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二百九十七章相聚刺史府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過眾人。 有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,這裡的每一個人,都在這天高皇帝遠的蠻荒之地,過著呼風喚雨的日子,也都干過大大小小的張橫之事,現在見到這個背景雄厚,手握重兵的新任刺史不說話,頓時,一個個都把心提...

於是,柳婧被刑秀大搖大擺地『救』回了酒樓。

而這時,離交州諸臣晉見刺史大人的時間,只差三天了。

在救回容光煥發的柳婧時,刑秀本來以為,自家公主怎麼也不會放過自己,他本來還在尋思著怎麼應對她的盤問的。

可他哪裡知道,自始至終,柳婧都是老神在在,壓根就沒有向他打聽那害她身陷牢籠的幕後之人是誰的意思。

見到她一臉雍容的用著餐,刑秀終是忍不住了,他朝她湊了湊,小心地問道:「公主,你可知道是誰擒了你?」

柳婧抬起頭來。

她輕蔑地瞟了刑秀一眼后,淡淡說道:「你們不是都知道嗎?」

她站了起來,沒好氣地說道:「要不是你們篤定那人是誰,張景會有膽子離開龍編?桓之況幾人敢去玩耍?還有你這小子有心上青樓去玩?」

說到這裡,她慢慢站起,氣派雍容地說道:「行了,時間不早了,去準備一下晉見咱刺史大人的大禮吧1

而在這種熱鬧中,二天時間一晃而過。

到得這時,交州一境的官吏封臣,幾乎都來得差不多了。走在街道上,處處都是來來往往的官員,處處都是各色官吏以及他們的隨從。

在這種熱鬧中,柳婧這個百越女王,也不怎麼顯目了。

而第三天,正是新上任的交州刺史召見眾人的日子,天還亮著。龍編城裡已處處喧嘩,連街道上,這時也帶上了幾分肅穆。

……

在這種沉凝得能讓人緊張的氣氛中,柳婧的馬車,戴著她朝著刺史府緩緩駛去。

現在還是上午,可刺史府外已是人山人海,無數的馬車排成了長龍,一個個官員正在交頭接耳著。

而柳婧這一次出場,一反這二年來的張揚,不但安靜。她所坐的馬車。也是不起眼的那種,至於排場,因她的護衛們臨陣脫逃,更是簡潔得不像話。

所以。她的車駕排在後面時。都沒有幾個人注意到。那馬車裡面,便是近年來艷名財名滿天下的百越女王。

時辰一點一點流逝。

在距中午還有一個時辰時,刺史府大開洞開。眾官吏開始游貫而入。

柳婧的車駕一進府門,便看到一片銀光浩蕩,一個個手持長戟,全副盔甲的將士,一動不動地排成隊列,而他們的存在,不但讓這樹木蔥蔥鬱郁的刺史府中肅穆至極,也令得前來的官吏們,連大氣也不敢喘一聲。

柳婧一進去,才發現佐大的刺史府內苑中,全部擺滿了席位。而侯在兩側的銀甲衛,每進來一個官吏,便會接過他們的名刺高聲唱響,然後,再根椐他們的職務和地位,安排就宴的席位。

柳婧發現有唱名后,腳步稍一遲疑,因此給排到了後面。

不過遲疑再久,她也得上前的,就在柳婧遞過名刺后,一個銀甲衛接過去,便扯著嗓子高唱起來,「南越郡和樂公主到——」

幾乎是唱聲一落,原來熱鬧喧嘩的刺史府中,便出現了一陣安靜。

無數雙目光,齊刷刷朝著柳婧看來。

這一看,他們對上了戴著紗帽,一襲洛陽宮裝的柳婧,對上了她帶來的那些不怎麼起眼的夷人護衛。

這讓很多人有點失望,一雙雙目光鎖在柳婧臉上,見她真沒有揭開面紗的打算后,人群中響起了小小的失望聲。

而在柳婧緩步入內時,不時有人低語道:「那就是百越女王?」「聽說是傾城佳人,可惜面目不顯。」「長得美算什麼?聽說她的錢多得連皇太后也驚動了呢。」

……於紛至沓來的議論聲中,一行銀甲衛大步走來。

不一會,他們便來到了柳婧面前,朝著她行了一禮后,一個銀甲衛面無表情地說道:「和樂公主,請朝裡面走——」他的手勢,指向了正院所在!

「多謝。」柳婧行了一禮后,跟在眾銀甲衛後面向前走去。

眾人的目光還落在她身上,在聽到她開口說話后,坐在附近的人都露出了色授神與,在他們痴痴的目光中,柳婧進入了正院。

正院中,也擺了上百個榻位,一些封地同在交州的郡王和各郡的知府,都端坐在裡面。

而在最裡面的榻位上,一襲紫色衣袍的鄧九郎,正高倨其上,朝著她的方向冷眼看來。

在他的左側,自是坐著地五等人,而他的右側,卻是坐著幾個打扮得華貴艷麗的美人們——這幾個美人,赫然是他的後院姬妾!

本來柳婧目光盈盈,秋波如水,這一陡然對上這些美人,她的眼眸便是一寒!

當然,這時的她戴著厚厚的紗帽,便有表情變化,也無人知曉。

百越女王何等名頭?幾乎是柳婧一入內,齊刷刷的,所有人的目光就都向她看來。隱隱中,她聽到有一個儒生朝著一個三十來歲的知府低語道:「要不是這個百越女王太過淫奢,光沖著她那財富,也值得大人用一些手段娶回去……」

見柳婧腳步微頓,領她前來的銀甲衛手勢一做,客氣地說道:「公主請繼續向前。」

他領著柳婧,坐在了主榻之下,客榻右側第一排處!

這是今天晚上最顯目的位置之一。

柳婧含著笑,她優雅地走近后,在那榻上徐徐落座,幾乎是她剛一坐下,便有聲音在低語道:「看這女王行止,竟是個極雍容華貴的?不是說她淫奢嗎?」「你懂什麼?這女王號稱傾城絕色,自是能淡雅能奢華也能放縱。」「原來如此1

……

這樣的議論聲,要是以前的柳婧,定然會在意,可在柳婧發現天下之大,只有她的封地才能容得下她時,早已拋棄了這外在的種種束縛。

於是,她依然雍容而笑,目光遙遙與那個高倨在華堂上,沉著一雙眼朝著她看來的鄧九郎相對。

也不知過了多久,外面「叮叮——叮」三聲悅耳的鈴聲混在軍鼓中響來。

鼓聲一響,四下大靜,於鴉雀無聲中,新憑交州刺史緩緩站起。

一襲紫袍,顯得貴不可言的刺史大人,一雙目光如電一樣掃視過眾人後,聲音一提,朗聲說道:「諸位,在下鄧九,如今忝為車騎將軍領交州牧——」

在他磁沉的,壓迫性十足的嗓音徐徐介紹出自己時,四下更是連呼吸聲也被壓制。

於再無一點聲響中,鄧九郎端過一盅酒緩緩下了榻,他一邊走,一邊繼續朗聲說道:「鄧九新牧交州,往後數年,將與各位成為同僚,如今有緣相聚,來,請喝了這一盅酒——」

說罷,他頭一仰,優雅地把手中的酒一飲而荊

……眾人在交州之地呆得久了,這種完全中原式的華貴,中原式的優雅,中原式的世家風範,真能感到由衷的威壓,一時之間,所有人齊刷刷站起,原本應該寒喧的場所,到現在還是鴉雀無聲。在一種詭異的安靜中,眾人學著鄧九郎的樣子,仰頭飲下了自己的酒!

鄧九郎順手把酒盅交給了後面的婢女。

他還在繼續向前走向走去,在眾人齊刷刷站著,他緩緩在人中穿行一遍后,鄧九郎回到了主榻上。

他一坐好,便伸手示意眾人坐下。

然後,他目光如電地掃視過眾人。

有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,這裡的每一個人,都在這天高皇帝遠的蠻荒之地,過著呼風喚雨的日子,也都干過大大小小的張橫之事,現在見到這個背景雄厚,手握重兵的新任刺史不說話,頓時,一個個都把心提到了嗓子口。

又過了一會,鄧九郎低沉的命令聲傳來,「還請各位知府把你轄區內的情況,向我稟報一遍。」

他手一揮,隨手指了一人,「由你開始吧。」

那官員被指中,戰戰兢兢地站了起來,恭敬地應了一聲是,便清了清嗓子,說了起來。

在官員們一個個交待情況時,柳婧看向神態莊嚴的鄧九郎,想道:依這人的脾性,也不知會對誰來使那招下馬威?

正在她如此尋思時,驀然,鄧九郎那威嚴沉寒的聲音緩緩地傳來,「和樂公主1

柳婧抬起頭來。

她迎上了鄧九郎那深沉不可測的目光。

鄧九郎盯著她,在接過一個銀甲衛遞上來的卷帛,一邊翻悅后,一邊面無表情聲音沉寒地說道:「和樂公主,巴陵王世子失蹤,有人在你的封地發現了世子一行一百零八人的屍體,這事你做何解釋?」

在柳婧怔怔地看著他,還不怎麼明白他的意思時,鄧九郎那沒有半點高低起伏的聲音繼續傳來,「有人舉報你公主府中藏污納垢,收留了朝庭飲犯,對此,本刺史下令,既刻收押和樂公主,另外對公主府進行清查,若所查屬實,將按朝庭律法處治1

在他的聲音落下后,一陣蹬蹬蹬的腳步聲傳來,轉眼間,幾十個手持長戟的軍卒把柳婧團團圍祝

對上這些殺氣騰騰的漢子,對上他們手中的長戟,柳婧抬頭看向鄧九郎那沒有表情的臉,突然笑不出聲來了。

……她沒有想到,這個人施展下馬威的對象,有她一個!未完待續。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