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二百二十一章原來她沒死

作者:林家成  |  更新時間:2014-03-11 00:00  |  字數:3712字

鄧九郎狂喜,他扯著嗓子大聲命令道:「快,快把馬牽過來!」

一陣兵荒馬亂的腳步聲中,他翻身跳上坐騎,帶著地五等人朝著碼頭疾沖而去。

鄧九郎沖得瘋狂,幾乎是他一動,有一人也同時動了,那人朝鄧九郎的背影看了一眼,轉頭低聲交待道:「快去稟告太后娘娘,便說九郎在碼頭髮現了和樂公主……」剛把話說到這裡,他驀然聲音一滯,瞪大雙眼看著那平空出現在身後的暗衛,看著那個被迅速按在地上拚命掙扎的聯絡之人,還有自己身上那從背後插過胸口的劍鋒,那人張了張嘴,喃喃說道:「你,好大膽……」

確實是好大膽,就算他是太后娘娘安插在鄧九郎身邊的內奸,可他也是太后娘娘的人,這銀甲衛是誰給的膽,竟然敢這麼當眾把他殺了?太后娘娘要知道的事,他居然敢不讓盯著?

那人張著嘴,呃呃連聲,嘴裡不停的噴著血,他看著那銀甲衛把插入自己身體內的長劍攪動著,看著四周的婢僕驚慌地低下頭來,陡然間,他明白了,這銀甲衛是沒那個膽量的,做這事的只能是鄧九郎,而鄧九郎則是故意的!他就是要當眾殺死他這個太后派來的人,他根本不怕事情捅到太后那裡,他根本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向太后表明態度!

那銀甲衛手中的劍又攪動幾下,直到這人死得不能再死了,他才卟地一聲抽出血淋淋的劍,順手一劍把那聯絡之人的腦袋也割下,他冷冷地說道:「奉郎君令,此子吃裡扒外,不忠不義,可誅之!」

說罷,他就著那屍體把佩劍拭乾後,轉身大步離去。

而就在那銀甲衛離去的幾息內。又有幾個身影閃過,。他們分別朝著皇宮內苑和鄧府跑去……

鄧九郎快馬加鞭地走向洛河碼頭。

遠遠的,還沒有靠近碼頭,地五便揮著鞭朝著一隻客船指著,因風吹散了聲音。他幾乎是扯著嗓子叫的。「郎君,就是那條船,我一個屬下聽出其中一個女子的聲音極似和樂公主!」

他急急地奔跑著。大聲地叫喊著,鄧九郎卻沒有回頭。地五回頭看時,只見自家郎君薄唇抿得死緊,就是抿得太緊了,那唇都泛著白,那臉頰都因為激動而肌肉抽動。

於是,地五連忙閉了嘴。

不一會功夫,一行人便衝到了碼頭,就在他們疾沖入碼頭。眾銀甲衛剛要厲聲大喝讓所有船隻都停下航行時,那條客船卻是啟動了。

它居然啟動了。

鄧九郎大怒,他手中的馬鞭重重一甩,在令得胯下的坐騎發出一聲長嘶聲,那神駿的馬四蹄翻飛,竟是不管不顧地朝著河水中間衝去!

他竟是盯著那眼看要離去的客船。直衝入洛河中……

本來,眾銀甲衛雖是來勢洶洶,可畢竟人少,再加上碼頭上人太多太喧囂,幾乎每個人都在扯著嗓子交待嘶喊。注意他們的人也就不多。可隨著鄧九郎這一衝,四下於驚亂中,倒是吸引了無數雙目光。

鄧九郎狂沖而出,急急抬頭時,恰好看到一個身材頎長,面目俊朗的年輕男子扶著一個婦人朝艙中走去。那客船上更是熱鬧之間,所有人都在說著笑著,那女子也就根本沒有注意到,碼頭上發生的這一切!

可那男子注意了!於是他鬆開了那無知無覺的婦人。

就在鄧九郎的坐騎直衝入洛河,卻在最後一刻神駿地剎住時,那男子轉過頭來。

他對上了鄧九郎目光。

這一刻,四目相對!

突然的,那年輕男子沖著鄧九郎一笑!

這一笑,太冷酷,太囂張,那黑到極致的眸子中,也因有著恨而紫光一閃而過!

於是,鄧九郎急急一勒間,板著臉厲聲吼道:「顧呈?」

他的吼聲雖響,混在喧囂至極的碼頭也不過如此。

不過,原玉聽到了。

對上鄧九郎那張黑沉的俊臉,他咧著雪白的牙齒無聲的,輕蔑的一笑,做出這個挑畔的動作後,他大步走入客船中,不一會,身影便消失在人群中。

空留下一番急馳而變得氣喘吁吁的鄧九郎!

鄧九郎騎在馬背上,他冷著一張臉,像個雕像一動不動著,地五策馬來到他身後,問道:「郎君,就是那人,那人身邊的那個女子說話的聲音極似和樂公主。」

鄧九郎依然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裡,他目送著那條客船在滾滾白浪中越去越遠,直是過了不知多久,他才慢慢地笑了起來。

這是真正的開懷的笑容。

慢慢閉上雙眼,鄧九郎的眼角沁下了兩滴淚光,他一動不動地端坐在馬背上,過了會,他才啞聲說道:「地五,多謝。」

於地五一怔間,鄧九郎輕輕淺淺,聲音沙啞至極,卻也愉悅輕鬆至極地笑道:「幸好你把我叫過來了,她是阿婧……便是燒成了灰,我也識得,她就是阿婧!」鄧九郎轉過頭來,朝著地五咧嘴笑得像個孩子一樣,「至於那個男人,應該就是顧呈。怪不得我派了那麼多人,花了那麼多功夫也尋不到阿婧,原來是落到了顧呈手中!」

一口氣說到這裡後,鄧九郎馬上命令道:「地五!」

「在!」

「立刻弄來一隻船,我要追上去!」

「是!」

整個人在狂喜下突然放鬆下來的鄧九郎,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後,向另外一個銀甲衛嘟囔道:「去,準備幾床好一點的被子,到了船上,我要好好睡一覺!」這樣,一覺醒來,他就可以讓他的阿婧看到他神采飛揚,俊美無雙的模樣了。

鄧九郎的命令誰敢違背?不到一刻鐘,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