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三百零五章懷疑的人

作者:林家成  |  更新時間:2014-05-30 00:39  |  字數:3489字

正擔憂地看向她的鄧九郎,在看到她站起時,俊臉先是一青,轉眼他閉上了雙眼。

柳婧慢步走出幾步,看到奔跑過來的蕭文軒等人,她溫柔地低語道:「人都放倒了?」

「是,全部放倒了。」

「那我們走吧。」

「是。」

剛剛轉身,柳婧又停了步,她看了一眼倒了一地的眾人,命令道:「派一人向前方縣城傳信,告訴他們,交州刺史的車駕被陷於此處!」

「是!」

可是剛剛走了十幾步,柳婧卻又停了腳,她回頭看向撐著劍昂著頭,寒森森地朝著她盯來的鄧九郎,看著一側掙扎著想要站起的地五等人,想了想後,又說道:「把刺史大人和地五幾人,還有那些產婆大夫丟上馬車,我們一併帶走!」

「是!」

在蕭文軒帶著人轉身行動中,柳婧也沒有看向冰寒地盯著自己的鄧九郎,她只是扶著腰,一瞬不瞬地看著夕陽。

不一會,當馬車裝好,眾人翻身上馬時,柳婧也上了自己的馬車。

於是,車隊轉向,朝著南越郡走回。

看到蕭文軒把唇放在嘴邊一陣尖嘯,便有夷人源源不斷地跑來護送,馬車中,鄧九郎閉上了眼。

而就在這時,他的馬車外,傳來柳婧細聲細氣的聲音,「讓九郎失望了,我的孩子,還是得在我的封地上出生,繼承我自己的產業的好。」

馬車中,鄧九郎終於冷笑出聲,他問道:「我倒要知道,公主殿下為何要等出了交州境才行動?」

「也不是非要出交州境。」馬車外,柳婧老老實實地回道:「就是想走遠一點,讓有些人知道我離開了交州,又要生產又是坐月子的,短時間內是無法回到番禺的。」

柳婧明顯是早有安排,這一路,簡直是沒有驚動任何人,便從近路入交州,並迅速地逼近番禺。

這般日夜兼行了三天後,在柳婧再一次來到馬車外時,鄧九郎的冷哼聲傳來,「既然懷有孩兒,就當好生休息!」

他的語氣雖然不陰不陽,實質上卻是關懷。

柳婧卻一副聽不懂的樣子,在外面微笑著回道:「九郎不是有兒有女了嗎?我這個孩子以後與你可沒有半點干係,你憂心太過了。」

柳婧這話,生生激怒了鄧九郎,他咬牙切齒了一陣,重重閉上雙眼,暗中恨道:這婦人還真會偽裝,一路上裝得那麼虛弱,唬得我們一路慢行,卻生生中了她的陷阱!

轉眼他又想道:要是剛才順利地把她弄回了中原就好了,這婦人就應該被關押看管起來,也省得聽她這樣放肆的胡言亂語!

一個多月後,身孕已是九個多月,隨時可能臨產的柳婧,帶著眾人,來到離番禺只有百里不到路程的縣城了。

到了這裡,柳婧卻有駐紮下來之勢,看到她讓人在這個縣城裡置了一個莊子,竟有久居之勢,

雖然被人看管著,卻有行動自由的地五走到柳婧身後,和她一道朝著番禺城方向遙望。

望著番禺城方向,地五忍不住提醒道:「公主,你現在行動不便,要是有不好出面的地方,可以使喚我們。」頓了頓,他又說道:「郎君也可以使喚的。」

他看著手扶著腰,靜靜佇立的柳婧,又說道:「其實到了現在,你大可不必看著我們……你都要生產了,在這個節骨眼上,郎君不會允許人給你添亂的。」所以,她大可放心地給他們自由。

聽到這裡,柳婧慢慢轉頭。

她看著地五,朝他盯了一會後,微微笑道:「放心,這次的事我自己能夠解決。」在地五的低嘆聲中,柳婧命令道:「我要與屬下商議,將軍還是避閑吧。」

在她這毫不客氣的驅逐中,地五再次長嘆一聲,拱了拱手怏怏後退。

不一會,他來到了鄧九郎的馬車外。

看著手腳上都被套了鎖鏈,簡直比自己等人行動還要困難數倍的郎君,地五搖頭說道:「我勸不了她。」

見鄧九郎冷著一張臉也不吭聲的,地五低聲說道:「郎君,看她這架式,也許真是被人算計了。」

……

這一邊,地五一退,蕭文軒便來到了柳婧身後,見她望著番禺沉思,蕭文軒沉不住氣地說道:「殿下,我們為什麼在這裡停下來?」頓了頓,他又問道:「殿下,你是不是懷疑上誰了?」

「是,我是懷疑了。」

柳婧回過頭看向蕭文軒,凝重地說道:「鄧九郎詢問你的那些話,你可記得?」

蕭文軒點了點頭,他低聲說道:「殿下懷疑誰了?」

柳婧沉默起來。

又過了一會,蕭文軒說道:「要說霍焉編造了那等謠言,還與桓之況一道,屬下實是不信。」

柳婧喃喃說道:「我也不信。」她朝著前方眺了眺後,突然向著蕭文軒說道:「阿軒,我這次說要離開南越到海外定居,當時說得煞有介事,你們大夥也都信了……當時,你們都很不願意,一個個找我勸說,刑秀卻沒有多說什麼,彷彿這般離開中原之地,子孫後代都成為蕃邦之人,他還挺樂意似的。」

聽到她這話,蕭文軒抬起了眼皮,他看著柳婧一會,問道:「公主的意思是?」

柳婧沉默了。

過了一會,她低聲說道:「上次在我長安時,曾經問過刑秀,問大夥為什麼選擇我,為什麼在我與太后發生衝突時,他都沒有想過要背離我。」

蕭文軒看著她沒有說話。

柳婧卻在沉默了一會後,緩緩把刑秀說的理由道了一遍,然後她說道:「他當時說得挺有道理的,我也信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