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二百八十二章王夫4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,他輕哼一聲,把自個的手帕遞了過去。 柳婧接過手帕回過頭來,一眼看到鄧九郎的目光,不由極具風情的一笑。 笑容燦爛中,她策馬靠近了他。 看著她,鄧九郎問道:「怎麼不坐轎?」不管怎...

柳婧傲慢地飄然而去。

剛出竹苑,劈面便遇到了霍焉,柳婧停下腳步看著他,嫣然笑道:「我還以為你們都逃跑了呢。」

霍焉神色複雜地看了她一眼,苦笑道:「本來是要離開的,可有一些事要辦,便又留下了。」說到這裡,他朝苑門大開的竹苑瞟了一眼,見那情形,他不由瞪大了眼。半晌后,霍焉轉向柳婧,問道:「你明明心繫於他,怎麼他過來了,又這般對待?」

柳婧輕哼一聲,她負著手得意洋洋地說道:「我早就想這樣對他了!哼哼!我可是早就說過,他以前怎麼對我,我終有一天會一樣一樣還過去。」

霍焉瞪著她半晌說不出話來。

這時,柳婧笑吟吟地說道:「我與桂陽郡守有些話要說,先走了。」

「公主慢行。」

目送著柳婧離去,霍焉搖了搖頭,暗暗想道:真是女人心,海底針!

轉眼間,鄧九郎所在的竹樓,還真被人里三層外三層地圍著守著了,便是一些給他布置飯菜的婢女,也都是身手過人,對柳婧忠心耿耿的夷女!

站在三層竹樓上,看著下面到處都有的暗哨,地五轉過身朝著鄧九郎說道:「郎君,共有二十三處明哨,七處暗哨。」說到這裡,地五嘴角抽了一下,忍不住又道:「佔地不過十畝的小院子,居然派了這麼多明哨暗哨的,也真是難為她了。」

另一個銀甲衛在一旁介面道:「看來這女王是鐵了心地不想咱郎君離開了?」

於是。眾人都看向鄧九郎。

不知為什麼,鄧九郎直覺得,這些人的神色,又是要笑不笑的了,轉眼他便明白過來,也是,柳婧這架式,可不正像一個強搶民男的山寨大王?當下他哼了一聲,也不想與這些看熱鬧看了一路的屬下們多說什麼,衣袖一甩進了竹樓。

這一次。眾人逛街時。很是購置了一些東西,鄧九郎在房間里擺弄了一下,腰間便多了一個小荷包,床榻各處。也多了幾個很不起眼的布袋:今天晚上。他倒柳氏還怎麼對他下藥!

就在鄧九郎信心滿滿地等著柳婧前來。準備好好與她清算一番時,這一個晚上,柳婧卻一直沒有出現。

直到黑暗的夜空中傳來陣陣雞鳴聲。鄧九郎才突然發現,自己竟像一個等待丈夫歸來的新婦,一直等了柳婧一晚!

第三天,桂陽郡依舊是人山人海,柳婧依然是行蹤難尋。

轉眼間,五天時間一晃而過,隨著大趕集開始落幕,眾人也忙著收拾東西準備回返。

柳婧自然也是要回返的,她在幾十人的簇擁下氣勢十足地走到鄧九郎面前,朝著他打量一眼后,柳婧嫣然笑道:「郎君,我們要回南越了。」她朝著鄧九郎極其嫵媚妖艷的一笑,輕啟櫻唇,曼聲說道:「等到了南越郡,我將為你我好好舉辦一次婚宴。」

頓了頓,她揚著唇昂起精緻的下巴,傲慢地說道:「九郎,你給不了我的,我都會一一給你1

鄧九郎直回味了一會,才明白柳婧這話的意思:她是說,他給不了她一個盛大的婚禮,所有她能做主后,將由她來給他一個婚禮?

於是,騰地一下,回味過來的鄧九郎,又氣得笑了起來。

見到鄧九郎被氣得噎住,柳婧又是風情萬種地一笑,她轉過身去,曼聲唱道:「準備一下,中午起程離開桂陽1

「是——」

整齊一致的應諾聲中,鄧九郎看著目光閃閃的銀甲衛們,臉色不善地低聲道:「你們這麼期待能夠見識南越之地?」冷著臉,鄧九郎說道:「喜歡的話,不妨讓女王閣下各給你們配一個夷女為妻1

他分明是被自己婦人氣得胡亂髮火了,眾銀甲衛都低下頭,懶得去計較他。

在柳婧一聲喝令中,隊伍開始準備,中午一過,便正式起程。

這時,艷陽高照,大地白得灼人,眾人坐的坐馬車,騎的騎馬,收穫著滿滿當當的黃金和物品,開始踏上了回程的路。

鄧九郎在西南呆了幾年,早就適應了這悶熱的氣侯,一眼看到落在後面的柳婧那白膩豐潤的小臉上滲出的汗水,他輕哼一聲,把自個的手帕遞了過去。

柳婧接過手帕回過頭來,一眼看到鄧九郎的目光,不由極具風情的一笑。

笑容燦爛中,她策馬靠近了他。

看著她,鄧九郎問道:「怎麼不坐轎?」不管怎麼樣,坐轎比騎馬卻是舒服一些。

柳婧聽出了他話中的關切,嫵媚笑道:「坐累了,出來透透氣。」

說到這裡,她策馬靠近他,把他的手帕塞回他手中后,柳婧斜睨於他,軟軟地說道:「你給我擦。」說罷,她閉上了眼。

鄧九郎看了她一會後,慢慢伸出手,不緊不慢地給她著臉上額頭上頸上的汗水。

他的手指,在她豐潤得誘人的臉上劃過,手指觸及她那柔潤如水,清涼如玉的肌膚,不由心頭猛然一顫。

手指一僵間,鄧九郎輕輕說道:「你比以前,美了甚多……」

柳婧閉著眼,聞言濃密的睫毛撲閃著,她唇角上揚了一個弧度后,柔膩地說道:「桓之況善醫,他說世上是有一種婦人,破了扇藎遠比少女時更艷。」

以前的她,可不會把『破了身』三個字隨便說出口。

鄧九郎一僵時,一時覺得這樣頗有點妖治放蕩的柳婧,十分的勾人心魄,更何況,她還親口向他承認過,她只有過他一個男人。這樣身心俱潔,只屬於自己的婦人又高貴又放蕩。做為丈夫,他自是心情複雜,似乎欣喜居多。

可一時片刻,他又覺得這樣難以捉摸的柳婧讓他很是頭痛。

僵了一會後,鄧九郎把手帕折了折,拿過她白膩豐腴的小手細細地擦拭,一邊說道:「阿婧,你是在報復我以前那麼對你,是么?」

柳婧睜眼看著他,嘟著紅唇嬌嬌地說道:「夫君說什麼呢?」

鄧九郎一邊像欣賞美玉一樣欣賞擦拭著她無暇的玉指。一邊冷冷地說道:「你這婦人向來心眼校幼年時那般趾高氣揚,視天下天才如無物的,後來雖給女誡一書磨了性子,想來現在也本性恢復得差不多了。讀女誡時的柳婧。自是對報復我一事只是心中想想。可十一歲的柳婧。斷然是會用行動做出來的1

說到這裡,他淡淡又道:「現在,你在我面前威風也逞了。讓人取笑圍觀也圍觀得夠了。說吧,你什麼可以玩夠,可以放我自由?」

柳婧:「……」

見她裝聾作啞,鄧九郎信手扔了那手帕,整個人向後一仰,靠著榻背靜靜地看著柳婧,說道:「你想關就關,想戲弄就戲弄,等哪天煩了膩了就說一聲,我事務繁忙,還得急著趕回去處理1

一句話說得柳婧那迷艷的臉上閃過一抹不高興后,鄧九郎閉上了眼。

而柳婧,則策著馬蹬蹬蹬地沖回去了。

看到她氣鼓鼓地甩著鞭子,嘟著嘴一聲不吭的,霍焉策馬靠近,問道:「公主,你怎麼啦?」

柳婧抬頭看向他。

對上一臉溫柔的霍焉,柳婧突然嫵媚的一笑,她目光亮閃閃地說道:「沒什麼。」

說罷,她又策馬衝到了隊伍前列,於眾夷的仰望中曼聲唱起歌來,「西山之陰,有女如霞。」

這歌顯然是她唱慣了的,一開口,便有十數人同時和道:「有女如霞誒——」柳婧高興起了,她扯著柔膩的嗓子,清越而充滿野性地唱道:「西山之陽,有男如暉。」「有男如暉誒——」

「陰之陽之,東暉西霞。」「東暉西霞誒——」「數之日月,隔之晝夜,永世遙望,永世不離。」

「永世不離誒——」

柳婧唱的這支歌,曲調極其古怪,其歌詞轉換時,還間或地夾雜著幾個俚語,鄧九郎聽得有點迷糊,不過雖然不太懂,他卻覺得這支歌比洛陽那些歌曲都要動聽得多。

「這歌與詩經同。」不知何時,霍焉已策馬來到了鄧九郎的馬車旁,他看著鄧九郎微微笑道:「南越的大山深處,有很多夷人是秦統一天下時,原越國人逃離秦朝苛政逃到山裡塞們背的還是《詩經》,記的還是越音,公主這首歌,也是從夷人口中傳來的,後來經過公主添上了些洛陽腔后,便出了名,現在百越很多人都喜歡唱它。」

說到這裡,霍焉朝著鄧九郎微微躬身,他右手在胸前一按,行了一個古怪的禮節后,朝著鄧九郎咧著一口雪白的牙齒笑道:「鄧家郎君是不是想問,公主殿下為什麼性格變了這麼多?都與在洛陽時沒幾分相似?」

鄧九郎轉頭看向他,沉吟了一會後,他說道:「她現在這模樣,與她十一歲時非常相似,只是更為放縱。」

「是啊,更為放縱了。」霍焉輕嘆一聲,輕輕說道:「一年多前公主帶著我們趕往交州,還在半路,她便發現她見紅了。」

見鄧九郎霍然轉頭,睜大眼抿著唇一瞬不瞬地看著自己,霍焉苦澀地說道:「一路顛覆勞累,她流掉了郎君的孩子,那一次,公主在馬車中直躺了近半個月,便是到了交州,她還沉默寡言著,直到後來,她一個一個地接見那些夷人女子,便慢慢變成了現在這模樣。」

鄧九郎臉色剎白,他怔怔地看著霍焉,低聲說道:「我不知道這些。」

「郎君自是不知。」霍焉朝著他一笑后,昂頭喝道:「駕——」,在胯下坐騎的長嘶聲中,他策著馬一衝而出,離開了鄧九郎。

……未完待續……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