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次閱讀到:暫無記錄

第二百零一章柳婧是公主

作者:林家成  |  更新時間:2014-02-21 02:19  |  字數:3547字

這樣的金龍令牌,除了真龍無人敢仿,因此令牌一出,室內便是一靜。

柳婧連忙站了起來,恭敬地說道:「柳婧遵旨!」

面見聖上,沐浴更衣是不能少的,因為陛下重病多時,不知能醒多久,便一切從權,柳婧飛快地換了一身乾淨的衣裳後,便帶著護衛,跟在那幾個黑衣騎士的身後,朝著皇宮駛去。

一路通行無阻,進宮門時那黑衣騎把手中信物一舉,便大門連開,就這樣,柳婧等人簡直是一路長驅直入,當她跟著眾黑衣騎來到殿門外時,恰好鄧皇后雙眼含淚地走了出來。

一眼見到柳婧,見到柳婧身側的幾個內衛,鄧皇后一怔,她定定地看著柳婧,盯著她那與陛下頗有二分相似的面孔,慢慢蹙起了眉。

不過柳婧一行人只來得及給皇后行了一禮,便被一個老太監迎了進去。

而幾乎是柳婧前腳進去,後腳那殿門便砰地一聲關了起來。望著關得緊緊的殿門,鄧皇后又是蹙眉沉思起來。

大殿中,柳婧一眼便看到了那個半靠著床榻仰望著屋樑的年青皇帝。病了這麼久,皇帝已憔悴得不成人樣,露在錦被外的手青筋畢露,枯瘦得很。

望到柳婧遲疑,一向服侍皇帝的老太監安公公輕聲提醒道:「柳小姑,上前見過陛下吧。」

「是。」

柳婧腳步放輕,她走到皇帝的榻前,行了一禮後,輕聲喚道:「柳氏阿婧見過我皇。」

聽到柳婧的問侯,床榻上的皇帝慢慢轉過頭來。

饒是病了這麼久,還幾度垂危,年僅二十七歲的和帝,那雙眼依然明亮,只是這明亮的雙眼,配上他消瘦到了極點,骨頭外突的臉孔,便給人一種極不舒服的暮氣。

看著柳婧,皇帝的聲音虛弱無力,「抬起頭來,看朕。」

柳婧抬起頭來。

四目相對,皇帝低弱地說道:「你長得不像你的母親?」

「是。」

「跟朕說說,你母親什麼模樣?」

柳婧垂下眸,小聲說道:「我母親早在我幾歲時便被毀了容,聽老僕說,我母親時年輕時是極美極有風儀的。」

「毀了容啊?」和帝輕吁了一口氣,過了一會,他又問道:「你父親呢,長什麼樣子?」

柳婧輕聲回道:「小女擅畫,陛下,我把父親和母親的長相畫給你看好不好?我畫人像很快的。」

「好。來人——」不等皇帝提聲,安公公已佝著腰走了過來,說道:「陛下,文房四寶奴才已讓人去拿了。」

文房四寶拿得很快,一接過這些東西,柳婧便鋪開帛紙,就在几上揮毫描畫起來。

她真的畫得很快,可能與性格有關,柳婧的人物肖像不如時人那樣,強調神似為主,形似為輔,她這畫,完全是強調形似,連柳父唇角的痣也畫得惟妙惟肖,完全可以當通緝圖用了。

她一落筆,安公公便馬上拿著畫像走到皇帝面前,對著光展開給他細看。

皇帝認真地看了一會後,輕嘆一聲,問道:「柳氏,你父母可有說過什麼話,是與你身世有關的?」

果然問的是這個。柳婧連忙匍匐在地,說道:「我父曾說,我如果遇到什麼解不了的危難,便可托鄧九郎傳言給至尊者,說出『昔日貴人曾手抄三本宮中秘籍相贈家母,另有魚龍玉佩為證』的話。」

柳婧這話一出,殿中先是一靜,接著,皇帝掙紮起來,看到他極力想坐直,安公公連忙上前扶住。

皇帝倚榻坐直後,不知是不是柳婧的錯覺,她直感覺到現在的皇帝,對上她時,雙眼又明亮了一些。

朝著柳婧定定地看著,皇帝氣喘地問道:「那魚龍玉佩呢?」

柳婧搖了搖頭,「父親沒有給我。」

皇帝一笑,他輕嘆道:「他沒有給你才是對的。你叫阿婧?」

「是。」

「阿婧,你的手臂內側肘關節處,是不是有一顆紅色的小痣?」

柳婧嗖地抬頭看向皇帝,唇瓣顫動了一會,低聲道:「有。」

「給朕看看。」

「是。」

雖是男女授受不親,到了這個時候,也就一切都不講究了,柳婧輕輕挽起幾層雲袖,把白嫩滑膩的手臂伸到了皇帝面前。

皇帝定定地朝那看去。

瞅了一會後,皇帝閉上了雙眼。他顯得有點激動,這個動作,只是在讓自己強行鎮定。

饒是如此,皇帝那青白的臉還是現出了一抹潮紅,整個人也呼吸急促起來。

安公公連忙輕輕捶著背,直捶了幾下,皇帝才揮了揮手,示意安公公退下後,皇帝閉著眼睛說道:「柳氏阿婧。」

「民女在。」

「你知道你的身世么?」

「民女不知。」

皇帝輕喘起來,他睜著潮紅的臉,那雙看向柳婧的眼,已有了一點迷離,定定地看著她,皇帝出了好一會神後,才嘶啞地說道:「你不姓柳,你姓劉,阿婧,你是龍子鳳孫,是朕的嫡親胞妹!」

皇帝這話一出,雖是柳婧也曾猜測過自己的身世,可還是大吃一驚,她騰地抬頭,不敢置信地瞪著皇帝。

病重的皇帝看著她瞪大的,虎虎有生氣的雙眼,消瘦的臉上綻開了一朵笑容,他顫抖地伸出手。

這一次,柳婧乖覺了,她連忙湊上前去,讓皇帝的手撫上了自己的眉眼。

皇帝消瘦冰冷,帶著暮氣的手輕輕撫上柳婧的眼睛,喘息著笑道:「看人時還是與小時候一樣。」

這時,安公公已搬過一個榻幾,把它挪到柳婧的屁股後,讓她好與皇帝面對面說話後,安公公再次退了下去。