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二百五十八章風來

作者:林家成  |  更新時間:2014-04-13 00:35  |  字數:3633字

這些事情,柳婧自是不知道,她在送走柳葉幾人後,見鄧九郎還有三天才能回來,也不想回鄧府了,便在白衣樓中住下。

時間過得飛快,轉眼三天過去了。

第四天,是鄧九郎歸來的日子,柳婧覺得自己明明沒有去想,可不知怎麼的,每過不久,她總是會看一眼沙漏。

當上午過去,下午過去,傍晚漸漸來臨時,柳婧有點失神了。

她站在閣樓上,望著西沉的太陽發起呆來。

這時,一陣腳步聲響。

聽到地五的腳步聲,柳婧忍了又忍,還是忍不住輕聲詢問道:「地五,九郎說他四天就會回來的。」可現在四天都過去了,他還沒有回來!

柳婧的聲音有點小,有點委屈。地五朝她看了一眼後,聲音一提,面無表情地說道:「回夫人,剛才有音信傳來,郎君辦的事情出了點意外,可能還得延遲七天左右才能歸來。」

他的話音一落,柳婧便失望地收起了笑容。見她低下頭也不說話了,地五忍不住咳嗽一聲,說道:「那些年月,夫人動則便逃離郎君數月半年的,那時都若無其事,怎麼現在這般難捨了?」

他是純好奇。

柳婧卻是臉一紅,她連忙裝聾作啞,顧左右而言他,楞是沒有回答地五,而地五自也沒有問第二次。

又過了五天後,柳婧才知道,鄧九郎這次匆忙外出,是在豫州出現了一小批匪盜,因匪盜犯事的地方離洛陽太近便派了鄧九郎。而他過去後,原本以為可以輕易平定的匪盜,竟是一夜之間壯大數倍,同時也讓鄧九郎查到。朝庭中的某個大臣與他們有勾結,試圖在天下間散布鄧後亂政的傳聞。

因此,他平定匪盜的時間自然被延長。

幸好。自鄧九郎平匪去後,柳婧在鄧府中也成了一個隱形人。前兩天讓她感覺到過劍拔弩張之勢,竟是一夜之間全部消除,不知不覺中,整個鄧府都對她視而不見,便是她住在白衣樓中,也是所有的人都自動消聲。至於柳葉柳成幾人,也不知在忙些什麼。只有晚上回到白衣樓時才與她打一個照面。

轉眼間,鄧九郎離開了十二天了。

這一天傍晚,柳婧正在白衣樓中鼓著琴,就在琴聲帶著相思。被清風捲來捲去時,突然的,白衣樓下傳來了一陣喧囂聲。

不一會,一個僕人大步走來,他來到柳婧的廂房外。稟報道:「夫人,有人找你。」

有人找她?

柳婧有點奇怪,她想了想也猜不到是誰後,便喚道:「讓他上來。」

「是。」

不一會,一陣沉而有力的腳步聲傳來。轉眼間,只聽得砰的一聲,柳婧的廂房被推開,一個長相俊秀,身材高大,腰間佩著長劍的英武青年走了進來。

他看了一眼柳婧,便伸手一揮,制止眾人跟上後,他大步走到柳婧對面坐下,問道:「你就是鄧九郎的那個婦人?」

鄧九郎一向潔身自好,他的婦人只有柳婧一個,所以這人一問,柳婧便抬起頭來。

她朝英武青年看了一眼,又朝他身後,一動不動如標槍一樣站著的幾個隨從看了一眼,點了點頭,說道:「是我。敢問郎君是?」

英武青年雙手抱胸,徐徐說道:「我叫沈右。」

柳婧眨著眼看著他,喚道:「沈家郎君。」

「不敢,叫我沈將軍便可。」沈右淡淡說道:「在下前來,是想向夫人詢問一事……請問夫人,在十二天前,你是不是為了一個叫柳成的商人,命令銀甲衛出馬,拿下一個姓徐的男子?並在第二天讓人處死了他?」

柳婧警惕起來。

她慢慢摘下自己的紗帽,在露出了張花一般的容顏,在見到沈右連眼睛也不眨一下時,柳婧優雅說道:「不錯。不過那人……」

沈右手一舉打斷了柳婧的話頭。

他看著柳婧,皮笑肉不笑地說道:「徐郎到底犯了什麼事,以致被夫人治罪,這點在下不想聽。在下前來,只是想向夫人確定一件事,那就是徐郎他是不是夫人殺的?」

柳婧收起了表情。

她靜靜地看著這人,過了一會後,柳婧說道:「是我。」

「很好!」沈右站了起來,只見他盯著柳婧,木著一張臉森寒地說道:「夫人果然是個有膽的!」

面對這人的殺氣騰騰,柳婧也挺直了腰,她冷笑道:「我自是有膽!那個徐山,他勾結淫婦殺害其夫不說,還仗著手中權利把那丈夫的親人全部拿入大牢!還假造借條,逼著那丈夫的一家還他五千兩黃金!這等無法無天,惡貫滿盈之人,別說他害的是我的親人,便是害的是旁人,我也敢殺!」

柳婧的這個態度,明顯的出乎沈右的意料之外。他瞪大眼盯了柳婧一會,突然寒森森地說道:「夫人果然真有膽!就是不知道夫人有沒有打聽過,被你殺了的徐山,他的父親是什麼人?」

這個時間太短,柳婧派出的銀甲衛根本沒有查這麼仔細,只是根椐他平素的來歷人群和經歷,以為只是一個囂張了的普通浪蕩子。

不過此時此刻,柳婧自不會露怯,她淡淡地說道:「他的父親是何人,與我殺他有何干係?」

沈右眉心跳了跳,他厲笑道:「好!好!說得太好了!」大笑一陣後,他沉聲道:「既然夫人如此說了,那沈某也就無話可說了。告辭!」

看到他大步離去,柳婧突然開口道:「請等一下!」

在沈右腳步一頓間,柳婧走出三步,說道:「郎君手帶厚繭,行走之間有金戈之音,舉手投足間有凜然之威,原來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