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二百一十三章知道消息的鄧九郎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有七天沒有與阿婧見面了,怪想她的……也是奇怪了,以前動不動就幾個月幾年不見的,我都不怎麼想,這次才七天不見,我怎麼就想成這樣了? 地五低頭,藉由黑暗藏住臉上的異色后,他輕聲勸道:郎君,你整整七...

陛下駕崩了!

陛下居然駕崩了!

陡然聽到這個消息時,鄧九郎剛剛離開柳婧,還沒有歸府。他的身邊,還跟著那著作郎,著作郎的手中,還記載著和樂公主劉婧所說過的每一句話。

他原本想著,拿著這些記錄,就可以向陛下提要求,過不了幾天,他的阿婧,就要正式冠以他的姓,正式成為他的人了!想著想著,鄧九郎春角慢慢揚起,眉目間變得神采飛揚。

可他卻沒有想到,會在走到半途時,聽到陛下駕崩的消息!

陛下駕崩了,原來他白天表現得那麼好,是屬於迴光返照。

見到坐在馬背上的鄧九郎臉色大變,一個太監哽咽地說道:陛下是在睡夢中過去的……奴等真不知道,陛下去得這麼快!

鄧九郎終於回過神來。

這一回神,他馬上想到了自家姐姐,想到了陛下駕崩后隨之而來的混亂,他馬上喝道:起來吧,你們帶路,我馬上進宮!

是!

這一刻,紛紛趕往宮城的,並不止是鄧九郎。這個晚上的洛陽城,註定是不眠之夜,所有的權貴和官宦,都從榻上爬起,無數的人,都是通宵不眠。而宮城裡外,更是擠擠攘攘堵滿了人。

鄧九郎連夜入宮,在見到鄧皇后,他得到了主持陛下入葬皇陵的諸般事宜。

這事並不簡單,陛下雖是久病,皇陵也早就挖掘好了,可數百年來,人間天子無不把死看得極重,和帝的皇陵,在地下挖有方圓數十里,層出不窮的陪葬品和陪葬手續,以及入葬之後關上皇陵前,為防止他人侵犯而設立的重重機關,這些他做為主持人,全部要著手,全部要布置好。

所以,他很忙。

這是沒日沒夜的忙,他忙得馬不停蹄,忙得沒有進過家門,忙得每一天只能合一二個時辰的眼。

如此七天之後,他終於忙出了個頭緒,終於有了些自己的時間。

這天傍晚,鄧九郎看了一眼處理得差不多的皇陵,鬍鬚拉雜,雙眼充滿著血絲的翻身上馬,啞聲命令道:走——我們回洛陽!

是!

眾人的朗應聲中,他胯下神駿的坐騎四蹄翻飛,一行人在夜幕中朝著洛陽城匆忙衝去。

入得城時,城門已然關閉,鄧九郎拿出令牌讓人打開城門進入后,手中長鞭一揮,胯下坐騎越發加快。

不一會時間,他便來到了和樂公主府外。

萬萬沒有想到他會在這裡停下,抽調出來的幾個銀甲衛首領面面相覷,地五率先走出,他來到鄧九郎身後,低聲道:郎君,你這是?

鄧九郎春角含著笑,他仰著頭望著靜佇在月色下的和樂公主府,薄春微揚,說道:我都有七天沒有與阿婧見面了,怪想她的……也是奇怪了,以前動不動就幾個月幾年不見的,我都不怎麼想,這次才七天不見,我怎麼就想成這樣了?

地五低頭,藉由黑暗藏住臉上的異色后,他輕聲勸道:郎君,你整整七天都沒怎麼睡,又忙裡忙外一身汗的,要不,先回鄧府清洗一下,好好睡一覺?

鄧九郎搖頭,他翻身下馬,一邊揉搓著因疲勞過度而乾澀發疼的雙眼,一邊說道:不了,我有七天沒有見到阿婧了。說到這裡,他頓了頓,又壓低聲音,語帶憐惜地說道:阿婧雖與陛下剛剛相認,可她對陛下感情極深,那天見這兩兄妹相處,我從阿婧的眼中,看到了滿滿的孺慕之情。眼下,陛下突然過逝,阿婧肯定心裡不好受,我得去陪陪她。

說到這裡,他提步就走。

看到他這樣,地五的臉色在月色下直是有點蒼白。他緊走幾步,急急跟上鄧九郎后,又勸道:郎君,和樂公主說不定還在宮中守靈呢。

他這話很有道理,鄧九郎停下了腳步。

見他回頭,地五越發低了頭。

就在這時,鄧九郎突然說道:來都來了,我還是去她的閨房看看吧……哎,這幾天可真是想她,那天我離去時,她臉色那麼不好看。

說罷,他還是轉過頭去。

看到他來到了大門口,地五急急叫道:可是郎君……

這一次,他沒有說完,便看到自家郎君筆直筆直地站在那裡,然後,轉過身來,面無表情地看向他,說道:地五,你是不是瞞了我什麼事?

月色下,鄧九郎的臉色非常難看,雙眼沉沉地盯著地五,鄧九郎突然聲音一提,厲聲喝道:說出來!

這喝聲一出,地五臉色大白,他雙膝一軟,跪在了鄧九郎面前,隨著地五這一跪,撲通撲通聲不絕於耳,卻是又有六個銀甲衛跟著跪下了。

鄧九郎慢慢握緊拳頭。藉由這個動作,他在掩飾他那緊張得拘攣的手指。

他一瞬不瞬地盯著地五,盯了一會後,鄧九郎驀然轉身,大步衝到和樂公主府大門處,鄧九郎朝著那大門重重一腳踢去,嘶啞著嗓子厲聲喝道:開門!給我開門——

可他叫得這麼大聲了,和樂公主府卻依然是黑暗一片,哪裡有半點迴音。

這絕對不是一個正常的府第會有的反應!

那些門子呢?宮女呢?太監呢?

便是他的阿婧在皇宮守靈,那些人也不敢擅離的。

是誰讓這和樂公主府成了一個無人之地?

鄧九郎不敢想,越是想,他越是緊張。站在黑漆漆的大門前,他雙tui虛軟著,那伸到了半空,想要推開房門的手,怎麼讓他無法控制的抖得這麼厲害了?

也不知過了多久,鄧九郎才輕輕地問道:她呢?

他沒有回頭,只是專註地抬著頭看著和樂公主府中,啞著聲音又問道:地五,你告訴我,我的阿婧呢?她現在在哪兒呀?

地五一直跪在地上,聞言他抬頭看了一眼鄧九郎,便又低下頭來。低著頭看著地面上自己的倒影,地五沒有發現自己的眼中有淚水湧出。

直過了好一會,他才艱難地回道:和樂公主她……

她怎麼了?告訴我!

她,陛下駕崩的那天晚上,她病了……

說下去!

是。她,她第二天就春g不起,從宮中請了太醫,太醫說,說,說……

說了什麼?

地五朝著鄧九郎重重磕了一個頭,啞聲說道:郎君,你千萬要振作!這是天命!天授和樂公主於無邊富貴,奈何她受之不起。竟,竟得了傷寒疫疾……

鄧九郎騰地轉過身來。

月光下,他一臉的蒼白。

瞪著地五,鄧九郎啞聲喝道:你胡說!他扯著脖子厲聲喝道:你休得胡說!我的阿婧福大命大,身體向來康健,怎會得什麼疫疾?

叫到這裡后,他對上地五等人蒼白的臉,喉嚨不由一緊。

向後踉蹌地退出幾步,一直退到背抵大門,鄧九郎才啞著聲音命令道:繼續說下去。

……沒有了,和樂公主得的是這種病,當時便出了洛陽城。

她便不曾來找我?鄧九郎胡亂在臉上抹了一把,居然發現衣袖上都是淚水后,他哧笑道:她便不曾來找我?

回答他的,自然是沉默的地五等人。

鄧九郎站直了身子。

他一言不發地盯著地五。

盯了良久,他低聲問道:她來找過,是不是?

……是。

那為何我不曾知曉?

……

鄧九郎白著臉,他慢慢轉過頭,滿面淚水地看著和樂公主府,他聲音嘶啞地說道:她派人來找過我,不過找我的人,給你們,給我的好姐姐攔下了,是不是?

他淚流滿面地哽咽道:姐姐攔住不準讓我知曉后,又查清她確實是得了疫症,便把她趕出了洛陽,讓她去自生自滅,是不是?

鄧九郎這話一出,一個金吾衛首領站了出來,他嚴肅著一張臉沉聲說道:九郎這話差矣。皇後娘娘這是對和樂公主宅心仁厚,要是換了別人得了此疾,定然是按照慣例,生生火燒而死!可以說,皇後娘娘只是讓公主殿下出洛陽,那還是看在她的身份上,給了她尊嚴的!

這金吾衛首領說得義正辭嚴,鄧九郎卻是一動不動,也不知過了多久,他才吃吃笑了起來,給了她尊嚴?讓她一個人,一個人受這種苦,還一直瞞著我……他喉結滾動了幾下,突然覺得xiong口絞得慌,伴隨著xiong口的劇烈疼痛的,還有一種無法形容的灰暗和絕望。笑了一會後,他輕聲說道:可那是阿婧啊!是我想了這麼多年,盼了這麼多時,一心只想趕緊把她娶回家的妻室埃

他說到這裡,突然聲音一沉,命令道:打開這鎖。

郎君?

我說了,打開這鎖!這聲音,已是森嚴冷酷。

地五等人不敢阻攔,當下走出幾個護衛,他們拿出佩劍,朝著那大門胡亂砍了一掉后,終於啷一聲,和樂公主府打了開來。

鄧九郎緩緩步入。

看到他入內,眾銀甲衛連忙站起,就在他們要跟上時,進入公主府中的鄧九郎,從裡面把房門一關。

地五等人一怔,他們相互看了一眼后,還是停下了腳步。

??

新的一月,求粉紅票支持。rs#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