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二百六十九章百越之地的公主

作者:林家成  |  更新時間:2014-04-24 03:49  |  字數:3545字

?這時,床榻一晃,卻是鄧九郎在榻上坐下,只見他看著她,低沉地說道:「不管事實如何,阿枝畢竟對我有恩。阿枝,我願意認你為義妹,以後你若嫁人,嫁妝我一力承擔,便是有夫家敢欺負,我也定然護著你,這樣的處理可好?」

他的聲音越溫柔,黎枝越是淚流滿面,她哽咽著胡亂點了點頭。

見她終於同意,鄧九郎站了起來。

他看著她,輕聲又道:「好好養傷,我先走了。」說罷,鄧九郎衣袖一甩,毫不猶豫地轉身就走。

聽著他大步離去,發現自己的夢真的醒了的黎枝,撲在被子上啕啕大哭起來……

在黎枝大哭時,恍惚聽到鄧九郎壓沉的,含著怒意的聲音從外面傳來,「走吧,該去見見我的母親大人了!」

鄧九郎與鄧母見面,具體說了什麼做了什麼,那是無人知曉,不過當天,他就見過了黎枝的父母親人。也不知他跟黎氏一族說了什麼話,當下黎氏族長都出馬了,在他們主動的,興高采烈地讓黎枝拜了鄧九郎這個義兄後,他們幾乎是逢人問起便說,他們對這樣的處理很高興,還說,他們是求著黎枝改主意的,還說什麼嫁為人妾怎麼也比不上為人義妹強。

本來洛陽流言紛紛,很多人都對這事好奇著。可現在黎氏自己也這樣說,眾人也就無話可說了。

就在鄧太后回洛陽的前一天,鄧九郎帶著所轄的銀甲衛出發了,這一次,他將前往西南,也不知再回洛陽,是何年何月!

……

時間飛逝如電,轉眼一年多過去了。

通往交州的官道上,一隊由官兵和馬車組成的隊伍正在烈日下趕著路。

這時,一輛馬車掀了開來,一個青年官員拭著汗朝著前方眺望而去。

見他露面。幾個年輕護衛策馬靠了來,烈日下,他們的臉上泛著油光,一人用手帕抹了把額頭上的汗水後,朝著馬車中的官員叫道:「大哥,這嶺南之地可真是悶熱得緊,你也出來騎騎馬吧。」

那青年官員搖了搖頭,他揮手召來一個護衛,問道:「還有多久可到番禺?」

那護衛的身後,身材瘦小臉孔黧黑的嶺南當地人連忙湊上前來笑道:「就快到了。最多二十里便可以入城了。」

嚮導這話一出。幾個青年都長吁了一口氣。那青年官員更是高聲喝道:「既然如此,大夥也別休息了,咱們抓緊趕路,到了番禺你們想怎麼玩就怎麼玩!」

他這話一出。隊伍中發出一陣狂呼聲。

於是,隊伍再次揚起煙塵,繼續朝前出發。

果然,走不了二刻鐘,一個高大的城牆出現在視野中。

望著那城牆,人群中暴發出了一陣歡呼,「要進城啦——」歡呼聲中,所有的人都如解了韁繩的馬駒兒,開始撒歡著朝城門奔去。

一入城門。便是一陣樂音傳來,只見前方的街道上,一個個吹著竹笛,吹著不知名的樹葉,或以手撮嘴發出各種古怪鳥鳴的披紅著綠的隊伍正迤邐而來。那隊伍中,一個個扎得高高的竹床被數十人合力舉到了半空,而那舉在半空中的竹床上,要麼有童子翻滾,要麼是少女高歌,要麼是塗著油彩的老漢在咿咿呀呀地唱著曲。

而在街道的兩旁,一個個臉上塗著紅紅綠綠,牙齒不知糊上了什麼東西,變得烏黑的少年少女,正裸著上身載歌載舞而來。

眾中原人看得目瞪口呆。

就在一個青年護衛瞪大了雙眼時,身邊傳來一陣嬌笑聲,他一回頭,便看到一個額頭上塗了黃色顏料,裸著上身的少女舞蹈著向他挨了過來。見到青年回頭,少女沖著他直笑,一邊笑,少女那鴿子般挺立的*,一邊向青年的身上蹭來。

青年哪曾見過這種情景?連忙倒退幾步,好不容易站穩已是臉白如土,而在青年的身後,一個中年儒生已是目瞪口呆地叫道:「這,這,這光天化日之下,實是有傷風化,有傷風化啊!」

見他一副恨不得脫下自個衣裳幫少女披上的模樣,一眾腳踝上系著鈴鐺,頸上戴著花環,光裸著上身的少女們格格歡笑起來。

她們的歡笑聲,清脆而愉悅,遠遠地傳了開來。

而她們越是笑得歡,眾中原人的臉色便越是漲得通紅,就在一個個生得俊俏點的青壯急著避開這些少女地圍舞時,那青年官員扯過那嚮導,抹著額汗問道:「這些是什麼人?這是怎麼回事?」

那嚮導顯然也很高興,正扭著腰哼著曲,聞言他樂顛顛地說道:「這些是咱百越人的征山族,嘿嘿,咱們今天運氣不錯,趕上了征山族向公主殿下進獻的大日子。」

他剛剛說到這裡,突然的,前方的街道處,傳來一陣雄渾有力的鼓聲。

那「咚咚——咚」的鼓聲一出,人群中便暴發出一陣歡呼聲。在這如雷般的歡呼聲中,無數行人轉過身,朝著那鼓聲方向奔跑而去。

看著這一幕,那嚮導也樂癲了,他朝著那青年官員大聲叫道:「哥兒,公主殿下開宴了,咱們快點趕去還能吃頓好的。」說到這裡,他腳步一提便想朝前跑去。

早在這嚮導叫出『公主殿下』四字時,那青年官員便是雙眼一亮,見狀,他馬上下令道:「大夥一起去。」

「好嘞——」於嚮導地歡呼聲中,眾中原人朝著前方趕去。

才過了一條街道,那青年官員便赫然發現,眼前這一條一眼看不到邊的街道上,竟是擺滿了酒席,一個個打扮古怪說不出是哪族的異族人,正就著這流水席吃得歡。

那嚮導看著擺到了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