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二百九十三章再相見

作者:林家成  |  更新時間:2014-05-18 11:00  |  字數:3545字

三不兩下便把幾人處理完畢後,柳婧沉聲命令道:「張景,你進來一下。」

在張景走進來後,柳婧朝著柳文景一指,低聲說道:「你給我請來這裡最好的大夫,再找幾個人好好侍侯他。」

早在柳文景說出名字時,張景便知道了他的身份。他自是明白這個人對於柳婧一家意味著什麼,在馬上應了後,轉身便急急朝外走去。不一會,他低沉有力的命令聲便從外面清晰地傳來。

接下來,柳文景便是一直處於暈暈沉沉中。

他不但被換了最好的廂房,房中還一直有幾個龍編最好的大夫圍著。柳婧似是怕這些大夫醫術不行,還特地請了幾個夷人巫者過來給他看病。

同時,珠兒也受到了最好的待遇,不但婢僕成群,還各色金銀首飾玉器擺了一房。

草草安排了這兩人,柳婧還派人去接回珠兒所生的孩子後,看了庶兄一眼,想道:父母的事,還是等他病好了些再說吧。

因為抿巫醫所言,柳文景得的這種事,是一種『盅』,說是有十足把握可以治好,所以柳婧現在也可以耐心地等下去了。

這時的柳婧,其實心情還挺不錯,因為她父親念了這麼多年的庶兄,給她一下子找到了!

因著這份高興,柳婧笑嘻嘻地向著眾護衛說道:「新來龍編,我還沒有逛過呢,趁著現在刺史大人的宴會還沒有開,我不如先去玩玩?」

張景笑道:「那公主就去玩玩吧,這裡的事交給我便是。」

事情交給他,柳婧最是放心,他這個人,凡是柳婧能想到的,總是提前想到,提前做到,最是心細不過。

於是,柳婧帶著四個護衛出了酒樓。

龍編城,在東漢天下十三州的郡城中,實在算不上繁華,可它雖然有點蠻荒,掩不住這地方民俗風情與中原完全不同啊,便是與番禺相比,也別有風味。

就在這時,一陣鼓樂聲從主街處傳來。

聽到那鼓聲樂,柳婧還是一怔間,一陣笑聲從旁邊傳來,「定是刺史大人出巡了!」「聽說新來的刺史威嚴俊美,不知是真是假?」「說這麼多幹什麼?去看看吧。」

看著那些紛紛趕去的人群,柳婧拉了拉紗帽,向身後的人說道:「走,我們也去看看。」

於是,一行人轉了方向,朝著主街走去。

柳婧趕到主街是,刺史的車駕剛剛駛來,看到那一片銀光浩蕩,這些偏處一隅,很少見到中原威儀的龍編人,不由自主地向後退去,不由自主的放低了聲音,看著那些全副盔甲,氣勢森嚴的護衛們簇擁著刺史大人的馬車過來。

柳婧身在自由散漫,百無禁忌的百越多時,很久沒有體會過這中原貴族的規矩和威儀了,見到那一眼看不到邊的百戰血士,還有那隨著走動,而發出整齊劃一的腳步聲,兵器與盔甲摩擦聲的軍士們,忍不住側了側頭,向身後之人問道:「消息上說,鄧九郎這個車騎將軍,手下有多少人馬?」

「二十餘萬!」

二十餘萬!

柳婧吸了一口氣,她和路人一樣,不由自主的肅靜起來,望著那令得整條街道鴉雀無聲的銀色騎士,泛著血光的長戟,低聲說道:「他這一手下馬威,倒是使得不錯。」

「自是不錯,」美男子護衛方信低沉地說道:「據說這陣子交州境內的盜匪都銷聲匿跡了,因他在西南平夷時凶名太著,昨天我接到消息,十幾個夷族都約定了這陣子不出山,對我們的生意都造成了影響。」

方信說到這裡,因四周實在太靜,也說不下去了。於是,柳婧幾人再次向後退去。

當她們在不知不覺中,被連續向後退去的路人擠到了街道角落時,被步履沉沉,震得地面轟隆不絕的血士們簇擁在中間的鄧九郎的車駕,漸漸出現在柳婧的視野中。

此刻,鄧九郎一襲黑色玄袍,墨發用白玉冠高高束起,正懶洋洋的坐在車簾大開的寬敞馬車中,他本來氣度高華俊美不凡,縱使此刻的表情慵懶,態度隨意,卻也生生給那浩浩蕩蕩,一眼看不邊的威武血士們,給烘托得凜然不可直視。

就在這時,柳婧的目光瞟向了鄧九郎身後的那幾輛馬車中。

與她一樣看向那幾輛馬車的,不在少數,就在眾人好奇著,卻因這氣勢過於沉凝,而無人敢吭聲時,突然的,一陣風旋轉而來。

那旋轉而來的風,颳起了眾人的衣帶,捲起了黃塵,也捲起了各輛馬車的車簾。

一時之間,幾個做中原貴婦打扮的姿容美麗,衣著雍容,氣度不凡的美人,赫然出現在眾人的眼前。

於是,一陣隱約的議論聲還是禁不住在人群中悄悄地響起。

「那些美人真像仙女似的,她們是這中原將軍的夫人嗎?」「聽說是的。」「真美,與那將軍大人好配。」「是啊,真是太美了。」

對普遍面目黧黑的龍編人來說,這種白皙,美貌,雍容,豐腴的中原美人,比起仙女來也不差多少。

於是,在這安靜至極中,感慨聲,讚美聲悄悄而來,很久很久還在有人津津有味的回味。

方信小心地看了一眼自家公主,低聲喚道:「殿下?」

柳婧回過神來。

她看了一眼那轟隆而去的人馬,不知怎麼的,腦海中卻一再浮現那幾輛馬車中,那些姿容妍麗的少女們,那羞紅而幸福的笑容,那明亮而光彩流灧的眸子。

……她們似乎很幸福!

想到這裡,她陡然抿了抿唇。過了一會,柳婧低聲道:「難得看到刺史大人,走,我們跟上去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