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二百零八章鄧九郎算帳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一會後,他苦澀地說道:「我原是想讓陛下賜婚的。」頓了頓,他又補充道:「我原以為陛下便是看重她,願意補償她,也不會封公主來引得人重翻舊事。要是他隨便給她一個什麼身份,再賜我為妻,那可多好?」 鄧...

陛下對傾華郡主地看重,這裡的人是都知道的,可傾華郡主竟然是眼前這個小姑的替身,那這小姑到底是何身份?

喧嘩中,不時有人悄悄抬起頭,朝著柳婧打量而來。

而皇帝病得太久,也沒有精力周旋,當下他閉上眼睛,疲憊地說道:「宣旨吧。」

「是1

安公公站了出來,他打量著眾人一眼,尖聲叫道:「劉婧接旨——」

在柳婧走到他身前跪下后,安公公念道:「今有劉氏女婧,溫雅純良,朕極喜愛,特封其為和樂公主,一應待遇,仿長公主例——欽此1和帝這個人一向不喜歡政事,頒的聖旨也都是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,再加上柳婧的身世不可言明,所以現下這道聖旨,更是簡單得讓人髮指。

讀完這個言簡意賅的聖旨后,安公公示意柳婧上前把聖旨接過。

在柳婧接下聖旨退下時,花園中再次嗡嗡聲大作。喧嘩聲中,好一些人都轉過頭看向鄧皇后。

……不管皇帝做什麼決策,皇后是可以開口問一問的,特別是現在權勢熏天的鄧皇后。

可讓閻月傾華她們失望的是,皇后一點也沒有反駁皇帝的意思,她甚至溫婉地笑著,看著新封的和樂公主時,臉上的表情甚至是帶著憐愛的。

好些人失望了。

嗡嗡聲雖然小,可所有人都在心裡嘀咕著。

皇帝剛一蘇醒,便把一個來路不明的少女封為公主,還說什麼仿長公主例!自古以來,諸公主中最貴的就是長公主,這少女是什麼來歷,竟一舉登天?

花園中雖是竊竊私語聲不絕,不過陛下封的只是一位公主。並不是做出什麼影響朝庭格局的大變動,私語聲響過就也響過,隨著一眾宮女太監圍上柳婧。把她簇擁著離開,眾人的注意力又集中到了皇帝身上。

偏偏皇帝這一次出殿。竟似是只為了那個和樂公主,在柳婧退下后,他便虛弱疲憊地說道:「好了,都退下吧,朕累了——」

說罷,他在安公公地扶持下,一步步朝著寢殿走回。

目送著皇帝消失在視野。花園中突然嗡嗡聲大作。

……

這一天的洛陽城,註定是個熱鬧的日子。

沉苛多時的皇帝起了榻遊了園,還親口封了一個和樂公主。

於是,這一天。洛陽城多了一位新貴,漢朝天下,也多了一位公主。

於是,這一天,金吾衛流水般湧出宮城。一列列太監宮女出現在洛陽街道上。

於是,載著和樂公主的馬車在街道上緩緩駛過,整個洛陽城的大小權貴,貴婦貴女,以及各位公主郡主。都忙著收集這位和樂公主的愛好,並準備求見於他。特別是那些龍子鳳孫,因和樂公主是仿長公主例,所以她的位份之尊,是眾公主之最,按理,所有的公主郡主都要向她見禮。

不過一個時辰,載著新公主的車駕便來到皇帝新賜的府第,這府第很大,這麼一會功夫,『公主府』三個字便刻成了匾雕成了石牌,在公主府大門打開的那一刻,鼓樂齊鳴,上百個宮女娉娉婷婷地走出,在她們流水介地進入公主府時,公公們也緊隨其後,在他們之側,是忙著給公主府搬送皇帝賞賜的各色物品的金吾衛。

無數的洛陽人都擠在外面,好奇地看著這新出現在公主府,談論著和樂公主這個人。

雖是所有人都好奇著,可是沒有一個人知道這和樂公主是什麼來歷。

柳白衣雖然有名,可柳白衣出現在世人面前時,一個是男子身,更何況他已經逝去。

木兔兒也有一些權貴知道,可那次木兔兒亮相,只是短短一會,緊接著木兔兒便已死去。當然,還剩有寥寥一些見過木兔兒本人的,可那些人,便是發現她與和樂公主相似,又哪裡敢說什麼?沒有聽到嗎?皇帝的聖旨中,可是說和樂公主溫雅純良的!

於是,在所有洛陽人的心目中,這個和樂公主還真是橫空出世。

與熱鬧的公主府相比,皇宮中,此刻倒是安靜了不少。

鄧皇后的院子里,一個宮女輕快地走了過來,低聲稟道:「娘娘,成太醫說,陛下並無明顯好轉……」

鄧皇后揮了揮手,示意她退下后,怔怔地出起神來。

鄧九郎大步走來時,便看到了這麼一副情景。

他走到姐姐面前,看著眼眶微紅的她,低聲說道:「姐,你找我?」

鄧皇后回過神來。

她揮了揮手,示意鄧九郎坐下后,閉上雙眼說道:「你費盡心思,終於把柳婧變成劉婧,把商戶女變成和樂公主,可滿意了?」

鄧九郎抿緊了雙唇。

過了一會後,他苦澀地說道:「我原是想讓陛下賜婚的。」頓了頓,他又補充道:「我原以為陛下便是看重她,願意補償她,也不會封公主來引得人重翻舊事。要是他隨便給她一個什麼身份,再賜我為妻,那可多好?」

鄧皇后聞言冷笑起來,她說道:「現在這樣也不錯,至少她那些什麼張景霍焉的護衛,是願意當駙馬爺的1

一句話說得自家弟弟黑了臉后,鄧皇后又說道:「原來這柳白衣真是龍子鳳孫。也是,除了劉家的公主,哪個女兒家會喜歡美男成群的?」

見姐姐還在念著這事,鄧九郎臉更黑了,他薄怒道:「姐,那不她的本性,當時她弄出那些人,本意是讓人知道她過得風光,讓我們以為她並不是非我不可罷了。」

頓了頓,鄧九郎不知想到了什麼,竟是得意洋洋起來。他紅著一張俊臉,滿意地說道:「不過嘛,現在我總算知道,她有多在乎我多捨不得我了……」那麼矜持固執的女子,連綁架強啥的事也做出來了,這不是在乎他喜歡他是什麼?

鄧皇后挺看不慣他這個樣子的。瞪了他一眼后,冷笑道:「不錯,她是在乎你。既然如此。阿擎你乾脆讓和樂公主到陛下那裡說一聲,招你為駙馬得了。到得那時。你也不用專門建一個駙馬府,就住在公主府,當人家的入贅夫婿罷1

鄧皇后這話一出,徹底地打擊了鄧九郎,當下他腦袋一低,整個人都怏怏不樂起來。可是他明明很不高興,卻還倔著嘴叫道:「可她現在還是比以前要好……現在的她。至少是有了地位有了名號,無人敢輕侮。」

鄧皇后揮了揮手,嘆道:「行了行了,別說這事了。我早說過,不會再管你們之間的事。」

說到這裡,鄧皇后突然壓低聲音,輕聲說道:「陛下說,趁他還有精神。想大赦天下,立下太子,他已頒下旨意,讓各路藩王前來洛陽……」

鄧九郎在她身邊坐下,端過酒盅抿了一口后。說道:「來就來吧。」

姐弟倆就這事又討論了一會後,鄧九郎匆匆站了起來。

見他迫不及待地,連與自己說話也心不在焉,鄧皇后蹙眉惱道:「你急什麼?」

豈料,她這話音一落,鄧九郎便眉飛色舞起來,他神采飛揚地說道:「我要去找她。嘿嘿,她現在都封為公主了,總不能又偷偷地跑掉吧?」

鄧皇后一怔,還不明白弟弟的意思時,鄧九郎摩拳擦掌的又說道:「姐,那些藩王不是還沒有來嗎?這事以後咱們再商量。我現在要去辦正事。」話音一落,他轉過沙宄宓嘏芰恕

看著弟弟那迫不及待地樣子,鄧皇后搖了搖頭。

一直忙到入了夜,經過幾百人折騰,和樂公主府在明月掛上枝頭時,有了個大約的規模。

柳婧來到自己的寢房。

看到她過來,偌大的寢殿紗幔飄飛間,十幾個宮女和十幾個太監齊刷刷一躬身,迎侯著她地到來。

看到這架式,柳婧驚了一下,她四下掃視一眼后,終是不習慣這麼多人跟著,連忙說道:「都下去吧。」

「是。」一陣腳步聲響,眾人絡繹退出。

柳婧站在空蕩蕩的大殿中,看著隨著春風四下飄蕩的紗幔,突然感到無比的迷茫。

她發了一會呆后,聽到身後又傳來了腳步聲,便輕輕地說道:「我說了都下去,讓我一人呆一會。」

那腳步聲一頓,卻沒有離去。

柳婧蹙著眉頭轉過身來。

她這一轉眼,便看到了倚在門框的那個人!

幾乎是這人一入眼,柳婧嗖地一下粉臉便漲了一個通紅,轉眼那紅又以飛快地速度變得雪白。

咬著唇,她極力抑制住自己的心虛,雙眼虎虎地瞪著來人叫道:「你來幹什麼?」

「幹什麼?」倚著門框,身高腿長的美男子冷笑一聲,黑著臉咬牙切齒地說道:「你還好意思問我來做什麼?」

柳婧情不自禁地退後一步,她讓自己無比正直地瞪視著來人,很是勇敢地叫道:「我當然不知道你來做什麼!鄧九郎,這是我的公主府第,誰放你進來的?」

柳婧不擺公主的譜也就罷了,這一擺,鄧九郎一張俊臉馬上黑得沉出水來。

他冷冷地盯著柳婧,薄唇微抿,一言不發地只是瞪著柳婧。

看到他這樣,實是心虛的柳婧又向後退出幾步,她慌亂地扶著幾,低叫道:「你,你……」想了想,她叫道:「那事不是我乾的1

她這話一出,鄧九郎有點想笑,不過他當然還是沉著一張黑臉,眼神如刀子一樣剜著柳婧,他磨著牙,語氣森寒,「原來不是你乾的?那阿婧你能不能告訴我,是誰做出那種缺德事來?強要了我的清白不說,還讓我那麼痛苦難熬——公主殿下你快說出來,我要一報還一報,在榻上折磨得那女子三天三夜下不來1

##

最後一天求粉紅票。恩,明天會盡量雙更。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