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二百一十章鄧九郎算帳三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聲傳來,在柳婧和蕭文軒目瞪口呆著,一個衣帽凜然的官員抱著卷冊走了出來。 這時,鄧九郎轉頭,他對著柳婧露出雪白的牙齒一笑,指著那官員介紹道:「阿婧,這位是當朝的著作郎,陛下登基以來,一言一行,起...

那大夫連續三聲重嘆,直嘆得柳婧膽戰心驚。

柳婧白著臉急急說道:「那應該如何治療?大夫,你快點下藥埃」這麼嘰里呱里的,真是廢話太多。

那大夫蹙眉尋思了一會後,說道:「郎君都吐血了,這葯不好下……不對,毒雖入了腑,畢竟沒有到臟,對了,這著應該有效。」在柳婧緊張地凝聽中,大夫說道:「夫人,我給你開一個外用藥膏。你從既刻開始,把藥膏塗在他的胸口膻中穴和背後大椎穴處,不停手地按摩,直到藥效入臟,如此連續兩個時辰,應該可以避免病情惡化。」說得柳婧一楞一楞的后,大夫還隔著衣裳,特意指給了胸口兩乳之間的膻中穴和背後的大椎穴給柳婧看了,再次交待道:「夫人,這個病最是拖不得,越早施治效果越好,那藥膏一到,你既刻按摩。記著,這陰陽調和,按摩者必須是婦人,夫人要是按累了,叫另一個婦人上前便可,要是叫了丈夫,那傷勢可得加倍了。」

大夫交待時,柳婧一瞬不瞬地傾聽著,唯恐露了隻字片語,也就沒有注意到,鄧九郎悄悄吐出一個極小的裝血囊袋,而地五則動作極其麻利地把它藏於袖中……

把該交待地交待清后,那大夫提步就走,地五一直送他出門。

不一會功夫,地五又回來了,他對上眼巴巴的柳婧,低聲說道:「我已讓人跟著大夫去取葯了。」

轉眼,他似是怕柳婧不相信那大夫。又說道:「這位張大夫曾經做過太醫,傳說有起生回生之能,他交待的事,公主最好聽一聽。」

柳婧慌亂得連忙點頭。

因為太過緊張,柳婧竟是一點也沒發現,地五一直到退下,都沒有抬頭直視過她,都是低著頭說話做事的。

不到一刻鐘,一瓶藥膏便出現在柳婧面前。接過那藥膏,柳婧看了一眼站在外面的宮女。又看了一眼臉如金紙。蹙著眉頭彷彿痛苦不堪的鄧九郎,也沒有了掙扎的心思。

於是,她吩咐宮女們在殿中焚起暖香,燃起炭火。再喝退眾人。再把鄧九郎扶起。慢慢褪去他的衣裳。

因為擔憂,柳婧給鄧九郎褪裳時,眼中一直有淚光。也就沒有注意到,鄧九郎這時呼吸微亂,在她湊近時,那俊臉還禁不住紅了紅……

柳婧脫下鄧九郎的上裳,讓他躺平后,便站到榻邊,把那藥膏塗在掌心,在鄧九郎兩乳之間的膻中穴,一本正經地揉按起來。

她揉得專註,隨著房間越來越暖和,白皙的額頭上還滲出了汗珠。泛著紅光的殿房中,她一雙烏漆漆的眼眨也不眨的,專註到了極點。

揉搓了一會後,柳婧突然驚喜地叫道:「九郎,你沒有咳血了哦。」

鄧九郎虛弱無力地說道:「我,我胸口有點暖,好似舒服些了。」

見到果真有效,柳婧破涕為笑,她連聲說道:「那我再按,我一直按。」

……被她白皙玉嫩的手,在雙乳間揉來按去,那縴手上的指甲還時不時地刮到乳頭上的鄧九郎,一張俊臉卻越來越紅,他側過臉背著柳婧,暗暗後悔:早知這麼難受,就不說是要按膻中穴了……

就在這時,柳婧又說道:「九郎,你的心跳有點快,是不是還是很難受?」

鄧九郎悶悶地應了一聲,虛軟地說道:「阿婧,你該按大椎穴了……」再這樣下去,我又要慾火焚身了。

柳婧連忙應了一聲,她小心地扶起鄧九郎,把他背對著自己后,站在榻邊揉按起他頸后的大椎穴起來。

殿中的溫度,是越來越高,也不知是不是柳婧的錯覺,她總覺得掌下這藥膏太過芳香,而且這樣按著摩著,那熱力由掌心滲入身體后,讓她腦子有點恍惚。

這時,鄧九郎虛弱的聲音再次傳來,「阿婧。」

「恩。」

「我真高興那天晚上是你……」

轟——

柳婧再次漲紅了臉,她垂著頭忍不住叫道:「不要再提了1

「為什麼?」鄧九郎的聲音真是虛弱到了極點,他滄涼地說道:「有了這點念想,我便去了陰曹地府,也心舒坦。」

柳婧不喜歡他說這話,眼圈一紅掌下又用了兩分力,她一邊揉按一邊急急說道:「你不會有事的!那張大夫是個厲害的大夫,他會治好你的1

鄧九郎苦笑起來。

他低低說道:「好,我不說。」頓了頓后,他虛弱地求道:「阿婧,親我一口好不好?」

他用一種垂死的虛弱語氣求著她,柳婧真是心痛如絞,她一邊按揉著,一邊低下頭來,在他的後頸上,輕輕印上一吻……

一吻剛了,鄧九郎軟軟求道:「還要,阿婧,我還要……」

柳婧紅著臉,她低聲說道:「等你好了再親……」

「那要親個夠1

「好,只要你好了,就親個夠……」

「要與那天晚上一樣,我解去衣裳,阿婧也穿得少少的再親嘴1

柳婧:「……」

在她臉又開始通紅,並緊緊閉著唇時,伏在榻上的鄧九郎,突然又是一陣嘶心裂肺的咳嗽。聽到他的咳嗽,生怕再給咳出血來的柳婧,連忙抱緊他流著淚說道:「別咳了,別咳了……」

見鄧九郎還是咳個不停,柳婧一邊死力的摩著藥膏,一邊哽咽道:「我聽你的,我都聽你的1

「脫,脫了衣裳再親?」

見他咳成這樣還記得這樣,柳婧拚命地點頭,哭道:「好好,都聽你的。」

鄧九郎在一陣劇烈的咳嗽后,卻是弱弱地求道:「你要說出來。」

「好好。我們脫了衣裳親……」

「當,當真?」

「當真1

「沒有騙我?」

「不,不再騙你……」

「阿,阿婧1

「恩?」

「該按膻中穴了。」

柳婧聞言,連忙小心地把鄧九郎翻過身來。

也不知為什麼,再一次把光著上身的鄧九郎翻過身來,面對面地看著他那裸裎的,腹肌分明,精瘦而完美的身段后,柳婧竟是有點忘卻他身有重病的事實。而被掌下這結實強健的男性軀體。迷得有點晃神……

獃獃地看了一會,發現腦子越來越混沌的柳婧,連忙甩了甩頭,自責起來。

就在這時。外面一陣腳步聲傳來。

聽到那急促的。甚至有點混亂的腳步聲。柳婧心神一凜,一邊用力按摩一邊側耳傾聽時,也就沒有注意到躲在榻上的鄧九郎那眉頭深蹙的俊臉。

外面的腳步聲於混亂中來得極快。不一會功夫,蕭文軒的聲音便清亮地傳了來,「蕭文軒求見公主殿下1伴隨著蕭文軒的聲音的,還有金吾衛們讓他離開的低喝聲。

柳婧一怔,她沒有想到一直跟自己形影不離的暗衛,居然被人排擠到了外面,當下她連忙叫道:「住手!讓蕭文軒留下1一聲喝令讓外面一靜后,柳婧一邊按摩一邊說道:「文軒,我在裡面有要事,你有什麼話,就有門外說吧。」

蕭文軒清朗的聲音傳來,「稟公主殿下,張景霍焉他們回來了1

這話一出,柳婧馬上說道:「回來了啊,我估莫著他們也是要回來了。」

蕭文軒的聲音卻不見高興,他嚴肅地說道:「可是他們在回洛陽時,遇到了好幾波埋伏,據張景所言,這些人是鄧府派去的,目的就是阻止他們回洛陽。」頓了頓,蕭文軒嚴肅地說道:「便是這一個時辰中,我也數次被人堵在公主府外……殿下,這府里府外,似乎全都是鄧九郎的人,他不讓我們進門,我們便進不了門1

什麼?

柳婧一怔,低著頭朝榻上的鄧九郎看去。

這時,蕭文軒的聲音還在傳來,「還有,屬下剛才聽到地五對乾三說,讓他今晚去放鬆放鬆,便是有什麼緊要事,明天再稟報鄧九郎不遲……公主,鄧九郎是不是在您寢宮當中?」

柳婧獃獃地聽著,過了好半晌,她才楞楞回道:「他在。」

幾乎是她這兩個字一出,房門便吱呀一聲,被蕭文軒從外一推而開,與此同時,柳婧聽到西西索索的響聲,回頭一看,只見剛才還重病垂死的鄧九郎,正從一側扯過外袍,慢條斯理地穿上……

到得這時,柳婧哪裡還不明白的道理?

她刷地一下,漲紅著臉站起來時,鄧九郎半敞著結實的胸膛,神清氣爽地下了榻,下榻之後,他抱著胸斜睨著蕭文軒,氣勢威嚴高華的輕喝道:「蕭文軒!這是公主閨房!你當記得男女有別1

正氣凜然地喝罵過後,鄧九郎朝著幃幔后輕喝道:「出來吧。」

一陣響聲傳來,在柳婧和蕭文軒目瞪口呆著,一個衣帽凜然的官員抱著卷冊走了出來。

這時,鄧九郎轉頭,他對著柳婧露出雪白的牙齒一笑,指著那官員介紹道:「阿婧,這位是當朝的著作郎,陛下登基以來,一言一行,起居諸事,他都需記錄在冊,彙編成史……呃,事情是這樣的,前幾日我不是失了清白,可你也罷,陛下也罷,都怎麼也不相信我的話。所以我今天把他叫來了,讓他把這樁冤案書寫在冊,好讓千秋萬載后,世人都知道,我鄧九郎遭受過怎麼樣的冤枉和糟蹋……」他咳嗽一聲,最後加上一句,「當然,如果公主殿下自願放棄公主身份,下嫁於微臣,那這事也可以變成人間美談。」

??

送上第二更,求粉紅票。未完待續……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