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二百三十四章你是顧呈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惜和失望,他轉過頭負手看著夜色下的閣樓,過了一會,顧呈低聲說道:「阿婧,我有沒有告訴你,上次地道的事,我一直在悔?」 柳婧輕快地點著頭,說道:「你說過……阿呈,我真不介意的。」她笑容溫暖地看著...

經過近一個月的航行,長安城儼然在望。-

這座古老的雄城,縱使不再是帝都,也是那麼巍然屹立,不可侵犯。

經過一個月的修養,身體已然好得差不多的柳婧,從艙中走了出來,她站在船頭,望著那越來越近的長安碼頭目不轉睛的。

原玉一出來,便看到柳婧生機勃勃的朝著長安城左瞧右瞧,那雙黑白分明的眼靈動得很。

他微微一笑,大步走到了她身後。

伸出手自然而然地替她攏了攏披風,原玉笑道:「怎麼樣,長安城雄偉吧?」

「雄偉1柳婧深吸了一口氣,高興地說道:「不愧是前朝帝都,我早就想來了呢。」

原玉站在一側微微笑著,他的目光掃過碼頭,不一會便看到了幾個熟悉的面孔,朝著那些人微微頜首,他指揮著大船開始靠上碼頭。

原玉一行人剛下碼頭,便有幾個遊俠圍了上來,他們看到原玉,朝著他行了一禮后,同時叫了一聲,「大哥。」目光瞟過柳婧時,微微有點好奇。

對上他們好奇的目光,柳婧眨了眨眼,見她疑惑,一長相清秀的青年遊俠笑道:「小姑勿怪,實是大哥不喜女子,我們從來不知道他也有把女子帶在身邊的一天。」

這話說得有點曖昧,柳婧勉強一笑,正在說話,原玉已低沉地說道:「行了,別圍著了,我們走吧。」

說罷。他輕輕扣上柳婧的手,朝著前面大步走去。

不一會,柳婧上了馬車,而幾個遊俠則圍著原玉不時低語著,隱隱中,柳婧聽到一人說道:「大哥,人都到了一半,西北那一支也上了路,應該能夠準時抵達。」

這話一入耳,柳婧怔了怔。她慢慢地收起笑容。坐在巒頭沉思起來。

原玉落宿的地方是一處莊子,因抵達時已是傍晚,這進入莊子時,天都要黑了。

原玉似是這裡的主人。一入莊子便吩咐婢僕招待柳婧。他自己則走了出去。

而柳婧在船上顛簸了這麼久。也累得慌,她讓人送來幾桶溫水,一邊加水一邊泡澡。足足泡了一個時辰,感覺到神清氣爽后,才穿上早就備好的淡黃色鑲金邊的袍服,披著長長的濕發走了出來。

她出來時,天空明月高照,今天是月圓之夜,整個大地都被照得一片透明,人影樹影在風中婆娑起舞。

仰頭看著明亮的天空,柳婧有點沉醉。

而原玉一進院子,看到的便是這麼一副情景。

站在月下的少女,整個人彷彿染了一層銀輝,明亮,飄渺,又柔和。彷彿像那傳說中的,正在吸收日月精華的妖。

不知不覺中,原玉看呆了去,直過了良久,他才提步走近。

聽到他的腳步聲,柳婧沒有回頭,她只是微笑的,溫軟地喚道:「原大哥……你說這天上的一輪月,怎麼就這麼澄澈明亮了,也不知千年以前,千年以後的人,看到的月亮是不是與我們現在看到的一樣。」

原玉溫柔地看著她,輕聲回道:「自是一樣的。」

柳婧眨了眨眼,她還在仰望著明月,也不知過了多久,彷彿是周邊傳來的琴聲太過逍遙,或是天空的明月讓人無處遁形。柳婧終是輕輕說道:「阿呈,你這陣子是不是會很忙?」

原玉一僵!

他整個人,彷彿被誰給定住了一樣,這一瞬息間,連手足都在千斤重,胸口更似被什麼撞了一下,抽痛又慌亂地跳動著!

就在原玉臉色微變,一動不能動時,他對上了柳婧轉頭看來的眼。

月色下,一泄如洗的銀光中,她這雙眼太清太黑,無比的明亮里是無比的平靜和溫柔,甚至,這眼神還帶著喜悅的。她這樣的眼神,是原玉無法預料的,他嘴唇嚅了嚅后,最終薄唇抿成一張,轉過頭負著手看著月下婆娑起舞的樹林沒有說話。

他雖避開了柳婧的目光,柳婧卻依然在轉頭看著他。

半晌后,感覺到贍欠旁諭缺叩氖種贛行牟抖,柳婧伸出手去,輕輕握住了它。

柳婧握著他的手,輕聲說道:「我那個時候,在所有人都放棄的時候,你能守在我身邊,還那樣照顧我,阿呈,你救了我一命,無論如何,我不會再閽拱敕峙的。」

她調皮的一笑,雙手抱著他的手,繼續軟軟地喚道:「阿呈,謝謝你,謝謝你前來……真的,你要相信我,我是很高興很高興的,如果你不曾出現,這麼好的月光,這麼壯麗的長安,我是再也看不到了。阿呈,你對我有再生之恩1

原玉轉過眼來。

月色下,他長長狹狹的眸子深而黑,朝柳婧盯了一會後,他薄唇一扯微笑道:「阿婧在說什麼?我不明白。」

柳婧一笑,她輕聲道:「你明白的。」

放開他的手,她舒開雙臂,慢慢走到一叢她叫不出名字的花樹下,看著沐浴在夜色下的飛翹的屋檐,看著那月色下隨著風聲輕輕吟唱的萬物,她含著笑,低著聲音說道:「阿呈,你什麼也不必瞞我……其實我前幾天就想到了,可我那時挺疲憊的,也不知怎麼的,有點不想弄明白。」

月色下,她明亮的,甚至有點嫵媚的一笑,轉頭看了原玉一眼,又道:「前陣子你把船泊在那裡停了兩天,是想躲過什麼人吧?我猜猜,會不會是鄧九郎?」

她一提到鄧九郎,原玉的眸光微陰,臉色也變了變。

見他的薄唇越發抿緊,柳婧收回目光,她側耳傾聽著遠處傳來的絲竹聲和笑語聲,低聲說道:「阿呈你相信么?我現在一點也不想見鄧九郎了。」

她這話很突然,完全出乎原玉的意料之外,這一次,原玉終是忍不住開了口,他低聲問道:「為什麼?」

柳婧歪了歪頭。

過了良久,就在原玉以為她不會回答時,柳婧才輕輕地說道:「相見不如不見。」

說完這話,她出現了短暫的沉默,剛才籠罩在她身上的歡樂和明亮,也稍稍黯淡了些。

原玉看著她,也不知過了多久,他低沉悠揚的聲音慢慢傳來,「那你是怎麼識破我的?」說話之際,他慢條斯理的,優雅無比地撕去臉上的面具,連同說話時,也放開聲音,恢復了他本來那悠揚到了極點的嗓音。

月光下,柳婧回過頭一瞬不瞬地看著,她看著原玉的面孔在她眼前一點點消失,看著她所熟悉的那個顧呈出現在自己視野中。

她看得專註,這種專註,引得顧呈疑惑地抬起了眼。

柳婧見狀,抿唇一笑,她快樂地說道:「還是阿呈自己的面孔更好看。」看著脫下面具的他,那因長時不見日光而格外蒼白的臉色,她又嘀咕道:「原來是這個原因導致阿呈的臉白成這樣的。」嘀咕時,她定定地迎上顧呈那熟悉又陌生的目光,說到熟悉,是因為站在她面前的這個男人,實在太熟悉太熟悉了,說陌生,是因為他的眼神與以前任何時候都不同,這個屬於原玉的眼神,看她時,是溫柔的,沉斂的,憐惜的,彷彿,他真放下了以往的固執和倔強,完完全全從內心深處憐惜於她,愛護於她,顧呈這樣的眼神,實在讓柳婧楞神,她靜靜地迎視著他,沒有想到終她這一生,也能得到他發自內心的寬諒和溫柔相待的時候。

發了一會呆,直到顧呈再次微微挑高眉頭,不解地看向她時,柳婧才輕咳一聲,回道:「一開始也有感覺,真正起了疑心,是你那次打暈了我!再加上我清醒的時間也越來越多,沒事就忍不住琢磨,前前後後細細思量了又思量,突然覺得裝做不知,其實挺沒有意思的。」

果然,在這個女子面前,他真是不能有破綻埃

顧呈的臉上閃過一抹惋惜和失望,他轉過頭負手看著夜色下的閣樓,過了一會,顧呈低聲說道:「阿婧,我有沒有告訴你,上次地道的事,我一直在悔?」

柳婧輕快地點著頭,說道:「你說過……阿呈,我真不介意的。」她笑容溫暖地看著他,輕輕說道:「我從很久很久之前便幻想,有一天你我誰也不怪,誰也不怨,能夠高高興興地聚一聚說說話。所以阿呈,你用原玉的身份接近我,你答應了送我去汝南,卻是從一開始就想來長安,我其實一點也不在意。我喜歡這樣與你相處的日子。」

頓了頓,柳婧又笑道:「阿呈,我們出了長安后,你再帶我去別的地方遊玩吧。」

她這個要求,令得顧呈一陣驚喜,他迅速地轉過頭看向她,慢慢的,他深濃的雙眸彎了起來,唇角也帶上了笑。

柳婧也彎著唇,她眨著長長的睫毛,那雙烏黑的眼在月光下像是寶石一樣熠熠生輝,「阿呈,」柳婧快樂地說道:「我有沒有告訴過你?我這兩天,想通了原玉就是顧呈后,心中是恍然大悟。就是呢,我得了那種病,誰看了不躲啊?便是我父母到了,我也會逼著他們躲開的,可你卻沒有躲。恩,原玉這個陌生人是應該躲的,所以他對我很好很好,我心裡總是迷糊不解,總是不敢置信著,可顧呈不是陌生人啊,顧呈是親人,顧呈沒有躲,顧呈一心一意救我,我能夠了解了。」

##

這一更依然是補昨天的欠更,正在碼第三更。未完待續。。/dd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