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二百五十五章忘恩負義之徒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義之人了1 她這話一落,那壯漢啪的一聲重重地几上放了一掌,粗厲地暴喝道:「小子,你剛才說什麼?」 一手已按在了刀鞘上! 這人嗓音極大,暴喝聲如雷,而且有一種極重的戾氣,雙眼瞪大...

明叔越說越激動,他騰地站了起來,見到眾人都盯向自己,便又強忍著憤怒坐下,放緩聲音嘶啞地說道:「事情到了這個地步,我們便派人聯繫柳樹郎君和文景你們。這路長途遠郎君你是知道的,我們派去聯繫柳樹的人一個月時間沒有音迅傳來,便在五天前,柳葉柳式和我們這些都給入了獄,昨天我們幾個才被放出來籌錢。」

說到這裡,明叔咬得腮幫子直抽搐,他嘶聲說道:「文景你不知道,就在昨天我們被放出來時,那個坑害了柳成的小賤婦和她的姦夫也出現了,他們的身邊,陪著一個六品官員。那小賤婦見到我們,竟是一點不遮掩地說,她本來看在柳成那二千兩黃金的份上,是打算與他好好過個二年的。可誰讓她的相好回來了呢?而且她的相好還交上了什麼大遊俠以及官府,可以讓她過上官夫人的生活,這種榮耀,可不是柳成那個窩囊廢能比的,她和她的家人想來想去,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了。那賤人還說,五千兩黃金什麼的,他們也知道得不到,他們的目的,就是想弄死我們這些人,免得以後大家緩過元氣后找她和她的家人算帳1

幾個老僕越說越氣憤,聽著他們爭先恐慌后地把事情說完,柳婧看了一眼地五,把他叫過來后,把事情說了說,問道:「這事不知將軍可能處理?」

地五低頭一禮,「夫人吩咐便是1

柳婧安心了。她點了點頭,站起來說道:「柳成那人我是識得的,雖是在女色上有點耳根子軟,可還是個心善之人……我家裡的人被欺成這樣,怎麼著,我也要見一見那個婦人。這樣吧,張叔明叔,你們去報信吧,便讓他們來白衣樓見我。便說我已準備了黃金,只與她見一面后便會拿金贖人。」

「是是。」幾仆連忙應了。一個個亂七八糟地朝著柳婧行了禮。急急忙忙轉身便走。

目送著他們離去,柳婧朝地五側了側人,低聲說道:「還請將軍派幾個人盯著他們,還有。順便把他們說的那事查一查真假。」

見柳婧明明認出了故人。行事還如此謹慎。地五佩服地朝她行了一禮,轉頭吩咐幾句,便有幾個銀甲衛迅速地跟了上去。

這時。柳婧說道:「走吧,我們回去準備一下。」

在馬車啟動時,地五策馬上前,說道:「那幾人鞋履磨穿了洞,腳跟帶血,不似有假。」

馬車中,柳婧也點了點頭,輕聲道:「我也不覺得他們說的是假話。」頓了頓,她續道:「只是這是洛陽,我必須事事謹慎。」

她這句話,實有隱射什麼人,對上位者不恭之意,地五閉上唇什麼話也沒有回。

柳婧回去準備了一下后,給自己換了一襲男裝,恢復成以前的柳文景模樣后,便帶著幾個自己的僕人,在地五等人地護送下,重新回到了白衣樓。

這時的白衣樓,人來人往極是熱鬧。柳婧讓人騰出了一個廂房,便坐在裡面,好整以暇地等待起來。

約莫一個時辰后,一個銀甲衛推門而入,湊近柳婧低聲說道:「夫人,他們說的屬實,還有,那婦人就快到了。」

原來說的屬實!

也就是說,那個跟了她幾個月的柳成,真被一個他心心念念父算計死了!

她的家人,她欺負時都要掂量著,沒有想到幾年不見,竟然連腦袋也被別人當了禮物!

柳婧慢慢一笑,她朝地五等人說道:「還請諸君在外侯著……諸君煞氣太重,可是會驚擾了貴客的1

地五等人向她齊齊行了一禮,躬身退了出去。

柳婧又頭也不回地說道:「留下二個吧,剩下也出去。」

「是。」

轉眼間,偌大的廂房裡,便只剩下柳婧和二個其貌不揚的僕人了。

又是一刻鐘過去了。

一陣急亂的腳步聲傳來,轉眼間,張叔和明叔幾個老僕,便跌跌撞撞地跑上了樓,在他們衝上樓焦急地尋來時,又是一陣腳步聲響,一個生得嬌小玲瓏,面目秀麗嬌俏的婦人,在一個高大的壯漢和兩個與她面目有點相似的少年陪伴下走了過來。

那壯漢走了幾步,一眼看到明叔等人朝著廂門大開的柳婧這邊走來,在看到柳婧和柳婧身後的兩個僕人后,那壯漢臉上浮出一抹冷笑,他示意身後的十幾個大漢分開站好后,伸手扯著那婦人的手臂,朝著這邊大步走來。

轉眼間,四人便入了廂房,順手推開明叔等人,那壯漢大步走到柳婧面前。

低頭看著柳婧,壯漢如同炸雷般的聲音轟隆響起,「你就是柳文景?」

柳婧身子向後微微一仰,雙手交叉在腹前,優雅地說道:「不錯,我就是柳文景1

那壯漢冷笑一聲,他朝著一側秀麗嬌俏的婦人一頜首,瓮聲瓮氣地喝道:「鄙姓徐,徐山,你好好記住這個名號。至於剩下的,芳蘭,你自己跟這廝說說1

「好的夫君。」那婦人乖巧溫馴地向那壯漢福了福后,提步娉娉婷婷地走到柳婧面前。在看清柳婧那張斗笠下的俊美面容時,她眼神晃了晃。

不過一轉眼,芳蘭便收起心神,聲音嬌軟清甜地說道:「原來郎君就是柳文景啊,奴家聽柳成說過。」

她剛寒喧到這裡,那壯漢從鼻中發出一聲冷哼!

芳蘭連忙收起了表情,她在柳婧對面坐下,嬌嬌軟軟聲音甜美地說道:「是這樣的,文景郎君,奴家是去年八月時與柳成郎君識得的,在去歲前後,他分別打了五張欠條,共計欠下黃金五千兩。這帳聽說你願意償還?」

柳婧抬起眸來。

她曲起中指在几上輕輕叩動后,問道:「五張欠條?不知都是什麼樣的欠條?可有帶來?」

芳蘭連忙嬌軟地說道:「自是帶來了。」說罷,她從懷中西西索索掏了一陣,拿出一個手帕,把手帕打開,她拿出五張薄薄的帛紙。見到柳婧看向自己,她笑容甜美地把那五張帛紙遞了過來。

柳婧翻看起那五張欠條來。

看了一張,柳婧點頭道:「不錯,這字是柳成的字,上面的指紋也是他的。」

見她果然認帳,那壯漢臉上騰騰的殺氣平緩了一些,站在他身側的二個少年,與那婦人芳蘭一道,露出了一個得意的笑容來。

這時,柳婧纖白的手指指著那張欠條,說道:「去年十月初九,柳成向吳家借了二百兩黃金,卻不知他借這些黃金有何貴幹?咦,這下面居然還有字?這雖小卻還算工整,看來柳成在寫這些字時心態很穩。」

柳婧舉起那紙條,對著陽光照了起來。

細細看了一會後,柳婧念道:「楊氏二弟年歲已大,當娶婦,房屋狹小得重新弄過,這個字有點模糊,是了,這是四妹,四妹的嫁妝……」

柳婧慢慢把那字跡模糊,中間好幾處墨團和塗鴉的借條放下。

她又拿過了另外幾張。

另外幾張的字跡就清楚得多,不過上面借下的黃金數就相當驚人了。當然,這幾張紙條的下面,就沒有模糊不清的塗鴉。

柳婧看到這裡,便輕嘆道:「原來是遇上忘恩負義之人了1

她這話一落,那壯漢啪的一聲重重地几上放了一掌,粗厲地暴喝道:「小子,你剛才說什麼?」

一手已按在了刀鞘上!

這人嗓音極大,暴喝聲如雷,而且有一種極重的戾氣,雙眼瞪大時,眼白外突還泛著黃,給人一種擇人而噬的可怕感,一時之間,明叔張叔等人不由自主地向後縮了縮。

柳婧似是被嚇住了一樣,她把欠條的事放在一側,也不敢與壯漢徐山對峙,有點閃避地抬頭看向芳蘭,轉變話題道:「你姓楊?」

「是的,奴家姓楊。」楊芳蘭說話時軟乎乎的,給人一種水般脆弱女子的感覺。

柳婧又問道:「你有二個弟弟?」她瞟了一眼那大漢旁站著的兩個少年。

楊芳蘭點頭際,柳婧又道:「有一個妹妹還是二個?」

「一個。」

柳婧點了點頭。

她向後微仰,垂眸說道:「你二個弟弟,一個好賭,另一個結交了些不三不四之人,你的妹妹品行不端,與有婦之夫通姦壞了名節。楊芳蘭,我很不明白,為了你這樣的兩個弟弟建房子娶媳婦,為了把你那品行不端的妹妹籌備嫁妝許出去,所以,柳成才借了這兩百兩黃金……這二百兩黃金,都是用在你們一家人身上,怎麼直到他死,這帳還算在他頭上?」

這一次,楊芳蘭還沒有說完,她的一個瘦個子的弟弟跳了起來,那少年在那裡冷笑道:「這欠條是柳成寫的,當然是他還1

另一個少年也大聲嚷嚷道:「誰讓他沒本事還瞎吹的?他借下的帳當然算到他頭上1

柳婧聽到這裡,點頭道:「看來是事實了。」

見她這麼說,還雙手抱胸表情冷冷,那楊芳蘭嬌喚一聲,「哎喲,這二百兩都是小事啦。文景喲,這裡還有四千八百兩黃金的借條呢,你要是還了這四千八百兩,那二百兩算了也就算了。」未完待續……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