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二百七十九章王夫3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弟? 他的兄弟?? 鄧九郎一時僵在當地,倒是一個銀甲衛忍不住笑出聲來,在他後面笑道:「這話怎麼說的?這怎麼是兄弟?」 那夷人護衛白了那銀甲衛一眼,直言直語道:「你們中原人,男子...

?

一夜無夢。

第二天鄧九郎一醒來,先是騰地坐直后,再睜眼一看,赫然發現自己並不是在夢中!

這竹屋,這隨著清風飄蕩的簾幔,通通陌生之極。這地方,是那個婦人所有!

他騰地坐直后,三兩下扯過放在床頭的衣裳穿上,然後大步走了出來。

看到他出來,四個守了一夜的銀甲衛立馬迎上,見到他們,鄧九郎冷著一張臉,殺氣騰騰地問道:「柳氏呢?」

四人相互看了一眼,一人回道:「天剛亮就出去了,聽說是要去應對大趕集有可能出現的問題。」

說到這裡,一個銀甲衛四下看了一眼,小聲說道:「郎君,好似有人把昨天發生的事,飛鴿傳回洛陽了。」

鄧九郎還沒有反應過來,「昨天發生的事?」剛說到這裡,他抿了抿唇,冷冷說道:「誰傳的?」他想起來了,昨天的事,不就是他因美色出眾,被柳氏當眾強搶了嗎?

突然的,鄧九郎想到這個消息傳回洛陽后,他的家人,朋友,還有那些相熟的世家子們的表情,瞬時,他的臉黑沉了。

他伸手緊緊扣住那銀甲衛,再次沉聲問道:「誰傳的?」

那銀甲衛小心地看了鄧九郎一眼,嘀咕道:「昨天看到的人太多,我們共截下了七隻飛鴿,還是漏掉了幾隻……」也就是說,看到的人太多,傳信的人太多?

鄧九郎無力地鬆開了他的衣襟。

他寒著一張臉,盯了幾人一陣后,咬牙切齒地又問道:「知道那婦人去了哪裡嗎?帶我前去1他晃一晃恢復了力道的手臂,想到昨天所受的重重羞辱,不由眯著雙眼,沉聲說道:「我倒,她今天又準備用什麼招對我1想到一大早醒來時,滿口滿牙殘留的血紅色,以及那碗原本滿滿的,卻不知什麼時候都給灌到了他肚裡的古怪血葯。鄧九郎就恨得直翻白眼。

說到這裡,他眉一挑,喝道:「還楞著幹嘛?走啊1

「是1

一出竹樓,鄧九郎面對的便是人山人海,街道的兩側,到處都是密密麻麻地攤位,無數鄧九郎見也沒有見過,聞也沒有聞過的古怪物事,都出現在攤位上。

饒是鄧九郎氣勢洶洶地想要算帳,看到這琳琅滿目的古怪東西。特別是一個攤位上。還擺著滿滿的各種防治瘴毒的古怪藥物時。讓他想到了西南平夷時遇到的種種麻煩,不由停了步。

見鄧九郎目光掃過,地五在身後低聲說道:「這些人還真是什麼也敢賣,郎君你看到那個人頭骷髏沒有?說是什麼食人族的聖物。」接著。地五又說道:「郎君快看,那邊還有到市集中來交換丈夫的!真是豈有此理1

就在這時,那四下顧盼的銀甲衛收回目光,感慨地說道:「這種繁華,已不輸於中原了。」頓了頓,他卻是又說道:「只是那幾封飛鴿傳書一出,朝中眾臣知道這桂陽郡守讓南越公主跑到這裡來胡作非為,又會有呵斥傳出了。」

這銀甲衛頗有見識,在鄧九郎身邊時。也兼任幕僚一職,因此他這話說得頗有見地。

對於桂陽郡守,鄧九郎這次前來也打聽過,那人喜著長袍大袖,說話頗有雅緻。在民間官聲極好,現在看他所為,只怕也是個膽大的。朝臣們的呵斥他聽還是不聽,還是在兩可之間。

鄧九郎正自尋思之際,迎面走來一隊載歌載舞的夷人,那些裸著上身,手腕足踝間系著鈴鐺的美男,吸引了他的注意。

瞟了一會後,鄧九郎轉向一個柳婧派來的夷人護衛,問道:「那鈴鐺是什麼意思?」

那護衛正目不轉睛地看著聽著,聞言連忙說道:「那是美人鈴,凡是出眾的美人,方能繫上這鈴鐺。」說到這裡,那護衛一頓,目光不由落在鄧九郎身上,在鄧九郎被他盯得臉色發黑時,他大咧咧地說道:「郎君極是俊美,等回了南越,眾人一定會讓郎君手足上都戴上美人鈴,以示喜愛之情。」說到這裡,他加上一句,「便如女王一樣。」

這一下,鄧九郎臉色還是難看時,跟在他後面的銀甲衛卻又想笑了,他忍著笑低著頭,看著地面想道:也只有在這些地方,才會把郎君和他夫人擺在一起,還敢說他們同樣長得美。

鄧九郎忍著不高興,哼了哼后也不理會那夷人護衛,徑自提前朝前走去。

又走了一會,他還是忍不住了,頭也不回,鄧九郎低聲向那夷人護衛問道:「你們女王,後宮有很多美男?」

那夷人護衛對他問出這個問題一點也不奇怪,笑嘻嘻地看著他說道:「也不甚多,眾夷的好男兒雖然個個都想親近女王,可女王似是不怎麼感興趣,他們來了就來了,過不多久又會想方設計送回去。」

頓了頓,那夷人護衛安慰鄧九郎道:「其實女王對你當真不同,別的美男子來了,她不會迫不及待地帶到去,還當晚就共寢了。」

可鄧九郎聽了這話,一點也不覺得安慰。他黑著臉問道:「這麼說來,你們女王經常召男子侍寢?」

他原本是看著前方說的,可問出這句話后,鄧九郎忍不住回了頭,一雙深邃的眸子緊緊地盯著那夷人護衛。

他這樣的目光,讓人無法反抗,那夷人護衛卻是低著頭在沉思,也就沒有看到。過了一會,他疑惑地抓了抓頭,嘀咕道:「咦,那些人到底有沒有給女王侍過寢?我怎麼弄不清呢?」

他這個回答,雖然不能讓鄧九郎滿意,卻也讓他心裡舒服了些。當下他輕哼一聲,又道:「對了,你們女王不是還有好一些中原丈夫嗎?那些人呢?女王沒有帶到桂陽來?」

「好象帶來了。」在鄧九郎地盯迫下,夷人護衛說道:「你急什麼?說不定今天晚上就可以見到你的兄弟了。」

見到他的兄弟?

他的兄弟??

鄧九郎一時僵在當地,倒是一個銀甲衛忍不住笑出聲來,在他後面笑道:「這話怎麼說的?這怎麼是兄弟?」

那夷人護衛白了那銀甲衛一眼,直言直語道:「你們中原人,男子不也是有後宮嗎?他們的後宮眾女,聽說是彼此稱呼為姐妹的,那咱女王的丈夫們相互叫做兄弟算得什麼?」

這話似是有理。

剛想到這裡,那銀甲衛便感覺到身上寒嗖嗖的,他朝著鄧九郎瞟了一眼,這一眼,立刻把他凍得猛退幾步。

就在這時,鄧九郎咬著牙關慢慢笑道:「說得也是有理。對了,不知我那些『兄弟』現在何處?我很想與他們見一見,談一談,你能帶我去嗎?」

那夷人護衛也沒有多想,馬上笑應道:「你要現在去見那幾位兄長,好,我帶你去。」

自然,鄧九郎這一去,並沒有見到霍焉張景等人,事實上,那夷人護衛還挺好心地替他問了又問,在問了好幾個人后,才知那些人根本不在女王身邊,早在昨天晚上便離開了桂陽郡。

這讓鄧九郎很有點失望,於是,他轉過頭說道:「行了,帶我前去你們女王那裡。」

「好好——」在夷人護衛地帶領下,鄧九郎一行人艱難的在人海中穿來穿去,朝著柳婧的所在尋去。、

……

洛陽宮中。

自上次柳婧拒絕了太后的旨意后,一向沉穩的鄧太后,便安了不少耳目在百越,讓人時刻把柳婧的所作所為飛鴿傳回洛陽。

因柳婧做的事著實不少,有時候,鄧太后一天能收到十幾隻飛鴿。

這一天,鄧母來時,一眼便看到鄧太后又沉著一張臉。

居於高位多時,鄧太后已頗有不怒而威的氣勢,而且她面對群臣時,已經自稱為『朕』,這種屬於天子的稱呼在她口中喊出,已頗能讓人不敢直視。

鄧母知道女兒早就喜怒不形於色,現在一眼看到她把不高興都擺在臉上,不由格登一聲。

連忙走過去,鄧母向鄧太後行了禮,在鄧太后急急扶住時,鄧母撫著她的手臂,關切地問道:「綏兒,發生什麼事了?看你這臉板得。」

鄧太后聽到母親一提,便沉下了眸,她沉聲說道:「我得到消息,那消失多時,一直不見蹤影的顧呈,在聽到柳氏在百越稱王的消息后,已帶著屬下趕過去了。」說到這裡,她咬著銀牙,一臉慎重地說道:「顧呈號稱『排外戚,扶幼主』,在那些腐儒中頗有聲望,更統領了不少遊俠兒。母親,那百越之地自成天險,真要讓顧呈與那柳氏結為一體,交州一地只怕是只知有女王,不知有我鄧太后了1

她說得嚴重,當下鄧太后急道:「那怎麼辦?綏兒,你得想想辦法處理這事啊1

在母親地追問中,鄧太后沉吟起來,她在房中踱了幾步,突然止步回頭問道:「對了,九郎呢?九郎到哪裡了?現在消息如何?」

鄧母搖了搖頭,說道:「只說是往荊州方向去了,還沒有消息傳來。」說到這裡,她看向女兒,「阿綏你的意思是?」

鄧太后已冷靜下來,她在榻上坐下,說道:「國庫空虛,輕易動不得刀兵,那柳氏既有如此大的好處,又不能放任她真與顧呈聯合了,這個時候派九郎出馬自是應當。」

##

送上更新,求粉票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