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二百八十八章新任交州王

作者:林家成  |  更新時間:2014-05-13 01:27  |  字數:3495字

??

鄧九郎剛一動身,一個太監走了過來,與他說了兩句後,便領著鄧九郎朝著鄧太后所住的宮殿走去。

約二刻鐘後,剛剛沐浴過,一襲家常便服的鄧太后,走到主榻上緩緩坐下。

她慢慢喝完一碗粥後,用手帕凈了凈嘴,這才轉向鄧九郎,說道:「你剛才怎麼回事?不想帶兵了?」

饒是她語氣十分溫和,鄧九郎也能看到,鄧太后眼底的慍色。

「我不放心交州之地。」鄧九郎一臉坦然,他嚴肅地說道:「這次見過柳氏後,我發現她改變太大,再給她經營幾年,只怕會成為國中之國。」說到這裡,鄧九郎站了起來,他朝著鄧太后深深一揖後,朗聲說道:「是。我要成為交州一境最高的權利者,可以讓所有人俯首的那種!」

鄧太后的眸中有了笑意。她看著鄧九郎,想道:也是,九郎是什麼人?那是自小被端著捧著,便是皇子也沒有他貴重,他的品性,又怎麼可能忍受得了那樣的委屈?看來他這陣子,盡在琢磨怎麼把那婦人壓下去了。

想到這裡,鄧太后突然心神一動。

現在匈奴一事已不著緊,她頭上沒有那柄懸著的劍,正可以好好與柳氏計較一番,讓九郎去交州,也是一個辦法。還有那個顧呈,有了九郎坐鎮,也免了後患!

對鄧太后來說,讓她求著柳婧嫁給鄧九郎,連弟弟納妾也不能管,實是在一種羞辱,現在她心念一轉有了新的主意,也就把原定的計劃放在了腦後。

她這陣子,本也尋思過讓這個弟弟出馬,現在他主動說起,還要的是交州一地的絕對權利,鄧太后越是尋思,倒越是覺得可以擅加利用。是了。九郎這樣決定倒是不錯,可是他主動的,她也只需要小小地推波助瀾一下。

於是,她喝了一口粥後,淡淡說道:「你執意如此,那朕許你拜車騎將軍、領交州牧。」交州牧就是交州刺史,鄧太后一句話,便把交州一境的軍政大權,交到了鄧九郎一人手裡。

鄧九郎大喜,他連忙站了起來。朝著鄧太后深深一揖。朗聲道:「多謝太后!」

「不必。」鄧太后看著這個至今為止。還不曾叫過姐姐的弟弟,心裡有點微酸,待要說些什麼,一眼看到他滿臉的喜色。又壓下了想法。她低嘆一聲,說道:「行了,你出去吧。」

「是。」

就在鄧九郎轉身時,鄧太后雍容的聲音從背後傳了來,「九郎,匈奴的內情,舉朝不知,唯有你用了心,姐姐謝你!」

鄧九郎回過身來。他朝著鄧太后無聲的一揖後,轉身大步離去。

目送著鄧九郎大步離去的背影,鄧太后微笑著想道:我這個弟弟,這一二年成長了很多。

這二年中,鄧九郎不僅在西南平夷中。成功墊立了自己的名將之路,成了朝中年輕一輩中呼聲最高的將軍,更手握兵權。現在看來,還不僅僅如此,他竟是把情報網鋪到了邊關,只是還不夠,要是能夠在匈奴起意攻擊大漢時,他的情報網便傳回消息,那才更加合她的心意。

這個時候,鄧太后想到鄧九郎手裡握著那麼一個龐大到可怕的情報網時,不但沒有忌憚,反而只有歡喜。

可這一點,也只限於她的嫡親之人。如果不是鄧九郎掌握了這情報網,如果讓她知道這情報網屬於柳婧所有,以鄧太后的梟雄本色,只怕第一反應是,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把柳婧殺死!把她的所有護衛一網打盡!

鄧太后的行事頗為果斷,當天下午,她便頒發聖旨,讓鄧九郎拜車騎將軍、領交州牧,同時,原交州牧調往豫州!

得了聖旨後,鄧九郎幾紙軍令發出,在讓他的嫡系部隊趕往交州後,他本人在親人的強烈要求下,準備在洛陽再呆上十天。

兒子要到交州去了!

去那種瘴厲之地,一呆就是數年,鄧母雖是習慣了他老往西南跑,心裡也還是不喜歡。

可她不喜歡也沒有辦法,她這個兒子,現在便是進了房,與她也是相對無語的時候多。

而讓鄧九郎意外的是,這一次回到洛陽,關於他的婚事,他的母親和姐姐,居然一直沒有詢問,也沒有再想著派什麼人在他身邊。

十天時間一晃而過,這一天,鄧九郎帶著地五乾三等親信,以及這些親信的家屬,開始朝著交州方向趕去。

上一次他前往桂陽郡時,是心思重重,這一次,也許是有了盤算,鄧九郎那是平靜得很。

就在這支浩浩蕩蕩的隊伍出了洛陽時,鄧九郎突然說道:「乾三!」

「郎君?」

「去收集幾個落了難的官家女子。」

啊?

他的話音一落,地五和乾三等人都轉過頭來。他們楞楞地看著鄧九郎,不明白這個一向厭煩女色麻煩的鄧九郎,怎麼親口說出這樣的要求。

在他們疑惑的目光中,鄧九郎一笑,他垂著眉眼慢慢說道:「記得,要長得美,舉止端雅,無論哪方面,都夠資格成為我的妾室的。」

妾室?

他說妾室?

這個怎麼也不肯納妾,乾淨得簡直有辱他鄧家九郎名聲的人,居然在這個時候,說要納妾了?

他既然要納妾,怎麼不在洛陽納?怎麼不跟他的母親姐姐提?想來那兩位聽了,定然會歡喜至極的。

見到眾銀甲衛張著嘴諤諤不能言,鄧九郎一笑,他悠然地說道:「從這裡往交州,還有數月路程,在這段時間裡,調教好幾個婦人不是難事。記著,一入荊州境,不管什麼人問起,便說我鄧九郎攜美妾前往交州治事,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