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三百一十一章對話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后嚴肅地說道:「公主殿下,請這邊走——」 柳婧點了點頭,跟在他身後,朝著院落中走去。 不久之前,這院落還是她的,這裡的一草一木還是她的吩咐下布置的,可現在走來,一路上士卒處處,院落各處...

什麼王夫?是了,就是張景他們。

柳婧安靜下來,因為對這件事早有防備,早在前幾個月她懷著身孕從鄧九郎那裡逃出來前往海外時,是帶著柳氏的族親和柳父柳母柳文景一道去的,然後故意把他們丟在了柳樹管理下的海外領地。

柳婧定了定神,又問道:「昨晚刑秀郎君回來后,有沒有說什麼?」

眾人搖了搖頭,一個僕人回道:「刑秀郎君回來時,都是行色匆匆,他們一進府中便關起門來商量,好似有點慌亂,不過具體發生了什麼事,小人等不知。」

看來,她被『燒死』的事,刑秀當時還不準備宣布出去。也是,便是他想,張景他們也不會同意,在沒有百分之百的確定自己死了之前,張景是萬萬不會把這個動搖國本的消息外泄的。

柳婧尋思了一會,又問了一些問題,讓他們離去后,她召集南越國的眾臣,再次詢問了一下。

當問清楚一切,知道刑秀什麼也來不及做,便被鄧九郎把所有的陰謀都給消彌了時,她心中鬆了一大口氣。

……柳婧統領這塊封地的時間雖然不長,但她極有魅力也捨得花錢,在南越國是極得人心的。刑秀要圖謀她的一切,還得借她兒子的名義潛移默化,便是張景,他也還沒有來得及處理。可以說,那麼短的時間,刑秀幾乎是剛把她的死迅宣布出去,剛剛向洛陽報喜。甚至來不及收攏自己的勢力排除異已,便被鄧九郎打上門來,中止了這一切。所以柳婧前來時,整個番禺城風平浪靜,除了異常敏感的官吏們還在打探外,百姓們是一無所知。

放鬆之後,柳婧也疲憊起來,她抱著哇哇大哭的孩子,在餵了一會奶后,眼皮越來越沉。竟是抗不住睡死過去。

當柳婧在一驚之下掙扎著坐起時。才發現自己合眼的時間連一刻鐘也沒有。

她鬆了一口氣,迅速地站了起來,命令道:「來人1

「公主1

「王夫們關在哪裡?帶我去見1

一語吐出,見到四個猶疑。柳婧挑高了眉。警惕地問道:「怎麼?」

一個管事走上前來。他朝著柳婧行了一禮后,恭敬地說道:「回殿下,他們都是刺史大人押起的。我們並不知道他們被關在何處。」

見柳婧沉了臉,那管事急急解釋道:「當時事發時,張景郎君對我們下令,說是此間事與王國無關,與我們也無關,讓我們不要慌亂,還要讓大夥一切都聽從刺史大人的。王夫們被帶走時,也都沒有慌亂……」他剛說到這裡,一個僕人小聲嘀咕了一句,「我看到他們還笑了。」

管事頓了頓,也不抬頭,繼續向柳婧稟道:「本來大夥看到刺史大人在這麼深更半夜的,帶了這麼多人進來,還押著刑秀郎君他們,都挺害怕的,可張景郎君這麼一說,又看到他被刺史大人帶走時,還有說有笑的,大夥也就不緊張了。」

他小心地說道:「要不,公主你親自去問問刺史大人?」

聽到這裡,柳婧哪裡還不明白?她重新坐回榻上,一手按著榻沿,一邊輕撫著懷中的孩子,想道:鄧九郎畢竟是從風裡浪里走出來的人,也不知他當時到底做了什麼?這般與張景一唱一和的,倒顯得這場謀逆案是小事一樁一樣?

不得不說,鄧九郎這一手,對安定南越國的民心是效果奇大,想來她麾下的那些封臣和官吏,在聽到這府中人的說法后,也會覺得啥事也沒有發生……這可真是本事不小!

柳婧低下頭尋思了一會後,半晌抬起頭來,輕聲說道:「我累了,你們都退下吧。」

「是——」在眾仆整齊的退下時,柳婧緩緩站起,衣著樸實,因生完孩子還有點虛白的她,靜靜地站在殿中,蹙著眉久久不語。

也不知過了多久,站得疲憊了的柳婧,抱著孩子倒頭便睡。

她這一晚,居然十分的安靜,想這種時候,公主府裡外不知有多少事要忙,不知要多少人要接待,可她倒好,一覺睡沉了,無人叫喚,無人理睬,直在啾啾鳥鳴聲中,暈暈沉沉地睡了一個整日。

當柳婧醒來時,已到了夜間。

今天是月明之夜,圓月高懸在天際,蔚藍的天空上沒有一縷烏雲。

在這大地被照得一片銀白的晚上,柳婧沐浴更衣后,抱著剛剛吃飽了奶,正睜著一雙眼四下轉溜的兒子朝外走去。

不一會,她便來到了隔壁院落,看著站在外面寒戟森嚴,盔甲在身的軍士,柳婧靜靜地說道:「還請轉告刺史大人,和樂公主求見。」

不一會,一個銀甲衛大步走來,朝著柳婧一禮后嚴肅地說道:「公主殿下,請這邊走——」

柳婧點了點頭,跟在他身後,朝著院落中走去。

不久之前,這院落還是她的,這裡的一草一木還是她的吩咐下布置的,可現在走來,一路上士卒處處,院落各處都布置有暗哨,竟是陌生得彷彿她從不識得。

那銀甲衛領著柳婧來到一個廂房外,朝著她微一頜首后,便退後一步,示意柳婧自己入內。

柳婧看了站在兩側,銀光浩蕩的護衛們一眼,在孩子的咿咿呀呀聲中,緩步踏上了台階。

她推開房門時,一道月光隨著她的動作泄入房中,剎那間,站在房中的地五乾三地十一等人,齊刷刷轉頭看來。

見是柳婧,他們朝著鄧九郎行了一禮,便向下退去,在經過柳婧時,幾人都朝她懷中的孩兒看來。

不一會,廂房中便只有柳婧和几案后正在忙碌著的鄧九郎了。

鄧九郎正在寫著什麼。毛筆寫在紙帛上的沙沙聲不斷傳來。直過了一會,他才吹乾墨跡,慢慢放下紙筆,抬頭向柳婧看來。

柳婧正在沉思,從窗口透過來的月光照在她的臉上,給她虛白的臉染上了一層光輝,產生豐腴的她一邊緊緊摟著孩子,一邊垂著眉眼,眉目之間,染上了幾分母性的溫柔和慵懶。

鄧九郎定定地看了一會後。終於開了口。「坐吧。」

他的聲音驚醒了柳婧,令得她抬起頭來。

朝著鄧九郎眨了眨眼后,正站了一會,感覺到疲憊的柳婧退後幾步。在榻上坐了下來。

鄧九郎從几上拿過一個酒盅。一邊飲著。他一邊問道:「身體可有不適?」

柳婧抬頭,對上他深邃的眸光,她微笑道:「挺好的。」

「是嗎?」鄧九郎笑了笑。目光瞟向被她摟在懷中,正咿咿呀呀著把食指塞到嘴邊,口水流得老長的兒子,道:「孩子長開一些了。」

柳婧低頭看了一眼后,忍不住在兒子小嘴上親了親,笑道:「恩,剛生下來時皺皺小小的,現在白多了。」

說到這裡,她一眼看到鄧九郎那雙深黑的,看不到情緒的眸子定定地看著自己,不由朝他露出一個八顆牙齒的燦爛笑容。

笑過後,柳婧溫柔地問道:「你要抱抱孩子嗎?」

鄧九郎抬起眼皮,朝她看了一眼后,他微笑垂眸,「不忙。」

柳婧又笑了,「我想見見他們,可以嗎?」

鄧九郎定定地看向她,看了一會後,他似笑非笑地說道:「柳氏。」

「恩?」

「你這個時候溫柔敦厚,特讓人警惕1

柳婧:「……」

她僵了僵后,終於抿著唇,沒好氣地說道:「我要見張景他們。」

鄧九郎笑了,他輕柔地說道:「這樣才對,剛才那樣說話,沒的讓人難受。」一句話說得柳婧差點翻白眼后,鄧九郎提筆在紙上寫了一個字,徐徐說道:「要見他們也不是不可。」他聲音沉了下來,又道:「要我的兵退出番禺,也不無不可。」鄧九郎把筆一擲,唇角一扯,似笑非笑地說道:「只是柳氏,早上我跟你說過讓你好好想想的。現在,你想出願意付出的代價嗎?」

柳婧冷笑起來,

她直視著他,冷冷地說道:「刺史大人想要什麼,何不直接說出來?」

鄧九郎抬眸。

他盯著從紗窗口透過來的月光中,格外豐潤美麗,直嫩得可以掐出水來的柳氏,看著她懷裡,正吃著自己的食指砸砸有聲的兒子,慢慢的,他說道:「我想要什麼,你不知道?」

柳婧繼續冷笑,「我又不是刺史大人腹中的蟲,當然不知了。」月光下,她烏漆漆的眼帶著怒意和恨意的瞪著他,叫道:「姓鄧的,你有話就直說,讓我看看那個代價付不付得起1

鄧九郎一笑。

他長腿一提,朝著柳婧大步走來。

來到她面前後,他微微傾身,結結實實地擋住月光,讓她完全被自己的陰影籠罩后,鄧九郎看著她輕柔的,笑容不達眼底地輕笑道:「那好,孩子給我1

「這不可能1

這一瞬,柳婧美麗白嫩的臉,因為惱怒和激動而青紫起來,她瞪著他一字一句地喝道:「姓鄧的,這是不可能的事,要讓我把兒子交給你,除非我死……」

喝到這裡,她帶著恨意和扭曲地冷笑道:「你不是連長子也生了嗎?都有了一兒一女,以後也有的是人替你生孩子。鄧九,我手中這個,與你沒有半點干係1

……這陣子一直是這樣,一提到孩子,她便憤怒,便失控著,便再也沒有以前的嫻雅,沒有女王時的驕貴……

鄧九郎垂眸,在遮住眸中的光亮后,他慢慢直身,一點也沒有被柳婧的憎恨所驚擾的他,極有風潰骸氨鵂弊歐⑴……我的話還沒有說完1

在柳婧烏漆漆的雙眼亮得驚人地瞪著他時,鄧九郎漠然地看著她,說道:「我還有一個建議,如果你捨不得孩子的話,你這個人我也願意接收。」

##

送上例行更新。未完待續。。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