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

美人溫雅 第二百零二章身為公主的好處

作者:林家成

本章內容簡介:你知道就好,公主殿下,陛下到了如今,那是比誰都看得透,權位兩字,他實不想你沾染,,現在他只想保全你,讓你置身事外,安享世間平安富足。」 「是。」 「聽說你與鄧家九郎相戀?」 「...

在安公公把箱子放在柳婧面前後,皇帝低弱地說道:「朕這身子,不知還能活幾日,小妹,你看一下。這箱子里有一塊令牌,可以讓你見到任何人都無需跪拜,你本是金枝玉葉,以後,見誰也不必跪了。拿著它,你想出入哪個城門,便是進出皇宮都無人阻攔。持有者便是犯了十惡不赫之罪,憑此也可保命三次。」

柳婧歡喜地說道:「謝謝哥哥。」

她不笨,從皇帝的訴說中自是聽出來了,她的母親柳氏,應該就是先皇的蓮嬪,父親則是皇帝口中的那個姦夫……與皇帝的妃子苟合,私奔潛逃,這確實是不可饒恕的重罪。甚至,她應該感謝皇帝哥哥當初沒有認回她,不然,柳父柳母的事如果被有心人捅出,她便是皇帝的胞妹也救不了父母的性命。

而現在,皇帝把這可以保命三次的令牌給她,只怕也是考慮到柳父柳母。

皇帝顯然很喜歡聽柳婧聽他『哥哥』,高興的一笑后,又喘息起來,他虛弱的坐在那裡,喘息時,那胸脯起伏得厲害,偏唇色青紫得可怕,柳婧再一次意識到,她這個新認的哥哥是真的命在旦夕了,這種認識,讓她不知不覺中又淚水盈眶。

不想讓皇帝發現自己的失態,柳婧悄悄后移一些,低下頭趁皇帝不注意時,小心地拭去臉上的淚水。

殿中,皇帝喘息稍平,又說道:「本來哥哥還想給你一塊封地,可立國至今,沒有真正無主的土地,便有奪了藩剩下來的,也是盤根錯節,再加上一朝天子一朝臣,哥哥若是不在,小妹你一個小姑也守不住,便先不明賞了。只是給了你一些田產。」

「謝謝哥哥,這樣就很好了,我很喜歡。」

皇帝聞言唇角一彎,他喘息著笑道:「世間最無用的便是錢財,那田地之類便不必謝朕了。這箱子里有一封詔書,詔書中把你的來歷身世都寫明了。小妹,哥哥是想著,如果有一天你庶民做厭了,或者有什麼人欺負你了,你就可以拿出那封詔書,恢復你的公主身份,朕,朕封你為和樂公主。在那詔書中,朕還是給了你一塊相對安全的封地和一些人馬,真到那時,你招幾個能幹點的人守著,發奮點的話也可守祝」

柳婧聽出了皇帝的話中之意,她連忙乖巧地應道:「哥哥,我知道了,不到被人欺負得太厲害了,我不會拿出這封詔書來。」

見她真的明白自己意思,皇帝笑得越發高興了,只是他與柳婧說了這麼久的話,那臉色已是難看得很,見他雙頰越來越潮紅,眼神越來越虛飄,安公公佝著身子輕聲說道:「陛下,該歇歇了。」

柳婧聞言,連忙躬身說道:「皇兄,你休息吧,小妹告退了。」

皇帝這時也是疲憊之極,他喘息道:「也好,話,我也說完了。退下吧……」

「是。」

「送阿婧。」

「是。」

安公公在把皇帝放平,幫他把錦被輕輕蓋好后,轉身帶著柳婧朝殿門走去。

在殿門吱呀一聲打開時,侯在外面的宮女太監都朝著柳婧和安公公小心地看來。當柳婧的目光掃來,他們又迅速收回。

柳婧掃視了一眼,沒有見到鄧皇后,知道她已離開,便收回了目光。

而安公公一邊佝著腰送著柳婧,一邊放低聲音說道:「和樂公主,你也看到了,陛下身體很不好。他召你入宮,並不曾大張旗鼓,令得是人皆知。」

柳婧明白他的意思,連忙回道:「我知,柳婧還是柳婧。」

「你知道就好,公主殿下,陛下到了如今,那是比誰都看得透,權位兩字,他實不想你沾染,,現在他只想保全你,讓你置身事外,安享世間平安富足。」

「是。」

「聽說你與鄧家九郎相戀?」

「……是。」

「你已二十,自從清雲公主口中知道了你的存在後,陛下便在琢磨著你的婚姻之事,可思來想去,難以決斷。如今,他把詔書放在你那,那是把主動權交給你自己手中。不過老奴一有句話,不知當講不當講?」

「公公請說。」

「陛下過逝后,鄧氏會權傾朝野,可小皇帝總有長大成人的那一天,總有一日,皇室和外戚會成對立,便如陛下和當年的竇氏一樣……陛下心裡只盼著他受盡了苦難的胞妹能一生平安喜樂,他不想你被鄧氏現在烈火烹油的風光所迷惑,希望你能嫁一個普通點的男人。」

柳婧垂下了眸。

安公公見狀,輕嘆一聲,他咳嗽一聲,又道:「是了,公主殿下,陛下還有一句話不曾交待,老奴現在囑咐給你聽一聽。」

柳婧馬上恭敬起來,她啞著聲音說道:「請說。」

「公主乃是金枝玉葉,雖現在沒有冊封,可你的血統之貴,份位之重,除皇后外,再無可以比肩之人。因此,無論到了何等地步,你當堂堂正正為人之妻,不可做妾,不可為人續弦1

感覺到安公公話中的凝重,柳婧凜然應道:「是。」

「還請公主發誓,如有違背,寧可一死1

柳婧凜然地應誓道:「阿婧這一生,只可為人正妻,不可為妾,不可為人續弦,如有違背,寧可一死1

其實這種話,如果換成別的公主,那是根本無需交代的,因為生在皇室的公主,她們對於自身血統的驕傲和位置的認可,早就浸入了血脈中,浸入了骨頭裡。便是她們中有一二個糊塗的,身邊也儘是教導的人。而只有柳婧這個野路子上來的公主,還需要人吩咐一聲。

見柳婧這個誓發得很乾脆,安公公顯得很高興,他眯著眼呵呵笑道:「這樣就好了。公主殿下,老奴要說的話也說完了,你這陣子就別離開洛陽,陛下如果醒來想見你,別讓他見不到。」

「是。」

「去吧。」

「是。」

目送著柳婧曼步離去的身影,安公公輕嘆一聲,他佝著腰,轉苫亍

皇帝的寢殿中因門窗長久關著,空氣滯悶,安公公本來以為皇帝已經睡著,走過去才發現,皇帝雙眼睜得大大的,正望著屋頂出神。

安公公輕輕地走到皇帝身後,佝著腰肅手稟道:「和樂公主似是對鄧九郎情根深種。」

他說出這句話后,便是良久的沉寂。也不知過了多久,皇帝若有若無的聲音虛弱地傳來,「由她吧……」

安公公恩了一聲,輕聲說道:「陛下不讓公主使用詔書,是想隔了她與鄧九?」

皇帝『恩』了一聲,聲音低微地說道:「不冊封她的公主之位,她就做不到鄧九郎的正妻,她又發了那個誓,不能為妾或為續弦。這樣就行了。」

「陛下所言甚是。」

皇帝仰望著屋樑,半晌后,他低低細細地說道:「我的皇妹啊,她怎麼知道,這權位之上是如此孤寂?朕真希望她能一生置之事外。」他越說聲音越小,漸漸的再無聲息。

過了一會,安公公擔憂地湊上前來,悄悄把手指在陛下鼻前一湊,感覺到他呼吸雖是微弱卻還平緩,這才鬆了一口氣,

柳婧出宮門時,遇到了鄧皇后的車駕,她與幾個官員正在說著什麼。

見到柳婧的馬車過來,鄧皇后停止了交談,轉過頭來。

她遠遠的,神色複雜地看著柳婧,一直目送著她出了宮門,也沒有吭聲。

見皇後娘娘盯著柳婧,她的這幾個心腹官員相互看了一眼后,一人問道:「皇後娘娘,這車駕里載的是何人?」

鄧皇后搖了搖頭,道:「是個小姑,原本不值一提,不過剛才陛下特意召見她,還關上殿門,只留那個安敬其,聊了近一個時辰。」

「啊?」

幾個官員面面相覷,心裡想道:這可是大消息啊,也不知這個小姑是個什麼人,居然引得陛下這麼看重?

這時,鄧皇后說道:「行了,你們先回去吧。」

「遵娘娘諭旨1幾人同時應了一聲后,佝著腰向後退去。

這幾人離去后,皇後娘娘上了玉輦還在沉思。她暗暗驚道:那柳婧與清雲和陛下都有相似,難道真有什麼淵源不成?可惜那姓安的奴才向來只忠心於陛下,問也問不出什麼名堂。

在鄧皇后不斷尋思之際,柳婧的馬車也駛出了宮門。

一出宮,她便回過頭去,看著那座落在霞光中的皇宮。金碧輝煌的巨大巍峨的建築,在陽光下散發著古仆又咄咄逼人的皇威。柳婧一直看著一直看著,剛才經歷的一切,皇帝所說的第一句話,對她來說,還如夢如幻,讓她恍惚。

她從來沒有想到過,自己並不是父母的親生女兒,她原以為,自己便是有什麼身世,那敢是因為母親有來歷,連帶得她也嬌貴了。

她的父母,養育了她二十年,寵之珍之,愛之護之,不但沒有讓她受過半點委屈,當年還驕縱得她,恨不得連天下的星星都摘下來博她一笑……那麼愛她的父母,居然不是親生的?

不過這不要緊,只要她自己認為是親的,那就是親的了。

把這件事想清后,柳婧心神一轉,又想著該怎麼向霍焉張景那些護衛,以及柳府的人,甚至鄧九郎交待今天面聖的事。

罷了罷了,這個也不忙著想,當務之急,還是搬出鄧九郎所給的那個莊子吧。畢竟鄧母的意思都擺那麼明了,她再住在她兒子的莊子里,也不是一個事兒。

想到這裡,柳婧命令道:「過來一下。」

「小姑?」

「去通知大夥,便說今天晚上我們搬回西城的明苑。」

「是。」

##

送上例行更新。寫到這篇,我不由想到咱們開國太祖的一個外孫女后給一個富商當小三幾十年,最後終於熬上了位的事,當時聽到時,我簡直可以說是憤怒,特別特別感到羞恥。想那也是郡主級別的人,便是這個時代不會讓她要啥有啥,可衣食無憂是肯定的,居然,太對不起她的祖宗了。RS!~!


    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