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二百四十三章不懼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見吳佼語帶尖刻,柳婧瞟了她一眼,她慢條斯理地說道:「聽說吳氏有難?」 柳婧這一模一樣的反問句式,生生捅了吳佼的心窩。特別的顯得尖刻,吳佼臉色一白間,坐在另佼身側的那個貴女淺笑道:「果然是個有脾...

太陽下山時,鄧九郎回來了,他一回到莊子,便抱著柳婧擺出哪裡也不想去的架式,接下來幾天,眼看著柳婧身子骨好轉,他更是喜不自勝,簡直沉溺在情yu中不想起榻了!

一晃眼間,半個月過去了。

又是一個大好晴天。

看著紗窗口透過來的日光,鄧九郎伸手輕輕把懷裡的玉人挪開,光著上身下了榻。

站在榻旁,他一邊穿著衣裳,一邊還忍不住朝榻上的人看去。

只是看著,他春角就不由自主地揚起,整個人眉飛色舞神采飛揚的。

自從那日得了柳婧的身子后,她一日比一日更放鬆,到了後來,她平素里與他以前相處時是差不多,si下里卻顯得有點痴纏。這樣的她,ting讓他歡喜的。

這種溫柔鄉實是讓他留連忘返,可是最美好,他也不能日日沉溺,他身邊總免不了有這樣那樣的事要他處理。

想到這裡,鄧九郎收起表情,一襲玄袍的朝外大步走出。

他離開后不久,柳婧也起了榻。看到她下了樓,眾銀甲衛低下頭以示恭敬。

柳婧微微頜首后,走到地五身側,輕聲道:「陽光甚好,我要出去走走。」其實早幾天前鄧九郎便不限制她的行動了,只不過她出入必須有銀甲衛跟隨,而且因她記錄太過不良,那明的暗的銀甲衛可著實不少。

地五早習慣了柳婧這些天時不時出去走走,此刻聞言也只是點了點頭,轉身便出去安排了。

本來像地五這樣的人,實是鄧九郎的左膀右臂,要不是他實在不放心柳婧,又怎麼會把他安排來跟隨她?

柳婧剛坐上馬車,還沒有駛出大門時,迎面幾輛馬車便劈面而來。

看到地五,那些馬車都是一停。接著只見車簾一掀,幾個少女的面孔出現在眾人眼前。這其中,便有吳佼。

自那次吳佼求過柳婧后,便一直不見蹤影,柳婧都以為她已回到洛陽了,沒有想到她居然還在?

就在柳婧向吳佼看去時,吳佼的馬車駛近。轉眼間,她與履另一個貴女堵在了柳婧的面前。

瞟了一眼被另二個貴女纏著說話的地五。吳佼轉向柳婧,朝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后,吳佼蒼白的臉上浮出一抹笑,輕聲問道:「聽說你與鄧郎睡了?」

她這話實是廢話,要知道,此刻的柳婧,可是乖乖地換成了fu人髮式的。

見吳佼語帶尖刻,柳婧瞟了她一眼,她慢條斯理地說道:「聽說吳氏有難?」

柳婧這一模一樣的反問句式,生生捅了吳佼的心窩。特別的顯得尖刻,吳佼臉色一白間,坐在另佼身側的那個貴女淺笑道:「果然是個有脾性的,阿佼說了你一句,就非得回她一刺。」頓了頓后。這貴女慢慢湊近柳婧,在春幾乎碰到柳婧的耳洞時,她才低低地說道:「劉婧,你可知自從你此番無媒無娉便與鄧家郎君苟合在一起后,很多人都鬆了一口氣?」她戲謔地看著柳婧,小小聲地說道:「便如皇宮中的那位,她就高興著呢。你以前總是吊著鄧郎,差點離間了人家姐弟之情,現在嘛,你自甘作踐,什麼名份也沒有就把身子給了他。這男人嘛,吃到嘴裡的肉總是會覺得不過如此,劉婧,你這次可真是走了一著臭棋了1

說罷,這說話語態中有著一種固執的洛陽腔的貴女,ting直腰背冷笑地看著柳婧。

其實這個貴女,柳婧是有點印象的,她是雲太妃的嫡親妹子,雲妃當年服shi過鄧太后,便是她shi奉陛下並被封為妃,也都是鄧太后一手成全的,可謂是她在宮中的嫡系。

此刻看著這個傲慢的冷笑著的雲氏小姑,柳婧也是一笑。

她朝雲氏點了點頭,在示意她靠近些后,柳婧移了移,也湊到她耳邊低聲說道:「這可讓太后失望了,要是別的風流之人,或許會有此事,可鄧郎從來不近女色埃他現在呀,一天到晚都在尋思著,要給我們的第一個孩子取個什麼名字,他還說呀,此生都不會負我……」

本來柳婧不是喜歡顯耀的人,可奈何這些女人喜歡在這方面言語攻擊,占口舌之利,因此她也依樣畫葫蘆的反擊回去。

果不其然,聽到柳婧提到孩子后,雲氏小姑的臉色便是一變,她拉著臉看著柳婧,一雙不大的鳳眼中厲色大顯。

柳婧的話,可正是說中了她們最擔心的地方!

這時,柳婧見她青了臉,見一側的吳佼也難掩妒恨,不由一笑后,回頭見到地五掙脫包圍走了過來,她突然朝著雲氏和吳佼眨了眨眼,在她們不解的目光中,柳婧縮了縮肩膀,雙手搓著自己的手臂,擺出一副怕冷的架式。

幾乎是她這個動作一做,地五便是臉色微變,他再也顧不上別人,端著一張嚴肅的臉朝著柳婧認真地說道:「夫人可是身有不適?」

柳婧是大病初癒之身,他自從轉到柳婧身側后,可是得了鄧九郎再三囑咐的,因此地五的語氣格外慎重。

柳婧又有點怕冷的縮了縮,訥訥說道:「我沒事。」

她越是這樣,地五卻越是緊張,他抬頭便命令道:「不出門了!所有人一律回府1命令過後,他轉向柳婧,嚴肅地說道:「夫人乃萬金之軀,郎君出門前可是千交待萬交待的,務必不可讓夫人有半點不適。夫人,請回吧1

他不容柳婧拒絕,頜首示意馭夫掉頭。

接著,地五又轉向眾女,面無表情地看了她們一眼,地五淡淡說道:「幾位小姑,我家夫人身有不適,你們有什麼事,還是改日再議吧。」說罷,他也不等幾女反應,聲音一提便命令道:「來人,送貴客——」竟是一副她們走也得走,不走也得走的架式!

幾女還在怔忡,她們的馬車便被強行拉出,隨著大門吱呀一聲完全關合,幾女齊刷刷的,臉色難看起來。

想她們都是金玉般jio貴的女兒,走到哪裡都是被人寵著護著的,哪曾受過這等驅趕,受過這等閑氣?

臉色難看之餘,雲氏和吳佼等女,更是想到了地五那樣的身份對柳氏說出的話,擺出的重視,想著想著,她們那難看的臉色,更是氣得都扭曲起來。

送上第二更,求粉紅票。ro#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