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二百九十六章黑暗中的戲弄

作者:林家成  |  更新時間:2014-05-21 01:46  |  字數:3758字

柳婧睜大眼睛,她側耳傾聽了一會,在那腳步聲在鐵牢外停下時,她嬌媚的開了口,雖是伸手不見十指,可光是她這聲音,便嫵媚靡軟得能令人咽喉發乾,「君是何人?擒我至此,不知有何目的?」

這含著揚州腔的酥軟,再摻合著百越口音的野性,怎地妖成了這樣?

黑暗中,鄧九郎想到在他看不到的地方,這個婦人不知用這種聲音與多少人說過話,迷惑過多少男人,俊臉便是一沉。

黑暗中,柳婧又側了側耳。

她暗暗想道:這人的腳步聲,實是有點熟悉,從那腳步的力道來說,定是男人無疑。既是男人,聽到我用這種語氣說話,不但沒有開口反而更加沉默……難道,他真是鄧九郎?

鄧九郎這個名字,實是讓她的心砰砰直跳,忍著心底浮出來的期待和渴望,柳婧慢慢退後兩步,雍容地坐了下來。

坐在黑暗中,柳婧突然出聲求道:「這裡太黑了,我呆得甚是害怕,放我出去好不好?」轉眼,她又誘惑地靡軟地說道:「如果君子能夠放我,但有所求,盡可道來。」

果不其然,在她再次開口後,黑暗中還是一片沉寂。

這不正常!

這絕對不正常!

黑暗中,柳婧烏漆漆的大眼撲閃了幾下,她忍不住唇揚了揚,壓低著聲音,柳婧以一種刻意的靡軟,誘惑地嬌喚道:「郎君,你應一聲嘛……」

這一聲喚,當真勾人魂魄,在軟軟地呼出後,雍容坐著的柳婧,一邊警惕地盯著,一邊側耳凝聽地傾聽起來。

果然,回應她的,不僅是黑暗,還有那似乎強忍著怒意而轉身離去的腳步聲。

……他一定是鄧九郎!

只有他會在這個時間,還對她生著氣!

這個混蛋!他弄這麼一個黑糊隆東的東西關著她,還好意思生氣?

哼!

柳婧惱怒起來。

伴隨著惱怒的,她懸著的心,倒是放了下來。

又是側耳傾了傾了,柳婧想道:好象沒有呼吸聲傳來,看來他真給氣走了。不過,既然是鄧九郎,那他一會就會回來。

果不其然,不過一刻多鐘,前方又傳來一陣腳步聲。

柳婧側耳傾聽了一會,在那腳步聲停下時,她突然說道:「這位君子,你知道我是誰嗎?我乃當朝和樂公主,我的手下,不但奇人異士無數,而且我還身家豐厚……」在側耳傾聽了一會那人絲毫不亂的呼吸聲後,柳婧在黑暗中眨了眨眼,聲音一提再次說道:「而且你知道我的夫君是誰嗎?」

那人含糊不清的聲音冷冷地傳來,「你的夫君是誰?」

柳婧眨了眨眼,她的掩去唇角的笑意後,以一種嚴肅的,極度驕傲的語氣張揚地說道:「我的丈夫,他就是新任的交州刺史。交州刺史你聽過沒有?我告訴你,我這夫君不但是交州刺史,他還是統領二十萬大軍的車騎將軍!他可是天底下頂頂厲害的人物!」

黑暗中,那人的聲音奇異的軟和了一些,只見他又冷冷問道:「聽說你後宮無數,丈夫無數,現在聽你這口氣,你的丈夫怎麼只有一個?」

要不是身處黑暗中,對面的人一定可以看到,柳婧的臉黑得發青!

她確實很憤怒,一邊磨著牙,柳婧一邊暗恨道:果然是九郎這廝!

要說之前她還只是猜測,現在她已無比確定,站在黑暗中的那廝,百分之百是鄧九郎無疑!

一想到是鄧九郎把她抓來,讓她身處這種黑暗,讓她受這種委屈,柳婧便惱怒著。

因為惱怒,她直呼吸了好一會,才讓自己的聲音變得正常,她懶洋洋地看著黑暗中,軟軟地回道:「現在是只一個啦……不過呢,我這人向來輸人不輸陣,自從今天看到我那夫君帶著幾個美妾遊街後,我就醒悟了,因此我決定這次回去後,就給我自己再找幾個丈夫!」

嘿!

黑暗中隱隱傳來一陣磨牙聲!

柳婧眯著眼聽著,聽了一會,她發現自己心情好了不少。黑暗中,只見她瞪著前方,以一種驚異的口吻叫道:「君子你怎麼啦?犯病了?呼吸變得這麼急促?」

她這話一出,黑暗中的呼吸聲,迅速地變得平靜了。

那人似是退後了幾步,在一陣西西索索中,那人含糊不清地說道:「和樂公主,我對你這個人很感興趣。要是你能把抵達南越後,這二年中乾的事都說出來聽聽!也許我能把你放出這地方,讓你回家去。」這個聲音不但含糊,而且四周隱有迴音傳來,可以讓人完全聽不出音質來。

「真的?真能放我回家?」黑暗中,柳婧笑眯眯地樂得歡,她好整以暇地雍容的坐在那裡,語氣卻是與這坐姿完全不同的輕浮,「好好,我就說我就說。」

她清聲說道:「君子可能不知道,我在洛陽那會,我那丈夫還不是刺史,他有一個有權有勢的姐姐,那會兒他姐姐為了趕走我,暗示手下的人哄得我家人來害我……郎君想想,她手下那麼多,我家人又都愚鈍,真要下力氣害我,我豈不是防不勝防?虧我與他前往洛陽時,還想著便是不行,我自保是夠的……」

說到這裡,不但是外面的,便是柳婧也沉默起來。

在一陣沉默後,她聲音放緩,不但不再煙視媚行,反而還清冷至極,嘆了一口氣,柳婧繼續說道:「那會我就想著,不管是自保還是圖謀其他,都必須回到封地。於是我就來到了南越……」

說著說著,黑暗中的柳婧突然格格笑了起來,只聽她輕脆地笑道:「當時來南越時還萬般無奈,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