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三百零七章刺殺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是。」 在她說話時,那護衛是傾耳聽來的,聽到她的聲音落下,整個人還因為不適,而翻過身去,那護衛垂下的眸子一轉,腳步是越走越近…… 就在離柳婧只有五步時,那護衛放下了手中的書信,然後,他...

一天轉眼就過去了。

在柳婧生下孩子的第二天,中午時,縣城外出現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。

在那隊伍朝著莊子急沖而來時,莊子里,柳婧把孩子包了又包后,小心地交到一個婢婦手裡,並低聲交待了幾句。

就在幾個婢婦悄悄離開后,一陣腳步聲傳來,蕭文軒大步走來,沉聲說道:「公主,刑秀帶著一支三百人的隊伍到了城外,說是恭迎公主回番禺1

柳婧睜開眼來,「就只有刑秀?」

「是。」

蕭文軒道:「刑秀在飛鴿中說,霍焉應徵族之約去了他們族裡,暫時無法回不來,張景還在救援公主的路上,方信也是……他原本是奉張景之令趕往龍編的,臨時感覺不對,便先行回了番禺,幸好公主聰明,真箇自行從鄧九郎手中脫逃出來……」

等他聲音一落,柳婧便微笑道:「也就是說,這幾個月里,番禺城裡一直是他坐鎮?」

「是,他是這樣說的。」

「那好……我很期待與他重逢1

柳婧慢慢坐直,伸手從一個婢女手中接過一個嬰兒,溫柔地說道:「文軒,打開城門,你親自去迎接刑秀1

蕭文軒擔憂地看著她時,柳婧低聲道:「你放心前去,我的安危不會有問題。」

見她說得這麼果斷,蕭文軒應了一聲是,轉身大步離去。

而就在蕭文軒離去不久,簾幕後走出一個娃娃臉,清秀得近乎美麗的世家子,這世家子叫朗姚,也是一直跟在柳婧身邊的一個美男護衛。他朝著柳婧行了一禮,低聲說道:「殿下,一切已安排妥當。」

「行了,那我們侯著吧。」

「是。」

得知百越女王就在這小小縣城中,一時縣中各位官吏大為緊張,不過刑秀向來不喜歡這種客套,便制止了他們的舉動,自己帶著眾護衛,浩浩蕩蕩地向莊子迎來。

外面的鼓躁聲,馬蹄聲不斷地傳來,不用看,柳婧也知道此刻這小縣城中,是何等的熱鬧。

傾聽著那越來越近的鼓躁聲,柳婧微微一笑。

就在這時,外面傳來一個護衛地叫聲,「稟公主殿下,有飛鴿傳書到。」

柳婧恩了一聲,道:「拿進來。」

「是。」

一個瘦黑的夷人護衛大步走了進來,他一直低著頭,畢恭畢敬地朝柳婧走去。

柳婧剛剛生產完,按照中原的習俗,她現在禁風禁水,於是不但門窗閉上,連她的床榻處,也是層層紗幔。

現在,她透過紗幔看了那護衛一眼,便虛弱地說道:「把東西放几上吧。」

「是。」

在她說話時,那護衛是傾耳聽來的,聽到她的聲音落下,整個人還因為不適,而翻過身去,那護衛垂下的眸子一轉,腳步是越走越近……

就在離柳婧只有五步時,那護衛放下了手中的書信,然後,他垂了垂手。

就在這時!

幾乎是閃電般的,這夷人從懷中掏出一柄短刀,瘦小的身子凌空一躍,手中刀刃寒光一閃,便朝幃幔后一刀刺來!

說時遲那時快,這夷人顯然身手十分了得,幾乎是一眨眼間,他便撲到了幃帳處,手中明顯淬了毒的短刀,也朝著帳蓬后飛快的一割——

「錚——」的一聲金鐵交鳴聲刺耳地傳來!

卻是那刺客飛快的一刺,卻刺上了帳幔后的一塊鐵片。

這刺客顯然是個中老手,一劍下去,便馬上感覺到不對。於是,他飛快地向後一個急退,同時,右手伸入懷中,掏出一個竹筒后,便把那竹筒朝著帳幔處灑了過去!

竹筒所到之處,一大片水液飛濺而出,而它落下的地方,迅速地發出一陣『滋滋』聲,轉眼間,大片大片的帳幔全部燒成了黑煙,原本華麗至極的床榻,轉眼朽爛出一個個窟窿!

然後,當帳幔燒盡,床柱朽爛鐵片溶去后,那夷人赫然發現,在那床榻中空空如也!

不好!她早有防備!

就在那夷人尖嘯一聲,急急後退時,突然間,房門砰砰兩聲緊緊關上,從廂房的各個角落處,閃出了一些黑衣人!

中埋伏了!

那刺客臉色瞬時煞白,就在眾黑衣人向他圍上時,那刺客突然張嘴一咬,轉眼間,便見他噴出一口鮮血,身體軟倒在地,猛然抽搐兩下,便再也沒有動靜傳出。

砰的一聲,一人從床柱頂上跳了下來,他躥到那刺客面前瞅了一眼后,叫道:「殿下,他服毒自盡了1

廂房的另一個方向,一扇房門吱呀一聲打了開來,戴著紗帽,因為生產後禁風禁水而穿是密不透氣的柳婧走了出來。

她朝著那刺客走去,揭開他的面巾看了一眼后,柳婧沉吟著說道:「果然死了1

幾乎是她的聲音一落!

砰的一聲門窗碎裂的聲音響起,轉眼間,一個黑影如烏雲罩頂而來。他衝到柳婧面前,雙手成掌,重重朝著她的胸口拍出一擊!

這一擊,令得柳婧慘叫一聲身體倒飛而出。

這時,站在角落處的眾黑衣人清醒過來,當下齊齊幾劍伸出,因那黑影攻擊柳婧時,是放棄了所有的防禦,只示一擊得中的。於是,眾護衛的幾柄劍,齊刷刷地刺中了那人的背心。

饒是命在旦夕,那黑影也是仰頭一笑,就在他笑得歡時,那個被他擊倒在地,應該活不成的的柳婧手腳麻利地爬了起來,而身後大門處,傳來柳婧那熟悉而冷漠的聲音,「果不出我所料1

在那黑影愕然轉頭,伸手指著她,卻因口噴鮮血而說不出話時,柳婧從陽光中走來。

她靜靜地站在離黑影十步處,在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后,淡淡地解釋道:「用不著氣憤,我早就算到了你們會在這一手1

她的話音一落,那黑影砰地一聲倒在地上,一動不動了。

這第二個刺客一倒,那個冒充柳婧的聲音,關健時候躍到了床榻頂上的矮小漢子,以及那個戴著紗帽替柳婧挨了一掌的女子,同時走了過來。他們朝著柳婧行了一禮后,一人說道:「百越女王,我們的人情還完了。」「現在情債兩清,以後女王若有吩咐,就得拿金子來請了。」

聲音一落,兩人一個縱躍投窗而出,轉眼間兩人的身影便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中。

柳婧回過頭來。

她看著地上的兩具屍體,在房中一片沉寂中,靜靜地說道:「放火燒庄……」

「是1

看到前來迎接自己的是蕭文軒,刑秀眉頭一挑,他策馬疾沖而來,朝著蕭文軒上下打量一眼后,刑秀朝著他的肩膀上一拍,說道:「公主呢?你不看著她跑過來迎接我做什麼?」

聽到刑秀的問話,蕭文軒面無表情地回道:「公主在莊子里,是她讓我來接你的。」一句話令得刑秀眼光閃了閃后,蕭文軒轉過身去,「走吧,別讓公主等得太久了。」

幾乎是他的話音一落,突然的,前方一陣濃煙滾滾而來!

看到那濃煙,刑秀的臉上一亮,而蕭文軒則臉一沉,急急嘶喝道:「那方向?不好,那是咱們的莊子起火了1

見到他慌亂得無以復加,刑秀收回目光,跟著急聲叫道:「快,快去救火1他手一揮,便帶著三百護衛和這個小縣城的官吏們,急急朝著那莊子撲去。

那莊子離城門可不近,饒是這一路眾人瘋了般疾沖而來,衝到莊子外時,看到的也是一大片火海。

望著那起火的地方,蕭文軒一動不能動了。

見到他臉白如紙,刑秀翻身下馬,他大步走到蕭文軒身後,白著臉厲聲喝道:「快,快去救火——你們還楞著幹什麼?去救火啊1

他這一聲急喝,驚醒了呆傻的眾人,於是,奔跑聲叫著走水的聲音不絕於耳。

刑秀一馬當先沖了過來,他一邊嘶啞地安排著眾人救火,一邊厲聲叫道:「這莊子里還有沒有活人?還有沒有?」

在喝來了十幾個僕人后,刑秀急得額頭青筋畢露的嘶叫道:「公主殿下呢?公主殿下在哪裡?」

對上這些人撲通撲通的跪地聲,還有一個個驚慌恐懼的目光,刑秀猛然向後退出一步。

而這時,蕭文軒已撲通一聲跪在地上,雙手扶著臉起不來了。

聽到他的跪地聲,刑秀回頭看了一眼,他迅速地轉過頭來,厲喝道:「小世子呢?小世子何在?」

這一次,他的聲音落下后,一個婦人怯怯地叫道:「小世子在,在這裡。」卻是新請的奶媽顛顛倒倒地跑了出來,她跑到刑秀面前撲通跪下后,顫聲說道:「我,我不知道……公主說是有事,把我使了出去,我奶了一會孩子,見孩子睡著了,便也跟著睡了。我不知道怎麼會起火的。」

聽著這婦人的解釋,刑秀大步上前,他把孩子接過後,轉向蕭文軒厲喝道:「文軒——在這個時候,你哭有什麼用?」

他走上前去,朝著蕭文軒的背上重重踢了一腳后,嘶叫道:「過來看看這個孩子,看看他是不是小世子1

##

美人溫雅的實體版,我整整用了二個月,一字一句地修改了兩遍,自我覺得全文一氣呵成地讀下去,顯得精緻而完美,大夥要是喜歡,可以訂購了哦。豆瓣讀書的地址如下book.douban/subject/25875240/RS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