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二百五十三章歡喜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了疫疾我怎麼也尋不到時,我最喜歡來這裡,最喜歡把所有人都趕走,就我站在這裡,等著你從幃幔後走來,對著我微笑。」 柳婧的聲音也有點濁,她拚命地搖著頭,想要說什麼,卻發現一個字也說不出。 ...

月光如水中,他沖著柳婧揚唇一笑!

這一笑,恁地讓柳婧心跳加速,就在她不知不覺中暈生雙頰,眸光迷離時,高高站在閣樓上,俊美尊貴得無人能及的美男子,右手一揮!

隨著他手這一揮,不知不覺中,地五等人退了個乾淨,佑大的街道中,只有柳婧一個與他遙遙相望。

這時,白衣樓中簫聲起,琵琶聲如驚濤。

這時,站在玉欄杆后,明月下,尊貴如倨華堂的美男子,緩緩舒展雙臂。

他就這麼瞬也不瞬地直視著柳婧,就這麼含著笑揚著唇地望著柳婧,優雅地脫下了他身上的那層薄衫!

於是,一個精赤著上身,倒三角的身形完美至極的美男子,呈現在柳婧面前。

月光下,晶瑩的汗珠流過他那鼓起的胸肌,緩緩流入那窄細的腰肢,流向那修長挺拔的雙腿。

美男子還在望著柳婧。

也不知是誰來到了他身後,只見他右手一伸,從黑暗中拿起了一支玉簫,然後放在薄唇邊,幽幽吹奏起來。

夜色沉如水,誰叫良人吹玉簫?

簫聲悠揚,纏綿,盪盡世間無盡春意。在一曲終了時,美男子雙臂一伸,披上了一件紅色的外袍。

這是柳婧第一次看到他著紅色,天空明月的皎潔,月下這廝眉眼中的跋扈,配上這張揚的紅,放縱的飄揚,竟是勾人心魄到了極點!

就在柳婧仰望著他,直是如痴如醉時,也不知從哪裡飄來一陣樂音。伴隨著一個沙啞的唱腔,「天長明月好,願以此生共卿老……今朝花正好,一祝和樂無憂煩,二祝和樂年年有今番,三祝和樂與他團團美,四祝和樂生生安。」

就在那沙啞的唱腔漸漸轉小,漸漸消失在明月清風中時。只見高倨閣樓上,身著紅袍,俊美無疇的美男子,朝著柳婧一笑,沉而有力地說道:「阿婧,今日是你生辰,你郎君不想讓那些不情不願的人來湊這個熱鬧。便這般親為你奏一曲,你可喜歡?」

喜歡,她當然喜歡!

柳婧痴痴地仰望著月光下紅袍微敞,俊美無雙的男子,一時之間,直是心醉神迷。

就在這時,鄧九郎從身後接過一個酒斟。他舉起酒斟,對著站在街道上的柳婧遙遙一舉后,仰頭飲了一口。

然後,他把酒斟遞給身後的人,低聲交待了句什麼。

不一會,一個儒生來到了柳婧面前,他朝著柳婧點了點頭后,把鄧九郎飲過的酒送到她面前,說道:「夫人,請與月下那人。共飲一盅酒。」

柳婧接過,她烏漆漆的眼怔怔地仰望著樓上臨風而笑的美男子,怔怔地把盅中的酒一飲而盡后,把酒盅遞給了儒生。

就在那儒生接過後,黑暗的街道處,絡絡續續傳來幾聲琴響,伴隨著琴聲的,是漸漸從黑暗中出現在月光下的一個個人影。

一個二個三個。越來越多的人,悄無聲息的從黑暗中走到月光下,他們走在那幾條街道上,把一個個畫著鴛鴦戲水的紅燈籠掛在了樹枝上。一縷縷飄渺的笛聲從角落處四溢而來,帶著濃濃的歡喜。

無數身著黑衣的人走出,圍著白衣樓鋪上紅緞,更遠處的閣樓上,有人高唱著「與月與君此共夜……」

就在柳婧這一幕幕看得瞪大了眼時,不知不覺中,她的身周身左,她目光所及的街道處,都已紅緞鋪滿,燈籠如星。而這些變故,共用了半刻鐘不到。

就在這時,高倨閣樓的鄧九郎雙手一合,「啪——啪1鼓了兩掌。而隨著他的掌聲一出,黑暗中的無數人,遠遠朝著柳婧一禮,便悄無聲息地退了下去。

越來越多的人都退去。

不過一轉眼,四下便悄無聲息,安靜得彷彿天地之間,只剩下他與她兩人。

這時,一陣輕脆的腳步聲傳來。

轉眼間,紅袍緩帶,高大挺拔,俊美逼人的鄧九郎,便從白衣樓中走了出來。

他緩步走到了柳婧身前。

緩緩伸手,把柳婧從馬車中牽下來后,他低下頭,他雙手捧著柳婧的臉。

圓月下,他眸光如星,定定地看著她,他輕聲說道:「真想風光迎娶,也省得他人傷你1

可是還不能,他和她都知道還不能,先帝新喪,不管是做為先帝知交的鄧九郎,還是做為先帝胞妹的柳婧,都不能。

他們必須守孝三年!

月光下,柳婧的眼眶有點濕,她眨了眨烏漆漆的雙眼,想要說些什麼,卻發現咽中有點啞。

就在這時,鄧九郎牽著她的手,慢步朝著白衣樓上走去。

走在燈火通明,直明亮得宛如白晝的大堂上,走在寂靜如也,燈火全無的二樓上,不過這裡明月正好,月光透過紗窗照了進來,直把大半邊樓宇,都照得如夢如幻。

鄧九郎放開了柳婧。

他背著光,挺拔的身影如玉如竹,這般朝著柳婧揚唇一笑后,他持起她的手,在唇邊低低吻了吻后,啞聲說道:「阿婧。」

「恩。」

「這洛陽城人太多了,唯有這裡,唯有這片天地,只有你我兩人。」

柳婧眨了眨淚眼,用力地點了點頭。

鄧九郎還在凝視著她,過了片刻后他又低低說道:「阿婧。」

「恩。」

「在你得了疫疾我怎麼也尋不到時,我最喜歡來這裡,最喜歡把所有人都趕走,就我站在這裡,等著你從幃幔後走來,對著我微笑。」

柳婧的聲音也有點濁,她拚命地搖著頭,想要說什麼,卻發現一個字也說不出。

這時,鄧九郎再次捧起了她的臉。

他目不轉睛地盯了她一會。慢慢傾身,慢慢把自己的唇,覆在了她的唇上。

溫熱的唇瓣貼著自己,那撲在臉上的呼吸之氣,帶著淡淡的青草香,也帶著一種沉濁的男子氣息。

柳婧緊緊地閉上了雙眼。

這時,那唇慢慢下移,他一點一點吮吸著柳婧的唇瓣。一點一點地吻著柳婧的下巴,一點一點地吻著柳婧的玉頸。

慢慢的,那微涼的手指解開了她的玉帶,那帶著薄繭的手指劃過她敏感細嫩的肌膚。

不一會功夫,柳婧便衣裳盡褪。

鄧九郎慢慢鬆開她,朝後退出一步,一瞬不瞬地打量著。

月光下的玉體。完美得簡直如一副畫,豐胸細腰,隆臀長腿,再配上便是一絲不掛,便是一言不發,眉眼間的奢華之氣也無法言盡的面容,直讓鄧九郎感到心跳如鼓。

這是他的婦人。

從不自輕自賤。驕傲沉澱在骨子裡的婦人。這是他走過無數的橋,看過無數的景,唯一一個印入他心魂的婦人。

而這個驕傲的婦人,正羞紅著臉,烏眸流露著無盡情意地望著他。

這個人世間,他可以輕而易舉地得到無數的歡心,可以隨便伸手,便獲取無數人的愛戴,可只有眼前這個,才是他所盼所想。

慢慢的。鄧九郎在她面前單膝跪下。

他仰望著羞意在眸光流轉的柳婧,伸手捧著她的腰,唇膜拜地吻上了她的一側**。

隨著那雪白豐隆的乳肉在唇舌間抖動,他深吸了滿滿一口屬於婦人的幽香。

他吐出那吸得紅腫的**,目光轉向另外一側。、

然後,他伸出兩隻大掌,愛不釋手地揉搓著它們,把它們變化出一個個形狀后。鄧九郎滿意地看著婦人的呼吸在變亂。

變亂就好了。

他最不喜歡她永遠鎮定的模樣。

於是,他從咽中發出一聲低笑,薄唇向下移去。

他細細地吻過她的肋骨,舔過她的臍眼。在發現懷中婦人身子向下滑去時,他站了起來,薄唇含著她的耳垂,伸舌在她的耳洞裡面輕輕舔了幾下。

柳婧猛然發出一聲呻吟,整個人完全軟到在他懷中。

鄧九郎唇抵著她的耳,低低笑了起來。

他的笑聲越發令得柳婧無措,她虛軟地抱緊他的手臂,輕叫道:「別……別1

「別這樣?還是別這樣?」

他舔過她的耳洞,手指劃過她下身的縫隙,並在一個小小的突起上用指甲勾了勾。

柳婧從咽中發出一聲輕嗚,她整個人軟成一團,縮到了他的腿下。

鄧九郎把她在木地板上放平。

然後,他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她。

含笑望著她,他慢慢單膝跪下,一邊親憐蜜愛地吻得身上的玉體發出失控的呻吟,他一邊就著月光,細細欣賞著這天地造化出的完美之軀。

欣賞了一會後,鄧九郎把整個嬌軀都因為動情而泛著粉紅的柳婧抱起,把她抱到堂中的柱子上,他用雙腿抵著她,手一伸抽出了玉帶。

玉帶一出,他的下服便飄然而落。感覺到下身被他那火熱的硬物沉沉抵著,柳婧猛然清醒過來,她睜著含著媚意的眼,輕聲說道:「九郎,你還沒有脫掉外袍呢。」

他只著一件紅袍,可那紅袍如此寬大,直及足踝,更重要的是,身著紅袍的他,有一種特別的凜然和尊貴,特別顯得高高在上。

這樣的他,便是裡面不著一縷,也能給人極重的威壓。

用下身在那玉口不輕不重地抵碰著的鄧九郎,雙手還在揉搓著她的乳,在聽到柳婧不滿的控議后,他薄唇微扯,露出了一個似笑非笑的笑容。

伴隨著這笑容的,是他越以嫻熟挑逗的動作,早已熟悉她的敏感處的男子,時輕時重地愛撫著她,直到柳婧下身濡濕一片,整個人軟成了一灘水。

就在她呼吸急促,渴望地把自己朝著他那灸熱硬挺上送去時,鄧九郎低沉溫柔的聲音輕輕地傳來,「阿婧,在長安時,你明明不準備原諒我,可在一夕之間,你又主動向我投懷送抱……阿婧,你還沒有告訴我,那是什麼原因呢。」

##

送上例行更新,求粉紅票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