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二百五十二章小手段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影如此完美,寬寬的肩,窄細的腰,緊實到了極點的肌肉,挺拔修長的雙腿,最主要的是,現在正是酷夏之時,那高倨在華堂之上,玉欄杆之側的美男子,他只著一襲薄薄的,方空一樣的黑色夏紗! 美男子正在打著鼓...

? 站在外面,正背負雙手的鄧九郎轉過頭來,他朝裡面看了一眼后,轉頭迎上柳婧。

望著她,他低沉嘆道:「真把我母親氣得夠嗆了?」

柳婧笑望著他,「是1

鄧九郎苦笑了一下,他牽著她的手走出了鄧母的院落。

第二天,是一個大好晴日。

柳婧在鄧九郎地帶領下,一一拜訪過鄧府中的幾位主要人物,卻被人不冷不淡地打發掉后,柳婧覺得自己盡了禮數,鄧九郎又有事要忙,兩人偎在一起溫存片刻后,鄧九郎匆匆離去,柳婧也在洗浴過後換上薄薄的夏裳,坐上馬車,來到了洛陽街道中。

此時七月炎暑,一陣風吹來,連空氣都是滾燙的。

柳婧坐在馬車中,和所有坐車的人一樣,她把兩側車簾完全掀開,好讓風吹進來。

轉了一會,馬車來到了白衣樓下,陽光下,已被鄧九郎接手的白衣樓,那白衣樓的牌匾依然還在,還在陽光下金光燦燦。

望著那牌匾,柳婧出了一會神,低聲說道:「行了,走吧。」

「是1

就在銀甲衛們應了一聲是,柳婧的馬車開始轉向時,突然的,一個好奇的聲音從旁邊傳來,「咦,那位夫人好生面善?啊,她不是木兔兒嗎?」

「什麼木兔兒?」

「就是那個準備嫁給顧司馬家的二郎,卻在成婚前出了事故的木兔兒啦,聽說兩人當時都有了肌膚之親呢。嘻嘻,我早聽人說過,那木兔兒是一個不知檢點,朝三暮四的婦人,不過後來傳出她的死迅,也就沒人說什麼了。現在看來,原來她在裝死呢,不知現在又恬不知恥地勾引著誰家兒郎?」

……這話當真惡毒!

柳婧驀然轉頭。

她對上了二輛華貴的馬車。以及坐在慢朝著她指指點點的四個貴女。

朝著這些貴女看了一眼后。柳婧示意馬車靠近。

幾女正說得高興,沒有想到本應該落荒而逃的柳婧反而湊近來,她們微微驚了一下,便齊刷刷轉頭向她盯來。

柳婧示意馬車再靠近了些。

朝著幾女打量一番,又轉頭看了看履護衛僕人后,柳婧轉向左側一女盯了一會,慢慢雙眼一眯。說道:「小姑可是姓湛?你家姐是我七嫂的婢子,說起來,你還應該喚我一聲九少夫人1

這少女明明是做貴女打扮,看她這馬車這衣著。那還不是一般世家裡出來的貴女!柳婧卻一口道出,她的姐姐不過是鄧府一婢!這怎麼可能?

就在地五等人一怔之時,柳婧轉向左側第二女,上下打量一眼后,柳婧慢慢又道:「你母親忝為鄧府管事之一。便是這麼教你非議府中主子的?」

……這一下,第二個貴女也白了臉,一個銀甲衛更是想起了什麼似的,湊近地五說了一句。地五一聽完,眉頭便是一蹙。看向幾女的眼神中,也帶了幾分不善了。

這時,柳婧又轉向右側角落那少女。

隨著柳婧目光瞟去,那少女情不自禁地向裡面一縮,柳婧依然緊緊地盯著她,淡淡說道:「你是不是姓何?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,你也是鄧府一婢……想不到這南陽鄧府忝為世間第一的世家,裡面出來的婢子,卻稀奇得緊1

然後,柳婧轉向第四個少女,她正要張嘴,那少女白著臉急急叫道:「我什麼也沒有說1她尖聲叫道:「九少夫人,我剛才什麼也沒有說,」她哇的一聲哭了起來,「九少夫人,我真的什麼也沒有說,我沒有說你的壞話1

這少女一哭,柳婧便笑了。

她輕笑著看向四個少女,一邊打量著她們,一邊姿態優雅地說道:「真有趣,鄧府的四個婢子,一個個身穿華服,坐著極盡奢華氣派的馬車,身後護衛成行,婢僕成群,儼然一副大世家貴女,跑到我面前,對我極盡羞辱侮罵之能……地五,這事兒挺有趣的,你說是不是?」

地五正冷著一張臉殺氣騰騰地盯著四個少女,聽到柳婧的詢問,地五才沉聲問道:「夫人是怎麼認出她們的?」這些少女,不管是打扮還是著裝還是言行,都極像是世家女,而且,便是經常出入鄧府的地五,也根本認不出來。怎麼柳婧這個第一次前來鄧府的人,竟一眼道出了她們的底細?

聽到地五問起,柳婧向後仰了仰,說道:「我有過目不忘之能,今日上午隨九郎前往各房拜見,奴婢們前來見禮時,順便留了一點神。」

這可不是留了一點神!地五也罷,眾銀甲衛也罷,都是心中一驚:這本事不管放在朝堂還是軍營,都能派上用場啊!

就在地五吃驚之際,柳婧突然聲音一提,只見她沉著臉說道:「還請你把這些人送到鄧九郎手中!這幾個奴才,竟然假扮貴女,當街誹謗羞辱於我!要不是我認出了她們的身份,已被羞辱得恨不能一死了之!你跟他說,我需要一個公道1

「是1就在地五的朗應聲中,幾女突然意識到事情的嚴重後果。她們大驚之下,一個個掙扎著便想爬下馬車朝著柳婧磕頭。

柳婧哪裡能讓她們在街上出醜?一個眼神使過去,眾銀甲衛們圍上了兩輛馬車,轉眼間,那兩輛車簾拉上的馬車中,便只剩下口齒不清的唔唔聲。

吩咐幾個銀甲衛把四女押回鄧府後,柳婧出神地想道:現在出手的,還只是一些小角色,她們還只是想著言語羞辱,讓我知難而退,這還只是普通婦人的內宅手段罷了……

雖然這種種言語羞辱,對於普通的閨閣女子來說,已是無法承受的了。有那些心理脆弱的,只怕光是這些話,便屈辱得恨不能一死了之。

柳婧坐在馬車中想了想,吩咐道:「行了,我們回府吧。」

鄧九郎行事非常乾脆,他在審問了那四個女子后,一聲令下,便讓眾銀甲衛直闖入他七哥院子里抓人。一口氣把與四女有關的親人父母一網打盡后,鄧九郎也不顧這四家人都是鄧府的家生子,更不顧他七哥的顏面,徑直把這些奴婢通通發賣了,殺雞儆了猴,才正式歇停。

而鄧九郎的這個動作雖然不大,雖然只是在鄧府內部進行,可他的不依不饒,還是令得鄧七少夫人氣得哭了好幾場,也令得鄧母對得理不饒人,唆使她兒子對家人動手的柳婧更加看不順眼。

轉眼,柳婧來到洛陽已是第八天了。

這後面的幾天,柳婧過得相當的安靜。在鄧府中,她偶爾出了院子遇上個什麼人,還能得到別人一聲客氣地問侯。

這一晚,紅通通的火燒雲鋪染在天空中,一輪薄薄的圓月也掛上了柳梢頭。

柳婧被鄧九郎扯上了馬車。

望著含笑不語的鄧九郎,柳婧又是好奇又是好笑,她扯著他的衣袖笑問道:「九郎,太陽都沉下山了,你這是扯著我往哪裡去?」

鄧九郎卻是笑而不語。

在柳婧雙手攀上他的頸項,撒嬌著再想詢問時,鄧九郎聲音一提,沉喝道:「走快一點1

「是。」

在他的催促下,馬車竟是駛到了白衣樓下。

這時,鄧九郎轉過頭來,薄薄的夜霧中,他低頭看著柳婧,說道:「阿婧,你就在這裡,哪裡也不要去。」說罷,他縱身跳下了馬車。

鄧九郎步履如風,一轉眼間便進了白衣樓。

望著他的身影消失在視野里,柳婧越發好奇了。這時,她左右看了看,發現身周竟是出人意料的安靜,這原本熱鬧繁體的白衣樓下,竟是四下無人,不由向地五問道:「咦,這街道怎地如此寧靜?」

地五向她行了一禮,面無表情地說道:「郎君讓人清了場,一個時辰內,白衣樓方圓三公里內,任何權貴不可擅入1

「什麼?」柳婧笑了,她叫道:「這是為什麼?」

地五笑而不語。

不止是他,眾銀甲衛也不再說話。

就在柳婧還想追問時,突然的,白衣樓的閣樓上,「咚咚——咚1「咚咚——咚1一陣沉而有力的鼓聲,滄桑悠遠地傳了來!

柳婧急急抬頭。

這一抬頭,她便對上了薄薄一縷夜霧籠罩下,那高倨閣樓上的挺拔軒昂的身影!

那身影如此完美,寬寬的肩,窄細的腰,緊實到了極點的肌肉,挺拔修長的雙腿,最主要的是,現在正是酷夏之時,那高倨在華堂之上,玉欄杆之側的美男子,他只著一襲薄薄的,方空一樣的黑色夏紗!

美男子正在打著鼓,隨著他的動作,汗濕了那層薄透的黑紗,黑紗下若隱若現的八塊腹肌在漸漸明亮的圓月下,散落著讓人心跳加快的魅惑!

「咚——咚咚1咚——咚咚!

這鼓聲,蒼勁有力,透著種兵戎鐵馬的強橫,只是在那強橫底,也不是不是柳婧的錯覺,她竟是覺得這鼓聲中,有著種隱隱的溫柔。

轉眼間,鼓聲漸消,就在最後一聲沉而有力的「咚咚——」聲徹底消失在月色中時,閣樓上的美男子,緩緩放下鼓捶,緩緩抬頭,朝著柳婧看來。

##

送上例行更新,求粉紅票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