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二百三十二章鄧顧談判

作者:林家成  |  更新時間:2014-03-21 04:18  |  字數:3560字

柳婧看向顧呈,過了一會,她抿緊了唇不再說話。她和顧呈,與鄧九郎鬥了這麼久,兩人都是相當的了解他。便像現在,他們的馬車後面雖是空空如也,顧呈的人也四處緊盯著,百般防備有人跟上,便是住處,顧呈也特意換了一個,可他還是說有鄧九郎的暗衛在跟著,而她自己也有這樣的感覺。實在是鄧九郎那個人,無法讓人不警惕,不做最壞地打算。

在柳婧的沉默中,兩人很快便來到了一個新的莊子。一入莊子,顧呈便召集手下忙碌起來,而柳婧也靜靜地站在花園中,望著面前的假山奇石發怔。

也不知過了多久,她轉過身,朝著顧呈所在的書房走去。

這個時刻,正好最後一個護衛退了出來,看到柳婧過來,那護衛微微一禮後便退了下去。

柳婧來到了書房門口。

書房中,顧呈正在忙碌著,陽光照在他頎長的身材,照在他俊美蒼白的臉上,給人一種別樣的矜貴。

因為側對著柳婧,顧呈的眸子深得帶著一抹紫,看起來神秘難測。

便是這樣一個難測難懂的人,在自己最無助最絕望的時候出現了……

柳婧深吸了一口氣,提步走了進去。

顧呈正在忙碌,聽到腳步聲傳來,他頭也沒抬,便聲音溫柔地喚道:「阿婧來了?」

「恩。」柳婧輕應一聲,她走到他對面。在榻上優雅地坐好,抬起眼看著顧呈,柳婧低聲問道:「阿呈。」

「嗯?」

「當時我那個樣子了,你為什麼會伸手相救呢?」

這話一出,顧呈慢慢放下手中的卷冊,抬起頭來看向柳婧。

他深濃的眸光溫柔地看著她,好一會後,顧呈輕柔地說道:「難道阿婧到了現在還不明白?」他走近她,慢慢屈膝,顧呈單膝跪在她面前。伸出手指抬起柳婧的下頜。顧呈定定地看著她的眼,溫柔如水地說道:「自是因為,阿婧於我,重逾性命!」

他這話太重了!

真的太重了!

重得柳婧垂下了肩。

看到柳婧低下頭。顧呈慢慢伸出雙手。慢慢把她摟在懷中。

這樣輕輕地摟著她一會。顧呈在她頭頂上低聲說道:「你真想現在離開長安?」

良久,柳婧才應道:「恩。」

顧呈想了想,說道:「我來想辦法吧。」說到這裡。顧呈看到了書房門外晃過一個人影,當下他輕輕鬆開柳婧,站了起來,沖著她微笑道:「阿婧,我還有事要忙,你先自己玩一會。」說罷,他大步出了書房。

他一走出書房,幾個遊俠兒便急急圍上了顧呈,一人急聲說道:「大哥,莊子外多了很多來歷不明的人!」

另一人也稟道:「那些人挺明目張胆的,看到我們懷疑,不但沒有避開還湊上前來,一個個挺神色的樣子。」

顧呈冷笑起來,「看來是鄧九郎派人來了。」

他剛剛說到這裡,又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,轉眼,兩個負責守衛大門的遊俠兒衝到了顧呈面前,他們朝著顧呈一禮,急急地說道:「大哥,外面來了一些人,一個叫地五地說,他家郎君想請你在玉華樓見一面。」

看來,那人不但派人把這莊子給圍了,還明晃晃地向自己提出邀請了!

顧呈笑了笑,衣袖一甩說道:「行,那我就去與他家郎君見這一面!」說罷,他揮手招來馬車,在幾個遊俠兒地簇擁下出了莊子。

地五果然還在門外,看到顧呈出來,他只是點了點頭——論家世論地位,他的身份還在顧呈之上,所以用不著向他行禮。

地五倨傲,顧呈也一臉漠然,他優雅地點了點頭時,地五已轉過身,策著馬領著顧呈朝著前方走去。

不一會,玉華樓就到了。

這玉華樓,忝為長安最大的青樓,這裡美人如雲,醇酒無數,最是繁華,可這一刻,顯然是被鄧九郎清了場,偌大面積的大堂都是空蕩蕩的,平素里不絕於耳的鶯鶯燕燕全部不見蹤影,取而代之的,是一隊一隊,站得如同雕像一般紋絲不動的銀甲衛!

在這些森嚴如雕像的銀甲衛中穿過,顧呈很快便來到了二層閣樓。

閣樓上,所有的窗戶都是大開,風呼呼地吹過紗幔,給捲起了一層層流離的紗光。

閣樓的左側,鄧九郎孤零零地站在一個窗戶旁,他手持酒盅,正望著外面的風光出神。

顧呈揮了揮手,示意眾人都下去後,提步向鄧九郎走來。

這一走到鄧九郎身後,顧呈一瞟,竟是赫然發現,鄧九郎的眼圈竟是有點紅,那張總是自信自滿,彷彿不可一世的輪廓分明的臉上,也帶上了幾分憔悴!

這人向來張揚,顧呈萬萬無法想像,他有一天,會這樣把自己的脆弱坦露在自己這個敵人面前。

就在顧呈驚怔的時候,鄧九郎慢慢彎腰,他放下了手中的酒盅。

然後,他背負著手望著外面的青山隱隱,鄧九郎磁寒的聲音傳來,「顧呈!」他吐詞緩慢而清晰,帶著一種高高在上的傲慢,「這些時日里,你表面上雖是潛伏,暗地裡,不管是洛陽還是長安,都有你的影子……也是,陛下畢竟年歲太小了,這年歲一小,便意味著未來有無數變故,你們不過是在等候時機,潛而待發罷了。」

說到這裡,他轉過頭居高臨下地看著顧呈,原本側看時還泛著紅的眼眶,這正面相對,卻是眼神凌厲表情傲慢,哪裡有半點憔悴?彷彿剛才的一眼,不過是顧呈的錯覺罷了。

鄧九郎負著手,正面與顧呈相對。他眼神冰冷而凌厲地盯了顧呈一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