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二百五十九章原來如此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式這狼狽醜陋的模樣,柳婧蹙起了眉,她淡淡地說道:「安靜一點,這樣叫嚷毫無益處1 可幾乎是她的話音一落,柳式便騰地站起,只見他轉過身撲到柳婧面前,朝著她嘶聲厲喝道:「都是你,都是你!你把我們弄出...

??!--章節內容開始--

本書名+看

柳婧凜然站起時,柳式沖入了廂房,只見他朝著柳婧喘著氣叫道:「不好了不好了,外面來了一些將卒,他們已把白衣樓團團圍住,說是文景你犯了事。」

幾乎是他的聲音一落,一陣殺氣騰騰的腳步聲便從樓下傳來。

聽著那越逼越近的腳步聲,柳婧猛然轉頭,她朝著柳式急喝道:「還有其他的人呢?什麼時候起,這白衣樓由著他人想來就來想走就走?」

柳式一驚,他結結巴巴地說道:「他們應該就在外面,我馬上去叫。」他的話音一落,白衣樓下的大堂里陡然一靜,入耳的,只有一陣鏗鏘有力,殺氣騰騰的腳步聲,那腳步聲,正在迅速地朝著樓道上走來。

柳婧冷著臉一字一句地說道:「只怕來不及了。現在請你記著,務必儘快找到地五,便說我因楊芳蘭那姓徐的姦夫一事,得罪了一個叫沈右的將領。」

幾乎是她剛剛說到這裡,幾十個手持長戟,身穿甲衣的兵卒沖了上來。他們把柳婧團團圍住后,手中長戟一舉,同時指向了她,指向了柳式!

緊接著,沈右的身影出現在樓梯口,他大步走到柳婧面前,面無表情地看了她一眼后,說道:「柳氏?你涉嫌謀害徐成明元帥幼子徐山,現在我等要將你鎖拿,你可有話要說?」

他嘴裡說著『你可有話要說』,可話音剛落,把柳婧團團圍住的眾士卒便再逼進一步,同時,十幾柄寒氣森森的長戟,已殺氣騰騰地抵上了柳婧幼嫩的肌膚!

砰的一聲,柳式白著臉退後一步撞倒在柱子上!

與他不同,柳婧依然神色不變。她冷笑一聲後轉向那沈右。聲音一提,殺氣騰騰地暴喝道:「我乃當朝和樂公主,你們好大的膽子。竟敢天子腳下,大庭廣眾當中圍攻當朝公主。難道不怕王法了嗎?」

她的聲音實在是大,那句『我乃當朝和樂公主』幾個字,更是在她全力施為下,叫嚷得遠遠傳了出去,令得有點喧嘩的下面大堂也有了剎那間的安靜!

沈右臉色一沉。負著雙手,他冷冷地哧聲說道:「和樂公主?洛陽人都知道,和樂公主早就故逝了!婦人。你要想冒充,那也得撿一個在世的來1

叫到這裡,他手一揮,直接命令道:「堵上她的嘴。把這婦人押走——」

幾乎是沈右這句話一出,柳婧便臉色一變,她清楚地感覺到眼前這個身上流露出的絕對殺機!

一想到鄧九郎離去的時機,想到地五離去的時機,電光火石中。柳婧意識到:不好,這是精心策劃的陰謀!不管是柳成遇到那個楊芳蘭,還是柳成的死,自己的強出頭,還是鄧九郎的離去。都是有人幕後算計好的,為的,便是現在這一刻!

就在柳婧腦如電轉時,一側的柳式突然跳了起來,只見他朝著沈右撲通一跪,顫聲叫道:「這不關我的事,不關我的事1

柳式這一跪,柳婧便是眉頭一蹙,沈右在冷笑一聲后,一腳把他踢翻在地。

看到眾士卒把柳式綁了起來,柳婧在步步逼來的眾士卒中,仰頭大笑起來,大笑聲中,她高聲叫道:「原來如此!只用一計便把你沈氏一族和我這個鄧九郎非要娶回家的婦人都……」她一句話還沒有說完,兩個士卒已反剪她的雙手,在她的嘴裡塞上了一塊布條!

接著,柳婧雙眼一黑,被人弄暈了過去。

當她再次醒來時,已然身處黑沉的監牢里。

監牢很暗,時不時有一陣陣聲嘶力竭的哭鬧聲和求饒時傳來,柳婧動了動,發現自己雙手反剪。

不過眼前這監牢到是甚為乾淨,不但乾淨,上面還有一個天窗,有一股清新的風吹進來。

看來,她到是受到了優待了。

柳婧腦筋非快地轉動起來。她一邊尋思,一側側鬧艽來的叫嚷聲,可惜她所處的這監牢太過隔音,那些聲音傳到她耳中時,都成了模糊的囈語。

又細細地觀察了一會監牢后,柳婧退後幾步,安靜地在邊沿上坐好。

就在這時,監牢的另一角里,傳來一陣響聲。

柳婧轉過頭的,透過昏暗看到那人影,她清聲問道:「是柳式嗎?」

黑暗中,柳式痛哼了一聲,他抱著頭慢慢坐直后,先是呆了會,接著清醒過來。這一清醒,他便猛然衝到柳婧面前,顫聲叫道:「這是哪裡?」

柳婧靜靜地說道:「牢房裡。」

柳婧這三個字一出,柳式便是大亂,他猛然抱著頭啕啕大哭起來。一邊大哭著,柳式一邊嘶叫道:「我怎麼會在牢里?我不想坐牢。來人啊,快放我出去,快放我出去啊,求求你們了——」

看到柳式這狼狽醜陋的模樣,柳婧蹙起了眉,她淡淡地說道:「安靜一點,這樣叫嚷毫無益處1

可幾乎是她的話音一落,柳式便騰地站起,只見他轉過身撲到柳婧面前,朝著她嘶聲厲喝道:「都是你,都是你!你把我們弄出也就算了,為什麼非要殺那個姓徐的?這下好了,惹禍了吧?你這愚蠢的婦人,仗著自己被鄧九郎睡了幾晚就不知天高地厚,就敢胡亂殺人!這下你闖了禍不算,憑什麼還要連累我?」

在柳式口沫橫飛的痛罵聲中,柳婧冷冷地望著。

這個人,似乎並不知道,要是沒有她,他根本就還在牢里!

沈右過來時,遠遠便聽到柳式正跳著腳叫罵著,「你這個惡婦,你這個毒婦!柳成死了也就死了,誰讓你去報仇的?你這毒婦,這下可害慘我了……」

聽到這叫罵聲,沈右有點好奇,他大步走了過來。這一過來,他一眼便看到了安靜的倨坐在一側,雖然雙手反剪,對面柳式正跳著腳罵得歡,她卻姿態依然優雅,甚至透著一種雍容貴氣的柳婧。

於是,在那麼一瞬,沈右眉頭微微一蹙。

他在外面站了一會後,柳式終於注意到了,終於臉色一白,急急閉上了嘴。

沈右手一揮,示意獄卒把牢門打開,提步走了進去。幾乎是他一進牢,柳式便撲了過去,跪在沈右急急叫道:「將軍將軍,那不關我的事,不關我的事埃那些都是這個毒婦做的,將軍大人,冤有頭債有主埃」

看到柳式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朝自己身上撲來,沈右腳一提,當胸一腳踢得柳式飛出了五六步才穩祝

然後,沈右轉過身,負著雙手,定定地盯著柳婧,淡淡說道:「夫人好從容1

柳婧微微一笑,算是謝過他的讚美后,說道:「我有一個疑問,還請沈將軍解惑。」

見這個婦人到了現在還不驚不怒不懼,言行舉止足壓得過任何一個丈夫,沈右在暗暗生出佩服的同時,眉頭再次隱不可見的蹙了蹙。

他盯了柳婧一會,破天荒地決定給她一個開口的機會,「你問吧。」

柳婧看著他,靜靜問道:「我是鄧九郎的人,這點你們是知道的。你們記恨於我,為什麼不悄悄派人暗殺了事,而非要這般光明正大地把我抓來,還關到監牢里?」

沈右定定地盯了她一眼,淡淡說道:「徐元帥當年,在先帝與先太后的爭奪戰中失去了四個兒子,你殺死的這個,是他四十歲那年得的唯一的獨苗,因得罪的人太多以及內宅的一些原因,元帥一直把他養在民間。先帝在世時,曾經許過徐元帥,他的獨子便是犯下滔天大罪,也會給一條生路,萬不會讓徐元帥一脈就此絕了嗣。」

沈右說到這裡,唇角浮起一抹冷笑,「現在你應該明白了,為什麼你與南陽鄧九有了瓜葛,徐元帥還會當街拿人,一點也不給鄧九面子。」

沈右剛剛說到這裡,只見過道處傳來一陣腳步聲,轉眼間,一個僕人出現在牢門外,朝著他低聲說道:「將軍,有人急找。」

沈右聞言眉頭又蹙了蹙,轉眼,他瞟向柳婧,忖道:那話等會再問也不遲。

想到這裡,他點了點頭,推開鐵門走了出去。

幾乎沈右剛剛離開不久,又是一陣腳步聲傳來,幾個面目陌生的男子走到牢門外,其中一人朝著柳式一指,喝道:「把他帶出來1

「是1

就在獄卒把柳式押出去時,柳式哭叫起來,「你們不能殺我,我家文景是當朝和樂公主,你們不能殺我……唔唔唔……」

望著被堵著嘴推走的柳式,柳婧慢慢站了起來,黑暗中,她望著那一夥自始至終一句話也沒有說過的人,慢慢浮起了一個冷笑。

那一邊,沈右無意中看到被押出來的柳式后,眉頭蹙了蹙,問道:「那人是誰?看身影有點面熟?」黑暗中,柳式被幾人強押著,嘴也被堵住,遠遠看去實是有點模糊。

沈右的身後,走出一個僕人,他低聲說道:「小人去問一下。」不一會,那僕人回來了,向沈右稟道:「是一個殺了妻子被判入獄的犯人。」

沈右眉頭還在皺著,他看著柳式被遠遠拖走,好一會才應道:「行了,我們走吧。」

站在他身後的僕人,無聲地鬆了一口氣,連忙低聲應道:「是1

一行人繼續朝前走去。

可走著走著,沈右突然又停下了腳步。

##

送上例行更新。!--章節內容結束--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