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二百六十四章示意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子的族人。 對上柳婧,一院落的人都沒有說話。 便是一向話多喜歡作主的三伯父柳行風,也聳拉著一張臉,無精打采著。 柳婧看了他們一眼后,上前向幾位伯父行過禮,見她還願意前來行禮,眾...

四周早就亂成了一團,就在鄧九郎從地上爬起時,嗖嗖嗖,無數銀甲衛沖了過來。無數的叫嚷聲腳步聲和驚魂不安的議論聲四面而起!

眾銀甲衛一撲而上,在見到自家郎君安然無恙后,他們齊刷刷地看向倒在地上,正口噴鮮血,顯然傷得很是不輕的黎枝。

在銀甲衛們看去時,鄧九郎也是一臉的複雜表情,他看著黎枝一會,伸出手把她抱了起來,沉聲命令道:「快叫太醫1

「是1

猶豫了一會,他把黎枝交給一個銀甲衛,交待道:「她傷得很重,怕是耽誤不得,馬上送她前去看大夫。」

「是1

在那個銀甲衛抱著黎枝,飛身上馬急急離開后,鄧九郎回過頭來,寒著一張臉喝道:「徹查此事1

他目光掃向被砸成了肉餅的吳佼屍身和自己的坐騎,正要說話,地五驚惶的聲音傳了來,「郎君,你快看我那件外袍1

鄧九郎和眾人齊刷刷轉頭看去。

這一看,他們對上了因浸過吳佼的鮮血,而冒出一股股黑煙,凡是鮮血染過的地方,便爛成了灰的外袍,驚怕得一個個白了臉!

地五看向吳佼的屍身,白著臉唏噓道:「真是最毒婦人心,為了殺死郎君,她竟是在自己體內也用了毒。」看這毒的烈性,當時要不是自己手快,郎君只要沾上一點,怕是再也好不了了!

鄧九郎也青了臉,他沉聲命令道:「封鎖城門,立刻找到那行兇之人1

「是1

「黎枝救了我一命,我們去看看她1

「是1

鄧九郎晚到一步,當他趕到安置黎枝的鄧府時,正好看到宮中的李太醫搖著頭走出來。當下他連忙走近。低聲問道:「李太醫,她傷得怎麼樣?」

那李太醫連連搖頭,他把鄧九郎拉到一側。沉吟了一會後,輕聲說道:「鄧家郎君。裡面這個小姑呢,傷勢雖重,肚腹內臟也有震動,可要是精心治療細心照顧,倒沒有性命之憂。」

在鄧九郎鬆了一口氣后,李太醫低聲又道:「就是那一腳,給踢中了她的胞宮。令是這小姑子的胞宮碎裂,老夫無能,看她這樣子,只怕以後是孕育不了孩子了……」

這話一出。鄧九郎凝在了當地。

見他低著頭沉思不再說話,李太醫朝著鄧九郎行了一禮,搖了搖頭走了出去。

直到李太醫走得遠了,鄧九郎才走入房中。

榻上,面如金紙的黎枝正在昏暗。她的小巧的唇角,還殘餘著一絲血痕,望著她蒼白的臉,以及放在錦被上那蒼白的手,鄧九郎的眉頭越結越緊。

直過了一會。他才轉身離去。

就在鄧九郎離去后,本來應該昏暗中的黎枝,緩緩睜開了眼。

因黎枝救的是當今太后的親弟,是權傾一時的鄧九郎,一時之間,不停的有人前來探望。

鄧母前來探望時,已到了傍晚,院子里來來往往的人,已離開得差不多了。

揮手讓眾人留在外面,鄧母雍容地走到了房中。

她來到黎枝的榻旁后,緩緩坐下,這才喚道:「枝兒,枝兒……」

黎枝本來睡得淺,聽到她的叫喚慢慢睜開眼來。一見是鄧母,她便想要爬起來行禮。

鄧母連忙伸手扶住了她,在讓黎枝重新躺下后,鄧母憐愛地看著她,慈祥地說道:「孩子,你今天做得很好,我在這裡替九郎謝過你了1

黎枝羞紅著臉輕聲說道:「這是阿枝應該做的。」

「不管怎麼說,你這孩子這一次,可做得太好了。」鄧母顯得很高興,她笑吟吟地說道:「聽說,今天九郎來看了你三次?」

黎枝聞言,越發羞紅了臉。

這時,鄧母湊近了她,輕輕說道:「今兒給你看脈的是李太醫,我讓他當著九郎的面前,說你替九郎擋下的那一腳,給踢中了胞宮,以後無法孕育了。」

……

與此同時,柳婧已離開了洛陽境,進入豫州。

她原本是想要直接去封地的,可前來迎接的張景說,不管他用了什麼辦法,柳氏一族都不願意隨他前去封地,無可奈何之下,他只能帶著這些人在豫州封縣暫住著,等著柳婧回來勸服他們。

柳婧還一直以為,張景已帶著他們離開豫州了,沒有想到他們還在這裡逗留。逗留在這裡,簡直是只有鄧太后一句話,柳氏一族就可以全軍覆滅。要不是安置他們的是老成執重的張景,不然以柳氏那些子弟的德性,柳婧真要擔心了。

在聽過張景的述說后,柳婧按著心中的不耐,與他一起朝著封縣進發。

封縣位於豫州的邊境處,與荊州接壤,柳婧一行人日夜歉行,趕來時也是過了大半個月。

幾乎是柳婧的馬車一到封縣,便遠遠看到吳叔他們在那裡翹首以待,望著那一張張親切又蒼老的面容,柳婧不覺紅了眼眶。

她連忙在人群中繼續尋找。不一會,她在吳叔他們後面五十步處的一輛馬車中,看到了父親的身影。

父親消瘦很多了,原本玉樹臨風的美男子,這時刻眉頭暗蹙,憂鬱的雙眼中雖然儘是期待和思念,卻也憂鬱更甚。

柳婧心頭一酸,連忙喝叫著馬車停下,在吳叔等人驚喜地望來時,大步迎了過去。

吳叔等老僕急急地跑向柳婧,待要行禮,嘴卻在一張之下給僵住:他們不知道怎麼稱呼她了!柳婧心頭更是不好過,她連忙一一扶起他們,哽咽著說道:「我還是阿婧,我還是文景,叔,我還是阿婧,嗚……」

聽到女兒的哭聲,柳父終於從馬車上跳了下來,他大步沖了過來,一把把這個當成珍寶捧在手心多年的女兒緊緊摟在懷中!

緊緊摟著她,摟著啕啕大哭的女兒,柳父一邊笨拙地拍著她的背,一邊哽咽地說道:「孩子孩子,別哭了,別哭了……」叫著女兒別哭,他卻在悄悄拭淚。

這時,張景走了過來,他朝著柳父行了一禮后,湊近柳婧低聲說道:「公主,別哭了,再哭下去就驚動他人了1

他這話一出,柳婧立馬止住了哽咽,她拭了拭眼睛,緊緊揪著父親的衣袖,「我要與父親一道坐車。」

「好好,一道坐車一道坐車。」在柳父哄著女兒上了馬車不久,張景又聽到了柳婧的嗚咽聲。

就這樣,在柳婧一邊嗚咽一邊述說中,一個時辰后,眾人來到了在封縣的住處。

一入府中,看到母親和妹妹,柳婧又是一陣嗚咽,一家人抱頭痛哭后,柳婧繼續把自己別後的事說了一遍,以及怎麼成為公主的事又說了道。

她又是哭又是說的弄了二個時辰,整個了也疲憊了,在洗浴之後,便被柳母扶著入了寢房。

回到寢房,柳婧雖是累極卻沒有半點睡意,她重新換過一襲衣裳後走了出來,看到站在月色庭院中的張景,低聲問道:「我那些伯父都在封縣?」

「是的,都在。」張景轉頭看向他,深深一禮后,極為愧疚地說道:「屬下無能,實是勸他們不得。」

柳婧蹙眉說道:「明知我已回來,他們連人影也不見一個,看來一個個對我怨氣極大。這樣的情況下,你勸不動也是正常。」

說實在的,柳婧沒有想到柳氏族人竟會對自己這麼大的意見。竟是明知道自己到了,卻連一個人也沒有出現!

當下,她說道:「你也去休息吧,想來我明天是能見到他們的。」

第二天,柳婧果然見到了這些族人,她幾乎是剛剛跨入柳父的院落,便對上了這一院子的族人。

對上柳婧,一院落的人都沒有說話。

便是一向話多喜歡作主的三伯父柳行風,也聳拉著一張臉,無精打采著。

柳婧看了他們一眼后,上前向幾位伯父行過禮,見她還願意前來行禮,眾親人目光複雜起來。而柳婧認真地說道:「幾位伯父,父親大人,孩兒是陛下親封的和樂公主,陛下在過逝前,曾經擬了一份詔書,並給了女兒一份封地,那封地位於交州……」

她還沒有說完,三伯父柳行風便打斷道:「交州南越郡是吧?阿婧,你知不知道交州是什麼地方?南越郡又是什麼地方?」他站了起來,嚴肅著一張臉說道:「那是百越之地,是出了名的瘴厲之地!自古以來,只有待罪之臣才會被貶到那裡去!阿婧,你確定你那皇兄真是對你寵愛有加?」

這一次,柳行風的聲音一落,張景從柳婧身後走了出來,他朝著柳行風施了一禮后,恭敬地說道:「伯父只知其一不知其二,和樂公主這塊封地,雖是位於交州瘴厲之地,可當初陛下劃分封地時,給了公主殿下多於常人十倍的封地1

他剛說到這裡,柳行風便揮了揮手,不耐煩地說道:「十倍之地又怎麼樣?十倍之地,那裡就是嶺南了?就沒有瘴厲了?」

見他語氣極硬,柳婧蹙起了眉,她與張景交換了一個眼神后,待要說話,突然的,一個驕作的女子聲音從院門口傳來,「柳婧,你還沒有說一說,你是怎麼拖累死柳成,殺死柳式的1話音一落,做婦人打扮的柳敏扶著肥胖的七伯母,後面跟著臉色複雜的七伯父,趾高氣揚地走了進來!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