來了,難道以為郎君會放你們出去?」最後一句話,已帶了森森的惡意!

終於,幾人抬起頭來,霍焉看了地五一眼后,慢慢說道:「真不放我們?」

「當然不會放?」

「我卻不信1霍焉漫不經心地低下頭,這一低頭,他驀然伸手扣住張景的手,冷聲道:「你敢偷棋?」

張景連忙叫道:「誰說我偷棋了?姓霍的,你可不能抵毀我1

「我用得著抵毀你嗎?我告訴你張景,我雖不像公主那樣過目不忘,可記上幾十路棋法還是做得到的……」

聽著這幾人的爭持聲,地五一時不知是氣好還是怒好,他哼了一聲,走到柳婧身側,見她朝著另一側小道走去,便跟了上去,「怎麼,放心了?」

柳婧垂眸笑道:「怎麼不把他們關進真正的監牢?」

地五回道:「我馬上就向郎君建議1

一句話令得柳婧閉上嘴后,兩人又走了一會,地五輕聲說道:「刑秀他們關押在那裡。」他又說道:「郎君說了,張景他們算得一個人物,可以關押不能凌辱1卻是解釋了。

??

例行更新,求粉紅票。RS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