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二百四十一章第二天的溫情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人用晚餐的。」「郎君說,夫人今天哪裡也不要去,就躺在榻上好好睡一覺。」 柳婧無可無不可地聽了,等妝扮一新后。她站了起來,揮了揮手示意諸女退下后,提著虛軟的腳步朝樓下走去。 幾女見狀,相...

? 柳婧醒來時,天已大亮。

被窗口透進來的刺目日光灼得眼睛生花,柳婧反射性地伸出右臂擋了擋,這一擋,她才發現自己手臂是光裸的。

先是一驚,轉眼間,排山倒海的記憶向她襲來。

她昨晚是抱著最大的衝動送上門,現在一清醒,柳婧便臊得無地自容。

她睜大眼發了一會呆后,翻了翻身,這一翻身,她才發現自己整個人都似是散了架。

轉過頭,她看著偌大的閣樓,這裡空空蕩蕩,除了她沒有別人。不過,不管是房中殘餘的氣味,還是枕畔不屬於她的髮絲,充斥在被窩裡的渾厚雄性氣息,以及散落在榻沿的屬於男子的貼身衣物,都表明了不久之前,這房間除了她之外還有另外一人。

她與鄧九郎,竟是真地有了夫婦之實了!

柳婧睜大眼,也不知過了多久,她強撐著慢慢坐起。

這一坐直,不但腰酸得要折了,而且自己還渾身光裸著,無意中一瞟,便發現上面青青紫紫一片,處處都是男人留下的印痕。

柳婧垂下眸,呆了呆后,她開始一件一件,極緩慢地穿起衣裳來。

待得把自己穿載整齊后,她步履緩慢地朝外挪去,剛吱呀一聲把房門打開,幾個輕快的腳步聲圍了來,同時,幾個女子的聲音恭敬地喚道:「夫人,您醒了?」

柳婧轉過頭去。她看著這幾個面目陌生的女子,點了點頭后,低著叫啞了的喉嚨輕聲說道:「服侍我洗漱吧。」

「是。」

幾女一邊服侍著柳婧,一邊嘰嘰喳喳說道:「郎君出門時交待了,他有公事出去幾個時辰,會儘快趕回來陪夫人用晚餐的。」「郎君說,夫人今天哪裡也不要去,就躺在榻上好好睡一覺。」

柳婧無可無不可地聽了,等妝扮一新后。她站了起來,揮了揮手示意諸女退下后,提著虛軟的腳步朝樓下走去。

幾女見狀,相互看了一眼后,連忙跟了下去。

不一會,柳婧便來到了一樓。

這一出台階,她便看到整整齊齊站了幾排的銀甲衛。她左右瞅了瞅,見到這小小的院落。竟放了不下於四十個銀甲衛,足是平時的五倍時,便提步走向地五。

地五今天顯得格外嚴肅,就是對上柳婧的目光時,他都恭敬地低下頭,舉止間,竟不敢有半點不敬的樣子。

柳婧走到他身前時,地五朝著柳婧莊重地行了一禮,喚道:「地五見過夫人。」

柳婧對他這個態度有點意外,她沉默了一會後。輕聲問道:「九郎呢?」

「洛陽有人來了,郎君去接待了。」

「是么?」柳婧聽到『洛陽有人來了』幾字,眉頭跳了跳,她抬頭看向門口出起神來。

就在這時,地五突然說道:「夫人為何還是挽的小姑髮式?」在柳婧看來時。他嚴肅地說道:「地五以為,夫人應當回到房中,重新把髮式換了。身為新婦,夫人當尊重自家夫婿才是。」

柳婧又轉頭看向地五。

朝他看了一會後,柳婧垂眸笑道:「我還以為,地五今晨看到我,會更加不喜。」卻沒有想到,他還真把自己當成了夫人了。

地五嚴肅地行了一禮,說道:「夫人過不了自己那一關,便心生迷亂,以為我等會看輕夫人。其實不然,夫人本是郎君認定的,又願意為他付出,地五不敢不敬1

柳婧點了點頭。

她看向外面,過了一會,似是無意地說道:「我可以出門么?」

果不其然,她一開口,地五立馬乾脆地回道:「不可1他很直接地說道:「郎君今晨下來時說了,他心有憂慮,讓我等一定要把夫人看牢了。」

柳婧沒有反駁,她有氣無力地又說了兩句話后,便從善如流地回到閣樓,倒在榻上重又睡去。

下午時,鄧九郎果然回來了。

柳婧正窩在被子里出神,猛然聽到外面一陣整齊的腳步聲傳來,隨著那鏗鏘有力的腳步聲一停,她便聽到鄧九郎含著笑說道:「夫人呢?」

「夫人還在閣樓。」

得到這個答案后不久,便是蹬蹬蹬急促的腳步聲,轉眼間,鄧九郎便捲起一陣旋風沖了上來。

他一把房門打開,便看到了飄飛的幃幔后,柳婧縮成一團的身子。

不由自主的,他眉開眼笑,幾個箭步衝到榻旁后,鄧九郎在榻沿坐下,他伸出五指梳理著柳婧散在枕間的長發,輕柔地喚道:「阿婧,我回來了。」

見柳婧似是睡著了,他低低一笑,站起來把外袍解下掛好,他鞋履也不脫,把被子一掀便靠著柳婧睡到了榻邊。伸出長臂,他把柳婧摟到懷裡,低頭在她額頭上親了親后,他低笑道:「別裝睡了,我知道你早就醒來了。」

舒展雙臂把柳婧整個摟在懷裡,鄧九郎臉擱在她秀髮上,咕嘟道:「今天早上一點也不想起來,卻不得不起,那感覺真是太痛苦了。」他用鬍渣在她左頰上摩擦著,「這幾年裡,我每天晚上都在想,總有一天我要摟著我的阿婧,我要按著她歡愛整個晚上,然後在第二天看著她慢慢醒來,再抱著她親自幫她洗臉刷牙,下去用早餐。」說到這裡,他樂了起來,「沒有想到,這一天來得比我想象中的要快。」

他愛不釋地親著她的臉,還咬了咬她的唇角,把臉埋在她頸間呼吸著她的氣息。在弄得柳婧不得不睜開眼后,鄧九郎端詳她一會,突然說道:「阿婧,你頭髮有點粘,我來幫你洗吧。」

柳婧把臉埋在被子里,悶悶地說道:「不用。」

「那,我給你畫眉好不好?」

「不用。」

「那我摟著你睡好不好?」

「不用。」

「那吃完飯我們出去走走也不用了?真是可惜,為夫還讓人把馬車鋪得厚厚的呢。」

鄧九郎笑吟吟地說到這裡后,又自顧自地說道:「還是這樣摟著阿婧最舒服了,不行,我得吩咐下去,那些事通通交給地五去忙,我這陣子就只要陪著阿婧,努力讓她懷上我的孩兒便可以了。」

果不其然,在他說到最後一句時,柳婧身子隱不可見的僵了僵!

於是,鄧九郎的笑容在瞬那間一沉,目光中閃過一抹厲色。不過轉眼,他便又恢復如常,他只是專心地摟著她,薄唇湊到她的耳邊,溫柔愛憐地喚道:「阿婧……」

「恩。」

「這兩天,是我平生最快活的日子。」

送上第二更。今天碼了六千多字了。明天繼續,期待大夥的粉紅票獎勵。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