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二百四十五章出手

作者:林家成  |  更新時間:2014-04-01 01:13  |  字數:6816字

?柳婧的馬車出了翠玉樓後,她一時還不想回庄,便準備在長安街上好好走走。

地五伴在她身側,走了一陣後,遠遠看到一個身影,不由雙眼一亮,他策馬靠近柳婧,說道:「夫人,我看到了一故人,先過去一會。」

憑地五這樣的人才,成天跟在柳婧這個婦人身邊,本就是拘著他了,當下柳婧點了點頭,說道:「你去吧。」

「多謝夫人。」地五轉過身,朝著眾銀甲衛沉聲交待道:「務必保護好夫人!」

「是!」

地五一離去,柳婧的馬車繼續前進,走了一會她也累了,便指著一家酒樓說道:「就在這裡用餐吧。」

「是。」

酒樓中人來人往,正是熱鬧時,柳婧這個貴婦打扮的人一入內,便被小二請到了二樓。

二樓人比較少,幾與幾之間相隔甚遠,柳婧挑了角落的一處坐了下來。

小二剛剛把酒菜送上,突然的,一個婦人在柳婧對面坐下,嘴裡則笑道:「夫人,我可以坐下么?」

說話之際,這個同樣做貴婦打扮的女子揮退她的僕人護衛,她轉向柳婧,朝她舉了舉酒盅,說道:「我姓徐,殿下喚我徐夫人便可。」

她叫她『殿下』,柳婧雙眉一挑,問道:「你識得我?」

「是的。」徐夫人三十來歲,面目只是端正,動作中也有著洛陽貴婦們少有的爽利,「我剛從洛陽過來,所有發生在公主殿下身上的大小事,都甚是清楚。」

她抬頭看向柳婧,面帶不屑,「對了,公主殿下可能不知,我前來時,太后因悼念先帝。正準備發一封悼詞,詞中說,公主之所以身惹疫疾病故,便是因為思念先帝,因先帝病逝悲痛過度。以致外邪入侵。太后感傷之下。準備封賞公主殿下的養父養母呢,對了,不止是兩位長者。便是兩位長者的父母族人,太后也有意向天下人封賞!」

徐夫人這話一出,柳婧騰地抬起頭來。

她對上了徐夫人那精光畢露的雙眼!

封賞柳婧的養父養母?這對常人來說自是極好的事,可是,柳母卻是當年的宮妃,柳父和柳母,那是假死私奔,遁逃於世的罪人!按照常例,凡是封賞時就會翻出被封賞人的生平來歷和祖宗八代。只怕柳父和柳母這過往諸事一被翻出,等候他們的就不是封賞,而是欺君之罪秋後問斬了!

好一個太后,竟然拿柳父柳母來要脅於她!

柳婧定定地看著徐夫人!

見她眼神冰冷,徐夫人毫不在意,她不退反進。湊近柳婧輕輕說道:「公主殿下,有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,你既然已是死人了,為何還冥頑不靈,非要朝著九郎身上湊?太后本來對你印象還不錯。現下她是一眼也不想看到你了。」

柳婧慢慢坐好,她盯著徐夫人,淡淡說道:「我不懂太后的意思。」

她怎麼可能不懂?不過徐夫人也懶得與她爭持,說道:「太后讓你馬上離開她的弟弟。」

「就只是離開?」柳婧突然笑了起來,「這個離開,便沒有個時限?再說了,要是我懷了他的孩兒呢?那孩兒要不要回來認他父親?」

徐夫人目光瞟了一眼她的小腹,點了點頭道:「就只是離開。公主殿下放心,只要你走了,鄧家郎君過不多久就會忘記你,至於孩子……看你這樣子,哪有福氣生下鄧家的孩子?所以這個不需要考慮。」

柳婧聽到這裡,不由暗中冷笑一聲。

她垂著眸,安靜了一會後,柳婧說道:「九郎看我甚緊,我離開不得。」

「這個容易。」徐夫人說道:「這個我們會想辦法。夫人回去好好考慮一下,如果想通了,可以再來此處,我們的人會幫夫人順利脫離鄧家郎君的。還有,今日之事,夫人最好不要告訴九郎,免得激怒了太后,連累了你的養父養母!」

見她站起來準備離開,柳婧突然說道:「怕就怕我前腳離開鄧郎,後腳就有人下殺手了!」她一句話說得徐夫人青了臉,薄怒著低喝道:「劉婧,你把我徐夫人當什麼人了?!」

柳婧沒有理會,徑自要求道:「我要得到夫人手書一封,在手書中,夫人承諾必不會暗中迫害於我!」

她是直視著徐夫人,一字一句說出的。

柳婧這種態度,莫名的讓徐夫人安心起來。她想道:既然都在考慮這個了,看來這和樂公主是準備離開了,太后的憂慮總算解決了。

想到這裡,她揮手招來小二,命令道:「拿文房四寶來。」

「是。」

不一會功夫,文房四寶便已送到,徐夫人當著柳婧的面,刷刷刷寫了幾行字後,把帛書朝她面前一扔,說道:「行了吧?」

柳婧一目十行地看過,低聲說道:「行了。」她這聲音一放低,便透著種軟弱無力,徐夫人見她一副認命的樣子,心中更鬆快了,當下手一招帶著眾傭僕便前呼後仰離去了。

目送著徐夫人離去,柳婧表情冷冷。

等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後,柳婧揮手招來了一個銀甲衛。

「剛才這位徐夫人,你們可識得?」

「回夫人的話,我們都識得的。徐夫人是寡婦之身,性情剛直,她在小姑時便與太后是閨中好友,這麼多年還是走得很近,天下間的權貴見了徐夫人,都會給幾分顏面。」

柳婧點了點頭,她收好手書,穩如泰山地說道:「行了,大夥繼續用餐吧。」

不一會,地五回來了,他一眼尋到了柳婧,便大步走了過來,在與一個銀甲衛說了幾句後,地五來到她對面坐下,蹙眉問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