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二百四十九章顯威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內宅深處。 不一會,他來到一個廂房外,向一個婦人低聲稟報了幾句后,那婦人一驚,他看向那個僕人,輕叫道:那些銀甲衛真是這麼說的? 這不可能!婦人驚叫道:她又不是龍女,憑什麼能斷雨水!

鄧十七妹看著柳婧的馬車往回駛去,突然哧笑出聲,好一個牙尖嘴利的婦人!只是她說一千道一萬,這新婦歸來,連鄧家大門也進不去,只怕不出一天,便會成為洛陽笑柄!

她的話一出,眾貴女也跟著笑了起來。

就在這時,鄧府大門處,一個管事急急沖了出來,他大步追上柳婧的馬車,拉著地五不知說幾句什麼話后,地五一聲令下,柳婧的馬車轉向,竟是朝著大門駛去。

在鄧十七瞪大的雙眼中,柳婧的馬車竟是張揚地駛入了鄧府正門,從那條百數年來,只有王公大臣,帝王權貴才能進入的正門風光而入!

一時之間,不管是鄧十七還是眾女,都張大了嘴。過了一會,那陳氏女淚也不流了,沙著聲音叫道:為什麼?十七,不是明明說了……

她還沒有說完,鄧十七馬上想到了原因,她暗暗忖道:鄧氏何等門府,九哥哥既然在碼頭上當眾說了這賤人是他夫人,那鄧氏便不能因為趕走鄧九新婦而引得眾人閑話不休。

自家人的性情是什麼,她還是明白的,這有什麼不滿,肯定還是願意關上門來算帳,真鬧得人人都側目,個個都指著自家說笑,那也不是什麼有臉面的事。

柳婧的馬車,緩緩駛入了鄧府。

眼前這一眼看不到邊的亭台樓閣,院落湖泊,就是南陽鄧氏的本家——百數年來,南陽鄧氏聖寵不衰,幾乎所有子弟都在外面有別莊,可不管什麼時候,能夠進入本家,永遠代表著一種榮耀。

柳婧的侖駛動著,履柳婧。一邊透過車簾縫隙看著外面的景色,一邊想道:如果皇兄還在,進入這樣的大世家對我來說又不算什麼了。

馬車還在朝前駛著。

而這偌大的院落。婢僕雖是來來往往,可他們每一個人都顯得極有素養。柳婧的馬車被地五等銀甲衛這麼簇擁著從正門而入,他們不驚不注目,也無人相迎指點——雖是從正門而入,可這種無聲的冷遇,也是一種下馬威吧?

不一會,馬車停了下來,柳婧剛剛走下馬車。便是一陣涼風吹了過來。

柳婧抬起頭看了看天空,在地五等人的簇擁下,朝著鄧九郎慣住的院落走去。

——正常情況下,柳婧做為新婦歸來。自是應當見過長輩,不過既然前方沒有人來迎接,她也用不著上趕著去被人取笑。

就算如此,柳婧這一路走來,那些來來往往。似是根本沒有看到她的婢僕行人,自還是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的。

因此,在走過一個花園,來到一個小湖泊旁時,劈面走來一群**歲的小少年。這些小少年。顯然都是各家子弟,一個個衣著華貴,小小年紀便把傲氣都沉澱在骨子裡,雖是粉雕玉琢,可任何一個看起來都是不凡。

他們的方向,正好與柳婧對了個正著。

不一會,少年們便與柳婧正面遇上了,看到柳婧含笑而立,卻站在路中不避不讓的,一個臉蛋圓圓,大眼烏黑的八歲左右的孩童伸手一舉,在示意眾夥伴停步后,他大步走到柳婧面前,朝她上下打量一眼后,他負著雙手,倨傲地問道:你是何人?為何來我鄧府?

明明地五就走在一側,不止是地五,便是另外幾個銀甲衛,也都是從小跟隨鄧九郎,在洛陽都是極有身份的世家子,可眼前這少年以一副主人口吻詢問時,卻裝作不認識地五一樣,完全把柳婧當成了闖入家門的賊!

柳婧微笑地看著小少年,她目光在眾少年身上轉過一圈后,才同樣倨傲地說道:我是你九嫂,為何進不得這鄧府?

回答完這句話后,柳婧直視著眼前的小少年,淡淡又道:二十三郎可是想要出城縱馬?這可不是一個好主意,三刻鐘後會有一場暴雨,小郎君可別淋了個透濕,惹了身疾病回來。

她這話一出,眾少年嗡嗡嗡地交頭接耳起來。

不止是他們,便是站在後面的地五,散在花園各處側鈉玩荊這時都是一臉吃驚。

柳婧這句簡單的話中,透露了三個消息,一是,她是從哪裡知道這個才回本家的小少年便是二十三郎的?二,她怎麼知道他們此行是要出去縱馬?明明這還是眾少年半刻鐘前決定下的事。三,她憑什麼這麼肯定的說,三刻鐘後有一場暴雨?知天象斷雨霧,那可是絕頂的本事,是史書上才有記載的,至少這洛陽城裡還沒有這樣的高人!

這時刻,鄧二十三郎哪裡還記得打柳婧麻煩了?他瞪著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,好奇地叫道:你是怎麼知道的?是誰告訴你的?不對,你在吹牛!三刻鐘后根本不可能有什麼大雨!

柳婧微微一笑,向眼前白嫩可愛的小少年彎下了腰,緩緩說道:二十三郎要是不信,不如咱們打上一個賭?

柳婧這話一出,眾少年來勁了,一個十歲左右,五官生得極好,只是肥肥胖胖的少年踱著八字步走上前來,他擋在二十三郎前面,朝著柳婧說道:好,我們跟你打一個賭!就賭這一場雨!他看了看碧藍的沒有一點烏雲的天空,續道:要是三刻鐘后不曾有雨,你當如何?

柳婧悠然一笑,說道:如果我輸了,我給你們一人一千兩黃金!

這一人一千兩黃金的價碼一出,四下再次變得鴉雀無聲!

見狀,柳婧挑眉問道:怎麼,不信?

好,我們相信,那要是你贏了呢?

我贏了啊?柳婧笑了起來,她步履優雅地圍著眾少年轉了一個圈后,慢騰騰地說道:要是我贏了,你們每個人都得答應替我做三件事。放心,不是什麼難事,也不會牽扯到你們大人。這個賭,你們敢不敢應?

那擋在最前面的小少年回頭看了看,自己這一伙人,共有十七個,這婦人要是輸了,可得賠上一萬七千兩黃金!這可不是一個驚人的數目!

就在眾少年交頭接耳時,站在不遠處看著的一個管事低聲說道:眼前這些郎君都是各家的嫡子或得寵的庶子,真要每人應承那婦人三件事,那影響可就大了!要不要阻止?在他旁邊,另一個年青些的,做主子打扮的青年冷笑起來,他哧聲說道:能把下雨的時辰斷到一刻二刻的,便是做國師也做得,她有這個本事?不必管她,我倒她掏出一二萬兩黃金知不知道肉痛!郎君說得是!

眼前的這些小少年,行事還真有幾分謹慎,他們湊在一起商量了好一會,才由鄧二十三走上前來,大聲應道:行,我們答應跟你打這個賭!

那好。柳婧笑意盈盈的揮了揮袖,向左右的婢女命令道:郎君們不準備縱馬了,快去準備榻幾,我要與諸君一邊賞著這本家山水,一邊等著最後時刻的來臨!

柳婧的命令,這些隸屬於鄧府本家,向來眼高於頂的婢僕們自是理也不理,就在這時,柳婧目光冷冷掃來,不耐煩地喝道:怎麼這點小事也做不得?

她的喝聲一出,幾個自恃升要上前,就在這時,鄧二十三不高興地叫道:讓你們去你們就去,磨蹭什麼?那小胖子也叫道:快去吧。怎麼還楞在這裡?二十三,你家裡的婢僕可真不懂事!

於眾少年的斥喝聲中,眾婢僕無可奈何地行了一禮,佝著身向後退去。她們一邊走一邊不時;回頭看向柳婧,想道:夫人們都說,要給她一個下馬威的,這下好了,給攪了。

就在眾少年高高興興地坐上榻幾,仰著頭看著依然蔚藍一片的天空時,一個僕人正在極快的速度沖向內宅深處。

不一會,他來到一個廂房外,向一個婦人低聲稟報了幾句后,那婦人一驚,他看向那個僕人,輕叫道:那些銀甲衛真是這麼說的?

這不可能!婦人驚叫道:她又不是龍女,憑什麼能斷雨水!

可他們說,這事柳氏已做過好幾次,從來錯漏!

這一下,那婦人臉色終於變了,她猶豫了一會後,牙一咬說道:既是如此,那就不能讓這個賭繼續下去!這十七個小郎君年歲雖小,可他們都不是一般人,真要每個應了她三件事,以後我們做很多事都會非常被動!不行,我要去阻止他們!

說罷,少婦手一揮,帶著一群婢僕護衛,浩浩蕩蕩地朝著小花園走去。

這時,沙漏已流逝了三分之二,三刻鐘已過了二刻鐘了!

就在眾少年還在談笑風生時,一陣風吹了過來。這風清涼無比,在這六月的天氣里,吹在人身上還帶著寒意。眾少年先是一驚,也不知是誰抬頭一望,頓時,好幾人都失聲叫道:快看天空!

眾人齊刷刷看向天空!

天空中,竟是不知何時開始的,已是烏雲縷縷,而且還有越積越厚之勢!

送上例行更新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