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二百六十三章鄧九郎歸來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她低低地哽咽了幾聲后,轉向身後的一個黑瘦漢子,「他就要過來了1 那漢子雖是殺人如麻,這一切也不由手軟,他看向吳佼,忍不住說道:「小姑子,要殺一個人多的是辦法,你這樣同歸於盡實是沒有必要。」

? 鄧九郎回來了,他風塵僕僕地站在白衣樓里。

出乎地五意料的是,面對著自己的稟奏,鄧九郎那張沾滿了風塵,顯出幾分黑瘦的臉,在最開始地凝住和一陣沉默后,卻沒有向他發火。

他不但沒有發火,而且還沒有多餘的表情,定定地看著地五,鄧九郎說道:「所以,她是不聲不響地離開了?」

「是1

「她也知道我馬上就會回來?」

「是1

鄧九郎突然一笑,笑過之後,他輕柔地說道:「行了,我知道了。你剛才說過太后還沒有回宮?」

「是1

「真有意思。」鄧九郎又是一笑,他慢慢說道:「把人手交給我,我自己親自去弄清這件事1

「是1

看到自家郎君頭也不回地朝著外面走去,一個鄧府聞迅趕來的管事亦步亦趨地跟上,小聲提醒道:「郎君,老夫人一直擔心著你呢,現在都回來了,不去拜見?」

聽到管事的問話,鄧九郎居然又是一笑,他說道:「恩,這個不忙,怎麼著,我也得把事情調查清了才好說話。」卻是一副連自己母親也懷疑上的樣子。

那管事有心想說他不孝,但一見左右的銀甲衛都是小心翼翼,便又閉了嘴。

半個時辰不到,鄧母便知道兒子過門而不入,她也只是笑了笑,便神色不動地繼續與黎枝說著話。

鄧九郎這一次調查,竟是連地五也不完全相信,他調用自己暗裡暗裡的人脈,仔仔細細地查了三天後,才下令終止了這次調查。

看著站在白衣樓上,負著手望著川流不息的人群出神的郎君,乾三蹬蹬蹬地走了過來。他來到鄧九郎身後,也朝下面伸頭瞅了一眼后,叫道:「郎君。你看什麼?」轉眼他又哇哇叫道:「郎君,事情都已調查清楚了。既然與太后無關,你也就別與自個家人生氣了。還有,那吳錯兒已經拿下,郎君你要不要再審一審?」

臨風而立的鄧九郎,直過了好一會才說道:「沒有必要了。」頓了頓,他又笑道:「拿下吳錯兒又怎麼樣?太后高高在上,只要她一天不喜。便永遠有人替她強出頭,這些出頭的人還個個能得很1

乾三不想聽這個,他著急叫道:「這事你們姐弟再好好商量一下就是了,現在當務之急是尋回夫人。郎君你這性子就這樣不好。明明心裡火得很,卻越來越悶了1

聽到乾三這話,鄧九郎又是一笑,他低沉地說道:「沒有必要了1

「什麼?郎君你說什麼?」乾三瞪大眼震驚地看著鄧九郎,不怎麼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鄧九郎卻沒有解釋的心思。他命令道:「給我上一封奏摺,便是知道西南諸夷頻頻鬧事後,我願為乾庭分憂,自願前去鎮壓1在乾三瞪大的眼睛中,鄧九郎又說道:「上了奏摺。你們就收拾一下,過兩天我們就去西南1

這不是他家郎君!

他家郎君遇到事,從來都是越拙越勇,從來不會這樣轉身離去!

明明現在派人的話,還能找到那婦人,不管怎麼樣,她離去經過沈右的手,有的是蛛絲馬跡!

就在乾三瞪目結舌抓頭搔耳想著怎麼勸他時,鄧九郎卻是衣袖一甩,大步走了下去。

同樣,鄧九郎要去西南平夷的消息,很快便傳到了鄧母耳中。

聽到這個消息,這個雍容華貴,志得意滿的貴婦人,不知為什麼心頭一涼,一屁股坐在榻上半天都不動了。

看到她這樣,這兩天一直呆在鄧母身邊的黎枝小心地湊上前,輕聲安慰道:「母大人何必憂煩?九哥這奏摺還沒有經過太后同意呢,等太后回來后,一紙詔令把他叫回就是了。」

鄧母搖了搖頭,她疲倦地說道:「那西南之地,瘴厲悶熱,自古以來便是險地,每次都只能派一些貶謫的官員才過去。擎兒上次去那裡時,是為了穩固太后的地位,他那次去后,我這顆心總是吊著的,夢裡都哭醒過好幾回。」

鄧母閉上眼睛,難受地說道:「後來太后說讓他去西南,都只是唬唬他,我聽到后還心裡不快了很久,可現在,我的兒子連我的面也不見,就準備去那苦難之地了……我這個兒子我,自小便疼著寵著,他也從小聰明,從來不會讓我失望。我原以為,這次讓那個柳氏不告而別,他會傷心失望,會好好地思量娶那個婦人應不應該。可他倒好,不過走了一個女人,竟然就把自己送到西南之地去受苦。」

鄧母的聲音中,既是失望又是憂煩痛苦,黎枝小心地看著她,並不敢答話。

又過了一會,鄧母的聲音突然狠了起來,「擎兒要是想讓這一招逼得我們接納那個婦人,簡直是白日做夢!枝兒1

「母大人,我在呢1

「明天你就去接觸九郎,無論用什麼辦法,你要讓九郎喜歡上你!只要你做到這一點,我馬上讓你的家族升上一級1這樣的承諾,可以讓任何一個人以性命相博!

當下,黎枝溫柔地應道:「好的。」

第二天一大早,鄧九郎便忙碌起來,他親手殺了吳錯兒!

當吳錯兒血淋淋的腦袋被扔進吳氏的大門時,一城轟動!

吳佼聽到這個消息時,正在城外,陡然得知,她尖叫一聲后暈厥在地。

幾個同伴連忙把她掐醒,對上一睜開眼便淚流不止的吳佼,一個小姑低聲安慰道:「阿佼,別傷心了,你姑姑既然死了,這件事也就算了結了。不然的話,光是徐元帥的報復你們家也受不了。」

吳佼搖著頭,她不停地搖著頭,她淚水橫飛地哽咽道:「不是不是,你們不了解鄧九郎,他不會就止罷休的,他也不會讓徐元帥動手。他還會出手的,他一定還會出手,他要殺雞儆猴啊1

果然。一切都被吳佼說中了。

中午不到,鄧九郎便當著眾臣。列舉了吳氏一族犯下的三十大錯,這三十大錯中,樁樁件件有罪證有人證,光是死在這一族人手中的無辜庶民和婢僕,便有四十三個之多,而且這些都是鐵證如山!

借著這些任何一個大家族都犯過的罪孽,鄧九郎不等太后回來。便逼迫各位主政大臣給吳氏一族定了罪。

於是下午時分,吳佼便得到消息,他們一族因罪孽深重,為國法所不容。全部被剝奪家產,男的入獄女的充為官伎!

她竟是一夕之間,就由一個大家閨秀變成了一個官伎!

她愛了慕了這麼多年,一心一意想嫁的良人,竟為了另一個女人。親手毀了她的家族,毀了她的人生!

她恨啊!她真的好恨!

一直沒有回府,躲在一處酒樓的吳佼,親眼看著鄧九郎帶著銀甲衛沖入了自己家中,親眼看到他策著馬。前呼後仰地走出來!

望著那越來越近的男人,吳佼一襲縞素,她低低地哽咽了幾聲后,轉向身後的一個黑瘦漢子,「他就要過來了1

那漢子雖是殺人如麻,這一切也不由手軟,他看向吳佼,忍不住說道:「小姑子,要殺一個人多的是辦法,你這樣同歸於盡實是沒有必要。」

「不,有必要1吳佼哽咽道:「我要他死在我的手裡1轉眼她又說道:「難道你不願意?不要忘記了那五百兩黃金1

那黑瘦漢子嘆了一口氣,道:「你自己執意找死,那我自是無話可說1

在兩人說著話時,策著馬的鄧九郎,在眾銀甲衛地簇擁下越走越近,越走越近。

這時,那黑瘦漢子盯了一眼鄧九郎,突然又道:「小姑子,其實你為這樣男人去死,真是太沒必要了,你看到他身後的那個穿黃衫的少年沒有?那是個女娃呢,嘖嘖嘖,出門辦案的時候還帶女娃,這個鄧九郎當真是個多情之人埃」

到了這個地步,吳佼哪有心思在意鄧九郎身邊跟著什麼女人?她瞟也不瞟一眼,只是凄苦怨毒地等著那個身影,等著他一步一步策馬過來!

就在鄧九郎的隊伍來到了酒樓下時,吳佼凄然地喝道:「動手吧1

「是1那黑瘦漢子馬上應了,他手一伸,一把提著吳佼,把她的人當成兵器,在空中掄了半個圈后,黑瘦漢子突然暴喝一聲,把吳佼一扔,朝著鄧九郎重重地砸去!

這個江湖上著名的高手,竟是以吳佼做為暗器,以她自身的重量加上他的力道,「叭」的一聲砸向了鄧九郎!

這一下來勢極猛,鄧九郎堪堪抬頭,一陣巨風夾雜著一個巨物便向他重重壓來。他也是血山中走出來的人,這一砸之威,幾乎是瞬時之間便令得鄧九郎駭住了,他毫不猶豫地相信,只要給砸個正著,別說是他,便是他胯下的馬也會被打成肉醬!

大驚之下,他尖嘯一聲急速飄出馬背,與此同時,他錚地一聲抽出佩劍,寒光一閃刺向那個巨物!

佩劍划拉一聲,便刺中了那個巨物,在一個屬於女子的痛哼聲中,無數鮮血嘩啦而下!

說時遲那時快,就在那巨物砸下,鮮血四灑時,一側的地五最先反應過來,他下意識地把那鮮血當成了暗箭,以閃電般的迅速脫下外袍,把那袍服朝著空中嗖嗖一卷,那四濺而來的鮮血后,整個人凌空飛起,重重擊向那巨物!

可這個時候,那巨物已以千斤之力砸向了鄧九郎,地五的攻擊,根本來不急了。

就在這個時候,一直關注著鄧九郎,因為女子的心思細,最先聽到吳佼那一聲喝令的黎枝,奮不顧身地朝著跳下馬背的鄧九郎重重一撲,重重地壓在了他的身上!

而就在這個時候,吳佼的屍身已撲地一聲如泰山般壓了下來,她的重量加上那黑瘦漢子的巨力,足有上千斤的份量先是砸在了鄧九郎的坐騎上,在令得那坐騎慘嘶一聲,迅速地垮在地上,肚腹壓成扁扁一堆后,吳佼的一腳,撞在了黎枝的腹上,令得伏在鄧九郎身上的她,猛然噴出了幾口鮮血!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