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二百三十三章你什麼都不知道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> 她瞅著柳婧吃吃地笑了起來,「聽說公主當年,也被未婚夫婿晾過。不知你可有明白我的心情?整整八年啊,我的妹妹孩子都生了二個了,我所有的朋友,她們都做了母親,要麼是當家主母,要麼抱著孩子與丈夫舉案齊眉...

柳婧發現,顧呈走後不久,莊子里就變得安靜異常,當她感覺到聲音不對走出門時,整個莊子已換了主人,站在走廓盡頭的,已是銀衣銀槍的銀甲衛!

再然後,看到幾個銀甲衛向自己走來,柳婧也沒做掙扎就安安靜靜讓他們把自己押了出去——她實在太了解鄧九郎了,這種沒意義的掙扎,她也懶得做了。

不一會,眾馬車便簇擁著她上了街道。

長安街上,熱鬧如昔,走著走著,一陣馬蹄聲蹬蹬而至,緊接著,一個溫柔的女聲突然傳了來,「履可是和樂公主?」問出這句話后,那女聲見無人理會也不在意,只是繼續說道:「我想與和樂公主說說話,可以么?」

也不知她拿出了一樣什麼證物,眾銀甲衛沉默一會後,讓了開來,不一會,一個美麗端莊的少女出現在柳婧的馬車外,在外面眾人地盯視中,她爬上了陸了柳婧的對面。

這女子,美麗靈慧,外表氣質都十分出眾,正是吳佼。

沒有想到會在這個地方看到這個洛陽第一才女,柳婧怔了下。

吳佼一上馬車,便在一瞬不瞬地盯著柳婧。打量了她好一會後,吳佼聲音溫緩地說道:「不知公主識不識得我?我是吳氏阿佼。」笑了笑后,吳佼的聲音變得輕幽,「是了,你可能是記不起我……一個得了九郎全心全意愛戀的女人,又怎麼記得起那些便是想為難你也無處下手的女人名字?」

蔥白的雙手放在膝頭,吳佼幽幽地說道:「和樂公主。你知道么?我從十三歲那年起,便被家族告知,我的未婚夫婿,如不出意外的話就是鄧家九郎。」她低著頭看著馬車車板。出了一會神后又說道:「於是,我從十三年那年開始,一直等到今天。公主可能不知,我就在前天,滿了二十一,是實歲1

說到這裡,吳佼猛然抬起頭來。

她瞅著柳婧吃吃地笑了起來,「聽說公主當年,也被未婚夫婿晾過。不知你可有明白我的心情?整整八年啊,我的妹妹孩子都生了二個了,我所有的朋友,她們都做了母親,要麼是當家主母,要麼抱著孩子與丈夫舉案齊眉,只有我,只有我們這些把心放在九郎身上的女人,都由當年的人人稱羨,由當年的才貌雙全世人仰慕。變成了如今的洛陽老姑,世家笑話1

她的笑聲實在凄涼,那美麗的臉上,也實在盛滿著太多的絕望,柳婧定定地看了她一會後,開口問道:「你今天特意上來,就是與我說這些?」聲音冷漠,平靜,毫無感情。甚至毫無半分同情。

柳婧的話。生生把吳佼給噎住了!

她抬頭定定地看著柳婧。

看了一會後,吳佼笑了起來。「是了,你得意都來不及呢,又怎麼可能……」笑著笑著。她聲音啞了下去。

「你說得很對,我不會同情,更不會生出什麼不得了的感觸1柳婧淡淡地打斷吳佼的話,她盯著吳佼,安靜地問道:「我現在只想知道,你這次攔住我,又特意跑到我馬車上來,是想與我說什麼?你說吧,我聽著呢1

見吳佼沉寂了,過了一會,柳婧又問道:「你特意從洛陽趕到長安來,不是為了與我這樣空坐一會吧?」

吳佼收起了表情,她抬頭看著柳婧,咬了一會唇后,輕聲說道:「你說得不錯,我特意從洛陽趕到長安來,不是為了這樣坐一下。我是來求你的1

「求我?」柳婧一怔,歪著頭看著她,「求我什麼?」

吳佼凄然一笑,說道:「求你能夠容下我……」

她沉默了一會,突然恨從中來!這是一種難以掙制的,強烈的憎恨,這種憎恨,令得吳佼看向柳婧的眼神中,無法掩去怨毒!這種憎恨,也令得她絞著衣裙的手出現拘攣。

這時刻的吳佼,沒有了剛才掩飾的溫婉,有的只是令得那張美麗的臉變得鐵青扭曲的恨意。

這種強烈的恨,令得柳婧下意識的一凜,不過她在看到吳佼手無寸鐵,身上也沒有藏著什麼暗器后便穩了下來。

這時,吳佼在深喘了一口氣后,壓低著聲音叫道:「劉婧,你算個什麼玩意?你的養父養母不過是一介商人,你要不是識得九郎,這一輩子也不會有人發現你是公主!你算是什麼東西?居然把我的九郎,把我苦苦等了八年,愛了八年的九郎給搶了去1

她實在痛苦,可那殘存的一線理智又讓她明白,不能對柳婧發出攻擊。不能攻擊她,那種無法排泄的憤怒和怨恨便反擊到她自己身上,吳佼忍不住哽咽出聲,她雙手捂著臉,無法自制地喃喃罵道:「你算什麼東西?不守婦德,扮成男子四處亂竄,招蜂引蝶,身邊入幕之賓無數!可你這樣的人,九郎居然看得這麼重1

她畢竟是大家閨秀,這麼多年良好的教養,令得她無法口出惡毒之語。只是這樣嚷了兩句,吳佼便哭了起來。

她捂著臉,嗚嗚地哭泣著,她的哭聲里盛載著太多的無奈和絕望,痛恨和茫然,令得柳婧蹙起了眉。

而這時,外面的銀甲衛也聽到了裡面的動靜,他們頻頻向這裡看來,柳婧注意到,有好些人一直手按在刀柄上,彷彿吳佼一個什麼異動,他們就會長刀出鞘!

吳佼這一哭,便一直哭到了柳婧的馬車進了新莊子。在柳婧無奈之中,她嗚嗚咽咽地跟著進了院子,還坐在她對面,把臉埋在袖中嚎個不停!

這樣的吳佼,倒是讓柳婧有點好笑,過了一會,終於聽到她哭聲暫歇,柳婧輕嘆一聲。說道:「……你的難處,我實是無能為力……」

不等她說完,吳佼卻站了起來,在她的示意下。婢女們打來熱水。

吳佼細細地洗了一個臉,又上了一點淡妝后,再次娉娉婷婷地出現在柳婧面前。

然後,她重新坐在柳婧的對面。

睜著紅腫的眼睛看著柳婧,吳佼垂著眸輕聲說道:「閻月死了,你知不知道?」

「閻月?」柳婧蹙起了眉峰,不解地問道:「她是誰?」

豈料,她這話一出,吳佼便是吃吃笑了起來。她這笑聲特別古怪。那眼神中都要溢出來的悲苦也讓柳婧呆住了。

吳佼吃吃笑著,她低聲說道:「看吧,我就說了,你根本連我們是誰也不知道,這樣的你,我們又怎麼可能斗得過?」她似是跟哪個不存在的人低喃了一句后,才抬頭看向柳婧,努力平靜地解釋道:「當年,我與梁玉夷,郡主閻月。都是九郎的侯選妻室,我們都等了他八年1

對上柳婧似乎有點明白的眼神,吳佼冷笑起來,她幽幽地說道:「我們三人的家世相貌,當年在洛陽都是一時之選,便是說是洛陽最為出色的三個小姑,也不為過。九郎自小便聰明,而且他平素雖是霸道,一旦上心。又是極為溫柔細心。我們三人在這些年與他的相處中。便是只感覺到了他一次二次的溫柔,卻也上了癮。在不知不覺中都是情根深種……」

說到這裡,她幽幽一嘆,好一會才繼續說道:「我們一直以為。自己會嫁給他,或者,一起嫁給他,這個信念,一直堅持到你出現。」低下頭捂著臉,吳佼安靜下來。

過了一會,她突然問道:「劉婧,你跟在九郎身邊這麼久,可是一直以來,除了傾華曾經為難過你后,便再也沒有半個女人出現在你身邊,並對你做出什麼事,你可有想過這其中的原因?」

這個柳婧還真沒有想過,她搖了搖頭。

她的搖頭,把臉埋在掌心的吳佼自是看不到。她似乎又在流淚了,抽嗒了兩下后,才繼續說道:「我們守了八年,戀了八年的郎君,卻在一夕之間變了一個人似的,痴戀上了另一個女人,這樣的事,放在誰的身上能夠甘心?我們對你的恨和厭惡,那真是想掩飾也掩飾不住1吳佼吃吃的又笑了起來,「劉婧,你知不知道,從你出現在洛陽后,每過幾天,就至少有一種對你不利的流言傳出?是了,你不知道,你怎麼可能知道呢?自傾華事後,九郎就對你守著護著,我們這些女人哪怕有半個舉動,他都能夠知道。那些流言,可不都是還沒有出現在世人面前,便被他化解了?劉婧,這些你可以不知道,那梁玉夷因你而死,你至少是應該知道啊!她那麼恨你,那麼恨不得把你碎屍萬段!她那麼聰明,想了那麼多了不起的毒計!她無時無刻不在想站殺死你!可是你呢,你居然不知道她是誰!可笑!真是可笑!那麼多場明裡暗裡的針對和陰謀,你竟是連知曉也不曾1

她抬頭看向柳婧,含著淚水不停地笑著,「你看,這事多不公平?以我們的家世地位,對你這樣的人做了那麼多事,結果你竟是什麼也不知道!梁玉夷把命都送掉了,你竟然影兒也沒有聽過!劉婧,九郎怎麼能把你護得那麼好?他怎麼能一查到幾件事背後的主謀是玉夷,就絲毫也不顧那麼多年的感情,便把她給殺了?他怎麼能對我們就這麼狠心?」

她閉了閉雙眼,忍住滾滾流下的淚水,哽咽著說道:「……他怎麼能為了護著你,就在我們三人的身邊安插那麼多人?他怕你胡思亂想,不好在你身邊多安護衛,便想著從我們身上下手,便想著把我們三個結結實實看牢了,盯死了……他怎麼能這麼可恨?」

##

送上例行更新,加更要二十三四號才能開始還。現在人還在外地呢。RY!~!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