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二百三十四章主意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這個宮婦,頗有幾分恭敬和畏懼,她低著頭怯怯地說道:「我跪也跪了,求也求了,可那劉婧渾然鐵石心腸,根本不為所動。」咬著牙,她抬頭求道:「說不定還有機會的,只要劉婧沒有對我起疑,我就還有機會,楊姑姑,可不...

吳佼低低的哽咽聲中,柳婧沉默了一會,突然問道:「你剛才說,有事要求我,是什麼事?」

吳佼慢慢停止了抽泣。

過了一會,她凄然說道:「你何必明知故問?」見柳婧只是盯著自己不說話,她咬著牙低聲求道:「我,我想求你容下我……」轉眼她又低著頭補充道:「我知你與九郎感情極深,我,我現在也只求能成為他的女人,能被他給一個名份。」

說到這裡,吳佼緩緩離席,低著頭走到柳婧面前跪下,額頭點地,向她行了一個五體投地的大禮!?

想這吳佼的身份是何等金貴?甚至可以說,她在某種程度上代表著洛陽的貴女階層,從前的她,對上柳婧時總是高高在上,連眼神也懶得給一個,可到了現在,她卻跪在柳婧面前苦苦乞求!

這樣的衝擊,這樣的對比,能給人帶來一個異樣的興奮吧?

伏在地上的吳佼,一動不動著。

她在等著柳婧得意,等著她傲慢地扶起自己……

只要她留下自己,只要自己能在這裡呆上一天半天……想到這裡,吳佼緊緊壓著衣袖,藉由這個動作,那衣袖角落因藏了東西,有些微鼓起的地方便被重新壓平。

望著跪伏在自己面前,呈臣服之姿的吳佼,柳婧沒有得意。

有著好幾百手下,習慣了一呼百諾的柳婧,對這種內宅婦人明爭暗鬥得勝后的小小得意。喜歡的高高在上,實是沒有多大感覺。

她低著頭看著吳佼,尋思了一會,柳婧說道:「你想成為鄧九郎的妾室?因為被他拒絕了,所以前來求我?」

吳佼咬著唇沒有說話。不過那倔強又脆弱的神情,卻說明柳婧所說的都是事實。

柳婧看著她,突然說道:「我看你還是起來吧……這樣跪著沒用的,且不說我現在與他沒有關係,便是有了關係,我也容不下你的1

她居然直接說。『我也容不下你/

她居然敢把這樣心狹妒忌的話。說得如此理所當然,俯仰無愧!

一時之間,吳佼明白了,為什麼太后如此嫌惡這個女人!

這個女人。簡直是狂妄自大得令人發笑!

吳佼震驚中。柳婧又說道:「我倒是很想知道。你這次怎麼就知道我在長安?是誰告訴你這個消息,讓你前來的?還有,是誰讓你來求我的?」她最後一句話吐出時。吳佼隱不可見的身子一僵!

柳婧見狀,目光一凝,當下她衣袖一甩轉過身就走。

一邊走,柳婧一聲冷聲喝道:「把她給我趕出府去1

那些護衛早就得了鄧九郎的囑咐,對她的話自是言聽計從,同時應了一聲后,幾個護衛大步朝著吳佼走去。

斷斷沒有想到柳婧竟是連半點讓自己接近的機會也不曾給,吳佼臉色一白,她張嘴想要再次乞求,轉眼看到柳婧那張臉,心中又是痛恨起來。

這種痛恨,讓她閉上了嘴,在護衛們地推搡中,她一邊向後退去,一邊按著藏在衣袖中的小布包,想道:不能急,總有機會的,總有機會接近她的!

她垂著眸順從地任由眾護衛把自己趕出了莊子。

一出莊子大門,吳佼的馬車便駛了過來,見她坐上馬車,一個三十來歲的宮婦湊上前來,低聲問道:「吳家姑子,你是不是失敗了?」

吳佼對上這個宮婦,頗有幾分恭敬和畏懼,她低著頭怯怯地說道:「我跪也跪了,求也求了,可那劉婧渾然鐵石心腸,根本不為所動。」咬著牙,她抬頭求道:「說不定還有機會的,只要劉婧沒有對我起疑,我就還有機會,楊姑姑,可不可以再侯幾日?」

那楊姑姑聞言冷笑著說道:「侯幾日自是沒有問題。」她盯著吳佼的臉色,警告著說道:「吳佼,你長兄犯下如此大錯,太后本來是要拿你全家治罪的!要是這個時候你還惜著你這條賤命,不願意伏低做小,捨不得在和樂公主面前乞憐,無法找到機會對她下藥,那後果你是知道的1

這一邊,楊姑姑對著吳佼發出警告時,鄧九郎也在眾銀甲衛地簇擁下急急趕來了。

遠遠看到那馬車,鄧九郎眉頭一蹙,他揮手令得門子前來后,問道:「攏俊

門子連忙回道:「是吳氏阿佼,她剛才與和樂公主一道進的莊子。」

「吳佼?」鄧九郎眉頭一挑,警惕地說道:「她來長安了,怎麼無人向我告知此事?地五,馬上調查此事,還有,務必不能讓吳佼接近阿婧1

在地五的朗應聲中,鄧九郎的馬車一衝而入。

一下馬車,鄧九郎便向柳婧所在的院落走去。

走著走著,他的腳步猶疑起來。

抬著頭怔怔地看著那不曾合緊的院落大門,鄧九郎惆悵起來。

地五忙了一通后,回來看到自家郎君還怯生生地站在院門外負著手轉來轉去,那眼巴巴看向大門的模樣,真是可憐極了。

不由的,地五有點心酸起來。

他大步走向鄧九郎。

來到自家郎君身後,地五看了一眼那開了一線的苑門,忍不住說道:「郎君,你人也綁了,狠話也放出來了,這個時候還猶豫做什麼?」頓了頓,他又說道:「現在燈籠紅燭都已買來,大夥都在忙著用紅緞鋪路……郎君,你這陣子為了這個婦人,也折騰得夠了,很多公事更是荒廢得不像話,趕緊與她入了洞房,成就夫婦之好才是正好,大夥都等著能鬆一口氣呢1鄧九郎終於轉過頭來。他看了地五一會,悶悶地說道:「可我不知如何。就是有點心畏。」

地五看著不爭氣的自家郎君,說道:「郎君與和樂公主,前前後後也相識了快十年了,這打打鬧鬧綁來欺去更是家常便飯。以前郎君那麼神武,在和樂公主面前無不敢為,怎麼到了這時刻,卻突然就懼了?」

鄧九郎也顯得懊惱,他頻頻搓著眉心說道:「我要是知道原因就好了。也不知怎麼的,這次見她死而得生,就不敢讓她傷心了。」

地五盯了他一會。拱了拱手說道:「那郎君繼續猶豫吧。屬下先去忙了。」

地五這一忙,又是幾個時辰過去了。當夕陽西斜時,他回到了莊子。

一見那苑門外終於不見了自家郎君的身影,地五心頭一松。他連忙招來一個守衛的銀甲衛。低聲問道:「郎君進那院子了?」

豈料。那銀甲衛卻是搖了搖頭,他低聲稟道:「郎君半個時辰出了門,應該是喝酒壯膽去了。」

鄧九郎還需要喝酒壯膽?地五哧地一笑。

見他不信。那銀甲衛認真地說道:「頭兒,這事是真的,這三個時辰里,郎君出出入入,在這門外徘徊了五次,每次都是轉個一二刻鐘,猶豫為難的。反正他就是走了又來,站了一會又走,剛才還聽到他說要喝點酒,因此我估莫著郎君是去喝酒壯膽了1

還真有這回事?

地五突然覺得事情有點嚴重。

他蹙著眉峰尋思一會後,轉向那銀甲衛說道:「呆會郎君要是回來了,你們就拉住他,總之,別讓他進了公主的院落。」

見他這麼吩咐,那銀甲衛一呆,他問道:「為什麼?」

「不要問為什麼1地五揮了揮手,冷著一張臉急急地說道:「我去青樓一趟。」說罷,地五急步轉身,大步離開了莊子。

地五是策馬而行,馬蹄噠噠噠地行走在街道上,發出一陣陣脆響。

來到附近的一家青樓,在裡面呆了小半個時辰后,他又急步走出。

這一走出不久,地五就與刑秀遇上了。一眼看到被五六個姑子仰慕地看著,廣袖飄然無比倜儻著的刑秀,地五眉頭便是一蹙。

……他的喜好向來跟著自家郎君轉,鄧九郎不喜歡柳婧身邊的這些護衛,地五也就跟著不喜歡。

刑秀正與幾女低聲說笑著,也不知是誰提醒,他眼角一瞟,便看到了正木著一張臉看來的地五。

當下,刑秀與幾女低語了幾句,拱手告別後,坐著馬車在上了地五。

來到地五身側,刑秀笑眯眯地拱了拱手,問道:「大統領,不知我家公主安好?你家郎君可有安好?對了,你家郎君什麼時候批准我去見咱公主見上一面?」

地五勒停了奔馬。

他回過頭把刑秀細細地打量了一會後,又朝那幾個漸漸隱入黑暗中的小姑看了一會,突然問道:「聽說你小子是個風流種,不知男女之事,你知道多少?」

男女之事?刑秀一樂,他看了一眼冷癱著一張俊朗的臉的地五,心下想道:看這人的樣子,就是個不讓婦人喜歡的,真是白瞎了這高貴的出身和出色的身材長相。

想到這裡,刑秀樂道:「原來統領大人是想向我討教這風流手段啊?你還別說,在這方面,我還真有幾手絕活。」

他這話一出,地五雙眼一亮,他連忙問道:「你這麼厲害?」

「這是自然。」

「那麼,有沒有什麼法子,讓一個婦人以為是自己強上了男人,進而對他心懷愧疚千依百順的?」

地五這話一出,刑秀僵住了,他驚嘆道:「這天下間,還有強大得能夠強上男人的婦人?」這廝看來是沒有聽過自家公主做過的好事。地五在心裡想了一句后,有點失望地蹙起了眉。

見他失望,刑秀馬上笑道:「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你是想說,你想強上一個婦人,但是呢,你又怕強上了她之後,惹得她對你記恨,於是你想在強上她的同時,又要讓她以為是自己主動的?自找的?」

這刑秀果然是聰明人,地五雙眼一亮,高興地說道:「不錯不錯,我就是這個意思。」因為激動,他連刑秀話語中那點名帶姓的『你』字都忽略了。

見地五承認,刑秀忍起笑來,他大賴賴地點了點頭,道:「你還別說,關於這事,我還真有一個主意1

##

送上例行更新。未完待續……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