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二百零七章柳婧正式封公主

作者:林家成  |  更新時間:2014-02-27 03:53  |  字數:3498字

這時,鄧九郎卻賣起關子來。他從地上爬起,朝著皇帝長施一禮,說道:「陛下,好象有人來了,不如臣這個故事呆會再講?」

鄧九郎這話一出,安公公便佝著腰恭敬地說道:「稟陛下,是柳婧過來了,奴婢帶她進來時,陛下正笑著呢,便沒有讓她上前驚擾。」

皇帝聞言看了鄧九郎一眼,再抬頭瞟向低頭走出的柳婧,朝著她揮了揮手,叫道:「阿婧,過來吧。」

柳婧提步走近。

她病後初愈,臉色還發白著,衣裳也穿是比常人厚,這般低著頭走來,給人一種弱不禁風的感覺。

看到她這樣,皇帝說道:「坐到這裡來。咦,你臉色不好,病了?」

柳婧感覺到身後如芒刺在背的目光,小小聲地說道:「已經好了。」

皇帝看著她,溫聲道:「你要好好照顧自己。」

「是。」

這時皇帝抬頭看向鄧九郎,手一伸指著他介紹道:「這人你是識得的,南陽鄧九……對了,鄧九剛剛在跟朕跟他的風流事兒,那事,他沒有跟阿婧說過吧?」皇帝說到這裡,抬起眼皮瞟了鄧九郎一眼,那眼神中,頗有點冷笑的意味。

豈料,他這個被鄧九郎用風流手段勾到手的妹妹,這般當面聽到情郎有風流事,不但沒有像別的公主那樣流lu出不滿,反而頭垂得更厲害了。

柳婧目不斜視地看著地面,小聲回道:「沒有說過。」

可在柳婧開口的同時,鄧九郎的聲音突然傳來,「臣說過的。」

兩人同時開口,內容卻完全相反,皇帝一怔,朝著兩人凝神看去。

鄧九郎提步上前,他轉向柳婧盯了一會後,挑眉笑道:「這事我明明跟阿婧說過的,阿婧不記得了?」

他說到這裡,恍然大悟地『哦』了一聲,叫道:「是了,阿婧定是不知道是哪一件。是這樣的,前兩天的一個晚上,我去會一位故人時,在人從後面打暈了,我醒來時,發現自己被人五花大綁著,不但手腳被綁,嘴裡還塞著東西,眼上也給méng了布……」柳婧的臉越來越白,越來越白,她羞窘得恨不得遁地逃走,面子上,卻還在極力維持鎮定。

鄧九郎一瞬不瞬地盯著她,繼續笑著說道:「然後,一個美人兒進來了,那美人趴在我身上,把我脫了個精光……」他說到這裡時,一句『你胡說』的質問差點從柳婧的嘴裡脫口而出,幸好她及時閉緊了嘴。

「喲,便是我臉上這些印記,也是那美人兒的功勞。」笑笑地說到這裡,鄧九郎突然問道:「柳婧,你知不知道那美人兒是誰?」

柳婧白著臉嚅嚅地說道:「我不知道。」

「是嗎?」鄧九郎笑了,他慢慢說道:「可我怎麼覺得,阿婧是知道的?」

吐出這句話後,鄧九郎轉向皇帝,朝著他深深一揖,朗聲說道:「臣被人如此欺負,心中實是憤憤,還請陛下擒出那人,還臣一個公道!」

皇帝半躺在榻上,他這時也不笑了,看了一眼畏畏縮縮的柳婧,又看了一眼非要弄個水lu石出的鄧九郎後,皇帝虛弱地揮了揮手,道:「朕累了,你們下去吧,此事以後再說。」

竟是不等鄧九郎說下去!

一時之間,柳婧的頭更低了。

鄧九郎沒有退下,他上前一步,朝著皇帝緩緩跪下,朗聲說道:「陛下,微臣清白已失此女之手,還請陛下替微臣做主……」

他這話又離譜了,皇帝差點忍俊不禁地笑出聲來,他連忙以手撫額,揮了揮手,裝出疲憊的語氣說道:「行了行了,你先退下吧。」

……鄧九郎身子一僵。

直過了一會,他才暗中輕嘆一聲,朝著皇帝叩了一個頭後,緩緩退下。

一直到他高大的身影消失在殿門處,皇帝才睜眼看向柳婧。

他定定地看著柳婧,卻久久都沒有開口。

直過了好一會,柳婧受不住了,她白著臉輕輕喚道:「皇兄?」

她這聲叫喚一出,皇帝竟是長嘆一聲。

他這聲嘆息中,充滿了無力,無奈……

柳婧心中又是不安又是自責,忍不住抬頭看向他,再次喚道:「皇兄?」

皇帝閉著眼睛沒有理她。

他這般閉著眼時,便如睡過去了一樣,那消瘦的泛著潮紅的臉,也在這一瞬間失去了生氣,變得暮色沉沉。

柳婧春瓣顫動著,她連忙喚道:「皇兄,我不是的,我,我沒有……」

皇帝搖了搖頭,在讓柳婧閉上嘴後,他慢慢說道:「阿婧。」

「阿婧在!」

「朕想護你周全,卻不曾料到你自己已是不管不顧……」在柳婧猛然抬頭看向他,急急地想要說些什麼時,皇帝虛弱的繼續說道:「罷了,人命如此,便是想躲,又能躲到哪裡去?」

皇帝抬起消瘦的臉,他仰頭看著屋樑,嘴裡則開口道:「安公公。」

「奴婢在!」

「擬旨,封柳婧為和樂公主,賜公主府第,無論封地還是shi衛婢女,仿長公主例——」

「遵旨!」在安公公響亮地應過,走到一側拿起筆墨開始書寫時,柳婧還是獃獃怔怔的。

她怔怔地看著皇帝,似乎並不知道,這道聖旨意味著什麼。

皇帝看到她mi糊不安的眼神,突然想道:自己這個妹妹,在別的公主前呼後仰,僕從如雲,飛揚跋扈時,她卻背著一個商戶女的名聲……不管她做了多少事,永遠都背著那個商戶女的名聲,為權貴階層所不恥,有了心上人也備受恥笑。

這樣一想,他又心疼起來。因著這份心痛,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