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二百八十章朝鳳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就溜來了的夷人護衛正看得如痴如醉時,一個低沉的聲音從他後面傳來,「這是什麼舞?」 卻是鄧九郎來到他身後,他目光定定地看著那個在一色黧黑的夷人少女中,越發顯得白嫩豐腴,彷彿奪天地之靈秀的婦人,又...

?

鄧母卻沉默起來。

她非常氣悶,當初她也算是積心處慮地想要趕走柳婧,想要找個別的女人代替柳婧在兒子心中的地位,甚至到了後來,她是只要兒子能移情別戀,哪怕那女子地位家世都不怎麼樣也無所謂,可現在,卻是到了把她兒子自動送上門,千方百計討好那柳氏的地步嗎?

事實上,不止是鄧母氣悶,鄧太后一看母親的神情,同樣想到這些也是氣悶無比。不過她是做大事的人,沉吟一會後便說道:「母親,還是派人去找到九郎,把我的意思傳達給他。」

這一邊,鄧九郎一行人,尋著柳婧而去。

走了一會,一陣喧嘩聲混合著震天介的鼓聲從西城門處傳來,聽到那陣陣悅耳的樂聲,那夷人護衛高興地叫道:「女王定在那兒。」說罷,他仗著自己瘦小,擠入人群迫不及待地朝著西城門方向跑去。

鄧九郎也懶得叫住他,他瞟了一眼四周后,想道:昨晚上那婦人還把我綁了,生恐我跑來著,今天卻連一個跟蹤的人都沒有。是了,那婦人向來了解我,知道我不會跑。

可剛尋思到這裡,鄧九郎又惱了起來,想他堂堂鄧九,以前是千方百計讓他那婦人不會跑,現在倒好,給反過來了,變成了那婦人料到自己不會跑……

這想法實在要不得,一浮出來,鄧九郎又是恨得牙痒痒。

這時刻,市集交易正是高峰期,也沒有人特意趕往西門,鄧九郎一行人走了一會,前方是越來越開闊。

就在這時,地五帶著十幾個喬裝打扮過的銀甲衛擠了過來,他一來到鄧九郎面前,便朝自家郎君上下打量一會,過了一會,他關切地問道:「郎君昨晚可過得好?」

還別說。平素這樣的問話,鄧九郎是不在意的。可現在他聽來,卻么潭。瞟了地五一眼后,他不耐煩地說道:「走吧,去會會那婦人1

「是。」

地五連忙跟上,一邊跟著,他一邊想道:看郎君的樣子,很有點著急上火,難道說他昨晚上與柳氏並沒有交流?郎君沒有來得及把他的怒火發泄出去?

在地五的胡思亂想中,西門越來越近。而就在離西門只有千來步的時候。那鼓聲已是越來越鏗鏘有力。

鄧九郎腳步加快。不一會,他便擠入了人群中。

這一擠入,他猛然抬頭,只見西城門內那空曠的所在。數十個烏髮上插著羽毛的夷人少女正在起著舞,她們光裸著上身,隨著舞蹈,少女挺立的*在優美的顫動著,而她們手腕足踝間的鈴鐺,則隨著她們的動作而發出清脆的節奏感極強的響聲。

而柳婧,正被這些在中原人眼中,大傷教化,不知羞恥的少女圍在中間。

她卻是一襲中原公主正服。華貴流金的錦帛,被她穿出了一種盛世繁華,她裡面那身有點緊,銀白色的羅衣裹出了她完美的身段,羅衣外面。披著一襲淡黃色紗袍,紗袍上著鳳凰孔雀得鳥兒,在陽光照耀下,那些鳥兒和紗袍的紋路泛著流離夢幻的光,美得如夢如幻。

而她的烏髮,這時也給挽出了高高的飛仙髻,配著那垂在額心的紅寶石,其高貴迷艷處,簡直難言難畫。

就在鄧九郎目不轉睛地看著,發現自己心跳有點加速時,突然間,一陣急促的鼓聲傳來!

那鼓聲,是邀請的鼓聲!

於是,眾裸著上身的少女們,齊齊圍著柳婧轉起圈來,她們一邊赤著足舞蹈著,一邊向她伸出了自己光裸的手!

在她們的盛情相邀下,一直含著笑,任由她們圍著自己又舞又嗅的柳婧也動了。

她腳步一提,踩著那鼓聲,閑庭勝步般舞蹈起來。

這真是閑庭勝步,也真是舞蹈!她的動作,一進一退間都透著無比的雍容,那負手而立的架式,彷彿身處殿堂中。

要她每一下,卻踩在鼓點上,並且也不知她是怎麼動作的,每一次進退,每一下旋轉,她那紅色的紗袍便隨著風四散飛揚,於這空曠的,充滿生機和野性的天地,展放著一種屬於生命的愉悅!

那先前早就溜來了的夷人護衛正看得如痴如醉時,一個低沉的聲音從他後面傳來,「這是什麼舞?」

卻是鄧九郎來到他身後,他目光定定地看著那個在一色黧黑的夷人少女中,越發顯得白嫩豐腴,彷彿奪天地之靈秀的婦人,又問道:「她們為什麼在這裡跳這支舞?」

那夷人護衛見到是他,馬上點頭哈腰著笑道:「你也來了埃這個啊,那是『曲』部落,她們這是第一次離開自己的地盤朝見女王,因此便向女王跳了這支朝鳳舞。」

「朝見?」鄧九郎不知怎麼的,咽有點緊,他低聲問道:「怎地在這裡朝見,而不是去南越?」

那夷人護衛卻是哈哈笑了起來,他一邊打著拍子一邊搖頭晃腦地說道:「這支部落又不是在女王的領地,再說她們也大懂規矩,之所以跑到這裡來朝見女王,定然是想與她做長期生意的。說起這個,咱女王還真是功德無量,以往的中原人來了,個個都對咱夷不是喊打喊殺,便是鎮壓約束的,」他說到這裡時,他旁邊那個同樣也是在治夷時『喊打喊殺,鎮壓約束』的鄧九郎,低下頭沉吟起來。

這時,那夷人護衛還在滔滔不絕,「只有咱女王啊,對誰都像對自己人,把咱夷人急需的東西送到夷人面前,還不欺不詐的,現在那些大山深處的夷人都在往女王領地跑呢。」

他剛說到這裡,那鼓聲突然又是一變,只見一個個身強力壯,同樣黝黑一樣,裸著上身,額頭上畫著花紋的青壯蹈著舞步走了出來。

他們一出,眾夷人少女便退了下去,於是轉眼間,圍著柳婧跳舞的,便變成了這些漢子。

漢子們的舞蹈,又與少女們不同,他們不停的用手拍著大地,每一下重重踩出,都濺起一片煙塵。

而在圍著柳婧時,他們那出自本能的愛慕,又使得他們在舞蹈時,忍不住扭腰送胯的。

在鄧九郎臉色又不好看起來時,站在眾青壯中間的柳婧,依然是嘴角含著笑,她負著手,溫和地看著這些人,而在有哪個男子情不自禁地舞著向她蹭動,企圖肌膚相觸時,她是足尖一旋,便飄逸而優雅地或進或退,身姿極美也極得從容之妙。

眾青壯越舞越是興奮,在一陣整齊的嘶喝出聲后,鼓聲猛然一止!

就在鼓聲止息,人群發出一陣歡呼時,突然的,另一個部落中,傳來了一陣雄渾的大笑聲。

只見一個肌肉鼓起,個子格外高大,頭髮削得光光,面目皮膚都帶著棕黑色的青壯男子大步走出。他徑直來到柳婧面前,朝她一禮后,那男子以一種中氣十足的聲音說道:「女王閣下,我的王國叫樾,我是樾的國王,名叫猁,我擁有二十五座島嶼,上一次你屬下的公孫旬拿著女王你的手諭,想要購買我其中一個島嶼,說是願意出一萬兩黃金。」

在『一萬兩』黃金這個數目引得人群發出一聲驚呼時,那男子朝著柳婧,咧開一個八顆牙齒的笑容后,高聲說道:「那公孫旬,當時被我趕出去了,可我現在看到女王閣下,卻是後悔了。」

這個猁朝著柳婧行了一個中原的抱拳禮,聲音響亮地說道:「女王閣下,如果你願意嫁給我,我可以把我的二十五座島嶼與你分享1說到這裡,他手一揮,喝道:「拿聘禮來1

幾乎是他的聲音一落,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,轉眼間,數百個腰間纏著巨蟒,光著精壯上膳蹬蹬圍了上來,而這些人後面,是一些矮小個子的漢子,那些漢子手中,一個個都拿著一個泛著幽幽藍光的竹筒!

看到那些竹筒,鄧九郎身前的夷人護衛倒抽了一口氣,他驚叫道:「見血封喉!他們手裡拿的竹箭的箭支上塗有見血封喉1

鄧九郎聽到這裡,心裡突地一沉,於是,他腳步一提,大步走了出去。

隨著鄧九郎走出,無數人都轉過頭向他看來,見到是這麼一個威武俊美的中原郎君后,人群又響起了一陣排山倒海的歡呼聲。

於歡呼聲中,鄧九郎走到了柳婧身後。

他伸手環住了柳婧的細腰,看著那個猁,鄧九郎冷冷地說道:「她不能嫁給你1他猛然抬起柳婧的下巴,在她唇上印上一吻后,高聲說道:「她是我的婦人,還孕育了我的孩子,所以她不能嫁給你1

隨著鄧九郎這句話吐出,人山人海中再次暴起了一陣歡呼,聽著那歡呼聲,鄧九郎一直以來的鬱氣終於消了些。可就在這時,無數個聲音同時叫道:「女王!女王1「第一王夫!第一王夫1而比這些聲音更大更響亮的卻是一陣整齊的吶喊聲,「王夫英偉勇敢,絕代傾城!他是第一王王1

於是,鄧九郎一張俊臉再次黑得不像話了!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