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二百二十七章重逢

作者:林家成  |  更新時間:2014-03-15 04:25  |  字數:3580字

在黎華青白交加的表情中,刑秀淡淡地續道:「或者,我應該喚你黎二丫?黎華這個名字,畢竟才取了數天,我要是你,只怕還記不住這高雅的,與你毫不相襯的名號。」

刑秀這句話一出,四下嗡嗡聲大作中,伴隨著又是吃驚又是嘲笑的聲音,一雙雙看向黎華的目光中,已是說不盡的鄙夷。

而黎華和那個五姐姐更是驚在了當地,她們真無法想像,這刑秀剛剛知道這門婚事,就調查清了黎華的底細?

站在這珠玉滿堂中的刑秀俊美清艷,風度翩翩,不管放在哪裡都是一等一的世家子模樣,再加上他如今已是長安城裡數得上的一流商客,這樣的男人,走到哪裡都是能收穫一大票芳心的角色,成親之日不知有多少人為之流淚……長安郡守拿一個鄉下來的粗魯愚蠢之女,便想匹配?這郡守大人也欺人太甚了吧?

不止是眾人,便是柳婧,這時也微有怒意,她看向把黎二丫罵得無藏身之地的刑秀,點了點頭,交待他道:「把意見轉達給郡守大人便可,這種賤民,沒必要放在眼裡。」剛才黎華口口聲聲罵她是賤民,這一轉眼間,柳婧便反擊回去了。而且明知道被罵,黎華等人也只能漲紅著一張臉,對柳婧不敢有半點不敬了。要知道,刑秀剛才說了,她真實的身份可是公主殿下!

就在管事領著小九退下時,黎華再也受不住了,哭泣著捂著臉衝下了翠玉樓。

黎華沖得極快,把那五姐姐和婢女們都拋在後面,一上馬車,她便尖聲叫道:「回去,馬上回去!」她要去找義父!她要去跟義父告狀!她要讓義父把那刑秀抓起來!對了,還有那女人,她明明打扮得那麼窮。肯定根本不是什麼公主!

在黎華的尖叫聲中,馬車載著她急急朝郡守府趕去。

一入郡守府,黎華便從馬車上一躍而下,她捂著臉一邊哭泣一邊朝著郡守所在的主院衝去。一路上,經過的婢僕看到她這模樣,先是一怔,轉眼臉上閃過一抹嘲諷後。齊齊低下了頭。

不一會,黎華便沖入了主院。淚眼模糊中,她看到了最疼愛自己的義女,不由哇的一聲放聲大哭。

在大哭聲引得一院的人都回來看去時,黎華撲通一聲衝到長安郡守的面前跪下,抱著他的腿眼淚鼻涕一把地哭嚎道:「義父,你要為我做主啊!」

長安郡守四十餘歲,臉皮白凈,他一臉慈祥地看著黎華,在她的嚎啕大哭中伸手扶起,嘆道:「你這孩子。這是怎麼了?誰欺負你了?」

聽到義女這慈愛的聲音,黎華更委屈了,她仰起哭花了的臉,朝著郡守恨聲罵道:「就是刑秀和那個女人,義父。刑秀他罵我還侮辱我!義父,你得替我做主!義父,你把他抓起來,抓起來打一頓讓他向我陪罪,再把那個女人的臉割花!」

小小的少女,語氣中含著無邊的怨毒,合著她那張哭花的臉,真是說不出的難看。

郡守還沒有開口,一個磁沉動聽的男子聲音從後方傳來,「女人?什麼女人?」

那男子的聲音實在太動聽,同時還含著說不出的優雅和居高臨下,黎華這時才醒悟過來,這院子里還有外人在!

當下,她連忙鬆開了抓著郡守下擺的手,就在她轉過頭順聲看去時,一陣腳步聲從院門處傳來,轉眼間,一個護衛走了進來,大聲叫道:「大人,刑秀的人求見。」

「讓他進來。」

「是。」

來人已到了外面,那護衛一叫,翠玉樓中的小二和管事便走了過來。

兩人齊齊走到長安郡守面前,朝他行了一禮後,那管事說道:「小人前來,是鄙主人的意思,我家郎君以為,當讓郡守大人知道此間發生了什麼事。」不陰不陽地說到這裡,那管事朝那叫小九的小二使了一個眼色,示意他上前訴說。

小九走上前來,他低下頭行了一禮後,把黎華出現,從柳婧手中拿過那銀月釵,罵著柳婧,「這翠月樓的東西,可都是貴重得很。你這種賤民也敢碰?」開始,一字不漏,連當時情景也模仿了個十之**地敘說了一遍!還別說,這小九確實是人才,學起話來惟妙惟肖,把黎華那粗魯潑婦樣簡直學了個十足!

於是,隨著小九越說越多,郡守的臉色也是越來越難看!

黎華本來還想撒嬌,一對上義父這樣的臉色,不由驚了一下,她不由自主地向後退出幾步,膽怯地說道:「義父,我,我……」

黎郡守看也沒有看她一眼,頭痛地揮了揮手,道:「我這次,到是丟人現眼了……罷了,你收拾一下,明天還是回你的鄉下去吧,此間的事,就當從來沒有發生過。」

黎華一驚,嚇得匍匐在地,她慌亂地爬到黎郡守的面前,尖聲哭道:「義父,別送走我,我不敢了,我再也不敢了!」一邊哭,她一邊又伸出手去扯著黎郡守的衣擺。

黎郡守一臉的厭惡,他示意僕人把黎華重重一扯,把她扔出幾步後,轉過頭朝著廂房裡恭敬客氣地問道:「郎君,刑秀口中所說的公主,不知是真是假?」

黎郡守這話一出,小九等人才發現,原來屋裡還有著一個貴人。

就在他們轉頭望去時,廂房中的貴人沉吟了一會後,用他那磁沉輕寒的嗓音輕柔地說道:「……是真的!」

這話一出,黎郡守迅速地站了起來,恭敬地說道:「既有公主駕臨長安,老夫說不得去迎接一二了……」

廂房中,貴人低沉的聲音傳來,「不必了!」一句話令得黎郡守安靜地聽令後,廂房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