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二百四十二章相擁而眠

作者:林家成  |  更新時間:2014-03-29 22:39  |  字數:4651字

鄧九郎在她的耳邊,聲音低沉地說著溫柔的話,然後,他伸手把柳婧扳得面朝自己,把她整個人都收於懷抱中後,他低著頭輕輕地問道:「阿婧你告訴我,你是怎麼想的?」

柳婧整個人都被他置於懷中,他說話的氣息,都暖暖地撲在她臉上,那咄咄逼人的視線,也一瞬不瞬地落著。

柳婧悄悄張開一線眸,嚅嚅地說道:「我也是。」

鄧九郎笑了,他越發溫柔地輕問道:「你什麼?嗯,阿婧告訴我,你也什麼?」

柳婧濃密的睫毛輕顫了下,低低說道:「這兩天,也是我平生最快樂的日子。」

柳婧這話說得平常,甚至表情中還有被他逼迫的勉強,可不知怎麼的,她這話一出口,一種排山倒海的滿足便湧上鄧九郎的胸臆。

他輕笑出聲。

笑聲當中,他把柳婧腰身一托,令得她身子一騰,整個人四仰八叉地壓在了鄧九郎的身上。

只是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,柳婧先是一聲驚叫,轉又唇色發白,見她蹙著眉忍著難受的模樣,鄧九郎先是一怔,轉眼他想到了她可是以處子身承歡一晚的,記得他早上起榻時,還給她查看過,那處可是腫得紅艷艷的直鼓起了。

不知為什麼,想到她之所以變成這樣是自己的蒙蒙,鄧九郎高興起來,他低笑出聲,溫熱的大手開始緩慢地按揉起她的腰肢來。

讓柳婧平卧在身上後,鄧九郎下頜擱在她的秀髮上,大手一邊不緊不慢地按著她的腰,一邊帶著困意地聊道:「阿婧。」

「恩?」

「我今天一直在想你,你想我了么?」

柳婧軟軟悶悶的聲音從他的胸膛處傳來,「我想了。」

「也想了一天?」

「……恩。」

「我很高興。」鄧九郎低聲笑了一會後,輕輕又道:「阿婧,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踏實過,你這幾年。可把我折騰慘了。」轉眼他惋惜地說道:「早知道得到你的感覺這麼好,我就應該早就下手,也省得痛苦這麼久。」

這話柳婧自是不答。

鄧九郎溫熱的大掌,有一下沒一下地撫摩著她絲滑的腰肢,在感覺到掌下肌膚細膩的美好後,他的大掌不由下移。

在感覺到他的大掌竟然掐上自己的臀肉後,柳婧伸出手朝那作怪的大手拍了一下。

她的手剛伸出。鄧九郎大掌一反,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。然後。他把她纖長的小手包在掌心,細細地摩挲起來。

也許是軟玉溫香在懷,鄧九郎睡意漸生,他有一下沒有一下地撫著懷中玉人,感覺到令得胸膛發暖的熱熱呼吸,鄧九郎不由低聲笑道:「你這樣把臉埋著,悶不悶啊?」

柳婧沒有回答,也沒有抬頭。

這時,鄧九郎明白過來,他樂道:「你不會是羞於見我吧?」見她越發一動不動了。鄧九郎大樂,他在她的秀髮上印了一吻,說道:「乖,別羞了,昨晚你雖是主動了。可你夫君也樂在其中,再說了,他要不是歡喜你,也不會任由你把他反綁著脫光衣玩弄……」

她就知道她就知道!永遠她只要做了一丁點的羞事,他就會樂此不疲,永無止境地拿來說話!柳婧心中一惱,也不抬頭,張嘴咬住他胸前一顆紅點便是重重一扯!

這一扯甚猛,鄧九郎『哎喲』一聲叫起痛來。一邊叫痛,他一邊怒道:「好啊,你敢咬我!」他身子一轉,便把柳婧整個人給壓在了身下!

柳婧剛被壓住,便感覺到抵在自己腿間那熟悉又可畏的炙熱,當下她連忙求道:「我不敢了,阿郎,我不敢了!」

鄧九郎輕啄著她的唇,威嚴地問道:「真不敢了?」

「真不敢了!」柳婧忙不迭地點頭。

鄧九郎看著她慌亂畏懼的模樣有點想笑,事實上,他便是再想,也不可能在她傷腫沒消的時候再動她。於是他從她的身上翻下,見柳婧剛得到自由,便手腳並用地想要爬開,他長臂一伸把她結結實實捆於懷中,沉沉地說道:「你再動一下,後果可就說不定了!」

果不其然,他這話一出,柳婧馬上安靜得一動不動了。

鄧九郎本是忙活了一晚,早上幾乎是剛一閉眼又被叫了出去,現在正是累極,這般抱著乖乖的柳婧,他心頭又是喜樂又是放鬆,眼睛一閉間,睡意便沉沉而來。

柳婧安靜不了一會,便聽到身邊輕鼾聲傳來,她悄悄抬頭,對上了鄧九郎沉沉睡去的面容。

他倒是入睡挺快的。

柳婧暗暗想到這裡,見他鼻音細細,輕鼾陣陣,絲毫不似作偽,雙眼便轉到了他眼底下的黑圈處。

慢慢的,她伸出手撫上了他的眼下。

便是看了無數次,她身畔的這個男人,依然是俊美得灼目。

這男人,彷彿是得了蒼天的厚愛,無論哪一方面,都完美得無懈可擊。

柳婧纖長的手指,不由撫上了他濃黑的劍眉。

這劍眉黑而凌厲,幾成飛揚之勢,眼窩略深,配上高挺的鼻樑,整張臉都極顯深邃,他的唇很薄,這樣的薄唇,配上他形狀完美的下頜,能給人凌厲高貴之相。

……這樣的男人,真是得蒼天之厚愛,鍾天地之靈秀!

他生來就擁有高貴的出身,世人的推崇,家人的信任愛護,天下人的仰望,對他已形成了習慣。

可以說,他這順遂的一生,最大的挑戰便是來自自己。想來,如果在最初的時候,自己讓他輕易便得到了,他一定不會念念不忘,或者說,在那半年之約中,自己便成了他的人,他也不會上了癮般難以釋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