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三百一十章平靜的番禺城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情地看著自己,柳婧惱怒起來,她雙眼一瞪怒視於他,尖著聲音叫道:「鄧九,我讓你放了你的人,你聽到沒有?」 鄧九郎終於動了。 他站了起來。 高深莫測地盯著柳婧一會後,鄧九郎冷冷說道...

他這語氣,太誠懇太篤定,鄧九郎要不是親手拿住了柳婧,定然會被唬了去!

他直直地看著刑秀,過了一會,鄧九郎抿起了唇,就在刑秀暗暗期待時,鄧九郎頭一抬,厲聲喝道:「進城——」

竟是話也不說,便準備直接帶兵進城!

刑秀一驚,他急叫道:「鄧家郎君,關於我家公主……」

柳婧都『死』在他手中了,他還敢再三拿她來唬弄自己!鄧九郎朝著刑秀森森一瞟后,突然聲音一提,暴喝道:「拿下這人——」他的手,指向了刑秀!

於是,嗖嗖嗖,十幾道寒光閃過,赤手空拳的刑秀,已被十幾柄寒戟團團指住!

至此,一直氣定神閑的刑秀終於變了臉色,就在他急急想要辯解時,城內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傳來,卻是張景帶人沖了出來。

張景一衝過來,便看到了刑秀被鄧九郎拿下,他臉色一變,急急叫道:「鄧家郎君——」

這一次,不等張景的話說完,鄧九郎再次命令出聲,「把他們通通給我拿下——」

「嗖嗖嗖——」戟光森寒!馬蹄翻飛!

一個轉眼,張景,以及張景身後的桓之況,和他們帶來的公主府封臣們,通通被鄧九郎的人用戟指住了!

這一下變故,再次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。就在眾人倒抽了一口氣,在刑秀見到他連張景也抓,暗暗後悔不該說出自己的內奸身份時,只見鄧九郎聲音一厲,喝道:「把他們都押下去1

「是1

「立刻進城!包圍公主府——」

「是——」

……

柳婧醒來時,發現天已大亮。

天已大亮?

柳婧騰地坐直,在發現自己身處的是一輛陌生的馬車,馬車下還鋪了極厚的褥子后,柳婧急喝道:「來人,來人1

在她的高喝聲中,兩個婦人的笑聲從外面傳來,「喲,夫人醒了?小世子剛剛才吃飽呢。」說罷,她們掀開車簾,把孩子送到了柳婧手裡。

柳婧連忙抱過兒子,在定了定神后,她看向地五。

於是,地五在她的目光中策馬而來。

柳婧四下張望片刻后,轉向地五問道:「你家郎君呢?」

「去番禺城了。」

果然!

柳婧一急,她急急說道:「什麼時候去的?現在番禺城情況如何?」

她伸出頭朝前方眺了眺后,一眼看到視野的盡頭那眼熟的城牆,不由叫道:「那是番禺北城?快快,馬車走快一點——」

「如今公主殿下是急著趕去收拾的話,大可不必。」地五好整以暇的聲音從一側傳來,他看著柳婧,慢騰騰地說道:「郎君於昨晚便趕往了番禺城,剛才我們得到消息,他已控制了局面1

定定地看著柳婧,地五聲音變輕,又說道:「還有,在得知你的噩耗后,急急趕來的霍焉他們,也被郎君一併抓起來了1

柳婧迅速抬頭。

她定定地看了地五一會後,嘴唇微抿,小心說道:「你的意思是說,我那些人,無論好壞,都被九郎抓起來了?」

「正是如此1

柳婧臉色大白,見她怔忡地看著自己,地五長嘆一聲,忍不住伸手在她肩膀上拍了拍,溫和地勸道:「夫人,你現在孩子也生了,調皮胡鬧,把郎君當眾欺凌戲弄,讓人削他的面子,讓你的子民嘲笑他戲弄他的事也做得夠了,凡是當初郎君模你已通通還報了一回還有多……這人玩上一陣,總是要歸正的,你現在為人之母,也該收起任性踏踏實實過日子了。」

柳婧一瞬不瞬地盯著地五看了一會,低下頭來抱緊懷中的孩子,突然微笑起來,「番禺城不遠了,我們走快點吧。」

說罷,她嗖地一下拉起了車簾。

地五無奈地看了馬車一眼,哨一聲,便喚得眾人再次啟程。

讓柳婧鬆了一口氣的是,番禺城門大開,街道上行人來來往往,一切都如常時模樣。

這一下,她的心定了不少。

不一會,一行人來到了公主府外。

一眼看到大開的,與平素一樣,看起來毫無異狀的公主府門,以及那些停放在兩側的馬車,和馬車中不時伸出頭,關注地看著公主府看來的番禺官員,頓時明白了:鄧九郎把一切事情,都控制在一定的範圍內,至少,現在的番禺城,還是一切如常。

於是,她收回了目光。

這時,地五來到了大門處,在與門子說了幾聲后,車隊長驅直入。

不一會,柳婧抱著孩子,從孿呂礎

望著空空蕩蕩,比平素要安靜得多的院落,看著站在後面,不打算再走的地五等人,柳婧摟緊懷中的孩子,緩步朝著正殿走去。

不一會,她便來到了殿門口。

一跨過門坎,她便看到大殿的正中,她慣常坐的榻几上,此刻正坐著一人,那人翹起長腳,正拿過一本帛書在安靜地看著,而這人,正是鄧九郎。

明明滅滅的陽光,透過深深地殿門,鋪在鄧九郎的腳前,映照得這人的身影,有著柳婧在洛陽時,看慣了的閑適,以及,大權在握!

柳婧看了一眼,便垂下眸,她腳步一提,跨了進去。

幾乎是她剛剛入內,只聽得身後的殿門便吱呀一聲被關上,柳婧回頭看了一眼后,收回目光,抱著孩子朝著鄧九郎走去。

這時,鄧九郎已放下了手中的書帛,抬起頭看著她。

他端坐在高處,目光瞟過柳婧,瞟過她懷中的孩兒時,眸光帶著一種奇異的平和。

柳婧慢慢走到了鄧九郎面前。

站在階下,她抬頭直視著他,四目相對一會,柳婧輕聲說道:「他們人呢?」

鄧九郎垂下眸來,他薄唇浮起一抹淺笑后,輕柔而尊貴地喚道:「柳氏,」他說話的姿態特別優雅,「你忘記向我行禮了。」

他是刻意忘記了她的身份吧?

柳婧一笑,她垂下眸,從善如流地朝著鄧九郎福了福后,再次問道:「九郎,我的人呢?張景他們呢?」

鄧九郎從一側端過酒盅,把那小巧古樸的越樽在手心中轉了一個圈后,鄧九郎抿了一口美酒,頭也不抬地說道:「都被我拿下大獄了1

柳婧瞳孔一縮!

不一會,她輕笑出聲,淡漠的,像個女王一樣昂著精緻的下巴,傲慢地說道:「他們是我的人,便是要懲治,也應該由我動手——鄧家郎君,你管太多了1

說到這裡,她也不等鄧九郎開口,步履妖嬈的上了台階,在塌幾的另一側坐下后,柳婧嫵媚笑道:「鄧家郎君,我很感謝你這一次仗義出手,不過,公主府發生的事,乃是我國內的已事,還請刺史大人高抬貴手,不相干的就不要多管1

卻原來,她抱著孩子,從陽光下溫婉笑著的走來,不過只是一時情景。

於是,鄧九郎笑了。

他薄唇微揚著,抬起頭眸光深邃地凝視了柳婧一眼后,鄧九郎說道:「過來。」他語氣平緩,「兒子給我抱抱。」

……

柳婧深吸了一口氣。

過了一會,她溫聲說道:「孩子是我一個人的,他姓劉。」在臉上擠出一個笑容后,柳婧輕聲提醒,「郎君的兒女,現在還在龍編呢。」

見鄧九郎挑高了眉,不動聲色地望著自己,柳婧馬上記起前陣子說過的話,於是咳嗽一聲,掩飾著說道:「那個,我先前說的,把他們擄到荊州去了的事,是假的。」她端起表情,冷冷又道:「那兩個才是鄧家郎君你的兒女1

又過了一會,見他還是面無表情地看著自己,柳婧惱怒起來,她雙眼一瞪怒視於他,尖著聲音叫道:「鄧九,我讓你放了你的人,你聽到沒有?」

鄧九郎終於動了。

他站了起來。

高深莫測地盯著柳婧一會後,鄧九郎冷冷說道:「那些人,我早看不順眼了,在洛陽時我已是不計較的,可到了交州后,他們也太膽大了些,為了給他們一個教訓,所以我暫時把人都扣押了。」

他大步轉身,朝著殿門處走去,一邊走,鄧九郎那格外輕柔的聲音傳了來,「公主殿下要我放過他們,也不是不可,便是要我的人全部退出你的封地,讓你繼續當你的百越女王,也可以商量……至於這付出點什麼,還請公主細細思量后,再來與鄧某人討論吧。」

砰的一聲,他推開殿門,在陽光一射而入中,高大的身影消失在柳婧的視野中。

幾乎是鄧九郎一離開,嘩啦一聲數十個僕人一擁而入,他們看到柳婧,齊刷刷跪倒在地。莊子的管事匍匐幾步,顫著聲音說道:「公主,您回來啦?」聲音沒落,他已伏在地上哭了起來。

這時,另一個管事也說道:「公主,昨天晚上,那刺史大人突然帶著大軍沖入城中,他在綁起了刑秀等幾位郎君后,一入公主府,便說是奉公主之令,來清查叛徒的,還拿出了公主的令牌。後來也不知他說了什麼話,各位大人都安靜下來……」

柳婧打斷他問道:「他抓了多少人?」

「就抓了十幾個,都是殿下你的王夫……」RS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