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二百六十九章百越之地的公主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叫道:「哥兒,公主殿下開宴了,咱們快點趕去還能吃頓好的。」說到這裡,他腳步一提便想朝前跑去。 早在這嚮導叫出『公主殿下』四字時,那青年官員便是雙眼一亮,見狀,他馬上下令道:「大夥一起去。」

? 這時,床榻一晃,卻是鄧九郎在榻上坐下,只見他看著她,低沉地說道:「不管事實如何,阿枝畢竟對我有恩。阿枝,我願意認你為義妹,以後你若嫁人,嫁妝我一力承擔,便是有夫家敢欺負,我也定然護著你,這樣的處理可好?」

他的聲音越溫柔,黎枝越是淚流滿面,她哽咽著胡亂點了點頭。

見她終於同意,鄧九郎站了起來。

他看著她,輕聲又道:「好好養傷,我先走了。」說罷,鄧九郎衣袖一甩,毫不猶豫地轉身就走。

聽著他大步離去,發現自己的夢真的醒了的黎枝,撲在被子上啕啕大哭起來……

在黎枝大哭時,恍惚聽到鄧九郎壓沉的,含著怒意的聲音從外面傳來,「走吧,該去見見我的母親大人了1

鄧九郎與鄧母見面,具體說了什麼做了什麼,那是無人知曉,不過當天,他就見過了黎枝的父母親人。也不知他跟黎氏一族說了什麼話,當下黎氏族長都出馬了,在他們主動的,興高采烈地讓黎枝拜了鄧九郎這個義兄后,他們幾乎是逢人問起便說,他們對這樣的處理很高興,還說,他們是求著黎枝改主意的,還說什麼嫁為人妾怎麼也比不上為人義妹強。

本來洛陽流言紛紛,很多人都對這事好奇著。可現在黎氏自己也這樣說,眾人也就無話可說了。

就在鄧太后回洛陽的前一天,鄧九郎帶著所轄的銀甲衛出發了,這一次,他將前往西南,也不知再回洛陽,是何年何月!

……

時間飛逝如電,轉眼一年多過去了。

通往交州的官道上,一隊由官兵和馬車組成的隊伍正在烈日下趕著路。

這時,一輛馬車掀了開來,一個青年官員拭著汗朝著前方眺望而去。

見他露面。幾個年輕護衛策馬靠了來,烈日下,他們的臉上泛著油光,一人用手帕抹了把額頭上的汗水后,朝著履官員叫道:「大哥,這嶺南之地可真是悶熱得緊,你也出來騎騎馬吧。」

那青年官員搖了搖頭,他揮手召來一個護衛,問道:「還有多久可到番禺?」

那護衛的身後,身材瘦小臉孔黧黑的嶺南當地人連忙湊上前來笑道:「就快到了。最多二十里便可以入城了。」

嚮導這話一出。幾個青年都長吁了一口氣。那青年官員更是高聲喝道:「既然如此,大夥也別休息了,咱們抓緊趕路,到了番禺你們想怎麼玩就怎麼玩1

他這話一出。隊伍中發出一陣狂呼聲。

於是,隊伍再次揚起煙塵,繼續朝前出發。

果然,走不了二刻鐘,一個高大的城牆出現在視野中。

望著那城牆,人群中暴發出了一陣歡呼,「要進城啦——」歡呼聲中,所有的人都如解了韁繩的馬駒兒,開始撒歡著朝城門奔去。

一入城門。便是一陣樂音傳來,只見前方的街道上,一個個吹著竹笛,吹著不知名的樹葉,或以手撮嘴發出各種古怪鳥鳴的披紅著綠的隊伍正迤邐而來。那隊伍中,一個個扎得高高的竹床被數十人合力舉到了半空,而那舉在半空中的竹床上,要麼有童子翻滾,要麼是少女高歌,要麼是塗著油彩的老漢在咿咿呀呀地唱著曲。

而在街道的兩旁,一個個臉上塗著紅紅綠綠,牙齒不知糊上了什麼東西,變得烏黑的少年少女,正裸著上身載歌載舞而來。

眾中原人看得目瞪口呆。

就在一個青年護衛瞪大了雙眼時,身邊傳來一陣嬌笑聲,他一回頭,便看到一個額頭上塗了黃色顏料,裸著上身的少女舞蹈著向他挨了過來。見到青年回頭,少女沖著他直笑,一邊笑,少女那鴿子般挺立的*,一邊向青年的身上蹭來。

青年哪曾見過這種情景?連忙倒退幾步,好不容易站穩已是臉白如土,而在青年的身後,一個中年儒生已是目瞪口呆地叫道:「這,這,這光天化日之下,實是有傷風化,有傷風化啊1

見他一副恨不得脫下自個衣裳幫少女披上的模樣,一眾腳踝上系著鈴鐺,頸上戴著花環,光裸著上身的少女們格格歡笑起來。

她們的歡笑聲,清脆而愉悅,遠遠地傳了開來。

而她們越是笑得歡,眾中原人的臉色便越是漲得通紅,就在一個個生得俊俏點的青壯急著避開這些少女地圍舞時,那青年官員扯過那嚮導,抹著額汗問道:「這些是什麼人?這是怎麼回事?」

那嚮導顯然也很高興,正扭著腰哼著曲,聞言他樂顛顛地說道:「這些是咱百越人的征山族,嘿嘿,咱們今天運氣不錯,趕上了征山族向公主殿下進獻的大日子。」

他剛剛說到這裡,突然的,前方的街道處,傳來一陣雄渾有力的鼓聲。

那「咚咚——咚」的鼓聲一出,人群中便暴發出一陣歡呼聲。在這如雷般的歡呼聲中,無數行人轉過身,朝著那鼓聲方向奔跑而去。

看著這一幕,那嚮導也樂癲了,他朝著那青年官員大聲叫道:「哥兒,公主殿下開宴了,咱們快點趕去還能吃頓好的。」說到這裡,他腳步一提便想朝前跑去。

早在這嚮導叫出『公主殿下』四字時,那青年官員便是雙眼一亮,見狀,他馬上下令道:「大夥一起去。」

「好——」於嚮導地歡呼聲中,眾中原人朝著前方趕去。

才過了一條街道,那青年官員便赫然發現,眼前這一條一眼看不到邊的街道上,竟是擺滿了酒席,一個個打扮古怪說不出是哪族的異族人,正就著這流水席吃得歡。

那嚮導看著擺到了街道盡頭的酒席,猛吞了幾下口水,迫不及待地朝前一指,向那青年官員叫道:「前方再走八百步便是公主殿下的別莊,公主殿下最喜歡外來客,你們都是貴人,可以直接到莊子里就餐,小人我就在這裡嚼一頓了。」話音沒落,他已貓一樣的竄入了人群中,擠入一個酒席的空位里。

眾中原人面面相覷,過了一會,那青年官員斷然下令,「走,我們也去湊這份熱鬧1

於是,眾人繼續朝前走去。

果不其然,走了七百步后,一個極具洛陽特色的莊子出現在眾人的眼前。看著這莊子,一個青年護衛驚叫道:「搞了半天,這公主殿下還是咱中原的公主?」

那青年官員聞言一曬,笑道:「當然是咱們自己的公主,這交州之地現在可是姓劉呢。」說到這時,他衣袍一掀,大步朝著莊子裡面走去。

一入莊子,便是一個巨大的庭院,此時庭院里也擺滿了酒席,坐著一個個大吃大喝的百越人。眾中原人知道對方也是被教化過的中原人後,心下大定,步履穩穩的繼續朝前走去。

不一會,他們便來到了一個大堂中。

一入大堂,眾人便抬頭看去,然後,他們齊刷刷呆住了。

只見偌大的殿堂中,絲竹弦樂聲聲而來,一個個榻几上,端坐著打扮各異,看起來卻個個身份不凡的各族貴客。

這不是他們呆住的理由,令得眾人看得呆了的,是那個高倨在殿堂,*半坐在一塊方型玉石下,高抬著下巴,含著傲慢笑容的少女。

那是一個極為美麗的少女,她面容精絕,美得雍容而又奢華——這是典型洛陽權貴的美,所以,也不能讓他們吃驚。

真正讓眾人側目的是,眼前這個美得精絕的少女,她那如雲的烏髮外圍,織成了一條條的小辮子,那辮子夾在烏髮間盤旋而上,極具異族風情的高挽而起,少女的額心,用硃砂塗了點艷紅,烏漆漆的雙眸顧盼生輝,櫻唇一點紅得勾魂,美好修長的身段上,穿著一襲由七彩羽衣編織而成的漢服。

……這是典型的異族打扮。

可如此艷得張揚,明艷到了極致,彷彿這天地間的最美的動物,毫不吝嗇的向大自然展示她最艷麗的青春的打扮,配在這個婉約的,有著中原式的嫻雅,貴族式的奢華精絕的少女身上,竟是美得灼目,美得能刺傷人的雙眼。

更何況,下巴微抬的少女,那掛在臉上的笑容是如此傲慢,如此視天下蒼生如螻蟻的不可一世,卻那眼神底,又有一種讓人心底透著清涼的沉靜?

這世間,竟真有人能把那極致的沉靜溫雅和放縱迷艷完美的結合成一體,讓人光是看了一眼,便心魂飄蕩無法自已?

一時之間,那青年官員發現自己的心砰砰地急跳起來。

他竟是不受控制地想道:這就是世間傳說的絕色美人吧?

見到青年官員雙眼發直,獃獃怔怔地不知動作,那中年儒生走上前來,他低聲斥道:「真是亂七八糟1

中年儒生的話,令得青年官員清醒過來,他順著儒生的雙眼看去。

這一看,他赫然發現,原來如他一樣,痴迷於眼前這公主之美的,不知有多少。在那公主的身前,一個個做異族打扮,光著精壯的上身,在額頭上塗畫著各種符號和色彩的百越青年,竟圍著那公主,或步或扭胯相送,跳著激烈的傳達愛意的舞蹈。

讓那儒生不忿的,應該是那公主不但不矜持以對,反而傲慢的,笑吟吟地相對,她那奢華高貴又迷艷的臉上,烏眸蕩漾著笑,櫻唇含著驕狂,彷彿她就是那窮奢極欲的女王,正享受著天下美男子們的崇拜仰慕。

也難怪那中年儒生說她『亂七八糟』了!

##

求粉紅票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