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三百零三章被擒

作者:林家成  |  更新時間:2014-05-28 06:19  |  字數:3625字

剛說到這裡,腹中的孩子猛地踢了她一腳,於是柳婧又『噝』的發出倒抽聲聲。

陰暗中,男人的雙眼放在了她的肚腹上。

直是看了她好一會,他才開了口,聲音依然沒有溫度,「肚子有點大。」

這是在與她閑聊?

柳婧翻了一個白眼,也懶得理他。

她不說話,黑暗中的男人也不說話,兩人這般一坐一站了好久,男人轉過身去。

看到他走到帳蓬外低語了幾句,聽到外面蹬蹬而來的腳步聲,側耳傾聽著,把他的話全部收入耳中的柳婧,突然風情萬種的笑了起來,她嬌嬌地笑著,軟軟地喚道:「哎喲,刺史大人怎麼又要把我擒了去?只是不知道這一次是不是還把我關在刺史府中?如果是的話,大人可要小心了,你那兩個孩子,現在還抵不住我一劍呢……」

幾乎是她的聲音一落,一道冰寒的劍鋒便架在了她的頸上!

卻是鄧九郎抽出了寒森森的佩劍,那劍鋒抵住了柳婧的頸!

……便是打死柳婧,她也沒有想過有一天,會被鄧九郎以劍相抵!

瞬時,一種排山倒海的痛恨和悲苦同時衝激而來,就在她楞楞地抬起頭,就在對上她的目光,背著光的鄧九郎似乎有點慌亂地收回佩劍時,柳婧突然頭一仰,放聲大笑起來。

她的大笑聲,如此悲愴又絕望,直令得鄧九郎獃獃站了半晌後,朝著自己拿佩的手看了一眼,迅速地把劍插回了劍鞘中。

這時,柳婧止住了笑。

她剛才的大笑,似乎引發了腹中的疼痛,在慢慢低下頭,咬著唇忍著呻吟安撫了一會肚裡的孩子後,柳婧低低地說道:「你拿劍指著我!」

她流著淚,哽咽地又說道:「你居然拿劍指著我!」

在站在陰影處,一動不動的男人望來時,她用袖子狼狽地拭著臉上的淚水,哽咽道:「你還拿劍指著我!」

鄧九郎一動不動地站了會,陰暗中,他薄唇動了動,差點說道:「你懷了別人子嗣,你給我戴綠帽子時,可也想過我會憤怒?」

這時,柳婧掙扎著爬到床榻另一頭,西西索索尋了半天,終於找到自己丟棄的手帕後,她拿著手帕拭了拭淚。

拭去淚,又擤去鼻涕,柳婧伸手把兩個枕頭疊在一塊,然後慢慢地睡了下去。

睡好後,她背對著鄧九郎,慢慢在黑暗中縮成了一團。

鄧九郎:「……」

過了好一會,他拖動榻幾的聲音傳來。

黑暗中,他靠著榻幾坐下,也不說話,便這樣靜靜的,無聲地坐著。

也許是柳婧這一天情緒太過激動,她剛合眼,便孩子腹中的孩子踢得痛醒,睜開眼瞪了一會黑暗的帳頂,她把自己的拳頭塞在嘴裡,把因疼痛發出的呻吟聲堵了下去。

又不知過了多久,就在這一波一波的疼痛無止無盡時,一隻溫熱的大掌伸了過來,那大掌撫上她的腹部,鄧九郎那壓低的,隱藏著擔憂的聲音傳了來,「是不是要生了?」

柳婧伸手呼地把他的手拍落,冷冷地喝道:「滾開點——」

在身後的男人僵住時,柳婧背對著他,一字一句地說道:「這孩子是我的,生與不生都與你無干!」

身後,先是一陣安靜。在一陣讓人窒息的沉寂中,突然砰的一聲,卻是男人踢翻了榻,大步沖了出去。

他一走,柳婧便冷笑出聲,只是笑著笑著,她又因疼痛而流起淚來。

過不了一會,那熟悉的腳步聲再次在帳外響起,就在柳婧睜大黑暗中發亮的雙眼回頭看去時,只見幾個高大的身影依次鑽了進來,他們在柳婧的榻旁站定後,只聽得鄧九郎漠然的命令聲傳來,「把她抬上馬車!」

「是!」

彷彿知道柳婧會掙扎,下過命令的鄧九郎騰地轉身,在黑暗中,他雙眼如狼,冰寒地盯著她,一字一句地喝道:「你要是敢動,要是因為你的掙扎傷了我的孩子!我就屠了你這南越國!」

這話一出,柳婧不動了。

在沉默中,她被幾個人抬起,不一會,柳婧連人帶著厚厚的被子,給送到了一輛馬車中。

再然後,是馬車啟動,只是似乎所有的馬蹄都被包了布,明明這麼多人,這麼多馬,行走起來卻安靜無聲。

馬車中在柳婧睜大眼流著淚中,慢慢駛出了南越國的領土。

饒是柳婧氣恨到了極點,可到了凌晨時,她還是睡著了,一睜眼看到外面白灼的日光,朝著官道看了一眼的柳婧,哧地冷笑道:「怎麼,不敢把我送回龍編了?」

一側的護衛還沒有開口,倒是地五的聲音從後面傳來,「公主眼力不錯,這是送你回中原。」他擔憂地看了一眼柳婧挺得高高的肚子,向左右喝道:「再走快一點,要是誤了產期,所有人可吃罪不起!」

在左右眾人的朗應聲中,地五深深地看了一眼柳婧,暗中嘆息一聲,並沒有策馬靠近。

中午時,在一眾恭敬的問侯中,噠噠噠馬蹄聲響,端坐在馬背上的鄧九郎,出現在柳婧的馬車外。

一來到馬車旁,他便掀開車簾,朝著柳婧鼓得高高的肚子看了一眼,又看臉色怏怏唇色發白的她看了一眼,鄧九郎策馬退後幾步,低聲說道:「這幾個穩婆是夷人,也不知靠不靠得住,你們都注意點,如果她還能撐,那就加快速度日夜趕路。」

「是!」

這嶺南之地,可真是悶熱得難受,柳婧受不得顛,馬車中便擺了厚厚的被褥,可這被褥一厚,便是鋪了玉片竹席,也熱是難當。

她在揮汗如雨中,整個人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