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二百三十六章你要了我罷

作者:林家成  |  更新時間:2014-03-24 22:54  |  字數:3651字

鄧九郎那熟悉又帶著青草氣息的男子體息在柳婧的唇中攪動,感覺到這個男人握在腰間那強而有力的手掌,感覺到他那溫熱的呼吸,還有強烈得彷彿要把她吞噬的力道,柳婧先是猛烈地掙扎了幾下,可就在鄧九郎重重把她錮制住,一遍又一遍地把她的櫻唇吻得紅腫時,他感覺到,懷中人似是停止了掙扎

接著,他發現她竟是小心地張開了唇,伸出丁香小舌悄悄的與他相觸

萬萬沒有想到的鄧九郎,先是一驚後,轉眼心中一陣狂喜,他雙臂伸出把柳婧整個人重重摟在懷中,激動地喚道:「阿婧,阿婧……」因為驚喜,他的叫喚中都帶上了哭音

就在這時,柳婧伸手摟住了他的脖頸,感覺到心上人緊緊貼著自己的嬌軀,和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應合,鄧九郎激動了,他狠狠地把柳婧整個人都按在懷裡,覆下唇深深淺淺地吻著她

終於,兩唇分開

鄧九郎狂喜地看著柳婧的眉眼,顫聲說道:「阿婧,你不與我鬧了?」

明月中,柳婧的眉眼如蒙了一層雲紗,看不清切望不明白,在鄧九郎驚喜望來的眼神中,柳婧那被吻得紅腫的唇動了動,只聽她低聲說道:「恩,我不與你鬧了」

鄧九郎簡直覺得,這世間不會還有比這好聽的華語倫音了

他雙眼熠熠生輝地看著柳婧,痴痴望了一會後他猛然低頭,把臉埋在她的頸間

感覺到埋在頸間的腦袋在輕輕蹭動,柳婧睜大眼看著月色下黑暗的天盡頭,低聲說道:「九郎,你要了我罷」

什麼?

她說什麼?

鄧九郎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迅地抬起頭,不敢置信地朝著柳婧看去,自然,明月下柳婧這張精絕秀美的臉實是看不出太多的表情來

鄧九郎太過狂喜,他小心翼翼地喚道:「阿婧,你說什麼?」轉眼他又說道:「阿婧,你剛才說了什麼,我沒有聽清」

見柳婧只是雙眸烏漆漆地看著自己,也不回答的,鄧九郎求道:「阿婧,你再說一遍好不好?」

柳婧垂眸,她輕笑道:「不好」

她雖是沒有應承可她話中的笑意卻是明明白白,再結合她剛才的話,一種排山倒海的滿足和快樂頓時湧上了鄧九郎的胸臆

……一個人期待太久的事如果得到實現那是什麼感覺?

鄧九郎不知道別人會如何,在他而言,此時此刻,只有恨不得向全天下宣洩的強烈歡喜

他猛然鬆開了柳婧

向後退出幾步,鄧九郎那含著笑的雙眼亮晶晶地看著柳婧,月光下他每一根頭髮絲都在透著飛揚

歡喜中,他放聲大笑起來

在這樣的夜晚,鄧九郎突然發出這樣的笑聲,蹬蹬蹬一陣腳步聲響,轉眼間眾銀甲衛破門而入拄著寒戟沖入了院落

當他們看到月光下,真在歡喜笑著的鄧九郎看著靜靜站著的柳婧時,都是一怔

就在這時,鄧九郎驀地轉身,他大步走到地五面前,低頭看著他,鄧九郎露出雪白的牙齒,說道:「地五,阿婧與我和好了」

地五一怔,他看了柳婧一眼,剛綻開一朵微笑,一眼看到鄧九郎眼中的淚光,他又連忙閉上唇,彎著腰朝著鄧九郎一禮後,地五湊近他低聲提醒道:「郎君,你流淚了」

他流淚了么?

鄧九郎伸袖在臉上一抹,真感覺到了抹到了一片濡濕後,他不好意思地咧著雪白牙齒嘀咕道:「好象有點傻……」

嘀咕完後,鄧九郎感覺到胸腔中的歡喜還是滿滿的,都要炸出來了一樣他雖努力想讓自己面無表情,想讓自己嚴肅起來,可那無法自抑的上揚著的唇角,還是出賣了他的心情

他負著手,雙眼亮晶晶地看著眾銀甲衛,聲音清悅地說道:「諸君,雖國喪在身,我與和樂公主暫時不能成親,不過今天實是我鄧九平生最歡喜的日子因此,今天我要厚賞諸位,在場的諸位,每人可賞一百兩黃金」

這一百兩黃金,可真不是一個小數目,便是這些銀甲衛中不缺世家子,可一百兩黃金對他們來說,也是數年的俸錄,因此鄧九郎這話一出,眾銀甲衛同時歡喜起來,他們齊刷刷地跪伏在地,向著鄧九郎叫道:「多謝郎君厚賞」

鄧九郎衣袖一揮,叫道:「都起來」

在眾人站起後,他命令道:「地五,你馬上給長安郡守下令,便是刑秀是我看中的人,讓他好生對待對了,他不是想要長安的商道嗎?通知下去,讓一分利給他」

「是」

「馬上飛鴿傳書,讓汝南嘉賞柳氏一族,恩,柳行舟幾兄弟,每人給一個府第」

「是」

「柳行風不是想當官嗎?讓汝南王封他一個三品官」

「是」

一口氣揮霍到這裡後,鄧九郎發現自己心情還激蕩著,於是他從懷中掏出一塊玉佩,又命令道:「地五,你馬上寫信給我散在十三州的各部屬,告訴他們,他們的主母,我鄧九郎的未來妻室,便是當朝和樂公主,也是當年的柳氏阿婧,你對他們說,無論如何,只要她持著我這個玉佩出現,他們就必須無條件地助她護她,把她當我一樣的愛重」

地五瞟了靜靜站在月光下的柳婧一眼,低聲應道:「是」鄧九郎這個承諾,可著實不輕了,他家這個郎君,一直飛揚跋扈不喜受制於人,因著這種性格,雖是他姐姐一再約束,可他走到哪裡還是把產業和人脈鋪到哪裡,手底下,是握了好一些兵馬而現在,他卻要把他握在手中的這些私人力量與柳婧共享,沒來由的,地五感覺到了不舒服

鄧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