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三百零四章霸女強上弓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她在他的腹肌上點點按按,不一會,手指還伸到臍眼裡摩挲起來。 而隨著柳婧的動作越來越多,鄧九郎的反應也越來越淡定。 見自己把手指在他臍眼摩挲他都一動不動了,柳婧突然頑性大起,她頭一低,在...

柳婧實是痛得厲害,便一邊抽嗒著,一邊伸手扯向被鄧九郎咬住的長發。

這一次,鄧九郎顯得很乖巧,他張開嘴,任由柳婧把那把青絲扯出來。

把頭髮扯出后,柳婧眼淚啪嗒啪嗒地從他的身上爬下,走到一側撫m起痛處來。m了好一陣,等疼痛稍減,柳婧又梳起頭髮來。

在她梳發時,鄧九郎微微側頭,重新豎著耳的動作和呼吸聲低泣聲。

柳婧背對著他,小心翼翼地把頭髮梳理整齊,她用髮釵定好,讓鄧九郎無論如何再也咬不到時,這才轉過身來。

而就在柳婧坐榻轉身的聲音傳來時,鄧九郎飛快地躺平,一動不動著。

柳婧再次提步走近。

看著鄧九郎,柳婧怒瞪著,她看了一眼那在鄧九郎兩中,繫於他後腦上的布條。這布條的綁法,雖然使得鄧九郎無法說話,間卻有縫隙,頭髮可以掉進去。害得她頭皮都差點扯脫了。

瞪了一會後,她從一側又舀過一塊寬大點的布條,在鄧九郎的嘴上又綁了一層。

感覺到柳婧的動作,鄧九郎又掙紮起來,他奮力地昂起上半身,唔唔連聲,俊臉上都急出一薄汗,一張臉又青又白,一副很想柳婧解開布條,讓他說話的樣子。

……她才不解開呢!

柳婧暗哼一聲,從一側拖過榻幾,挨著他坐了下來。

她現在頭皮還在一陣陣揪痛,也沒有心情去解他那脫了大半的衣裳。只是瞪了目不能視口不能言的鄧九郎一會後,柳婧突然沮喪地低下頭,把自己的臉貼在了他的xing口上。

他的肌膚,溫熱而帶著清冽的男子氣息,他的心跳聲,沉穩又有力。

這是一個能讓女人軟弱的男子。

柳婧怔怔地看著他,絕望地想道:整個世間的人都認為她與他不配,父親如此,皇兄如此,鄧府眾人更是如此……

那一日她懷著不安,也懷著隱約的期待應鄧母所約進入鄧府,卻看到脂粉如雲,馨香無數,如她一樣長相,甚至還要比她更青春明媚的少女成群。那時,她無法形容自己的自卑和落寞,甚至無法向人訴說自己的難過。

……她本來好端端的,他卻招惹了她,現在,明明她貴為公主,財富無數,若是願意,連封地也可擁有。

這些常人無數企及的一切,她現在,可就是因為他,她無法開心,她一點也無法開心起來。

……她本來好端端的,是他的存在,讓她看不到自己的前路,讓她覺得便有萬千繁華,他若不在,也再無趣味!

……他真是可恨!

太可恨了!

想到了恨處,柳婧又瞪向身側被綁住四肢,只能任由她擺布的男人。

瞪了一會,柳婧低下頭,一口叨住他的耳朵重重一咬!

這一咬極重,鄧九郎痛得眉心都蹙成了一團。

看到他那耳垂上自己的牙印,和牙印上那小小的血珠,柳婧抿著站了起來。

她站起來看著他。

這般一動不動地看著他,漸漸的,柳婧的臉竟是越來越紅,越來越紅……

在看不到希望,卻又無法放下中,沒有人知道,柳婧有了一個奇思異想。

她想著,反正她聲名狼藉,清不清白都無人會在意了,不如找個機會綁了鄧九郎,然後懷一個像他的孩子……

有了孩子,她就有了掛牽,便是永遠不與他再見,她也不會那麼絕望。

有了孩子,她還可以繼續領著那些護衛,不管是做柳白衣,還是做和樂公主,她都可以摒棄多餘的情思,理智冷靜地繼續先前的路。

有了孩子,她就可以漸漸放下鄧九郎,他是娶妻還是納妾,都可以不再牽動她的心。而她,更不用為了嫁給他,受那些人的冷眼和嘲諷。

她想,這也許是了斷的最好方式,她想,她既做不到放下,那就以這種方式來得到。

……因著這種執念,柳婧甚至還通過文軒找到了那日顧呈囚禁她的山谷,讓人把那山谷布置一番,又讓護衛們悄悄把鄧九郎從莊子里移過來,然後,便出現了前面這一幕。

柳婧紅著臉瞪著鄧九郎。

瞟了一會後,她接著爬到了他身上,又瞪了他一眼,確定他再也咬不到自己的頭髮后,柳婧貼在他身上,費力地把他上半身扳高一點,繼續給他脫起衣裳來。

……柳婧沒有注意,與剛才她伏在鄧九郎身上,他j烈掙扎時不同,現在的鄧九郎,一張俊美的臉突然暈紅起來,他微微側著頭,似是努力在藏著自己發燙的耳垂,原本緊蹙的眉峰,這時不但舒展開來,還染上了一層羞澀。

鄧九郎這衣裳實在不好脫,主要是她擔心他武力過人,綁住他手腳的繩子太過結實,也綁得實在是緊。

不過柳婧掙騰得氣喘吁吁,還是把他的上裳脫下來了。

上裳解盡,有著一副近乎完美的身軀的鄧九郎,那充滿力量和優美的半lu身軀,便完全呈現在柳婧眼前。

柳婧的臉更紅了。

她雙眼不受控制地看向他結實xing肌上的那兩點紅櫻,暗中嘀咕道:這麼小,顏色還這麼淺……

剛想到這裡,她耳朵都燒紅了。

忍著羞澀,柳婧雙眼溜溜地移向別的地方。

他的腹部也是肌理分明,腰間很窄,上面薄薄地附著一層同樣緊緻的肌肉。他的皮膚顏色也不是很白,透著種淡淡的麥色。

縱是被她綁著,這副軀體也是強而有力的,稍一掙扎,便肌肉墳起,有種蓄勢待發地怒意。

柳婧看著看著,忍不住悄悄伸出手,在他的腹肌上按了按。

她這個動作有點突然,隨著她一按而上,突然變得敏感的鄧九郎,整個人一彈而起,不過他手腳被制,這一彈也只是讓他弓起身來,而在柳婧嚇了一跳急急收回手時,鄧九郎砰地一聲重重砸回g板,發出一陣悶響。

柳婧駭了一跳:真是的,這麼大反應幹嘛?

她紅著臉眨了眨眼,又伸出手m上剛手按的地方。這一次,鄧九郎反應沒有那麼強烈,他只是通紅著一張臉扭動起來。

柳婧突然興奮起來。

她在他的腹肌上點點按按,不一會,手指還伸到臍眼裡摩挲起來。

而隨著柳婧的動作越來越多,鄧九郎的反應也越來越淡定。

見自己把手指在他臍眼摩挲他都一動不動了,柳婧突然頑性大起,她頭一低,在他那淺淺小小的紅櫻上tin了tin!

果不其然,隨著柳婧這個動作做出,鄧九郎再次一彈而起,整個人緊張得弓起身,耳垂都紅得要滴出血來了。

……莫非,他是害羞了?

這個想法,讓柳婧莫名的有點興奮,也解去了她的大半羞澀。她雙眼滴溜溜轉動著,看了看牆角焚著的暖香后,她站起身來,把中衣悄悄解去,只穿著肚兜和薄薄的白色褻k后,柳婧重又爬到了鄧九郎身上。

這一次,她是解去了大半衣裳的,因此,當她貼上他時,那是肌膚相觸,體溫相融。而且,柳婧的肌膚滑膩細nn,聞之生香,觸之如綿。

於是,在她貼上他時,鄧九郎猛然一僵,一動不動了。

甚至,連他的呼吸,也給屏住了。

只有他的喉結,在不受控制地滾動著,如果柳婧沒有看錯的話,他的神色中,甚至流l出一抹乞求。

他在乞求她放開他,在乞求她讓他自由!

居然額頭冒著汗,軀體這麼緊張到僵硬的乞求!

柳婧感到有趣,她才不會放開他呢。

滿足中,柳婧撐起上身,忘記了剛才被他差點撕去頭皮的痛楚,低下頭把臉擱在他的臉上。

彼此呼吸細細間,柳婧纖長白nn的手指,慢慢撫過他的劍眉,撫過他的眉心,撫過他的額頭。

她整個人半lu地壓在他赤著的上身上,臉貼著他的臉,手指游移,動作眷戀。

不知不覺中,鄧九郎不再僵硬,他放鬆自己,一動不動地任由柳婧輕保

他的眉眼實在生得好看。柳婧的手指劃過后,總是忍不住印上一wn,一想到以後再也不會有這樣的機會,她的wn也就特別纏綿。

芳香柔軟的慢慢的,眷戀地劃過額頭,印過眉心,流連在鼻尖,又慢慢地移向保

薄被堵,她只能叨著他的角輕輕咬了幾下。

然後,她把移到他的耳廓處,輕輕朝裡面tin了tin,在引得鄧九郎一陣顫慄后,柳婧忍不樁咯』地一聲笑了出來。

這是她第二次失控,剛笑出一聲,柳婧連忙伸手捂緊嘴,緊張地看向鄧九郎。

……她可不想他認出做這事的是自己,且不說這事有多丟臉,日後她不管是率領著霍焉他們在江湖上招搖,還是當了公主在封地上耀武揚威,總要與鄧九郎打照面的,所以,無論如何,不能讓鄧九郎發現,奪了他清白的是她!

鄧九郎沒有一點異常,他蹙著眉一副忍耐的模樣,根本就沒有發現她剛才出了聲。

柳婧暗中吁了一口氣。

放鬆之後,她繼續對他伸出了爪子。還別說,有些事不做是不知道,這一做,她發現還tng新奇好玩的。特別是身上這副軀體又是那麼完美無缺,那麼讓人怦然心動時,當然,更重要的,她光是想想鄧九郎平素里尊貴強橫不可欺的模樣,再對比他現在的任人宰割,她就很是興奮。

因著那抹興奮,柳婧傲慢地抬起鄧九郎的下巴,得意洋洋地俯視了他一會後,她從他的角開始,一直到他的下巴處,密密麻麻地咬出一長串痕后,她低頭叨上了他的喉結。

饒是鄧九郎努力控制,呼吸也在加粗。

他已情動。

柳婧瞟了他一眼后,也沒有在意,還在興緻勃勃地把目光下移。

她盯向了他的形狀精美的鎖骨,在上面也咬了幾小口后,柳婧專註地啃起她xing前的紅果來。

……文軒和幾個護衛站在閣樓下,望著樓上的燈光,相互看了一眼,都沉默起來。

也不知沉默了多久,一個護衛小小聲地說道:「這個,這種閨房之事,姑子到底知不知道怎麼做?」

文軒:「她找我要了一卷**。」

幾個護衛雖是努力嚴肅,這時還是忍不住破了功。這時,文軒繼續說道:「後來我建議從ji家找一個女人來說一說這事,她給拒了。姑子說,她又不笨,看圖就行了,用不著人來教。」說到這裡,文軒突然壓低聲音,有點不安地說道:「剛才我才想起,那捲**我瞟了一眼,畫得tng粗陋的,很多細節處都一筆帶過,有些地方好似還有錯誤……我估莫著,鄧九郎這次要慘了1

##

這個,這樣的章節,可以求一點粉紅票不?應該這樣說,如果大夥想看柳婧強女干鄧九郎,那就把粉紅票奉上,我要按照這個決定明天的章節呢。rs#去 ..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